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243章 悵然若失

第243章 悵然若失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243章 悵然若失

“咯啦啦…咯啦啦…..”

老乞丐扭完脖子又扭腰,地上的血跡猶在,人卻和沒發生什么事一樣能說能走。

“哎啊……”“嗬……”

見老乞丐往自己這走了幾步,有幾個心理素質差的禁軍都往后跌倒了,即便是武功高強的殿前衛士,心中也是突突得厲害。

老乞丐說完這句話,好似撣塵般低頭拍了拍膝蓋,再看看周圍,之前一大波看熱鬧的百姓基本都跑光了,不過也有極個別躲在遠方的巷子口偷偷瞄幾眼。

當然,還是有一些人依然安穩的站在原處看著的,自然是計緣和幾個玉懷山修士了。

老乞丐再瞥了一眼那些禁軍和殿前衛士,隨后邊朝著計緣拱了拱手邊向他走去。

“計先生,讓您看笑話了,喝茶去?”

計緣笑著拱手回了一禮。

“聽說得封天師之位還有一千兩黃金可以拿,魯老先生今天算是名副其實的腰纏萬貫了,這茶錢……”

“呃……這茶錢還是得您計先生出,咱老叫花子不是被皇上斬了嘛,罪身哪還有賞錢啊……”

“哈哈哈哈……走吧走吧,我請就我請!”

青衫長袍一先生,破布襤衫一乞丐,于談笑間跨步離去,明明是慢行,卻好似視線中景物拉遠,幾個呼吸間已經消失在眼前。

直到計緣和老乞丐已經消失了好一會,一些禁軍和殿前衛士這才從一種不真實的驚懼感中緩過來。

再看看周圍,之前還有幾個站定的長衫秀袍或羽衣小冠之人,現在也已經轉身離去,也重新有一些膽大的百姓走過來看情況了。

地上那一灘血跡和尋常被斬首之人一般無二,只是這次沒人需要收拾尸體。

幾名殿前衛士緩和過來之后,都面面相覷。

“那,那真是仙人!?”

“這…我們,我們如何向圣上復命?”

“只能如實說了啊……”

旁人的回答有些忐忑,實在是剛剛發生的事情太不真實太匪夷所思了,人被斬首還能活過來,也只能是神仙人物能解釋了。

可這樣稟報對于皇帝而言意味著什么,或者說對于他們意味著什么,幾名殿前衛士都不敢想了。

反倒是周圍的禁軍八成是不會有事的,說不準還是私底下喝酒閑聊之時的一種談資。

等禁軍和殿前衛士帶著各自復雜的心情離開永寧街,才有更多的百姓回到這里,聽一些膽大的人講剛剛大致的情形。

人群不時發出或不可置信或驚嘆不已的聲響……

皇宮中,因為之前的插曲,朝堂上的氣氛陷入了好一陣子的尷尬,直到之后又開始稟報法會事宜,朝堂上的氣氛也才慢慢有些回暖。

除了稟報一些法會過程中一些情況,剩下的就是繼續向皇帝介紹一眾法師。

這十幾名法師誰都沒說什么出格的話,自我介紹一番再恭賀皇帝萬壽節之喜是常態。

在這群人中,老皇帝和一些大臣明顯也是有自己的感觀傾向的,賣相好的法師自然關注度高一些,比如那個僧人,比如計緣之前帶龍子龍女看的那個仙風道骨的老法師。

這會正巧到了那個僧人,禮部一位官員代替言常行駛職責,伸手引向僧人。

“陛下,此乃慧同大師,并非我大貞之人,來自廷梁國以北,他法會中誦持經文,有佛音回蕩,使虛室生香!”

“哦?”

元德皇帝面露一絲興奮之色,看著這個和尚道。

“這位法師,你可有什么奧妙神通佛法啊?”

僧人勉強笑了笑,看看左右之后跨出一步,朝著老皇帝雙手合十躬身行佛禮。

“善哉大明王佛,回稟陛下,小僧不過是一個吃齋念佛之人,并無什么高妙神通,參加法會亦不過是誦經祈福消災解難而已!”

實際上,這和尚幾乎是唯一一個本身并不想來朝見皇帝的法師,九天十會中做的也真的是正常水陸法會該做的工作,只不過太過認真反而顯了些神異,直接被禮部選定為面圣人選。

和尚語氣平緩面容也平淡,老皇帝瞇起眼看了他一會,稍顯失望的冷哼一聲才回復道。

“和尚,你這么說,難不成禮部的眾愛卿在欺騙寡人?”

禮部幾個官員頓時倒吸一口涼氣,頭皮都發麻了。

僧人也是略帶驚慌的抬頭看看皇帝,又趕緊合手禮拜。

“善哉大明王佛,陛下言重了,所謂入朝覲見者,并未明言是需有莫大神通之人,于法會誠心祈福消災,得受功德者為先才是,我想禮部諸位大人也是由此考量的!”

“這么說你覺得你自己有功德?”

皇帝又問了一句,然后淡漠的看著僧人。

慧同和尚合手拜了一下。

“小僧自以為,還是有的。”

氣氛又稍顯沉默,一小會后,龍椅上的皇帝才揮揮手,讓和尚退下,禮部諸多官員也松了一口氣。

原本在面圣準備的時候,負責此次法會的諸多官員,包括言常在內,都對這和尚感觀不錯,而其他人雖然對那老乞丐不太感冒的樣子,可言常卻十分敬重。

結果今天偏偏是這兩人,一個讓言常直接惹來天大禍事,一個也令禮部一眾捏了一把冷汗。

見和尚退回一眾法師中,那名禮部官員強提精神,正想繼續介紹下一位的時候,一陣稟報聲從殿外傳來。

“執刑衛士回稟”

朝臣和皇帝下意識的紛紛將視線投向殿外,元德帝沖著一邊老太監點點頭。

“宣。”

“是!”

老太監躬身后提氣高喝。

“圣上有旨,宣執刑殿前衛士進殿”

幾個呼吸之后,一共四名佩刀的殿前衛士,前后一起重新踏入大殿,只不過離得近一些的大臣,都能看到他們臉色不太好。

四人一起來到大殿中心,朝著龍椅方向單膝跪下。

這姿態令一些思緒敏捷的大臣頗覺奇怪,正常而言,從使是面圣,也無需行跪禮的。

“稟報陛下,我等已將那老乞丐于永寧街街心斬首……”

“嗯,退下吧!”

皇帝興致闌珊的揮揮手。

只是四名殿前衛士卻一個都沒起身,還是跪在那里。

元德帝瞇起眼看著四人,難道還有什么變數?

“怎么?還有何事?”

四名衛士相互看了一眼,躲是躲不過的,右前的那一位一咬牙,還是開口說了。

“回稟陛下,卑職親手將老乞丐斬首,人頭滾落血濺丈許,只是……”

“只是什么?”

衛士抬頭看了看皇帝,脊背有些發燙。

“只是在片刻之后,那身首異處的老乞丐,居然又自己站了起來,頭顱尸身相呼應,最后尸身捧頭歸位,重新活了!”

“什么!?”

老皇帝身子一抖,抓著龍椅金把手差點就站了起來。

“啊……”“有這種事….”

“這衛士不會瞎說的吧?”

“他有這膽子么……”

這會別說皇帝驚悚,就是之前多數時刻都保持安靜的朝臣,也都忍不住議論紛紛,將信將疑者、不可置信者和毛骨悚然者都不少。

元德帝抓著椅把的雙手微微顫抖,睜大眼睛死死盯著四名殿前衛士,略帶顫音的怒聲道:

“你們敢騙孤?”

“卑職不敢!”“卑職怎敢犯欺君之罪!”

“皇上明鑒!”

四名衛士面色發白,不住朝著皇帝叩拜。

那名之前開口說話的衛士更是抱拳苦聲道。

“陛下,我等絕不敢欺君啊,隨行禁軍與我等一同見證,況乎永寧街斬首之時圍觀者甚眾,老乞丐身首異處又死而復生,嚇得諸多百姓倉皇逃竄,陛下只需差人去永寧街一問便知,就是現在,那一灘斬首血跡猶在啊!請陛下明鑒!”

龍椅上,元德帝呼吸略顯急促,指著這四名殿前衛士想說什么,但幾次張口都沒說出話來。

良久,終于還是喝問了出來。

“他,他人呢?人去哪了?為何沒同你們一起回來!?”

幾個殿前衛士身上肌肉都是緊繃的,心中再是忐忑不安,這會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說了。

開口的還是領頭的那個衛士。

“回陛下,那老乞丐起身之后,活動了一下身子,就和一個著青衫長袍儒士模樣的人一起離開了……”

元德帝忍不住站了起來,聲色俱厲的怒觸道。

“你們就讓他這么走了?為何不攔住他!?”

殿前衛士抬頭看著面容恐怖的皇帝,閉了閉眼,才繼續道。

“此二人皆是神人,數步之間已遠去不見蹤影,我等無從追起……那老乞丐走前,還曾留下一句話……”

“說……!”

衛士重重的吸了一口氣。

“老乞丐曾看著我等說道,皇朝氣數輕易牽扯不得,還說……還說他與陛下您的師徒緣……盡了!”

老皇帝愣愣站著,嘴巴張開,下顎也在微微顫抖著,心中交織著既復雜又茫然的各種情緒,又仿佛空了一大片。

不知為何,在殿前衛士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老皇帝心中好似有種“此為事實”的強烈感覺。

良久之后,老皇帝身子搖晃一下,腿一軟,直接“啪嗒……”一聲跌坐回了龍椅上。

“陛下!”

邊上的宦官緊張得關切一句,老皇帝轉過頭去看他的時候,眼神竟然有種空洞感。

四名殿前衛士跪地低頭,朝堂之中鴉雀無聲,整個大殿內陷入短暫的寂靜。

“嗬…嗬…嗬……”

好一會,元德帝才如夢初醒般回神,再次看向四名不敢有任何動作的殿前衛士,隨后轉頭望向邊上的老太監,以略顯急促的聲音道。

“宣旨,宣旨,讓步軍統領,京畿府衙,司天監……都去,都去給我找,把人找回來!言常,言常呢?”

老皇帝的狀態有些嚇人,老太監硬著頭皮回答。

“陛下,言大人現在在天牢里呢……”

“什么?他在天牢?誰關得他,誰敢……”

皇帝說到這話音才頓住,恍然間想起之前的事,頹色更顯,悵然若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5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