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真沒想重生啊  >>  目錄 >> 1069、世間必有雙全法,卷破重云終見晴

1069、世間必有雙全法,卷破重云終見晴

作者:柳岸花又明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柳岸花又明 | 我真沒想重生啊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真沒想重生啊 1069、世間必有雙全法,卷破重云終見晴

第1070章世間必有雙全法,卷破重云終見晴!

可能是時間太早的原因,從金陵御庭園到祿口機場的路上并沒有堵塞,7點鐘出發,7點半左右就到了。

機場的停車場也沒什么人,那么多小轎車就像甲殼蟲似的,孤零零的趴在跑道上承受著霜露侵襲,老蕭他們到達后,這才帶來一些喧囂的動靜。

“吧嗒”

陳兆軍是搭乘王梓博的別克過來的,他下車后帶上車門,然后上下左右打量一下。

沒想到居然這么多人接機,估摸著得有20來個吧。

不遠處的祿口機場也是氣勢恢宏,巨大的金屬框架上鑲嵌著藍色玻璃,好像坐落在江陵郊區的一顆明珠。

再往上看去

陳兆軍突然皺了皺眉頭。

“怎么了,陳叔?”

王梓博現在的觀察能力也有了顯著提高,自從和邊詩詩正式住在一起以后,他身上那股沉穩氣質愈發明顯了。

畢竟,梓博再也不是那個五年前的青澀少年了,盡管“扭屁股”這個習慣仍然沒有徹底改掉。

“天氣不太好。”

陳兆軍努努嘴說道。

“天氣?”

王梓博仰起頭,天空的確有些陰霾,片片重云覆蓋在頭頂,再加上周圍冷清的環境,看起來似乎有些蕭條。

不過這就是建鄴啊,它經常這樣灰灰沉沉的樣子,也沒什么奇怪的吧。

“要是出點太陽就好了”

老陳笑了笑:“晴天看上去喜慶一點。”

“是呀。”

王梓博也跟著笑了兩聲,不過等到老陳離開后,王梓博突然嘆了口氣。

“咋了?”

邊詩詩拍了拍王梓博的肩膀,打趣的說道:“你們叔侄倆怎么都多愁善感起來了。”

“沒有。”

王梓博撓撓頭,感觸的說道:“剛才我是第一次感覺陳叔老了,以前他的心態很豁達,怎么可能會關心天氣這種小事呢”

邊詩詩知道王梓博對陳兆軍的敬重,年幼的王梓博每次和父母吵架,他總是會來到陳漢升家里,吃著梁美娟做的飯,聽著陳兆軍的開解,羨慕著發小能夠成長在這樣的家庭環境里。

不夸張的說,老陳就是王梓博的“理想模樣”。

“陳叔不是老,他只是進入了人生中的另一個階段。”

邊詩詩這個湘妹子,生氣的時候像個小辣椒,善解人意的時候又很溫柔:“陳叔現在當爺爺了,還是兩個寶寶的爺爺,肯定要關心天氣和溫度的呀,免得寶寶著涼感冒了”

邊詩詩嘴上是這樣說,不過在心里,她也覺得要是沒有這些厚厚的重云就好了。

一行人從停車場走到到達大廳的接機口,沒想到還有兩個熟人等在這里。

一個是金洋明,一個是商妍妍,因為他們在江陵這邊經營酒吧和開咖啡館,距離祿口機場更近,所以就沒有跟著大部隊一起過來。

老陳以前見過金洋明和商妍妍,知道這是陳漢升的大學同學,而且關系很好,所以并沒有意外。

“陳叔,蕭叔叔,呂阿姨,莫阿姨”

商妍妍為什么會討人喜歡,除了有禮貌以外,而且還很注意形象。

她知道今天接機肯定很多長輩在場,所以打扮的非常保守,沒有黑色絲襪,沒有裸露的肚皮,睫毛膏都沒有像以前那樣濃厚,要不是那一頭挑染的酒紅色長發,還有熾熱的艷麗紅唇,簡直都不像她本人了。

“呸!裝模作樣!”

不過,小胡可是知道商妍妍“真面目”的,她在心里啐了一口,走過去低聲問道:“你來做什么,還穿得像個淑女似的。”

“胡支書,你這這句話好奇怪呀。”

商妍妍面上笑吟吟的,看上去好像和胡林語進行友善的交流,其實回復的一點不客氣:“機場又不是你家,你能來我為什么不能來,還有什么叫穿得像個淑女,難道你見過我浪的樣子嗎?”

“我”

小胡噎了一下,這兩人在大學里互相看不順眼,不知道斗嘴了多少次了,不過胡林語基本是輸多贏少。

因為商妍妍既能刁鉆刻薄,又能油腔滑調,還能說些迷迷糊糊的葷段子,耿直的小胡哪里是她對手。

“嘿嘿”

金洋明聽到商妍妍和胡林語又在吵架,他賤兮兮的一笑,悄悄對身邊的冬兒說道:“一只是狐貍精,一只是母老虎,都是不好惹的女人。”

“小金哥哥很怕她們嗎?”

冬兒天真的問道。

“怎么可能!”

金洋明瞥了一眼商妍妍和胡林語,發現她們注意力都不在自己身上,這才坦然的吹起牛逼。

“胡林語是個好人,但是性格太魯莽了,她當年還想和四哥競爭班長呢,不過被我略施小計勸退了。”

在小金的故事里,任何人都是配角,陳漢升也不例外,只有他自己才是主角。

“至于商妍妍”

金洋明神神秘秘的說道:“冬兒,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哈,商妍妍以前還想追我”

“真的啊?”

冬兒信以為真,頓時產生一種緊迫感,因為妍妍姐明顯更有女人味。

“你不要有壓力嘛,那些都是往事了。”

小金淡淡的說道:“就是大一軍訓的時候,商妍妍想方設法約我看電影,甚至還托關系找到了四哥,不過都被我義正言辭的拒絕了,因為我當時只想好好學習,報效祖國!”

商妍妍和金洋明的到來,讓接機的隊伍更加龐大了,不過在機場里面并不顯眼,大廳里到處都是步伐匆匆的旅人,耳邊時不時傳來機場播報員悅耳的廣播聲。

陳子衿是第一次來機場,她在“媽媽”沈幼楚的懷抱里,戴著一頂軟軟的小漁夫帽,好奇的到處東張西望。

有時候看見兩個陌生人在揮手著告別,她雖然不認識人家,也會跟著舉起胖乎乎的小手擺動,呆萌的樣子倒是有點像妹妹陳子佩。

有時候她感到困了,就會趴在媽媽肩膀上睡一會,小孩子的世界就是這樣簡單和純粹。

不過大人們心思就要復雜很多了,尤其隨著到達時間一分一秒的逼近,飛機和地表距離也是一點一點的縮短。

蕭宏偉和呂玉清心情最激動,他們站在人群的最前方,還時不時檢查一下手機,生怕錯過了小魚兒開機后打來的電話。

“老蕭。”

呂玉清眼睛盯著出站通道,和丈夫談著其他事情:“閨女回來了,陳漢升的另一個女兒也要回來,你是怎么看的?”

“我能怎么看?”

老蕭瞥了一眼妻子:“當然是用眼睛看了。”

“你這人”

呂玉清轉過頭,她對丈夫這種逃脫式的回答并不滿意。

“行啦,你也別試探了。”

蕭局長擺了擺手說道:“一視同仁是不可能的,陳子衿才是我的親外孫女,但是陳子佩來我們家,餓了有飯吃,困了有地方睡覺,玩具和陳子衿也是一人一份,不會虧待她的。”

“誰要你一視同仁了,我們又不是陳兆軍和梁美娟。”

呂玉清嘆了口氣:“其實,咱們只要不對陳子佩有偏見就好了,不然會影響兩邊的關系”

“兩邊”就是指蕭容魚這邊和沈幼楚那邊,雖然飛機還沒落地,但是呂玉清已經想的很遠了。

“我們的態度不重要。”

老蕭倒是看得很透徹:“主要還是小魚兒和小沈的態度,她們才是關鍵。”

“是呀,她們才是關鍵。”

呂玉清目光在沈幼楚臉上打個轉,她也不太確定小魚兒回國以后,這兩人還能不能像QQ視頻時那樣和諧了。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立場,蕭宏偉和呂玉清專注討論“如何對待陳子佩”的時候,不遠處的陳兆軍雙手背負身后,看上去頗為平靜,但是平靜中又有一絲隱約的擔憂。

小魚兒回國固然值得高興,陳漢升前幾天也曾經說過,他覺得“修羅場”應該結束了。

但是“應該”≠“肯定”,還存在著其他可能性,所以問題有沒有真的解決,還是要看小魚兒和小沈見面后的狀況。

想到這里,老陳也看了一眼沈幼楚,兩個“兒媳婦”開口后的第一句話,將會影響著整個大家庭的發展。

長輩們的想法很多,年輕人就要輕松一點,胡林語和商妍妍的斗嘴到現在還沒停下來。

小胡性格的攻擊性很強,商妍妍正好也是無聊,所以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抬杠。

商妍妍:胡支書,中午大家都要吃飯,你還是省省力氣回去買菜做飯吧。

胡林語:憑什么指使我,你怎么不回去?

商妍妍:我對金陵御庭園那邊不熟悉,回去也找不到菜市場,你整天住在幼楚家里,難道也不熟悉嗎?

胡林語:反正我不回,我還要等陳子佩!

商妍妍:小胡你可真沒奉獻精神,還好當年選班長的時候,我堅定的沒選擇你。

胡林語:你

她們也沒怎么壓低聲音,所以邊詩詩也聽得很清楚,她開始還覺得好笑,后來又覺得不對勁。

“為什么要回金陵御庭園吃飯啊?”

邊詩詩默默的嘀咕。

金陵御庭園是沈幼楚的地盤,難道讓小魚兒剛回國就去做客嗎?

金基唐城不可以嗎?

也不知道最近是不是宮斗劇看多了,邊詩詩總覺得“第一頓飯”在哪邊吃,意義非比尋常。

不過她內心里又有另一個念頭:其實在哪里吃都是一樣的,陳漢升又不是皇帝,小魚兒和沈幼楚也不需要爭皇后,所以就不要在意這些細節了。

邊詩詩不斷的開解著自己,但是眼神卻不由自主的瞄了一下沈幼楚。

“如果在金基唐城吃飯,沈幼楚應該不會多想吧。”

邊詩詩到底還是“小魚黨”,多多少少總會偏向好朋友的,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耳邊傳來聶小雨的勸架聲。

“哎呀!你們都消停會吧。”

小秘書對商妍妍和胡林語說道:“我早就定好了酒店,中午都在外面吃。”

“呼”

邊詩詩長噓一口氣,既不在金陵御庭園,也不在金基唐城,這樣反而是最好的選擇。

“小雨你可真厲害。”

邊詩詩由衷的夸獎著聶小雨:“提前把酒店預訂好,這樣能夠省了很多困擾,還是果殼這種大公司鍛煉人啊,一切都能安排的井井有條。”

“啊”

聶小雨愣了愣:“這不是我的主意,陳部長發信息讓我做的,他還叮囑我準備一些好茶葉,因為上午可能到的比較早,到時大家都要坐下來喝喝茶;并且提前打開包間的電視,有聲音的情況下,氣氛才不會太尷尬;空調保持恒溫28度以上,因為有兩個嬰兒”

“好家伙!”

邊詩詩聽得目瞪口呆,到底還是陳漢升啊,永遠都快人一步,難怪連“修羅場”這種世紀難題,也硬是被他磨掉了。

有了聶小雨的調和,商妍妍和胡林語暫時和解了,接機的人群也慢慢安靜下來,并且有一種緊張氣氛在蔓延。

因為就在5分鐘之前,呂玉清的電話被打通,飛機終于落地了!

蕭容魚和陳子佩,即將出站了!

沈寧寧雖然才一年級,但是她聰慧又有些敏感,大人們這種“略帶不安又非常激動”的情緒,也被阿寧感知到了。

不過小阿寧很懂事,她沒有去打擾阿姐沈幼楚,只是拽了拽表姐沈如意的袖子。

“怎么了?”

沈如意輕輕蹲下身子。

“阿姐和那個姐姐見面后”

沈寧寧不太確定的問道:“她們會吵架嗎?”

沈如意這才明白,原來小阿寧在擔心著阿姐。

“不會的。”

沈如意心疼妹妹,伸出手整理著阿寧的衣領,輕聲回道:“她們不僅不會吵架,還會一起撫養兩個寶寶長大,你和陳子衿相處這么久,也很喜歡她的對吧。”

“嗯”

阿寧點了點下巴:“她也很可愛。”

“那就是嘍。”

沈如意牽著阿寧的小手,走到沈幼楚身后:“我們是阿姐的親人,所以不管她做出什么選擇,我們都應該支持的。”

“阿哥也是親人!”

阿寧也在心里堅定的想著。

這次接機的人群中,基本可以分為“沈黨”、“小魚黨”和“陳黨”,當然也有例外。

吳亦敏相對于其他人來說,根本不屬于陳漢升的核心圈子,不過她又是孫老教授的女兒,所以才有理由跟著來機場。

當然吳亦敏的心思都在陳漢升身上,果殼網絡公司年末就要在香港上市,據說那時陳漢升的身家可能要超過百億。

百億啊,嘖嘖

所以吳亦敏就抓住一切機會,加深和陳漢升的聯系,同時也在教育著女兒孫棠棠:“你以后不僅要和蕭容魚來往,也得多和沈幼楚接觸,她們都是陳漢升孩子的母親,說話絕對管用。”

孫棠棠沒有回答,不過她也在注視著那個比自己漂亮、比自己高挑,說話還會臉紅的姐姐。

大家的目光幾乎都會有意無意落在沈幼楚身上,其實她也感覺到了,不過這些還能夠適應,但是聽到飛機降落以后,沈幼楚發現自己的呼吸明顯急促起來。

她一是想念自己的親閨女,二是即將面對蕭容魚,心里有些忐忑。

其實沈幼楚和蕭容魚之間的關系很奇特,當年修羅場爆發后,雖然彼此都很傷心,可是她們并沒有產生仇恨,只是都以為從此不再相見罷了。

結果因為寶寶,她們又慢慢的互相接受,并且還把視頻聊天當成日常生活的必修課,分享著孩子的點點滴滴。

現在要見面了,沈幼楚突然發現身份定位有些模糊。

情敵?

不是,雙方從來沒有競爭過。

朋友?

也不是,沒有這樣古怪的朋友。

那是什么關系呢?

沈幼楚有些發呆,懷里的陳子衿似乎察覺出“媽媽”的異常,但是她還是個寶寶,只能乖乖的“喔”一聲,好像在關心和安慰著媽媽。

“是不是緊張?”

這個時候莫二媽走了過來,撫著沈幼楚的肩膀問道。

“有,有一點。”

沈幼楚輕聲回答,她說話已經很少結巴了,現在又開始不太自然。

“這也是難免的。”

莫珂打量著這個善良的姑娘,那雙澄澈的桃花眼里都是懵懂和迷茫,雙頰有些紅,襯著一張美人臉蛋宛如新月生暈,莫名的還有幾分可愛。

“當了媽媽還這么憨,也是沒誰了。”

莫珂心里笑了笑,然后細聲說道:“你不要想太多以前的事情,沒有什么借鑒意義,心態放寬松一點,不如就把這次當成網友見面吧,反正你們每天都要視頻的”

“出來了!”

不知道誰眼尖喊了一聲,瞬間把所有人注意力吸引了過去,引入眼簾的果然是那幾個夢寐以求的身影。

不過一馬當先的不是陳漢升,而是“長公主”陳嵐。

她發現候機的親人以后,“啊”的一聲尖叫,直接把自己的小包扔給了哥哥,興奮的跑了出來。

陳嵐后面就是陳漢升了,他高高大大的模樣很難不被發現,尤其走路的姿勢又那么欠揍,臉上罩著一副墨鏡,墨鏡下面是嬉皮笑臉的一口大白牙。

“小陳真騷包!”

“呸!惡心!”

“班長永遠這么帥!”

面對陳漢升的造型,大家分別給了一個評價,然后目光跳到了他的身后。

“小魚兒”

呂玉清突然叫出了聲,顫抖中帶著一絲哽咽。

陳漢升的背后就是蕭容魚,準確一點說是蕭容魚和陳子佩。

蕭容魚的穿著非常簡單,上半身是一件粉色的短袖T恤,下半身是寬松的白色闊腿褲,腳上踩著一雙平板白鞋,她還戴著一頂棒球帽。

按理說戴著帽子并不好認,但是棒球帽后面那左右搖擺的高馬尾,誰都知道這就是傲嬌的小魚兒,就連老蕭都在喃喃自語:“閨女又回來了”

陳子佩被蕭容魚抱在懷里,她也戴著一頂阿拉蕾的兒童帽,就是帽檐都藏不住那肉嘟嘟的小胖臉。

再后面就是梁美娟了,梁太后看到了丈夫、看到了另一個兒媳婦、看到了小孫女,一直跳著揮手示意。

然后就是德高望重的孫老教授、貼身秘書朱賽雯、保姆林阿姨,還有幾個幫忙拎行李的空姐

剛開始的時候,“回國的”和“接機的”兩群人都有些矜持,畢竟這是在公共場合,雖然雙方一步步靠近,不過都還在盡量的控制自己。

可是等到陳嵐撲入沈幼楚的懷抱,并且帶著哭腔喊道:“嫂子,我把陳子佩帶回來了!”

“哇!”

這句話就好像炸彈的導火索,直接把所有人情緒都點燃了,大家也都扔掉了矜持,嘴里叫著各種各樣的稱呼:

“媽媽!”

“閨女!”

“小魚兒!”

“我家小孫女!”

“小陳!”

這一瞬間,所有人似乎都只會哭了。

呂玉清摟著蕭容魚,梁美娟抱著沈幼楚,邊詩詩伏在王梓博肩膀上,商妍妍眼妝都哭花了,結果發現自己忘記帶紙巾的時候,旁邊突然遞過來一包清風。

“真,真受不了你們這些人,總是哭哭啼啼的!”

胡林語一邊抽泣,一邊遞紙巾,同時還沒忘記教育著商妍妍。

就連老成持重的陳兆軍和蕭宏偉都背過身擦著眼淚,因為這段時間太辛苦了啊!

“生離死別”這兩件最痛苦的事情中,大家都經歷了“生離”,所以除了眼淚能夠宣泄那些委屈和想念,難道還有什么辦法嗎?

始作俑者的陳漢升也并不好過,這四個月里,他的壓力才是最大的。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嬰兒的啼哭聲終于把大家“拽”出了情緒,定睛一瞧原來兩個寶寶都哭了。

小姐妹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所有人包括媽媽都流眼淚了,不過“哭”可是嬰兒的拿手好戲,自己又怎么能輸呢?

所以姐姐陳子衿率先開腔,妹妹陳子佩緊跟其后,這下大人們倒是要手忙腳亂的哄著她們了。

沈幼楚抹去陳子衿的眼淚,低聲耳語:“寶寶不哭,寶寶不哭”

蕭容魚也親了親陳子佩的臉蛋:“寶寶乖,寶寶乖”

可是哄著哄著,大家都察覺到不對了。

剛才都沒有反應過來,似乎應該把孩子換回來吧。

“唰”

蕭容魚抬起頭,看著沈幼楚。

“唰”

沈幼楚也抬起頭,看著蕭容魚。

“唰唰唰”

其他人一會看看沈幼楚,一會看看沈幼楚,心臟不自覺的提了起來。

最關鍵的時刻,終于要到來了啊!

剛才又哭又笑的人群突然安靜下來,隨即全部模糊不見,仿佛在這一刻,除了沈幼楚和蕭容魚,還有懷里的兩個寶寶,機場里所有物件都消失了。

沈幼楚和蕭容魚就這樣面對面的注視著,兩人一句話都不說,畫面似乎就此定格,時光卻在不停的扭轉,最后經過了滄海桑田般的歲月變遷,又重新回到了這一刻,重新回到了建鄴祿口機場。

剛才那些“消失不見”的人群,才再次喧囂和走動起來。

“你閨女有時候挺憨的。”

蕭容魚開口了:“尿褲了也不知道叫一聲,我每天都要檢查十幾遍才放心。”

沈幼楚聽到有人說自己閨女的“壞話”,她也嘟起小臉,小小聲的回道:“你閨女太調皮了,經常扯我的頭發。”

說完以后,兩人又對視一會,突然都“噗嗤”的笑了起來。

小魚兒的笑容是燦爛的,沈憨憨的笑容是靦腆的,不過共同點就是都很漂亮,大概這就是“笑靨如花”吧。

建鄴的落花時節,未必就是真花呀。

她們這一笑,所有人都跟著笑起來,隱約間還能聽到一顆顆心臟落回肚子里的聲音。

終于放心了啊!

也就在這個時候,王梓博突然發現,透過機場那些淡藍色的玻璃窗,外面有淡淡的陽光揮灑下來。

“小陳!”

王梓博好像發新大陸似的那樣激動:“天上那些云散掉了啊!”

“什么云?”

陳漢升沒有理解。

“云啊!”

“重云啊!”

“遮天蔽日的重云啊!”

王梓博迫切的想和死黨解釋這一切,但是嘴笨又不知道從何說起,一著急又扭起了屁股:“云不見了!天放晴了!你的修羅場結束了啊!”

“噢”

陳漢升仍然沒有明白,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他把陳子衿從沈幼楚懷里接過來,又把陳子佩從蕭容魚懷里接過來,然后吹了個響亮的口哨:

“我們終于回家了!!!”

正所謂:世間必有雙全法,卷破重云終見晴!

這一章借著“接機”寫了很多人物,快結束時想讓大家都露個臉,老柳對這些人物都有很深的感情,也比較喜歡這樣的寫作方式,而且也點題了。

最后,再推本朋友的新書《這個醫生很危險》。

謝謝大家,等著17日的最后一章和完本福利吧。

另外關于完本活動《故事,在初夏開始和結束》,大家去書友圈置頂看一看,寫一寫對這本小說的回憶和感想,老柳都會一一拜讀的。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真沒想重生啊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