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  目錄 >> 第1032章 專屬標記

第1032章 專屬標記

作者:巔峰小雨  分類: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巔峰小雨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第1032章 專屬標記

“快請說!”楊若晴道。

閻槐安道:“那是我們大遼皇室子弟,才有的專屬標記。”

“啊?大遼?”

楊若晴皺眉。

“請老伯您細說。”她道。

閻槐安點點頭,接著道:“在我們大遼,皇室不同于你們大齊。”

“大齊皇帝姓齊,是齊家的天下。”

“而在我們大遼,則是由北方幾大部落聯盟組成。”

“皇室,也是由這幾個部落的首領共同輔政。”

“幾大部落,分別是拓跋,耶律,完顏……”

“這幾大姓氏代表著的部落,都是皇室的核心,各自的皇室子弟,從出生下來,就會在身上不同的位置,分別烙印的是每個部落的圖騰。”

“豺狼虎豹,飛鳥蟲魚……”

“駱小哥身上的這只狼頭胎記,正是大遼拓跋一族的皇室標志。”

“而拓跋一族,亦是當前大遼皇室的核心家族,為其他幾大部落之首……”

聽完閻槐安的這番話,楊若晴震驚了。

這么說,棠伢子不是大齊人?

是北方大遼國的?

而且還是皇室核心拓跋一族的子弟?

天哪,擱在大齊,這身份地位,尊貴得都不在齊星云之下了。

“閻老伯,那敢問當下大遼皇帝是誰?”她又問。

閻槐安道:“一年前,大遼的皇帝英年早逝,留下個不足一歲的皇子承接了皇位。”

“一歲的孩子話都不會說,怎么做皇帝?”楊若晴皺眉。

閻槐安道:“在我們大遼,有一位非常了不得的長公主。”

“早年征戰沙場,素有沙場罌粟之稱。”

“皇子如今過繼在長公主名下,由長公主親自教導,輔政。”他道。

至此,楊若晴明白了。

大遼現在當政的,是個女人。

這不就跟以前那個時空,歷史上的大遼蕭太后掌政情節類似么。

只不過一個是皇子的母親,一個是姑姑而已。

言歸正傳。

“這么說來,棠伢子有可能是大遼的人?”楊若晴自言自語道。

閻槐安點頭:“那狼頭圖紋,我也是聽人說起過。”

“我雖家大業大,可在皇室眼中,卻仍是小魚小蝦,從未親眼得見過皇室子弟的狼頭胎記。”

“不過也是聽人說起過,見到駱小哥身上那塊,跟我聽來的描述八成相似,便由此一推。”

閻槐安最后道。

楊若晴點點頭。

“閻老伯,你放心,你的意思我明白。”

她道。

“棠伢子自己,什么都蒙在鼓里。胎記這事兒,我不會跟他說的。”

棠伢子現在,生活得很好。

自小就在長坪村長大,又大伯,還跟她訂婚了,一起去了南方參軍闖事業。

若他是大遼皇室的這一身份被揭開,勢必會影響到現在的生活。

皇室,不適合他。

現在這樣,挺好。

閻槐安說完這些,從袖底拿出一根盒子來遞給楊若晴。

“這里面,是一棵長白山的野人參,長了三百年。”

“是我送給駱小哥的一點心意,請你為他保管好,他是一名將領,將來或許有派上用場的那一日。”

三百年?

楊若晴隨即打開了手里的盒子。

盒子里的人參,長得跟個人似的,手腳四肢,長長的根須……

人參上面,還系著一根紅線。

“閻老伯,這禮物太貴重了……”楊若晴合上蓋子,并不打算收。

閻槐安道:“對我而言,這不算什么,讓你收下便收下罷!”

“多少錢?我買下來!”楊若晴又道。

閻槐安聽這話,故意板下臉來。

“咱倆也算是忘年之交了,你在城門處為我行方便,又請我在酒樓吃飯。”

“我送駱小哥一根人參,于我而言不算什么。”

“長白山里的好東西,太多了,五百年,上千年的人參都有,這根三百年的,不算什么,快手下!”

“如此,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楊若晴道,歡歡喜喜收下了人參。

在送閻槐安去里正家的路上,楊若晴也沒打算欺瞞這個遠道而來的報恩者。

于是,把這幾日大小老楊頭之間的那點爭斗,全跟閻槐安說了。

目的很簡單。

閻槐安是懷著好心過來報恩。

閻槐安也是有錢的大商人。

但這再有錢,再知恩圖報,也不能被人當肥羊來宰。

跟他說清楚,到底把謝禮送給誰,或是怎么樣,讓他自個去定奪。

聽完楊若晴的話,閻槐安長嘆了一聲。

臉上卻沒有過多的驚訝,顯然,這一切在他的猜測之中。

“自古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在突如起來的橫財跟前,每個人的本性,都表露無遺。”

“這事兒,是你們楊家的事,我這個外姓人也不好多說什么。”

“還是靜觀其變,先等等再說吧,何況,這段時日,我已打算留在望海這一帶做生意,等開春了再回北方。”閻槐安道。

楊若晴點頭,“閻老伯,那你過年在哪過?不如來我家過吧?”

閻槐安道:“多謝你的邀請,我還是打算跟商隊里的人一起在鎮上客棧里過吧。”

“也好,回頭有啥吩咐,您打發個人來跟我說一聲。”她又道。

閻槐安微笑點頭。

兩人說話的當口,已經到了里正家的院子外面。

“閻老伯,那我就先家去了,等會夜里去我家吃夜飯?”

“多謝,你忙你的去,等會我完事了直接回鎮上,改日再去你家吃飯。”

“好,改日再會。”

楊若晴回到自己家,來了客房看棠伢子。

棠伢子已經醒了,在床上動來動去。

駱鐵匠站在一旁跟他說著話。

看到楊若晴進來,駱鐵匠跟她打了個招呼,轉身出了屋子,還很貼心的把屋門給帶上了。

“傷口還沒長好呢,干嘛動來動去的?回頭崩了又得重新縫。”

她徑直來到床邊,叮囑他。

他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老這樣趴著,也怪難受的,都看不到你的臉。”

“要看我的臉做啥?又不是沒看見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5.1400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