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190章 兩江正神齊至

第190章 兩江正神齊至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190章 兩江正神齊至

這土地神還是很有些見識的,知道計緣輕描淡寫的那幾句話意味著什么,前提是這位仙長說得是真話,畢竟這種事很難想象不是在吹牛。

而且山岳之神雖然也有輪換隕落的,但成就山岳真神的應該還是有的,大貞沒有天下這么大肯定有,這一點基本是神道之輩的共識。

可界游神這種事情,多少年沒有見過了,確切的說基本就沒聽說過活的了,甚至更像是一種神道的傳說。

然后現在突然有這么一個仙修高人,當著土地公的面對一個新死的鬼魂說,你其實還有條路,就是可以試試要不要當界游神,或者說要不要嘗試走一條能修成界游神的道。

土地公簡直有種三觀被顛覆的感覺。

或許是為了照顧土地公的感受,計緣聽到他那略顯卡頓的話,也解釋了一句。

“土地公說得其實也對,傳聞中能成界游神者需有天地共傾之機緣,難度不可謂不大,關鍵是最難的正好是那第一步,便是我所說之法也極難實現。”

計緣想了下《通明策》中那位成書者的設想。

“借主水正神之力轉極陰為正陽,不光是神祇道行差不得,其中所耗香火愿力更是難以估量,只一位怕是會大傷神道元氣,少有愿意為此出力的。”

還好他計某人應該是能請得動至少兩位主水正神,而且是這第一第二兩條大江的江神。

“其實主水正神倒還是其次了,難得的是秦大夫本身的狀態,這就難以同你們道明了。”

說到這,計緣也不再多解釋,陰差是聽不懂,土地公是不可置信,但他又不是說給他們聽,關鍵還是秦子舟,遂再次望向同樣茫然的秦子舟魂魄。

“相信秦大夫也聽到我與土地公的話了,此乃成就界游神的機會,雖然失敗可能性不小,卻值得一試,便是不成,對你也只有好處不會有壞處,定保你鬼體無恙,你若同意,我便去德勝府陰司說明情況。”

“當然了,若是秦大夫很滿意陰司安排,只想安安穩穩庇佑子孫享受供奉,也是可以的!”

計緣這么一說,基本上還是把選擇權交給了秦子舟,至于向德勝府陰司要魂,只要一說這個事情,整個陰司都得被嚇一跳,確認是真的話,哪敢不放魂的。

生前爽朗的秦子舟現在顯得有些不知所措,周圍都是鬼神,便是計緣這個“舊識”其實也不熟,一時間似乎要做一個陌生卻極為重要的選擇,心態實在是忐忑。

“呃…這…我……”

看秦子舟這樣子,明顯是非常猶豫,土地公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在外頭死死捏著短杖,也不知道是不是想打醒他。

但計緣在這又不敢逾越,剛剛那番話不論真假,都已經徹底鎮住了土地公,至于究竟是否為真,一起去了德勝府陰司就知曉了。

“秦公,秦公!”

到底還是忍不住,土地神跨進屋內,走到了秦子舟近側,以神傳音道。

“秦公若是有顧慮,可以去了陰司再行定奪,屆時城隍大人在側,就不用有真事假事的顧慮,但萬不可在此時拒絕啊,此事只要有一絲為真的可能,就是令天下鬼神都嫉羨的機緣,若是僥幸能成,則將來天下十方盡可去得,萬萬不可拒絕啊!”

德遠縣土地廟秦子舟生前也是去過不少次的,對于這個和廟中土地神像幾乎一模一樣的土地公,遠比計緣和陰差要感到熟悉一些。

聽到土地公的話,秦子舟也是心下定了一定,然后沖著計緣拱手。

“多謝仙長好意,此刻家中正為我操辦身后事,況我也對此事一無所知,能否容我到了陰司之后在做答復。”

計緣點了點頭,意識到自己可能確實有些操之過急,沖土地公笑了笑道。

“勞煩土地公全程陪同秦大夫,并且向其說明此事的厲害關系,計某先行離去,我們德勝府陰司再見!”

計緣說完這句話就朝著屋外走去。

“呃仙長此刻要去往何方啊?”

土地公下意識問了一句,計緣也真停了一下轉頭回答一句。

“自然是去請愿意幫忙的主水正神,省得到時候還要麻煩。”

秦子舟最終會做什么選擇,計緣還是有自信的,人老爺子行醫一生,享有神醫之名,又不是傻子,清楚此事意義之后怎么可能拒絕。

回答完這一句,計緣就直接離開秦家院子遠去了。

計緣首先直接駕云前往通天江,這種會大肆消耗神道香火之力的事情,傳書就不合適了,還是要上門請一下的。

計緣想請的自然是通天江龍女應若璃和春沐江江神白齊,這兩基本都是奔著成就真龍去的,神道不過是輔助,損耗大些也無妨,而且都使喚得動。

飛行整整五個時辰,從天明到天黑,計緣才終于又到了狀元渡,不過這會這里可不算繁忙。

江面的波浪倒映著月光,如今也算學了不少御水術的計緣直接走入江中,順流御水前往江神水府,片刻之后停于水府禁制之外,幾名巡江夜叉手持鋼槍攔住去路。

“來者何人?”

計緣運用了避水術,所欲衣衫長發都未隨著水波流動,這種情況即便看不透計緣,夜叉也知道他不是水族。

計緣拱了拱手如實相告。

“勞煩夜叉通報江神娘娘,就說計緣前來有事相求。”

計緣?

計緣!

“計仙長!?”

幾名夜叉紛紛詫異出聲,上下打量來者。

“正是計某,我想應該沒人敢在這撒這種慌吧?”

計緣玩笑一句,幾名夜叉都是一個激靈,趕忙收起剛叉作揖行禮。

“計仙長快快請進,我這就去通報江神娘娘!”

幾名夜叉將計緣請進水府禁制,另有一名快速游竄,直奔水府正殿。

此時正殿內老龍正在品酒賞舞,龍子不在,也不知道去哪游蕩了,龍女則在另外的宮殿中打坐修行。

雖然計緣點名找龍女,但夜叉首先要通報的自然是龍君,所以扯著長音就不管不顧的沖進正殿。

“報……報告龍君,計仙長到水府外了,說是來找江神娘娘幫忙!”

周圍舞姬全都停下,老龍端著酒杯就站了起來。

“計先生來了!找若璃?不是來找我的?”

“回稟龍君,計仙長確實說是來找江神娘娘的。”

老龍楞了一下,揮揮手讓舞姬全都退下,對著夜叉道。

“你去叫若璃,我去外頭接一下計先生!”

“是!”

放下酒杯,老龍嘀咕著朝殿外大步走去。

“竟然不是來找我?”

片刻之后,還是這間正殿,龍女、計緣、龍君都已坐下,計緣更是粗略說明了一下情況。

此刻老龍顯得比自己女兒這個正主還激動。

“計先生竟是想要敕封界游神?有趣有趣,太有趣了,老朽此生還沒見過呢!”

“應老先生,‘敕封’之詞言重了,我此次不過是想嘗試界游神之道究竟是否可行。”

敕封就真的是約等于一蹴而就了,這詞計緣可當不起。

“哎,差不多了差不多了,走走走,咱們立即動身!”

老龍已經坐不住了,顯得比計緣還急。

“可江神娘娘這?”

老龍看了一眼女兒。

“她敢有什么意見?都點化龍心了還舍不得一兩百年香火?”

看父親這樣子,龍女也是扯袖掩嘴笑了一下,也站了起來。

“自當聽從計叔叔吩咐!”

三人匆匆出了水府,老龍更是直接擔負起了駕云之責,帶著計緣和龍女飛遁春惠府。

請春惠府江神的過程就更簡單了,計緣執子在江神廟外以道音相請,打盹中的白蛟就聽到了呼喚就立刻趕來。

聽聞計緣的請求更是喜出望外,好似要成為界游神的是他自己一樣,正愁找不到機會在計緣面前表現一番呢。

結果就是駕云去德勝府的時候,計緣和龍女在云頭還算淡定,老龍和白齊聊得火熱,心情顯然很好。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明知原因是什么,計緣也還是有些哭笑不得。

因為天氣炎熱尸身不宜久留,秦家在一天之后送葬,而秦子舟則在當天晚些時候就已經隨著陰差到了德勝府陰司,土地公自然也一起去了。

果不其然,聽聞這件事,整個德勝府陰司都動靜不小,城隍和各司之神了解情況的過程,也讓秦子舟逐漸認識到這個機會是有多難得。

大約是第二天晚間,德勝府城隍廟外,陰司入口把守鬼門關的陰差差點被嚇得鬼體不穩,在回去通報之后,府城隍率各司主官一起到鬼門關迎接。

大貞第一大江通天江正神親至,大貞第二大江春沐江正神親至,更有傳聞中的龍君親臨。

水澤正神的神光渲染城隍廟外半邊天空。

與他們站在一起的計緣自然也就被襯托得愈發不凡,他說得話是真是假,已經沒誰會懷疑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5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