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72章 洗服兒的事就是他的事

第72章 洗服兒的事就是他的事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72章 洗服兒的事就是他的事

就在葉凌月和木爽走出沒幾步。

葉凌月忽的眉頭一顫。

“小心,讓開。”

她神色大變,猛地將木爽推開。

身后一股滔天的威壓撲面而來,雪長老從天而降,一掌拍向了葉凌月等人。

“冰封手。”

雪長老掌心藍光陣陣,一股森寒的冰息重重地劈向了葉凌月。

葉凌月凜眉,一手將雪萱擋在了身前。

雪長老猛地一抓,將雪萱搶在了手上,就在這電閃雷鳴之間,葉凌月已然化掌為指。

只聽得嘭的一聲巨響。

小無量指第三指冰封天下已然使出。

“螢火之光妄想和明月爭輝,死去吧。”

雪長老冷冷一笑,手臂一震,浩然掌里綿綿不斷,朝著葉凌月轟去。

雪長老的修為,豈止數倍于葉凌月,他這一掌落下。

空氣陡然間都被冰凍住般,葉凌月只覺得臟腑震動,腳下更是被逼退了數十步,撞在了一旁的墻壁上。

體內,氣血一陣翻涌,好不容易,她才將涌上喉頭的那一口鮮血強吞了下去。

那一邊,雪長老一掌逼退了葉凌月后,本欲再下殺手。

可就在這時,他的掌心傳來了一陣酥麻感,剛才擊退葉凌月的那只右手,就如麻痹了般,一時竟無法凝聚元力,整只手,就如廢了般連抬都抬不起來。

更可怕的是,雪長老的手,就在方才那一會兒功夫里,一下子縮水了一大圈,皮膚干皺,肌肉都開始萎縮。

雪長老大駭。

“你對老夫的手做了什么!”

“呵”

葉凌月嗤笑了一聲。

“你就是雪長老吧,我早就跟你那寶貝女兒說過了,我就算是死,也要找個墊背的。”

雪長老的修為,遠超過她,她之所以貌似都要和他對一掌,就是為了這一指。

她終于領悟了鬼門十三針中的第五針封脈。

說起這鬼門十三針,不愧是玉手毒尊的最高絕學。

葉凌月初學時還很容易,可越到了后頭,尤其是領悟了第四針冰封天下之后,她就一直沒法子領悟第五針。

直到她兩年前,為了加入孤月海,煉制了封脈丹,她才漸漸領悟了第五針封脈。

這封脈陣,卻是將鬼門十三針的針法化為元力,逼入人的身體,封死人的血脈。

比起普通的點穴,封脈無疑更加惡毒。

一旦脈搏被封,血氣不順,那人體很快就會萎靡不振,直至最后變成植物人。

但由于早前元力不夠的緣故,葉凌月只能領悟,卻一直沒法子實施這一針。

這次,也不知是不是因為獨孤天的一番特殊訓練,亦或者是到了危機關頭,潛力爆發,葉凌月居然一下子使出了封脈。

“賤人,本長老先殺了你。”

雪長老怒極,他怒紅著眼,用另一只手抽出了身上的佩刀,刀光一閃,一圈圈刀芒勁浪,卷向了葉凌月。

“老匹夫,不許傷害洗服兒。”

就在這時,只聽得哐當一聲巨響。

葉凌月的身前,躥出了個人來,卻是小帝莘執著雄劍九龍吟擋在了葉凌月的面前。

原來,小帝莘得了秦小川的消息后,急巴巴就來找人。

哪知恰好就看到了雪長老行兇的一幕。

小帝莘的眉眼里,涌起了兇戾之色,俊逸的臉上,因為憤怒變得有幾分猙獰,握著九龍吟的那只手上,青筋跳動。

九龍吟里,如淤泥般翻涌出一縷縷的黑色氣息,一點點鉆入了小帝莘的體內。

雪長老看到小帝莘時,也是吃了一驚。

他雖是恨極了葉凌月,可小帝莘卻是無涯掌教的愛徒,他是萬萬不能下殺手的。

“住手。”

忽聽得一陣雷霆怒喝,響徹云霄。

小帝莘和雪長老只覺得腦中一陣清明,兩人同時往后退了一步。

九龍吟上的黑氣,也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

無涯掌教從屋子里快步走了出來。

就在無涯掌教出現的前后,馬昭洪明月也到了。

和他們差不多時辰抵達的,還有釣魚叟,熊管事一行人。

“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無涯掌教聽到了外頭的聲響,正欲出門查看,哪知卻見了小帝莘和雪長老相互對持著。

“掌教,這兩個雜役偷盜在前,后又挾持了小女雪萱,罪大惡極,我正欲清理門戶。”雪長老惡人先告狀,當即將葉凌月和木爽在雪峰鬧事打傷雪萱的事,原原本本說了一遍。

“掌教,這件事一定是有所誤會。葉凌月和木爽都是我冶煉堂的人,她們倆的人品,我信得過。”

熊管事一聽,大驚失色。

他也沒想到,僅僅是讓兩人送東西過來,就會惹出那么大的禍事。

可熊管事沒有質問兩人,反倒是在無涯掌教面前,擔保她們倆一定不會偷東西。

“熊力,你的意思,是說雪某人說了謊話,還是你覺得,萱兒,馬昭還有緋月幾人聯合起來撒謊,誣陷你們冶煉堂的兩個雜役?”

雪長老一拂衣袖,他的一只手,至今無法聚力,一想起葉凌月對自己下了暗手,雪長老就恨不得一掌劈死她。

“長老,屬下不是這個意思。而是……”熊管事蒼白著臉。

他區區一個外門管事,人言甚微。

“師傅,她們沒有偷東西。”就在熊管事和雪長老各持一詞時,小帝莘上前一步,重重說道。

“小六,這里沒你的事。”無涯掌教正頭疼著,被小帝莘這么一打岔,他更是一個頭兩個大。

“怎么會沒我的事,師傅,您還是不是我師傅?”小帝莘忽然蹦出了一句。

“當然是。我說你小子,退到一邊去。”無涯掌教更頭疼了。

看來以后必須管管小六,不能老讓他跟著老四鬼混,看看,這都學壞了。

“師傅,這事我必須管。她是我洗服兒,您是我師傅,算起來,洗服兒也得管您叫一句師傅。她被人冤枉了,這事,您必須要管。”小帝莘說話跟繞口令似的,聽到了最后,無涯掌教和其他眾人也都懵了。

虧了秦小川機靈,忙在無涯掌教耳邊一陣耳語。

無涯掌教陡然明白了過來。

“你說這小雜役就是小六的那個童養媳‘未婚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