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  目錄 >> 第1031章 真正的孝子

第1031章 真正的孝子

作者:巔峰小雨  分類: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巔峰小雨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第1031章 真正的孝子

大孫氏一邊切菜,邊跟楊若晴這八卦當年的舊事。

“他脾氣特暴躁,誰勸都不聽,你老嘎婆勸,他也打。”

“兒子打娘,這是要天打雷劈的呀。可他不怕,脾氣上來了還是照打。”

“好幾回你老嘎婆被打得都不想活了,都是你嘎公嘎婆去勸。”大孫氏道。

“那大嘎公后來怎么又變成孝子了呢?”楊若晴忍不住問。

大孫氏道:“據他自個說,那是有一年他在山里砍柴。”

“看到那樹上鳥窩里面,剛孵出一窩小鳥。”

“老鳥用嘴巴銜食過來,喂那些毛都沒長齊的小鳥們,一趟又一趟,也不嫌累。”

“你大嘎公坐在樹下瞅了好久,許是想到自個打小也是娘這么拉扯大的。”

“如今還這樣對娘,后悔了。”

“剛巧那會子過了晌午,你老嘎婆給你大嘎公送飯來山上。”

“你大嘎公很是高興,興匆匆就朝山下本來,想要接娘一程。”

“你老嘎婆晌午在家里耽誤了一會兒,飯送晚了,曉得你大嘎公的脾氣,她本來心里就有些發怵。”

“一抬頭,看到你大嘎公從山頭上沖下來,手里還抄著一把斧頭。”

“你老嘎婆這下可嚇壞了,放下篾竹籃子,扭身就往邊上的懸崖下跳……”

“許是她給人接生,是造福積德。”

“那一跳,沒摔下去,被崖壁上一棵伸出來的樹枝給掛住了。”

“打那回后,你大嘎公整個就換了個人。”

“性子改了,脾氣也變好了,聽你老嘎婆的話了。”

“后來還買了個女人回來做媳婦,可惜那女人是個命薄的,就給你大嘎公生了個閨女,病死了。哎!”

大孫氏話音落下都好一會兒了,楊若晴還沉浸在方才的故事里。

“這都是真的?”她忍不住問大孫氏。

大孫氏道:“千真萬確,你娘也曉得,不過沒跟你說過。”

大孫氏轉身洗菜去了。

留下楊若晴一個人站在鍋臺邊,一臉的唏噓。

浪子回頭金不換。

這話用在大嘎公身上,果真貼切。

如今這么高齡的娘,說句不好聽的話,擱在這古時代的鄉下。

都活了七十多歲了,喘就喘唄,這個歲數也可以那啥了。

可是,大嘎公還是不怕辛苦,用獨輪車推著老娘出山來尋醫問藥。

沖著這份后知后覺的孝心,楊若晴打算幫大嘎公一把,回頭就為老嘎婆尋治療喘的良藥。

楊若晴端著藥碗進了前院的客房。

駱風棠已經醒了。

因為傷口位置的緣故,他暫時只能趴在床上。

而床邊,坐著一個人,正微笑著跟駱風棠那說話。

是閻槐安。

“閻老伯,你也在呀。”

楊若親走了進來,微笑著跟閻槐安打了聲招呼。

閻槐安朝楊若晴這笑了下:“閑來無事,過來陪駱小哥說說話,解解悶。”

楊若晴點點頭,端著藥碗徑直來到床邊。

“你趴著莫動,我喂你喝藥。”她柔聲道。

駱風棠臉上有一絲的受寵若驚,眼底卻閃過喜悅。

“嗯,那就有勞晴兒了。”他道,雙臂撐起了上身,好方便喝藥。

她笑著嗔了他一眼,咱倆誰跟誰呀,還‘有勞’呢,拽文啊!

“來,張口……”

閻槐安坐在一旁,看著這一對小兒女親密無間,卻又大方自然的喂藥舉動。

他暗暗笑了笑。

年輕,真好啊!

一碗藥,很快就喂進了駱風棠的口中。

楊若晴又拿來清水,讓他漱了口,重新趴了回去。

這邊,閻槐安站起身來,“喝過了藥,駱小哥你瞇一會,老朽我得去里正家說點事兒,回頭再來看你。”

駱風棠又撐起身子。

“閻老伯,多謝你過來陪我說話,晚輩很喜歡聽你說的關于大遼的那些風俗民情。”

閻槐安一臉欣慰:“你喜歡聽,那就好,下回我再來跟你說。”

“嗯,閻老伯好走。”駱風棠道。

楊若晴也跟著站起身,她對駱風棠道:“你瞇一會,我送閻老伯去里正伯家。”

“好。”

兩個人出了院子,楊若晴突然對閻槐安道:“閻老伯,晚輩有個事兒想要跟您這請教,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閻槐安怔了下,隨即點頭。

于是,兩個人沒有進村,而是朝著南面土地廟那塊走去。

“楊姑娘,你想問什么,就問吧,老朽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閻槐安微笑著開了口。

楊若晴點了下頭,停下了步子。

“閻老伯,你看到棠伢子屁股上那胎記了吧?”她開門見山問。

閻槐安愣了下,眼底明顯掠過一絲波瀾。

他遲疑了下,點頭道:“嗯,看到了。”

“閻老伯,你老實告訴我,你認識那個胎記,對不?”她又問。

閻槐安眉心微微皺了下,卻搖頭:“老朽不認識,只是覺著有些新奇罷了……”

楊若晴勾唇。

“閻老伯,你就甭騙我了。”

“我看得出來,你認得那個胎記,只是,你不愿意承認罷了。”她道。

閻槐安沒有辯解,臉上露出糾結遲疑之色。

如果方才楊若晴只是試探,那現在,她幾乎可以篤定這個猜測。

“閻老伯,你若是知道什么,就請告訴我吧。”楊若晴懇求道。

棠伢子屁股上的那個狼頭胎記,一看就是剛出生就烙印上去的。

普通的莊戶人家不可能無聊到往剛生下來的小孩屁股上烙那個。

能烙這個,說明是給孩子打了個標記,好方便日后找尋,或是什么別的特殊目的。

再從駱鐵匠的身板五官看,跟駱風棠也是半點都不相似。

駱風棠是駱老二從外面帶回來的,孩子娘是誰?

無從考證!

終上所述,她心里一直對駱風棠的身世存在懷疑。

這個懷疑,她壓在自己心里,很少對駱風棠本人提過。

他蒙在鼓里,甚至連屁股后面的狼頭胎記都不知道吧?

沒鏡子,自己照不見。

只要身邊看過的那胎記的親近之人不說,他一輩子都不知道。

“閻老伯,實不相瞞,棠伢子是他爹從外面帶回來的,他爹老早就死了,他娘也一直沒露過面。”

“這個狼牙胎記,說不定跟他身世有關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6221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