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189章 另有出路

第189章 另有出路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189章 另有出路

如今的計緣早知道陰司雖有法度,但也不是不能通融的,比如秦子舟這種大善人,這么多陰差就甘愿等在這里待其家中做完法事再送其上路。

就連土地神也主動從廟里過來,照理說既然陰司來差役了,土地神只要在廟里等家屬送葬隊伍來一趟就行了。

德重則鬼神欽,這句話在這里就又體現得淋漓盡致。

面對計緣這要求,雖然不符合陰司制度,但是人家明顯是位道行極高的修行人,也表現出了足夠的禮數,關鍵是人家要強行進去也攔不住。

陰差望了望看似一個老員外模樣的土地神,后者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如土地這種勾連地脈的地祇,雖然依舊看不出計緣的根腳,但卻能隱約感受到計緣進來之后整個院落清氣環繞塵垢氣遠離,這種情況說對方是妖邪之輩都不太可能。

看土地神的反應,幾名陰差心中一定,還是那名日游神開口。

“既然仙長欲見一見秦子舟,我等自當行個方便,只是職責所在,容我等先行進去同秦子舟說明死后之事,其魂此刻想必是正迷茫呢!”

計緣運起法眼看看屋內方向,這會秦子舟的魂魄已經開始離開尸身,計緣同鬼神再次拱手行禮。

“理當如此,幾位先請,等合適了再叫計某便可!”

“好,勞煩仙長稍待片刻了!”

一眾陰差一起拱手回禮,隨后踩著陰風進入秦子舟所在的那間大房室。

土地神則朝著計緣走近一步,與計緣相互拱手作揖,試探性的同計緣閑聊幾句,一起站在院外等候。

整個秦家院子不算廚房柴房有八間房舍,沒什么前院后院之分,都環繞在大院子里,秦子舟所在的就是中間最大的一間房舍。

這會秦家子嗣和秦子舟看重的幾個學生正圍在床榻前,趁著尸身還未僵硬,一起為老爺子穿戴壽衣,邊上的哭聲已經弱了一些,但依舊偶有抽泣。

童先是秦子舟最看重的學生,當年簡直視若己出,而秦老爺子長子早已過世,這會主要就由童先和其二子一起為他穿壽衣,其他人就是搭把手。

“哎…爹啊,您治病救人了一輩子,死后就好好休息吧!”

“師父今日壽終正寢,年歲已經過百,這世上又有幾人能如他老人家這般高壽,已是上天善報了,死后也會有福報的!”

這時候室內陰風起,很多人都感覺到一陣陰冷感,年長一些的閱歷廣,聽過或者經歷過很多類似的事,雖然從未見過但心中都有一種明悟,紛紛拉著后背站開一些。

老一輩相傳,在親人過世前后遇上室內突然陰冷,就可能是陰差來了。

此刻秦子舟的魂魄正站在尸身一旁,有些茫然的看著徒弟和兒子為自己穿壽衣,也看著周圍哭泣的親人,鬼神的精神有些恍恍惚惚。

“秦子舟,你陽壽已盡,我等特來為你領路!”

這一聲入耳,秦子舟突然間感覺思維清晰起來,猛然看向床邊,有六名服飾有黑有白的差役站在那里。

秦子舟帶著淡淡的恐懼感,小心的問了一句。

“幾位是,陰差?”

兩位日巡游居然同秦子舟拱手。

“我乃德勝府城隍下轄日巡游右使,我身旁是日巡游左使,后有勾魂使者兩名,蔽陰傘差役兩名,奉命來此接你,待你享用完家中法事供奉才會帶你上路!”

秦子舟趕忙向陰差回禮,然后感覺到鬼魂身體受到一陣牽引,主動朝著對面飄去,回神的時候已經站到了兩名勾魂使身邊。

“秦公,陽間事已了,不準觸六親,不準戀舊軀,頭七之日方可歸家一探,家中法事開始前,就在我等身旁靜候吧!”

“知曉了知曉了,多謝陰使告知!”

秦子舟現在忐忑中夾雜著淡淡恐懼,陰差說什么就照辦好了,也不敢有任何異議。

兩把蔽陰傘張開,將一眾陰差和秦子舟的鬼魂隔絕在內,兩位日游神對視一眼相互點點頭,剛剛說話那個再次對著秦子舟開口。

“秦公,不知在你生前是否曾遇上過仙人?”

秦子舟看看這個帶著高帽的白袍差役。

“仙人?”

“嗯,或者是令你印象極為深刻的奇人異事,并非一定展露駭人神通,但對方極可能是神仙之流。”

秦子舟苦思冥想,他被人稱作活神仙的次數倒是數之不盡,遇上真神仙則沒什么印象,等等,好像還真有那么一個人。

“似乎確有那么一人,那人是一個道長,當年來到我藥堂之中時氣若游絲即將魂歸天去,是我與一名江湖高手一起救治,才將他的命保住……”

這下不光是日游神,另外幾名面色冷峻的陰差都有些詫異,命危?

腦海中已經下意識想象出一些仙邪交手的可能。

“那道長有什么奇特之處?”

日游神追問一句。

“當然有,那道長算卦奇準,在養病期間為人測算每掛必中,來我藥堂定期診療之時也會忍不住為其他病人算上一卦,記得有一回……”

秦子舟猶豫了一下,還是繼續說道。

“一回有面色蠟黃的男子前來就診,那道長恰好也在,我還未探脈,道長就直言謂那病患道‘沒救了沒救了,從現在開始行善積德說不準還能活個一年半載,吃點好的喝點好的算了,神醫救不了,神仙還差不多……’當時藥堂差點打起來……”

即便是鬼軀,秦子舟依然有些心有余悸,然后才繼續道。

“當時我診病過后,果然發現此人已經病入膏肓,但我不信邪,依然全力救治,可惜最終兩月而卒。”

幾位陰差有些疑惑,本來聽到“每掛必中”還覺得可能是正主,但聽到在藥堂差點打起來,又覺得不像。

現在也不好拖太久,只能同秦子舟如實相告。

“秦公,外頭有一位仙長要見你,說是你生前舊識,我等這就請他進來。”

說完這句,那名日巡游在秦子舟疑惑的眼神中出去,片刻之后就領著以為白衫先生走入了客室內。

計緣進屋第一眼看的是秦子舟的尸身,見之消瘦至極形如枯骨,顯然臨終前好一陣子已經吃不下東西了。

隨后就看到了站在陰差中間的秦子舟魂魄,倒是如同當年那般氣色,竟是并無多少鬼氣,甚至好似活人。

這種情況陰差和土地神看來或許只覺得這魂體奇特,但在計緣看來卻絕非尋常,難得的是內孕一股靈韻非常的清氣,竟是和人身神的感覺差不多,屬于世所罕見的那種。

更奇異的是秦子舟分明已經死了,這清氣卻不散,便是人身神,人死也會立刻消散或者遁入天地的。

計緣心中大動,猛然想到了當年看《通明策》中的一種連成書者自己都覺得荒廟的設想,原本的一些念頭也變了。

“秦大夫,我們又見面了!”

秦子舟早已經不認識計緣的樣貌了,但卻記得那雙眼睛,還記得那雙眼睛的疾癥。

“你是,你是那個眼睛明明已瞎卻還能看到光景的江湖高手?你是神仙!”

計緣沖著他拱手作揖,笑道。

“秦大夫好記性,您一生行醫救人,臨了了,外頭土地公照看家院,里面六陰差前來相送,更是德勝府日游神左右正使親臨,可算是在凡人中都頂有牌面的了,想必陰司中也早已為你安排的司職了吧?”

計緣后面這句話明顯是問日游神的,后者不敢怠慢的回答。

“此事會由判官大人和城隍大人定奪,但以秦公的德行,定是會留差的。”

這話說了等于沒說,日游神像是意識到這點,又補充一句。

“以秦公這種大善大醫者,陰壽同樣近百載,一般會先在陰間安養幾年,接受子嗣供奉,待魂體凝練之后給予主簿之職同時傳授鬼煉之法,二十四司主官若有缺,極有可能頂上!”

“好,多謝告知!”

這話既算是計緣想知道,也是故意詢問了讓秦子舟也聽到,等日游神說完,計緣才詢問秦子舟。

“秦大夫,司職陰間能照拂子孫,亦能保鬼體長存,以您老的德行,說不準鄉人以后還會為您建祠立廟,能當一個閑神。”

閑神是修行之輩的說法,指的是那種既不是山川江河土地等正神,也不是城隍等陰司神祇。

比如有些地方可能會建個將軍廟供奉一下當地出去的逝去武將,期望壓一壓戾氣,秦子舟這種神醫,還是有可能建一個供奉廟宇的,以期壓一壓瘴氣病氣,保鄉人少生病。

計緣說道這里頓了一下,看了看幾名陰差再視線回轉。

“當然,您老鬼體凝練自孕清氣,在計某看來還另有出路,若有積攢旺盛香火又道行高強的主水正神出手,可凝練鬼體極陰轉陽,屆時不受天光所灼不為陰寒所動,可練真法可修靈道,無正體亦有實軀……”

計緣說到這里,早已站在門口的土地神實在忍不住了,一句話脫口而出。

“仙長說得可是那界游神?”

傳聞中有一種神祇,可行遍八方而不受地界束縛,可享廟宇香火亦可受凡人家中供奉,更不為王朝更替所累,比之佛門明王更為神奇,是為界游之神,年深日久則法力無窮,可同岳神共列為“真”。

“土地公倒是好見識,不過界游之神太過浩渺,以秦大夫如今的狀況怎么一期而就,將來倒是能盼一盼。”

計緣輕描淡寫一句話,將土地神震撼得不輕,界游神哪可能一蹴而就,這位仙長這句話的等于在說“沒錯,我就是你想的那意思。”

“可,能成界游神者皆是機緣巧合天地共傾,怎可能……”

土地神這會有些語無倫次,不知該怎么表達心中混亂的思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