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擋箭牌

第三百八十九章 擋箭牌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三百八十九章 擋箭牌

姜小白道:“先找一個秘密的地方,靜心修煉,現在最緊要的,就是提升我的修為,盡早突破御氣境,沒有實力,活著就是一個笑話!”

布休道:“那好,那我們現在就走!”

姜小白眉頭一緊,道:“只是我身上的引道珠不多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可能我要去借點引道珠!”

布休布休就伸出雙手,露出他撿來的兩個儲物鐲,道:“不用,盟主你看,我有!“

姜小白怔道:“你哪里來的儲物鐲?”

布休道:“我撿的!”說時意念一動,就煞出幾百個大箱子,打開一看,里面裝的全是引道珠。

姜小白點頭道:“好!”轉頭又道:“老王!”

王青虎就走了過來,道:“盟主吩咐!”

姜小白道:“你寫封信給千寨的兄弟,告訴他們,從此以后我不再是千寨聯盟的盟主,如果他們不愿意為匪,我可以寫封引薦信,讓他們去中夏國或者金絲國,謀個一官半職。如果繼續為匪,從此各安天命,他們的生死與我無關!”

王青虎點頭道:“我這就去辦!”

在回冷顏宮的路上,花紫紫心亂如麻,一個是自己的師父,一個是姜小白,兩個都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沒想到他們卻已經走到了拔刀相見的地步,她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雖然從道義上講,如果真是師父授意天剎攻打鎮仙山,那是師父理虧,也怨不得姜小白,但她畢竟是把自己養育成人的師父,恩情比天高,縱使她再十惡不赦,她也不敢責怪她半分。

她雖然才離開半年時間,但對梨幻來講,漫長得像是過了幾百年,度日如年,每日以淚洗面,愁得兩鬢都多了不少白發,紫紫對她來說,就是她的全部,如果紫紫沒了,她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花滿天就來過一次,給他留下一把飛劍,說有紫紫的消息,立刻飛劍傳書給他,他再去想想辦法,至后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沒想到就在她感到絕望的時候,這天中午,弟子忽然來報,靜靜回來了。

梨幻大喜過望,急忙就去了靜靜居住的山頭,果然靜靜已經回來了,急忙打聽花紫紫的消息,靜靜不冷不熱道,人還活著,也已經出來了,但什么時候回來我就不知道了。

梨幻聽說花紫紫還活著,心里一塊石頭終于落地,長吁一口氣,道:“那她去哪里了?”

靜靜道:“去哪里我也不知道,可能跟如意郎君快活去了吧!”

這個如意郎君肯定是姜小白,但這已經不重要了,只要她活著就好!出來時,梨幻喜極而泣,暗自啐了一口,這個死丫頭!

回到望仙臺,急忙把花滿天留給他的飛劍拿了出來,寫了一封信,飛劍如光離去。

想到馬上就要見到紫紫了,梨幻又是喜悅,又是著急,左等右等也不見紫紫回來,在望仙臺上來回走動,像是熱鍋上的螞蟻,而呂元就在身邊陪著,不停地寬慰她。

眼看天就要黑了,梨幻實在等不及了,生怕紫紫出了意外,就準備著人出去尋找,如果花紫紫真跟姜小白在一起,應該去了鎮仙山,要么就是清涼城。

結果剛準備叫人,一道人影從天而降,不是別人,正是花紫紫。

花紫紫見著梨幻,一下跪倒在地,伏首道:“紫紫見過師父。紫紫未得師父允可,擅自離宮,請師父責罰!”

梨幻還沒開口,兩行熱淚已經奪眶而出,連忙將她扶起,雙手托住她的臉蛋,細細看了幾眼,感覺瘦了不少,不知這半年來受了多少苦難,心里一陣難過,便一把攬在懷里,撫摸著她的頭發,抽泣道:“你沒錯,錯在師父,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花紫紫再也控制不住,淚水長流,嗚咽不止。

呂元看得眼眶潮濕,笑道:“宮主,紫紫回來是好事,你就不要哭了,讓弟子們看到,心里會笑話!”

梨幻才知失態,便松開紫紫,用衣袖擦干淚水,又變得端莊冷艷,但還是忍不住關心道:“餓了嗎?”

花紫紫也擦了淚水,搖頭道:“不餓!”頓了下,又道:“師父,我想問你件事!”

梨幻道:“說!”

花紫紫猶豫道:“幾日前是師父派人去攻打鎮仙山的嗎?還搶走了散元石?”

梨幻這段時間就忙著惦記她,哪有心思去惦記散元石?驚道:“散元石被人搶走了?”

花紫紫心頭一動,道:“不是師父派了血蘭國的兵馬去的嗎?”

梨幻搖頭道:“不是我!”轉頭又看著呂元道:“血蘭國竟然敢搶散元石,你派個人去血蘭國看看,如果散元石已經在血蘭國,把它取回來。”

呂元點了下頭,轉身就離開了。

花紫紫見散元石真的不是師父授意去搶的,心思就活泛了,看來只是一場誤會,姜小白畢竟也是講道理的人,只要說清楚了,他們也不用拼個你死我活了。

梨幻就拉住花紫紫的手,道:“走,跟我說說往生之門里的事!”

花紫紫點了點頭,道:“好!”

倆人剛抬腳,又有一道人影從天而降,正是接到飛劍傳書的花滿天。

這冷顏宮沒有宮主許可,是不允許男人踏足的,花紫紫就有些緊張,看了看梨幻,又看了花滿天,急道:“爹,你怎么來了?”

花滿天臉色一冷,道:“你心里沒數嗎?”

花紫紫急道:“你先回花海山莊,我有空去找你。”

花滿天道:“你現在就跟我走,我有話要問你!”

花紫紫道:“可我還要跟師父說話。”

花滿天道:“跟我先說完,然后再回來慢慢說。”

梨幻道:“這是我冷顏宮的弟子,是我冷顏宮撫養長大的,憑什么要先說給你聽?”

花滿天道:“就憑我是她爹!其他人靠邊站!”

梨幻道:“那你問問紫紫,愿不愿意跟你走?”

花滿天就看著花紫紫,道:“她敢不跟我走?紫紫,跟我走!”言語中帶著不容拒絕的威嚴。

沒想到花紫紫卻跺腳道:“我不跟你走,我要跟我師父說話,說完師父允口,我才能去找你。”

花滿天一下就噎住了,指著她道:“你……”

梨幻就哈哈笑了起來,道:“紫紫,你好樣的,不枉為師含辛茹苦養育你一場!”

花滿天眉目一橫,道:“梨幻,信不信我拆了你的冷顏宮?”

梨幻還沒說話,花紫紫卻急急說道:“爹,你再這樣跟我師父說話,我這輩子都不理你了。”

自從花紫紫出生后,花滿天再也沒有來過冷顏宮,梨幻也沒有去找他,既想見他又害怕見到他,現在卻發現,紫紫長大了,可以當作擋箭牌了,而且這個擋箭牌好像很管用。

花滿天一下就沒脾氣了,語氣都軟了半截,眼巴巴地看著花紫紫,道:“紫紫,我是你爹啊!”

花紫紫道:“但師父是我的師父,我不允許任何人欺侮她。”

花滿天又噎住了,指著她道:“你……”又甩了下手,嘆道:“女大不中留啊!”

梨幻又抓住花紫紫的手,道:“走,紫紫,我們說話去!”

花滿天道:“你們……”

梨幻轉頭笑道:“我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看在你是紫紫父親的面子上,如果你想聽,我倒也可以破例讓你旁聽!”說完就拉著花紫紫向大殿走去。

花紫紫轉頭道:“爹,難得師父心情好,給你面子,你就過來聽聽嘛,也省得我說兩次了!”

花滿天氣得吹胡子瞪眼,卻沒有一點辦法,可是心里實在好奇,恨恨兩聲,就跟了上去。

三人進了一間偏殿,梨幻轉身一甩衣袖,門就關了起來。

面對正門,有一坐榻,上面放著一個茶幾,邊上可坐容兩人,梨幻和花紫紫就坐了過去,而花滿天就坐在了下面的椅子上,就干巴巴地坐著,連口茶水都沒有。梨幻從沒見他如此拘束過,忍不住心里一陣竊笑。

花滿天坐著不自在,這時揮了下手,道:“紫紫,趕快說吧,往生之門內到底是什么模樣?聽完我就要走了!”

花紫紫點了點頭,把思緒稍作整理,便把她在往生之門內的所見所聞詳詳細細地說了出來。從她進去女扮男裝說起,然后遇到了蛟潔,之后就見到姜小白殺了蛟族的蛟神,然后姜小白又被她騙去了冥蛛谷,見到了比大象還要大的蜘蛛,聽得梨幻和花滿天一臉震驚,想到花紫紫在這么恐怖的地方待了半年,肯定受盡委屈,臉上不免又流露憐惜。

但花紫紫沒有把姜小白刺她一劍的事情說出來,直接省略了,之后就見到了骨架大王,當花滿天聽到骨架大王擺了生死局,頓時又來了精神,畢竟他也是好棋之人,忍不住插嘴道:“那個大王的棋藝如何?”

花紫紫道:“非常高超!”

花滿天道:“那那個姜小白上去了嗎?”

花紫紫點了點頭,道:“上去了,本來那個毛毛球點中了我,應該是我上去的,但姜小白沒讓我去,他替我上去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