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266章 愿一直如此

第266章 愿一直如此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266章 愿一直如此

差不多十天之后,一艘小船載著計緣、王立和張蕊行駛在一條小河上,前方已經逐漸接近了通天江。

小舟行駛得很平穩,幾乎都沒怎么搖晃,船艙內的小桌板上,還放著筆墨紙硯,王立正在桌上執筆書寫著什么,張蕊則坐在邊上看著。

良久之后,王立終于寫下了最后一個字,舒出一口氣,將筆放在筆架上。

看了看邊上的張蕊,王立想起了之前的教訓,趕緊問了計緣一句。

“計先生,您這故事中的人,不介意王某適當改編些情節吧,有些事情還是很不方便成書的,換成前朝或者杜撰一個王朝更合適一些。”

剛剛聽計緣講完的,正是春沐江上那老龜的故事,既然是計先生口里說出來的,那八成就是真實發生過的。

王立再怎么不知好歹,也曉得這種故事不好直接不做修改就成書的。

這段時間經歷的事情算是給王立心中帶來的不小的震動,但涉及到說書先生本職工作的方面,他依然能保持一顆相對的平常心。

“哈哈哈哈……只要別改得太過分就成,那老龜是不會介意的。”

“嗯……”

王立應了一聲,想了下,還是猶豫著繼續開口。

“計先生,其實我覺得這故事的結局有些不妥。”

計緣搖著櫓,隨口回答一句。

“王先生以為何處不妥?說來聽聽。”

這些天來王立大致上已經了解了計緣的脾氣,所以也就放心大膽的說了。

“計先生,這故事曲折有了,神奇有了,滄桑不缺,深度也不少,但這結局,王某總覺得不妥,您想啊,本朝太祖那邊也好,蕭氏一門也罷,他們或許是會承受一些代價的,這一點您是神仙自然清楚,可于我而言卻不明顯。”

王立斟酌了一下語言繼續道。

“王某以為,說書說故事,除了為大眾帶來一點歡樂,還承擔著一些警醒世人的作用,世間善惡確實難以明言各自的報應,但至少在故事中,應該有,也能做到有,倘若連說書人的故事中都不能讓人痛快的除惡,那得多沒勁啊……”

“啪啪啪啪啪……”

計緣放下櫓槳,朝著王立鼓了幾下掌。

“說得不錯,說得好!按你心中所想的改吧。”

“嘿嘿,那我……就改了?”

王立又確認性的問了一句,計緣重新搖起櫓,點了點頭重音道。

“改!”

既然如此,王立也不再客氣,直接取了筆沾了墨,翻開一頁再次書寫。

他現在的不過是初稿,只是在記憶消退之前把計先生講的內容大體上都記下來,之后才會精雕細琢,逐漸將故事完善。

形成一篇能讓人記憶深刻的好故事,本身的內核自然缺不得,但說書人的潤色同樣至關重要,這過程中王立也算是嘔心瀝血了,畢竟比起以前一些天傳聞或者抄錄其他有名的故事,這種真實的神異故事可令他更加興奮不已的。

張蕊有些詫異的看著王立,這個人寫故事和說故事的時候,同在青樓里判若兩人,剛剛那一番同計先生的問答,更是令她意外。

單憑王立能說出剛剛那一番話,引得計先生為其鼓掌,就令張蕊對王立刮目相看了。

仔細想想,當初改編的《白鹿緣》,其實也有差不多的意味,自己感覺得惡心,不過是因為恰巧是改編的“受害人”,并且白鹿和周郎的結局,雖然有悲的內核,但畢竟在陰司團聚了,不失為終成眷屬,悲劇更令人唏噓的同時,城隍的法度森嚴也為人印象深刻。

只不過當時王立并不清楚陰司鞭刑有多重,使得故事被她這種知道一些硬核知識的理解過度了一些。

王立還在揮毫修改,時不時還會停下來磨墨,張蕊則除了偶爾看看他寫了什么,大部分時間在閉目修養,香火愿力暫時是別想了,但可以緩緩吸納水中透上來的陰靈氣。

在船隨著小河之流一起匯入通天江后大約小半日,船邊開始出現一些特殊的氣泡。

“計先生?”

發現異常的張蕊睜開了眼,詢問了一聲,發現計緣只是搖了搖頭。

“不礙事。”

果然,沒過一會一切就恢復了原狀,水中也沒什么奇怪的事情發生,王立則根本不知道張蕊曾經戒備了一下,還沉浸在自己的故事世界中。

到了通天江這邊,土丘和林地就多了起來,約莫又過去一刻多鐘,小舟在計緣搖櫓帶動下拐過一處蜿蜒區域,張蕊突然發現土丘后近側的岸邊正站著兩個人。

這兩人身著華麗的服飾,一男一女俊美非常,紅秀的容顏對比那女子都黯然失色,但這種偏僻荒涼的位置,怎么會有這樣兩個人站在岸邊,附近既無車馬也無船只啊。

“哎,王立,那邊有美麗的姑娘呢。”

“哦。”

王立應了一聲沒有抬頭,寫了幾個字之后好似才回過神來,連忙順著張蕊的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了那兩個外表出眾的人。

隨后張蕊和王立發現,除了那兩人一直在看著小船外,小船也正在靠近岸邊。

“應豐”“應若璃”

“拜見計叔叔!”

龍子和龍女在小船距離自己這還有七八丈的時候,就鄭重的躬身問禮。

計緣就在船頭放下船櫓拱手回禮。

“兩位賢侄好!”

正常來講計緣一般是會稱呼“應殿下”和“江神娘娘”的。

但這會王立在船上,直接這么叫說不得這人又得一驚一乍,所以這次干脆就稱呼“賢侄”了。

其實看了王立前些日子受到的沖擊的反應,計緣就不想王立本身接觸太多的神怪之事了,由他轉述后,作為一個純粹的說書人應該會更好些。

這會船只剛好靠岸,龍子和龍女一起踏足船頭,隨后小船這才繼續沿著江面行駛向京都方向。

自這兩人上船,雖然沒什么力法神光顯現,但張蕊下意識就不太敢說話,連王立也是只敢偷瞄一下兩人,主要還是執筆書寫。

“計叔叔,您是要去京城?我爹在睡覺呢,要叫醒他么?”

看計緣這架勢肯定不是專門來通天江的,這點眼里龍子還是有的。

“不用不用。”

“計叔叔,這兩位是?”

龍女走到船倉邊,一邊朝著里頭的兩人萬福施禮,一邊詢問一聲。

張蕊和王立趕緊回禮。

“我叫張蕊,是……燕州人,他叫王立,一個說書匠。”

王立看著張蕊嘴抽了一下。

“呃呵,在下王立,是個說書先生。”

“嗯,小女子應若璃,那一位是兄長應豐,都是計先生的后輩。”

隨后應若璃進了船艙了解了一下王立在干什么之后,就很快出去和計緣聊天了。

之后的半天時間里,小舟上就多了兩人,直到下一個碼頭,計緣才將小舟靠岸。

張蕊和王立知道到了分別的時候了,他們兩人上了岸,計緣和另外兩位則在船上沒動。

“從這個碼頭坐船,沿著通天江往東南方向,就能很快到達燕州。”

這是早就說好的,張蕊自然不會去京都,既想完善故事又想跟著神仙,但計緣沒打算一直帶著他,將他帶離成肅府既是怕這人被青樓那邊清算,也是存了讓他遠離花柳之地的意思。

這會張蕊已經隱去身形站在王立身邊,只是沖著船上的人施禮告別,王立則更顯激動一些。

“計先生,我什么時候還能見著您啊,您看我有沒有機會能…就是成為如您這般的人物……”

岸上的王立看看周圍碼頭的人,隱晦而期待的詢問一句,這話把張蕊和龍子龍女都逗笑了。

計緣明白王立的意思,人人都道神仙好嘛,其實嘛,也確實挺好。

“哈哈哈哈……王先生做好你的說書人,我們還能再見面的。”

計緣笑著以船上竹竿撐著碼頭岸邊,推著將小船送往江面,王立在岸上目送小舟遠離,有些悵然若失。

在小船離開碼頭十幾丈的時候,計緣突然轉身吆喝了一句。

“王先生,一日前,你在船上說的話,會一直如此吧?”

計緣這句話問得有些沒頭沒腦,龍子龍女不知情,就連張蕊也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反倒是王立卻在一剎那明白了計先生在問什么,腦海中閃過前一天他說要改故事結局的事情,以及計先生當時的掌聲。

“計先生王某會一直如此的”

王立朝著江面吆喝著回應。

計緣點了點頭,朝著岸上鄭重的再次拱了拱手。

王立見狀不敢怠慢,也趕忙回禮,隨后看著小舟越行越遠,很快在視線中就模糊不清了。

“走吧,王大先生,別想偷摸著去京城!”

“哎,張姑娘你…行行行……不過姑娘你沒覺得那位應姑娘的名字有些耳熟嗎?”

“熟個屁,你是見人家漂亮吧!”

“真不是……”

王立苦笑一聲,背著行囊去找船了,在外人眼中,這貨自言自語的可能有些腦子不正常。

通天江面上,計緣單手搖櫓,右手探出劍指,其上的一枚虛子一閃而逝。

“但愿你會一直如此吧……”

“計叔叔?”

“沒事。”

計緣搖櫓行舟,這次小船的速度比之前快了許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