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三百九十章 原來如此

第三百九十章 原來如此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三百九十章 原來如此

花滿天點頭道:“這個姜小白果然有情有義,你沒有看中他!”

花紫紫臉上一紅,道:“爹,你胡說什么呀?”

花滿天道:“好好好,就當我什么也沒說,你繼續講,那姜小白贏了嗎?”

花紫紫點了點頭,又講著往下講,但花滿天聽到姜小白第一手棋下在天元的位置上時,一下就跳了起來,急道:“你說他第一手棋走在天元上?”

花紫紫點了點頭,道:“對呀,我當時也跟你一樣,很驚訝,原先我還以為他不會下棋。”

花滿天道:“你還記得棋路嗎?”

花紫紫點頭道:“記得,我當時就坐在他邊上!”

花滿天喜道:“太好了!”就走到梨幻邊上,道:“你讓開!”忽見花紫紫臉色不好,忙又陪著笑臉看著梨幻道:“能不能請你讓一下,我想跟紫紫探討一下!”

梨幻又好氣又好笑,就站了起來。

花滿天趕忙坐下,從儲物鐲里煞出一副棋盤,放在茶幾上,道:“那紫紫,你把他們對弈的棋路擺出來!”

花紫紫應了一聲,便把黑子白子都放在了自己的面前,畢竟那盤棋她看了幾天幾夜,所以印象深刻,根本不用深思,就把當日的棋路慢慢擺了出來,花滿天越看越驚,頻頻點頭,道:“這個姜小白果然不簡單哪,棋竟然可以這樣下,我以前怎么想不到呢?”

花紫紫道:“我也沒想到!”

花滿天就一臉鄙夷,道:“你那臭棋簍子也好意思跟我相提并論?”

梨幻沒有走遠,就站在坐榻旁靜靜看著,忽然間,她感覺這種場景無比溫馨,一家三口其樂融融,這是一直在她夢里才能出現的景象,現在卻實實在在地發生了,忍不住鼻子一酸,流下兩顆淚珠。

花紫紫抬頭見了,驚道:“師父,你怎么哭了?是不是站累了?”連忙就站了起來,道:“師父,你趕快坐下,我們父女太不像話了。”

梨幻就把她按回了位置上,帶著淚花笑道:“師父不累,你繼續下,師父看著心里高興!”

花紫紫似懂非懂地“哦”了一聲,又接著擺棋,當擺出四劫循環局時,花滿天又是一臉震驚,道:“四劫循環局?這樣也能刻意下出來?這個姜小白的棋藝看來已經出神入化了!”

花紫紫點了點頭。

花滿天又道:“就這樣和了?”

花紫紫搖頭道:“不能和,當時對于我們來說,和就是死!”

花滿天道:“那骨頭架不是說和了就是贏了嗎?那個骨頭架這么沒有棋品?在占了四子便宜的情況下還要耍賴?”

花紫紫道:“他也是身不由己!”便把秋名大王的苦衷說了出來。

花滿天驚道:“那你別告訴我,這樣的棋姜小白還能盤活了?”

花紫紫道:“當然贏了,不贏我能活著出來嗎?”

花滿天搖頭道:“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見花紫紫要開口,連忙伸手制止道:“你別說話,我想想!”

看著棋盤就陷入沉思,眉目緊蹙,好半天都不發一言。

花紫紫就著急了,道:“爹,還是我告訴你吧,其實很簡單的!”

花滿天急道:“你別說話,你要說了,別怪我翻臉!”

花紫紫就嘟嘴道:“但我真的累了,我都好多天沒洗澡了,難受死了,我想睡覺,而且我師父也站得累了。”

梨幻享受這種感覺,哪里覺得累?忙道:“師父不累!”

花滿天就揮了揮手,道:“你們去睡覺吧!我一個人想想!”

梨幻雖然想留下來陪他一起想,但這是冷顏宮,實在不方便跟他單處一室,便跟花紫紫走了。

花滿天還真有毅力,一想就想了三天三夜,期間梨幻親自給他送來飯食茶水,他倒也不客氣,胡亂吃完,然后接著想。

梨幻就勸他:“你也休息一下,棋又跑不了!”

花滿天也是黔驢技窮,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抬頭道:“梨幻,這局你破得了嗎?”

梨幻笑道:“你也知道,我也是個臭棋簍子,你都破不了,我怎么可能破得了?”

花滿天深吸一口氣,道:“你說這個姜小白還真是邪門,這局真能破得了嗎?”

梨幻道:“不邪門能把紫紫迷得神魂顛倒,命也不要了嗎?”

花滿天道:“這個姜小白你見過嗎?”

梨幻道:“見過!”

花滿天道:“長得俊不俊?”

梨幻道:“無可挑剔!”

花滿天就急了,道:“那這么優秀的年輕人你為何不同意?”

梨幻苦笑一聲,道:“我怕他跟你一樣!”

一句話把花滿天噎得直翻白眼,半晌才道:“好了,當我沒問!你把紫紫叫來吧,我是想得筋疲力盡!”

花紫紫早就想告訴他答案,要不然他天天賴在這里不走,他想找姜小白解釋的機會都沒有。呂元派去血蘭國調查的弟子早就回來了,結果是,血蘭國整個皇族集體失蹤了,仿佛從這個世界上蒸發了一般,現在血蘭國已經亂成一鍋粥。

梨幻就覺得奇怪,又派了幾拔人出去打探,還是一無所獲。

但對于花紫紫來說,天剎一家失蹤了最好,這樣冷顏宮跟此事就完全沒有了瓜葛,免得師父把散元石取回來,終究難脫干系。

現在聽說花滿天叫她,急忙就跑了過來,見花滿天還坐在棋局前冥思苦想,梨幻就站在邊上看著,心里就覺得奇怪,因為她知道師父一直都痛恨男人,從沒見過師父對哪個男人和顏悅色過,但對他父親好像另眼相看,甚至有些言聽計從,花滿天大手一揮,讓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像是一個婢女,連句怨言都沒有,這完全顛覆了師父在她心中端莊威嚴的印象。而且她也能感覺到,師父和她父親應該很久以前就認識了,看著很熟悉的樣子,這兩天她心里時常會冒出一個想法,他們倆人之間不會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但這個想法一旦冒出來,就會被她迅速打壓下去,因為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雖然花滿天是她父親,但是長相真的不敢恭維,師父那么漂亮,估計也看不上他。

她卻沒想到,花滿天若沒有優秀的基因,怎會生出她這么漂亮的人兒?

花紫紫就在花滿天對面坐了下來,笑道:“爹,你想出來了嗎?”

花滿天長嘆一聲,臉上就落出了技不如人的挫敗感,道:“我倒也見識一下姜小白是怎么破了這局的!”

花紫紫笑道:“他耍詐了!”

花滿天臉色一變,道:“這還能耍詐?怎么耍的?”

花紫紫便把姜小白耍詐的過程又詳細說了一遍。

花滿天聽完,怔了半天,隨即哈哈大笑,一臉欣慰,道:“我就說嘛,這局根本就破不了,原來他是用這種方法贏的,如果他憑真本事破了這局,我以后都不好意思下棋了。不過,這個姜小白還真是個人才,這種下三濫的方法也想得出來!”

花紫紫就不高興了,道:“什么下三濫?說的那么難聽,這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花滿天點頭笑道:“對對對,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那個骨頭架確實不是好東西!這個姜小白還真有意思,我倒忍不住想見見他。”

花紫紫道:“你見過的!”

花滿天怔道:“我見過?我什么時候見過的?”

花紫紫道:“幾年前在花海山莊,當時來過一對主仆避雨,一男一女,他們被人追殺的,當時你還戲弄了他們,你還記得嗎?”

花滿天驚道:“你說的是那個多情種子?”

花紫紫點了點頭。

花滿天點了點頭,道:“我果然沒有看走眼,當時我就覺得此子不是凡物,沒想到他竟然是有緣人!”

花紫紫道:“但姜小白說,有可能布休才是真正的有緣人!”

花滿天怔道:“布休又是誰?”

花紫紫道:“他的一個兄弟!”

花滿天道:“為什么說他是有緣人?”

花紫紫便把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又詳細敘述了一遍。

花滿天聽后,沉默良久,才道:“姜小白去過九屠魔域嗎?”

花紫紫點頭道:“去過!”

花滿天道:“那布休呢?”

花紫紫道:“沒有!”

花滿天道:“那布休不是有緣人,姜小白是,布休只是有緣人的有緣人。而且姜小白最后對星空大陣了如指掌,顯然他在九屠魔域曾經經歷過。”

花紫紫道:“他們為什么要等有緣人?有緣人是干嘛的?”

花滿天道:“有緣人究竟是干嘛的,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有緣人一旦出現,就要變天了,這天下要掀起腥風血雨!”

花紫紫急道:“那姜小白會有危險嗎?”

花滿天道:“逆天改命,你說有沒有危險?”

花紫紫的心一下就揪緊了,道:“那怎么辦?我要去勸勸他,不要做有緣人了。”

花滿天搖頭道:“沒用的,這是上天定下的游戲規則,他必須得玩,玩轉了他就是王,玩不轉他就是鬼!”

梨幻忙道:“既然此人這么危險,以后還是讓紫紫少接觸為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