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73章 人神共憤的渣們

第73章 人神共憤的渣們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73章 人神共憤的渣們

無涯掌教滿臉的詫然,看看滿臉維護的小帝莘再看看有些尷尬的葉凌月。

他雖然早就知道,小六和外門的雜役定了親,可他一直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無涯掌教以為,那只是小帝莘年幼不懂事一時的眷顧。

等到他長大后,進入古戰場,有機會前往更廣闊的天地時,自然會遺忘了那雜役的。

直到今日小帝莘為了此女甘心犯眾怒,更是不惜于輩分和修為都數倍于自己的雪長老為敵,無涯掌教菜意識到嚴重性。

此時此刻,無涯掌教不得不正眼多看了葉凌月幾眼,想要看看,究竟是怎么樣的女人,迷得小六神魂顛倒。

無涯掌教看了眼小帝莘身后的葉凌月,又是一愣。

只見此女雖穿著破爛,可面容極美,但那些都是其次。

即便是萬夫所指的此刻,她依舊是坦坦蕩蕩,一雙清眸晶瑩剔透,沒有半分慌亂。

這樣的女子,竟是個雜役?

同樣吃驚的還有木爽馬昭等人。

這個小雜役是掌教弟子的媳婦?

孤月海和南無山、瑤池仙榭不同,孤月海內的弟子是可以成婚的,甚至宗門內還鼓勵有潛質的男女弟子一起雙修煉。

但像是小帝莘這么小年紀,就已經定親,而且身份差異這么大的,還真是宗門歷史上第一個。

見無涯掌教遲遲不語,雪長老的手臂又越來越麻,他再也按捺不住。

“掌教,太子犯法都與同庶民同罪。難道掌教要袒護這兩個小賤人。更何況,她以下犯上,剛還暗算了本長老,今日,若是不給我們雪峰一個交代,雪某人就算是請動其他幾位長老,也絕不會善罷甘休。“

說著雪長老就怒氣沖沖,命令著門下弟子去請風、花、月長老。

雪長老也明白,無涯掌教對小帝莘疼愛的很,事情涉及到了小帝莘,他想要處置葉凌月,就必須請出其他幾位長老。

沒過多久,其他三位長老也趕了過來,她們看到了雪長老的模樣,再看看母雞護小雞似乎的小帝莘,都是有些莫名其妙。

“哦,竟然有這樣的事。什么時候,外門的雜役氣焰竟比我們內門的弟子還要囂張了。掌教,這事涉及雪峰、月峰的弟子,您還需秉公辦理,否則只怕會寒了我們兩峰底子的心。“月長老見了愛徒也在場,又聽了雪長老的片面之詞,心底自然是偏袒自己的弟子。

加之雪、月兩峰關系素來交好,月長老自然更加偏袒雪長老了。

言下之意,卻是已經表明了立場。

“月長老,眼下事情還沒調查清楚,又豈能擅自下定論。“風長老和葉凌月打過交道,又和釣魚叟關系好,自然是偏袒葉凌月和木爽的。

四位長老,三位已經表明了態度,剩下來的也就只有花長老了。

花長老恰好又是負責戒律的戒律長老,是孤月海里出了名的剛正不阿。

無涯掌教見他一直沉默不語,忙求助似的,看向了花長老。

“花長老,你怎么看?“

在場的多雙眼睛也唰唰看向花長老。

尤其是小帝莘,他緊張盯著花長老,在心底默念,老家伙,你敢說我洗婦兒的壞話,我一定要你好看。

花長老頂著所有人的壓力,他沉吟了片刻,終于開了口。

“掌教,這件事,單聽片面之詞顯然是不對的。雪長老和月長老的弟子,都已經說過了。涉事的另外兩人,葉凌月和木爽你們可有話要說?“

葉凌月也有些意外,花長老不愧是戒律長老,他雖然還沒有下定論,可至少態度上還是公正。

葉凌月看看木爽,見她臉色發白,知道她緊張,這會兒根本說不出話來。

“花長老,我們是被冤枉的。木爽的耳環,并非是偷的,而是馬昭送的。你們若是不信,可以找冶煉堂的任何一個兄弟,馬昭送耳環時,我們大伙兒都聽到了。至于劫持雪萱,那就得問問我們的雪大小姐,對木爽做了什么。“葉凌月憤恨著,看向了雪萱。

“她不顧有男人在場,當眾脫木爽的衣裙,毀人名節。試問女子的名節是比性命還要重要的東西。她還想逼著我助紂為虐。若是我不答應,就讓我和木爽一樣的下場。泥人都有三分脾氣,若是換成了在場其他師姐,你們會甘心受辱?“葉凌月一字一句的控訴,讓雪萱臉色一點點變白。

在場的其他女弟子,尤其是無涯掌教手下的幾名女弟子,這時候都是一臉的義憤填膺,葉凌月的話聽的她們點頭不止,換成了她們任何人,遇到了這樣的事,都不會放過雪萱。

小帝莘更惱,要不是葉凌月拉住他的手,只怕他會立刻沖上去和姓雪的父女倆理論。

“掌教、花長老在場的諸位,事情的經過就是如此。“葉凌月說罷,就在雪峰眾人,月長老和洪明月的怒視中,退到了一旁。

“馬昭,葉凌月方才說的話,可是真的,那耳環是你送的,還是木爽偷的?“花長老看了眼馬昭。

整個事情,說來說去,起因就在馬昭身上,最關鍵一部分,就是馬昭的那對耳環,是送,還是被偷。

馬昭這會兒,還真是騎虎難下。

他的耳環,的確就是他送出去的,可是眼下讓他改口,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

馬昭只能是硬著頭皮。

“花長老,您不能聽她們胡言亂語。耳環就是被偷的,冶煉堂的人可以作證,當日陪同我一起去冶煉堂的幾位師弟也能替我作證。“

馬昭這話一出口,木爽如遭遇雷擊,她盯著馬昭那張俊美的臉。

如今看來,那張臉是那么的丑惡讓人作嘔。

這個男人的一句話,已經給她判了死刑。

“你呢,可還有話要說?“馬昭的一口咬定,讓花長老一時難做判斷。

木爽支支吾吾著,她心中恨極了馬昭,努力想要告訴眾人,馬昭的丑陋面貌。

可越是緊張,她反倒越說不出話來。

木爽從未在這么多人面前當面對質過,一時之間,竟說不出話來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