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267章 討債人

第267章 討債人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267章 討債人

兩個外人走后,龍子龍女講起一些事情來就更加沒有顧忌了。

龍女作為通天江江神,有些事情也是她在負責,平常計緣躲在自己家中修行沒誰敢隨便去打擾,這次既然出來了,她自然要將一些情況匯報一下。

“計叔叔,此前我等已經從從海中調動小部分水族,順著云洲靠海的一些水道流入某些水澤之地打探。”

“有何發現?”

計緣問了一句,龍子搶先一步回答。

“水族多不怎么管岸上的事,暫時并無什么特殊的情況回報,倒是有當地一位河神告知,水道曾被尸體擁堵一旬時日之久,亡者數以萬計。”

計緣驚了一下,看向龍子追問一句。

“怎么回事?”

“并非妖邪作祟,而是兵事交鋒,雙方激戰河畔,一方半渡而擊,潰敗者死傷慘重。”

計緣皺了皺眉頭,天下的兵事從來就沒停過,就算是大貞,前些年還和接壤的其中一個國家動過刀兵,邊關的小摩擦也幾乎不斷,更別提云洲這么大了。

“是天寶國?”

“不是,是在一個叫大邱國的地方。”

計緣“哦”了一聲,沒再吱聲,只是劃動船櫓,頻率雖然不快,但每一下的力道就像是要掃凈船后一片水域一樣,顯得勢大力沉,所以小船速度飛竄,這過程并沒有用法力也沒調動周遭靈氣,不過是力和技巧的運用。

船上暫時安靜了下來,龍女坐在船艙的木凳上,雙手按膝閉目養神,龍子則隨意的坐在船尾的船舷邊上。

“你們沒自己的事么?”

看他們似乎想一直跟著,計緣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嘿嘿,我還真沒有什么事,妹妹是一江水神,她事多。”

應若璃聽到自己哥哥這么說就忍不住了,趕緊辯解一句。

“我也沒事,水神又不是城隍,哪可能一天到晚要管事的!”

“計叔叔,您這次去京畿府是要干什么?整個京畿府現在別說妖邪,連個孤魂野鬼都沒了。”

計緣看了看應豐,實話實說道。

“兩個原因,其一是為了討債,其二嘛,大貞老皇帝氣數將盡,來看看大貞皇朝會怎么定自己的國運。”

“討債?”

龍子和龍女都好奇了,京畿府還有人敢欠計叔叔的債?

“計叔叔,誰欠了你的債啊?我爹可睡著呢,你要討上次他打賭輸給你的一壇龍涎香也該往水下走才是,而且他也沒打算賴賬的……”

“當然不是應老先生,是個凡人。”

計緣笑著解釋一句。

龍子龍女更好奇了,一個凡人能強悍到欠計叔叔的債,不管怎么欠的,這人都必須得見識見識。

兩日之后的傍晚,夕陽已有一半落入地平線外,京畿府西寧大道,計緣帶著龍子龍女走在這街道上。

為了使得龍女的容貌不引起麻煩,龍子和龍女都掩飾了一番,從衣著到相貌都處于中等偏上而已。

“計叔叔,我聽說您在京畿府陰司下頭,還有個記名徒弟?”

龍子應豐突然這么問了一句,引得在前頭走著的計緣頓了下腳步,轉頭看向他,見到龍子一副笑嘻嘻的樣子,龍女則是眼觀鼻鼻觀口,顯然也是很想知道。

“這種事你們從哪知道的?”

就連上次京畿府的水陸大會,陰司里頭的白鹿也是不清楚的,也沒哪個鬼神會專門去陰間鬼城中通知白鹿。

“嘿,這么說是真的咯?計叔叔,您弟子偷跑和一個凡人相戀幾十年,她自以為躲得好,但您肯定是全程都知道的吧?否則哪會這么好運在遭劫的時候您就出來了!”

“咳,兄長,是坐騎。”

“嘿嘿,差不多差不多啦!”

龍子也就算了,沒想到龍女居然也有八卦的一天,計緣干脆就不理他們了,畢竟這事沒法細說。

蕭府其實也在永寧街上,不過計緣算到蕭家公子此刻卻并不在府中,而是和真紅秀一起在西寧大道上的一家酒樓內。

計緣和龍子龍女接近酒樓的時候,居然還看到了一個熟人。

司天監監正言常正攙扶著一個醉醺醺的短須男子,兩人一起從酒樓出來,那個男子口中還嚷嚷著想繼續喝酒。

言常身子消瘦但力氣不算小,肩上扛著男子一條手臂,攙著他往外走。

這會天已經蒙蒙暗了,酒樓邊來去的人卻不多。

“言兄…言兄,去我府上,我們接著喝,接著喝……”

“行行行,俞大人由此雅興,言常必定奉陪到底,哎哎,看著點腳下。”

醉漢嘻嘻哈哈笑著。

“哈哈哈哈……能在這遇上言大人也是緣分,今天我就拿出珍藏得陳釀金玉酒……”

“俞大人客氣了!”

言常扶著人走著走著,無意間抬頭看到了不遠處的計緣,表情明顯愣了一下。

“計先生?”

言常揉了揉眼睛后再看,果然不是幻覺。

“言大人,別來無恙啊?”

“計先生,真的是您!言某,言某見過計先生和兩位。”

言常拖著旁人勉強行了一禮,雖然神情欣喜,但并未有太夸張的激動。

“啊?怎么不走了,到家了?走走走,去喝酒……”

計緣朝著言常點了點頭,看向被言常攙扶的人,其人也有官氣,應該不是庶民。

“這位大人似乎很苦悶吶?”

言常無奈笑笑。

“計先生,您覺得這天底下最難干的差事是什么?”

“這還能排得出個次序?”

計緣忍不住這么問了一句。

言常沒賣關子,一只手指了指身旁人道。

“天底下最難干的差事,是這京畿府的府尹。”

大貞兩大直隸府的府衙,最高官員并非如同其他地方一樣叫知府,而是稱為府尹,比知府高一品級,與尋常知州一樣是從四品。

龍子龍女不清楚人間事,或許還沒回過味來,計緣則是一聽就懂了,也不由看了這個醉漢兩眼。

天子腳下管府衙,來個特殊點的案件,指不定就能扯到什么大官,或者擦到什么皇親國戚,確實難辦。

“言大人請自便,計某還有事就先走了。”

計緣也不細究什么,拱了拱手就帶著身后兩人離開了。

言常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敢叫住計緣。

到了如今,元德帝尋仙問藥的精力大減,說句誅心的話,言常甚至有些不希望老皇帝找到真高人了。

以京都現在的形勢,他言常若是太賣力尋仙,元德帝或許還沒死,言常自己可能就會先危險了。

且仙人行事,豈是他一個凡人能左右的,不可能想叫就叫得住。

計緣等人很快就到了酒樓門口,應豐還在看著遠去的言常和京畿府尹。

“計叔叔,這欽天監倒是蠻灑脫的,竟然沒來纏著您,他應該知道您是仙人的。”

“嘿,是啊,比應殿下你要識大體些。”

聽到計緣的調侃,龍子難得覺得有些不好意思,龍女則是掩嘴偷笑。

計緣也不再多說,帶著兩人先后進了酒樓。

“哎,三位客官里邊請,請問是否訂了本樓的桌位?”

本來想著是去二樓雅間邊上的,聽到小二這話,計緣立刻改了主意。

“訂了……”

計緣抬頭看了看樓上某處。

“就在你們樓上靠東北角的雅間。”

“啊?”

店小二楞了一下。

“呃,客官您是不是搞錯了,那雅間已經有人了。”

計緣跨進酒樓內,笑著搖頭。

“沒搞錯沒搞錯,是蕭公子定的,他先到了一步,我們是客人。”

“噢噢噢懂了懂了,客官您早說啊,我帶您上去!”

“好好,有勞了。”

計緣隨著小二一起往樓梯那走去,龍子和龍女對視一眼也趕忙跟上。

二樓東北角的雅間內,蕭凌和自己心儀的女子這在舉杯共飲,室內兩張桌子,一張上面是酒菜,一張上面是文房四寶和一張才畫完的畫。

興致正高之際,敲門聲響起。

“咚咚咚……”

“蕭爺,您的客人到了。”

蕭凌放下杯子,疑惑的看了看身旁的佳人。

“是誰啊?”

在“吱呀”一聲中,門被推開,計緣走了進來,朝著蕭凌和段沐婉拱了拱手。

“是我,蕭公子好,段姑娘好!”

蕭凌根本不認識計緣,本來剛打算張嘴說點什么,可聽到計緣的話明顯心中一驚。

邊上女子其中一只手也在桌下抓緊了蕭凌的衣服,但面上卻落落大方,先蕭凌一步開口。

“先生怕是認錯了,小女子姓陸。”

外頭的店小二見這情況,意識到自己可能做錯事了,剛想說話,卻見到來人身后的女子伸手在自己眼前扇了扇風,腦子就渾噩了一下,朝著樓下走去了。

計緣沒理會身后的事,走進了室內,龍子和龍女也一起進來并將門帶上,后者更是在門框上一點,有一道隱晦的法光閃過房間。

蕭凌一直沒說話,瞇著眼前看著來的這三個陌生人,他看得出來這三者并不會武功,自己一只手就能宰了他們。

“你們是誰?”

蕭凌冷聲問了一句,桌下的手中已經捏住了三枚碎銀子。

“計叔叔,他就是欠你債的人?有意思,還真的是兩個……”

凡人!

應豐顯得分外好奇,入京前軟磨硬泡,從計緣口中知道了一些事情,了解到那狐妖竟然讓自家計叔叔著了道,從而毫發無損的逃脫,也是很驚愕的。

“荒唐!蕭某何時欠了你的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