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424章 九洲中原令

第424章 九洲中原令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424章 九洲中原令

...風蕭蕭雨兮兮,紫堂尊上一去就不復返兮了。

就這樣,孤月海的無涯掌教成了史上最悲催的一任掌教。紫堂宿

“離家出走”了。他走之前,帶上了三界鷹還把式神煉妖鼎塞進了葉凌月的那口生命乾坤袋里。

天亮前后,紫堂宿已經站在了古關口。眼前是九座被歷史風沙磨礪地沒了棱角的城門關卡。

任何人進入古九洲,都需要從新手城輾轉才能到古九洲的其他城池。而紫堂宿眼下要去的是葉凌月信上提到的九洲荒狩的所在地。

古九洲的信可和現代意義上的信不同。它沒有郵戳,也沒有地址。但是紫堂宿依舊有法子找到葉凌月。

雖然話少且面癱,但紫堂宿腦子很好使,他的腦中已經勾畫出了一條清晰地前往宣武城的路線。

“通關令。”古關口的守衛們攔住了紫堂宿。每個從九洲到古九洲的人,都需要一枚門派的通關令才能進入古九洲的新手城。

眼前這位男子雖然滿頭銀灰色的發,但面容卻年輕的離譜,守衛們理所當然把他當成了某個門派出來歷練的新人。

紫堂宿的唇抿成一條線,除去自家徒弟外,紫堂素的為人處事準則是能動手就不要動口。

他繼續抬步往前走,就好像那幾名城衛是空氣。

“豈有此理,沒有通關令還要硬闖。”侍衛們對于這種擅自闖關的事情也不是一次兩次遇到了,他們舉起了手中的靈器,撲殺而來,想要將這個不識好歹的新人撕成碎片。

可眼前,流光一縱,侍衛們的靈器剎那間化為了齏粉。一股寒氣自侍衛們的腳底竄上來,他們面面相覷,眼睜睜新人飄然而過。

這時,跟在了紫堂宿身后的三界鷹落到了眾侍衛的眼前,把一塊令牌在眾侍衛的眼皮子底下晃了晃。

三界鷹替這些無知的侍衛們默哀,真是一群沒腦子的蠢豬。區區的地階靈器,居然敢在自家主子的黑火面前顯擺,一般的靈器遇到了黑火早就經受不住黑火的威嚇,自毀了。

不過說起來,主子的記性還真是越來越差了。他好像完全不記得了,多年前他得了這塊通關令時,隨手就賞給了它當項鏈了。

三界鷹搖頭晃腦著,跟著自己主子走向了傳送陣。那塊令牌時,那些侍衛們就如觸電般,嚇得臉色都變了。

“那是九洲令?”在古九洲,最高的權勢無疑就是九洲盟,包括盟主在內古九洲的九大洲長,也就是九洲盟的長老會成員,各有一塊令牌。

九洲令共有九塊。一塊九洲令意味著在古九洲的任何一個區域,持有者都能暢行無阻。

難道方才那人會是九洲盟的長老不成?可這也太年輕了吧?等到侍衛們回過神來時,紫堂宿和三界鷹都沒了蹤影。

“嗨,那真的是九洲令,可我怎么牌上有四個字?”其中一名侍衛揉了揉眼,呆愣愣地望著手中化成了粉末的靈器。

他們只是古關口的侍衛,只聽說過九洲令的樣式,卻從未親眼見過。一般而言九洲令上刻的字會是,

“九洲。青”之類,代表了不同的洲別,可剛才那年青男子……的獸寵的翅膀上掛著令牌分明刻著的是

“九洲。中原”。九洲。中原到底是不是九洲令?那些侍衛們困惑著,可是他們也不敢將此事稟告上頭啊。

要是那人真是九洲盟的長老,他們居然冒犯了九洲盟的長老,可就是死罪了。

而事實上,這些古關口的侍衛們還真是孤陋寡聞了。九洲盟發出的九洲令,并非只有九塊,相反九洲盟發出的九洲令共有十塊。

而傳說中那塊最神秘份量也最重的九洲。中原令不僅僅是九洲盟發出來的。

它同時也是中原地區的妖族聯合了九洲盟聯合發放的,整個古九洲只有一塊的九洲。

中原令。這塊令牌,不僅僅意味著在九洲盟的地位的獨一無二,它還同時象征著中原地區妖族的妥協,持有九洲中原令者甚至可以自由進出中原地區。

可在它頒發出去沒多久,就失蹤了。誰也不會想到,它居然成了一頭獸寵的項鏈。

在紫堂宿收到信離開青洲后沒多久,夏都內藍彩兒也收到了信。信到了藍彩兒的手中時,已經是三日之后。

“九念他自己去了妖界?”藍彩兒放下了手中的信,面有愁容。九念剛走的幾天,她茶不思飯不想,整個人都神魂不守著。

她生怕九念在古九洲吃了苦,又生怕他被人欺負,直到收到了葉凌月的這封信。

葉凌月的信中說道,小九念是自己前往妖界的,他似乎是想去找尋自己的父親。

這里,藍彩兒沉默了。她第一次知道,原來在兒子的心目中,父親的份量一直很重。

他從不提,只是怕她這個做娘的傷心。而她還天真地以為,小九念還不懂事,要等到他成年之后再慢慢告訴他閻九的事。

也許小九念早就已經開始懷疑自己的身世,亦或者他在外頭聽到了些風言風語。

她應該早點告訴九念,他父親的事。她要告訴他,閻九是多么地期盼他的出生……只可惜,這一切都太遲了。

也許正如凌月在信中所說的,小九念身上的妖血,指引著他選擇了一條不同的路。

她這個做娘的,也不能再坐以待斃了。想到了這些,藍彩兒的眼眸,愈發清澈了起來。

“彩兒,你不要擔心,凌月和薄情一定會找到小九念的。他雖年紀小,但卻是個很有主見的孩子。”刀戈低聲安慰著藍彩兒。

小九念失蹤時,他也心急如焚,這幾年閻九不在,他抱著復雜的心態守護者藍彩兒以及她和閻九的孩子。

他并非沒有糾結過,可是九念一天天長大,他慢慢喜歡上了那個孩子。

若果有法子前往古九洲,他一定會不計一切趕過去。盡管他知道,他到了古九州后,很可能會彩兒一家三口團聚的畫面。

可他就是不愿意讓這對飽受磨難的母子再受任何委屈。藍彩兒放下了信,她的眼神有些不同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