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242章 緣盡了

第242章 緣盡了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242章 緣盡了

雖然太常使言常在一些諫官心中,已經被扣上了迷惑君上的帽子,但實際上他主要負責的事情也就是觀天象,以及推算節氣制定歷法的工作。

這些工作確實得腦子好的人來做,也很多時候看起來有些玄乎,但言常平日也極少做一些多余的事情,在朝臣中屬于最佛系的那一類,不會諂媚同樣也輪不到他直諫。

只不過水陸法會這種事情,作為掌管太史司天監的監正,必然是會被皇帝推到臺前的。

司天監這個地方,歷代監正也確實幾乎都有些特殊之處,長久以來觀天象衍四時,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或可領會一些毫厘之妙,言常如同觀星一樣能覺出老乞丐在眾法師中的特殊,也并非沒有這等原因在里頭。

但言常從沒想到會因為老乞丐給自己帶來禍事,此時更是伏在地上動都不敢動。

皇帝冷笑過后,伸手指向下方。

“將太史司天監監正言常,以及這個老乞丐,給我拿下!”

“是!”

皇帝一聲令下,周遭侍衛瞬間暴起,高強的武藝帶來的是出眾的爆發力。

頃刻間一道道人影閃過,老乞丐脖子上則在左右后三個方向各架了一把刀,脖子被圍在了刀刃之中。

另有兩把刀架在了言常脖子上,侍衛收走了玉圭,將其雙手負背扣押,整個身子在侍衛手中如同任其拿捏的孩童,直接拉了起來。

言常臉色慘白,心跳撲通撲通得簡直要竄出胸腔,心中滿是‘完了,完了……’的念頭。

“言常,孤且來問你,誰人讓你舉薦這個老乞丐的?吳王還是晉王?”

兩個皇子面露惶恐,幾乎同時出列跪伏,又幾乎同時喊冤。

“兒臣怎敢如此大逆不道!”“兒臣不知啊!”

這對于兩個皇子而言真的是無妄之災,此刻更是同樣恨死了言常。

“哎……”

言常閉上眼低聲嘆了口氣,勉強平復一下心情再睜開眼睛。

“陛下,是臣自己舉薦的,同兩位殿下無關,魯老先生是真高人,但微臣不知曉其竟敢在朝堂上口出大逆不道之言,臣知罪……”

元德帝冷哼一聲,看向這老乞丐,見他始終面色如常,尤其是盯著自己的那雙眼睛,目光十分平淡,心中倒也有些莫名感受。

“那么你呢,是有人指使……”

元德帝停頓后猶豫了一下,繼續道。

“還是你真的就是自己想說剛剛那番話?”

大殿上讓開兩旁的一眾法師中,有的面上平靜心中忐忑不安,有的有些幸災樂禍。

那個玉面和尚也在一眾法師當中,此時看看老乞丐又往往老皇帝,喃喃低嘆一聲。

“善哉大明王佛……”

老乞丐只是看著元德皇帝,并沒有馬上回答他的話,而是又看了一眼面如死灰的言常。

“哎,言大人,老叫花子有些對不住你啊……”

說到這,老乞丐才有抬頭看向皇帝,臉上也重新露出笑容,只不過再無之前第一句問話時的鄭重和恭敬,而是如尋常乞討時的玩世不恭。

“陛下,此事皆因老乞丐我自己口出狂言,怪不得言大人,也同幾位皇子無關,不若這樣吧,將老乞丐我處死,也當消了陛下的氣了。”

處死?

言常現在對這個詞極為敏感,然后反應過來不是說自己,是這老乞丐在自己求死。

一邊的朝臣雖然心中有很多猜測,諸如可能是為了保全背后指使之類的,但卻不敢在此刻議論,所以殿前也十分安靜。

老皇帝面色陰晴不定,死死盯著這老乞丐。

良久才憋出一句話。

“你若真有神通法力,真有奧妙仙術,施展出來讓孤瞧瞧,只要為實,孤不但會免你罪責,還會冊封賞賜于你!”

這話一出,朝臣中頓時有淅淅索索的細微議論聲,就連言常也充滿希望的看向老乞丐,他見過計緣揮灑劍舞月華,老乞丐這就見到他抓了一只貓,但當時聽幾個高人對話,似乎那貓也了不得。

不過老乞丐皮笑肉不笑,搖了搖頭道。

“不用了,處死老乞丐便可。”

“你……”

老皇帝雙手緊抓龍椅把手,身體前傾聲色俱厲。

“你真當孤不敢殺你不成!”

老乞丐即便被三把鋒利的長刀架在肩頭,卻好似視之無物,雙手被侍衛抓著,便直接歪著頭蹭著刀刃自己瘙著肩頭的癢。

連邊上的侍衛都不由暗自咋舌于老乞丐的膽大,他們抓著他的手,真氣一探就知道對方體內“空空蕩蕩”,并不是什么武林高手。

老乞丐蹭完癢癢,還是那副表情看著老皇帝,目光中甚至帶上了一種憐憫之色。

“九五之尊殺個老乞丐就不需要費神了,陛下動手吧。”

皇帝蒼老的手背上因為用力和激動彈起一根根老筋,胸口起伏怒意上涌,這老乞丐看他的樣子令他火從心起。

“呵呵呵……好!殿前衛士聽命,立即將老乞丐推出永寧街,斬,首,示,眾!”

“將司天監監正,太常使言常……”

一旁的言常忍不住顫抖一下,細密的汗水不斷滲出臉頰。

“革去職位,打入天牢!”

“是!”“是!”……

言常整個身子好似失去了所有力氣的軟倒下來,兩名侍衛架著他往殿外拖去,用僅存的一點力氣看看老乞丐,其人走路倒也穩健,只是被幾名侍衛押送著走出大殿。

等兩個“罪犯”被押解出去,殿中就變得雅雀無聲針落可聞,而兩名皇子依然跪在地上不敢起身不敢抬頭,他們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父皇的視線在看著自己。

“哼,你們兩個,起來吧!”

“謝父皇!”

兩人異口同聲的謝恩,起身的時候下意識對視一眼,都從自己兄弟眼神中看到一種心有余悸的神色。

而經歷了這么一處,殿中剩余的十五個法師不少都有些戰戰兢兢,前車之鑒就在眼前,一起負責法會之事的其他司天監和禮部的官員,也同樣心中忐忑不已。

所謂帝王令下不可怠慢,既然是皇帝親口在殿前下令斬立決,侍衛自然是提起精神立刻就將老乞丐押解往宮外大街。

連午時都不用等了,殿前衛士親自看押,一眾禁軍相隨,將一個老乞丐如同看押犯事的朝廷大臣一樣,直接押送到了永寧街。

禁軍持槍戟在前方格開行人開路。

“走開走開,不要擋道!”“閑雜人等避開!”

不少百姓看到這架勢,就清楚有人要被殺頭了,立刻就有很多人在外圍隨行跟著,還有更多好事之徒聞訊趕來。

“那邊好像有人要殺頭!”“真的?”

“快去看看就知道了!”

“走走……”“等等我。”

看殺頭,也是一種特殊的熱鬧場。

“哎哎,囚車里好像是個老乞丐?”“是不是那個大臣從牢里出來的樣子啊?”

“不是,真是個乞丐,你們看那衣服,連件囚服都不是!”

“這么說確實啊……”“這乞丐好像一點都不怕啊?”

“嚇傻了吧?”

這幅場景也引來了一些特殊的人,其中就有計緣和幾名玉懷山真人。

計緣也跟隨在一眾同囚車一起移動的老百姓人群中,帶著疑惑聲沖著囚車的方向喊了一句。

“魯老先生,您這是犯了什么罪啊?”

老乞丐只有一個頭露在囚車外,還帶著枷鎖腳鏈,勉強轉個方向沖著計緣喊一句。

“計先生,我這是在朝堂上冒犯了皇帝,要殺頭呢!”

計緣有些哭笑不得,但同時也有些好奇,這老乞丐不脫身,難道真的要被殺一次頭?

但沒來得及多想,兩名禁軍立刻就到了計緣身邊,嚴肅的看著他。

“你是何人,同欽犯有何關系?”

“呃……幾位軍爺明鑒,在下不過是同這老乞丐一道喝過茶,其他并無瓜葛!”

計緣拱了拱手,臉色從容,面帶微笑之下氣度自若。

幾位禁軍相互看了看,也并未過多為難,只是讓他別擋道。

但禁軍放過了計緣,老乞丐卻不放過他。

“計先生老叫花子聽說,殺頭前可以吃斷頭飯的,要不您受點累,幫老叫花子弄碗飽飯吃吃?”

看他這幅樣子,計緣也是笑了,點了點頭就轉身離去。

等計緣再回來的時候,老乞丐剛好被按在了永寧街的街心位置,一大群老百姓遠遠的圍著。

“讓一讓,麻煩讓一讓,在下送斷頭飯來了!”

計緣致歉著往前擠,旁人一聽說送斷頭飯,也是立刻讓開,不一會就讓計緣擠過了人墻。

幾個玉懷山修士站在一起,面色古怪的看著計緣和那個老乞丐。

“師叔,這是在搞什么名堂?”

被問及的老者細細思索眼神不定。

“看著便是。”

計緣端著一碗滿滿的醬汁碎肉飯,同周圍禁軍和侍衛致意過后,才走到老乞丐邊上,這會老乞丐已經被解開了鐐銬,算是能自己吃飯了。

“魯老先生,請用吧。”

老乞丐眉開眼笑的接過大碗,道了句“謝”就直接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滿滿當當一碗飯很快就被他吃了個精光,吃得那個叫香啊。

“嗝”

一個飽嗝之后,老乞丐把碗筷還給計緣。

“嘿嘿…計先生還是靠外一點吧,一會別讓老乞丐的血臟了你的衣服,哦,您是無垢之身,不怕這點污塵。”

計緣接過碗筷,搖了搖頭,緩步走回了外側一眾看客群中。

看起來這老乞丐真打算“被殺頭”,這讓計緣想起了之前抓住的鬼母,也是能被砍頭后活過來。

“既然你吃完了,那就上路吧,也別怪我等無情,怪就怪你自犯死罪!”

殿前衛士說完,親自充當刀斧手,拔出佩刀高高舉起,而老乞丐就這么跪在地上低著頭。

所有圍觀的百姓幾乎都下意識的縮起了身子,人群中一陣吸氣和顫聲。

下一刻,衛士快刀落下。

“噗……”

人頭滾落,脖頸噴血,很多看客身子跟著就是一抖。

“啊……”“哎呦……”

“嘶……”

計緣睜開法眼細瞧著老乞丐的樣子,忽然有所明悟。

大約在四五個呼吸的時間后,令所有圍觀者和行刑者毛骨悚然的事情發生了。

那趴倒在地的無頭尸體竟然自己又站了起來,搖搖晃晃的伸手往前摸來摸去。

“啊……”“鬼啊!”

“詐尸啦,快跑!”

“啊…”“跑啊…..”“別推我!”

一眾老百姓倉皇逃竄,周圍禁軍和殿前衛士也盡皆駭然,逃又不是上也不是,身體都有些僵硬……

“哎哎,這呢,在這!”

那滾落一旁的腦袋也開口說話,像是在引導身體過來找自己。

又是一會之后,無頭身捧起了頭顱,然后按回了自己脖子上。

“咯啦啦…咯啦啦……”

老乞丐扭了扭脖子,發出骨骼脆響,隨后面帶笑意的望向殿前衛士。

“哎,這皇朝氣數真是輕易牽扯不得,我與那老皇帝的師徒緣,盡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