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423章 “離家出走”的師父紫

第423章 “離家出走”的師父紫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423章 “離家出走”的師父紫

...葉凌月的這幾封信,分別送到了青洲大陸的不同地方。

搜索!的最快收到信的自然是孤月海的無涯掌教。有了前幾次的送信經歷后,無涯掌教也知道,這飄飄的信,意義非凡,就跟捧了燙手山芋似的,忘了獨孤天跑。

“尊上,凌月的信。”無涯掌教對著獨孤天扯著嗓子,喊了一聲。雖然可以用神識傳音,可無涯掌教這陣子莫名地喜歡上了說話靠吼這種最原始的交流方式。

“凌月”兩字還沒化為回音。紫堂宿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無涯掌教的面前。

他一抬眉,無涯掌教忙將信雙手奉上。忽的,山澗底一股罡風卷了上來。

那封信

“撕拉”一聲,被撕成了兩半。一半還在無涯掌教的手中,另一半卻落到了地上。

無涯掌教打了個哆嗦,心虛地望了眼紫堂宿。紫堂宿那雙修長的眉眼,一點點沉凝了下來。

他盯著那信。信封上

“師父紫親啟”五個字被分割成了兩半。一股不祥的預感,從心底一點點攀爬上來。

“尊上,要不要弟子用術法修……”無涯掌教囁嚅了半句話,紫堂宿有些負氣地一把從他手上扯過了信,衣袖一拂,余下的半封信落到了紫堂宿的手上,一言不發不見了影。

無涯掌教站在了山崖上,一陣冷風吹過,心拔涼拔涼啊,他好像又得罪了紫堂尊上了。

他會不會成為孤月海史上,得罪紫堂尊上次數最多的掌教?他真是愧對孤月海的列祖列宗啊。

被罡風撕裂的信就被修復如初,可紫堂宿卻沒了平日收到葉凌月信時的歡喜樣,雖然那歡喜樣最多也就是嘴角的弧度比平日彎一點點。

這一夜,紫堂宿站在了獨孤天那一棵高大的紫葉菩提上。這棵紫葉菩提,扎根于獨孤天中,葉凌月一度以為這是棵梧桐樹,直到某一次,才從紫堂宿口中得知,這是棵菩提樹。

這倒也怪不得葉凌月,她自從得了玉手毒尊的傳承后,在她眼中,植物只有兩種區別。

有毒的,沒毒的。她還有一次很無聊的問師父紫,梧桐和菩提有什么區別。

紫堂宿想了很久,只回答了一句。

“菩提本無心。”葉凌月當時聽了,卻是不信,還嗤笑道。

“怎么會無心呢,師父紫,你難道沒發現菩提葉是心形的嘛。在我說,菩提樹是最多情的樹,滿滿一樹都是心。”夜風吹著心形的菩提葉,嘩然作響,就如海浪般。

夜空之上,群星閃耀。幾乎整個青洲大陸的頭頂,都頂著同樣的一片天。

但是相同的天,在不同的人的眼中卻是不同的。一聲鷹唳聲,三界鷹如一枚劃破暗夜的箭落到了自家主人的身旁。

它沉著聲,叫了幾聲,那雙金棕色的眼中浮著擔憂之色。卻見紫堂宿衣袖下,那雙修長精瘦的手,掐了個法訣。

在法訣的作用下,紫堂宿的眼中,那一片靜謐的墨色星空發生了變化。

夜間,化為了淺灰色的白云如浪潮般翻涌起來。星空之中的,原本固定不動的星辰,自發移動了起來。

就好像,這一片星空化為了一盤棋,而那些星辰就如棋子般,有一只的手,在推動著那些棋子移動著。

星象竟在不斷地變化著。一副景象抽象地出現在了虛空中。那是一張臉,黑漆漆的平常無奇怪的臉,可那張臉上卻有一雙比夜明珠還要亮幾分的眼。

臉的主人正在放足奔跑著,她的身后似有什么東西在追趕。她在尋找出路,可她的眼前只有一條又一條狹長黑暗的冗道,縱橫交錯,像是沒有邊際似的。

忽的,她的腳步頓了下來。前方出現了一個背影,那是個男人的背影高大而又飽含威勢。

男人時,女子的眼中露出了驚詫之色。一道光刃劃過,斬入了女子的腰腹中。

她的身子被斬成了兩半,血濺了一地……星空恢復如初,足以讓星辰發生異變的可怕天地之力一下子消失了。

紫堂宿的身子一下子僵直了。

“死……會死。”紫堂宿的唇里,晦澀地吐出了幾個字。那撕裂的信,讓紫堂宿有了不好的預感,所以他不惜動用了天地星盤之力,只會為了推算出葉凌月的吉兇。

天地星盤,說起來和當年丹宮陳鴻儒的靈器星盤有幾分相似之處。只是紫堂宿的修為比起陳鴻儒之流又豈止強了一絲半點兒。

著天地星盤的威力也更大,它竟是完整地推算成了某人某個時刻時的生死危機。

“不能再有……第二次……”紫堂宿灰色的發垂落下來,他那雙漂亮的紫瞳里帶著異常的堅定。

三界鷹不安地叼住了自家主子的衣袖。紫堂宿撫了撫它的腦袋。

“我心意已決。”第二日清晨,無涯掌教和往日一樣在房中打坐。一陣沒來由的眼皮子直跳,他掐指一算,老臉頓時成了苦瓜臉。

“師父大事不好了,有巡山的弟子發現,獨孤天附近的樹木全都枯萎了。不知是不是獨孤天里出了什么事,師父您要不要去問候下紫堂尊上?”無涯掌教座下的大弟子急匆匆走了進來,滿頭的大汗。

獨孤天是在整個孤月海最偏僻的角落,但又是整個孤月海靈氣最充裕的地方,那里的樹木多年沒人照料,卻一直郁郁蔥蔥。

一夜之間枯敗,這可是從未有過的事啊。

“不用了,傳話下去,獨孤天十里之內不準任何人出入,紫堂尊上他老人家閉關了。”人早已不在獨孤天了,問有個鳥用。

紫堂宿乃是獨孤天的靈力之源,他不在了,獨孤天自然就成了荒蕪之地。

無涯掌教鎮定地說道。

“閉關?那尊上他要閉關多久?”大弟子猶不死心,還關切地問了一句。

“興許是一年半載,也興許是永遠。”無涯掌教的內心是抓狂的。他真是孤月海的千古罪人,他居然因為一封信,把紫堂尊上給氣跑了。

紫堂尊上不會永遠都不回孤月海了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