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三百八十章 我是一只羊

第三百八十章 我是一只羊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三百八十章 我是一只羊

結果左藍就走了七步,第八步都沒跨出去,又轉身回來,道:“我嘗嘗是什么味道?這應該不是草,是菜!”就從秦玉蓮手里接過青草,又往偏僻的地方走了走,確定四下無人后,就把青草塞進了嘴里,味道雖然苦澀,但饑餓之下,也不失為美味。秦玉蓮手里的青草一會就被他吃得精光,仍覺不過癮,好在地上到處都是草,而且跟那片妖樹一樣,還是四季常青,左藍便彎腰拔了幾把,跑去河邊洗了一下,一直吃到打飽嗝,邊吃邊罵,罵姜小白,若不是姜小白,他怎么會變成一只羊?

吃了幾天青草,他好像真的變成羊了,連拉出來的糞便都跟羊糞一樣,都是一粒一粒的,看著可愛極了。

說羊羊就到。

這天,一個手下忽然急匆匆來找他,一臉喜色,道:“左使,這里有羊,我們有羊肉吃了!”

左藍頓時口水流了一地,急道:“羊在哪里?快說快說,羊在哪里?到時羊鞭給你吃!”

那手下點頭道:“多謝左使,左使請跟我來!”

左藍二話沒說,就跟他去了,一路都在咽口水。

其他人也是彈盡糧絕,聽說有羊肉吃,不管有沒有份,都跟著去了,哪怕聞聞味也是好的。

那人領著左藍一直走下去幾里地,左藍就有些著急,道:“往哪里去的?羊在哪里?”

那人就停下腳步,指著地上,笑道:“左使你看!”

左藍定睛一看,竟是一堆糞便,頓時臉就綠了,道:“這是羊嗎?”

那人笑道:“左使沒放過羊可能不知道,這是羊糞哪!我從小就是放羊的,一眼就認出來了,既然有羊糞,那周圍肯定有羊啊!只要大家找找,馬上就有羊肉吃了。”

左藍氣得一腳踹在他的屁股上,怒道:“吃屎吧你!”沒想到了自己咽了半天口水,竟是為了一坨屎,就沒好說:這是我拉的!

眾人就覺得奇怪,圍上去研究一番,有個人甚至撿了個糞球捏開,里面還殘留著草絲,放在鼻下聞了聞,還有青草的味道,確實是羊糞哪,既然有羊糞,那確實應該有羊啊,左使為什么不信呢?

可能是左使身份高貴,沒放過羊,不是內行人,待左使走后,他們便私下里偷偷尋找,結果找了幾天,連根羊毛都沒有找到,不過羊糞卻是越找越多,最后滿地都是。

原來這些人斷糧以后,根本不用模仿,第一反應就是吃草,幾十萬人如同變成了羊群,天天以草充饑,結果吃得羊糞遍地。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左使不愧是左使,高瞻遠矚啊!

姜不白坐在一棵花樹下吃著煎餅,也是食不知味,心中惆悵無比。布休這時也啃著煎餅就貼了過來,道:“盟主,我們像這樣下去也不是個事啊?煎餅雖好,但總有吃完的那一天啊!”

姜小白道:“那你說該怎么辦呢?”

布休道:“與其在這里坐以待斃,不如殺出去,說不定出口根本就不在這里!”

姜小白笑道:“你不會一直還在認為我們能走得出這片樹林吧?”

布休臉色也黯淡下來,道:“對啊,我都忘了,我們根本出不去,想送死都沒有地方送!盟主,難不成我們真要死在這里嗎?”

姜小白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花紫紫這時也湊了過來,笑道:“姜小白,既來之,則安之,既然出不去,不如我們搭幾間小屋子,就在這里住下了,不也挺好的嗎?天天鳥語花香,人間仙境哪!”

姜小白道:“那煎餅吃完以后呢?”

正說著,竟刮來一陣風,拂在臉上涼涼的。來到這里已經半年了,還第一次刮風,眾人倒是意外。天上血一樣的云彩這時也有了變化,隨著風吹的方向竟慢慢散了,再過一會,太陽竟從云層深處露出了頭,且越來越明朗,等到云彩散去,晴空萬里。

眾人已經半年沒見過太陽了,照得眼睛都睜不開,許久才能適應。在暗無天日的環境里待久了,心情都很壓抑,乍見太陽,暢快無比,比見了爹媽還要開心。

姜小白卻臉色一沉,道:“糟糕!”

布休怔道:“盟主,太陽出來是好事啊?重見光明啊,也是好兆頭啊!再不見太陽,我們都已經快霉了!”

姜小白道:“你不知道,太陽一出來,這些妖樹就變得跟普通的樹木一樣,不再具有攻擊性,左藍若是現在帶著幾十萬人沖進來,我們無險可守。”

眾人臉色一變。

布休道:“盟主不用擔心,左藍肯定已經被嚇破膽了,他不知道這個竅門,不敢進來的。都這么長時間了,他們肯定沒有煎餅,說不定在外面早就餓死了。”

姜小白嘆道:“但愿如此!”

花紫紫這時道:“太陽一出來,我好像修為也恢復了!”

眾人一聽,趕快提動真元,除了白斗以外,其他人果然感覺到丹田里真元滾滾,修為確實恢復了。

冉蘇蘇在這里待了半年,感覺就像個寄生蟲,一點人權都沒有,每次都是花紫紫可憐他,要點煎餅給他吃,活得連乞丐都不如,甚至寢食難安,生怕這些養氣境的小修士不知好歹,一個不高興就把他宰了,怎么說他也是姜小白的情敵,將心比心,若換作他是姜小白,早就把自己給宰了,多礙眼哪!

這時見修為恢復,精神一振,連同底氣也一起恢復了,心里憋了半年的委屈,不吐不快,見姜小白正在長吁短嘆,沒有防備,猛地拔劍出鞘,向姜小白刺來。經過這半年來相處,冉蘇蘇也是看明白了,只要這個姜小白不死,他想得到花紫紫,簡直就是白日做夢,不,準確地說,應該是做白日夢。雖然他殺了姜小白,花紫紫肯定會恨他,但修士歲月長久,過個幾十年,花紫紫肯定就會把他忘得干干凈凈,到時他再趁虛而入,肯定可以抱得美人歸。

御氣境的修士出手,那速度可不是養氣境的修士所能比擬的,風言的定海神針雖快,但反應卻跟不上,不過眨眼功夫,冉蘇蘇的劍已經到了姜小白身后。

花紫紫雖然站在姜小白的身邊,但背對著冉蘇蘇,而且她的修為跟冉蘇蘇不相上下,都是紅斗修為,想要轉身救援,已經來不及了。

而姜小白甚至還沒察覺到危險,頭都來不及轉。

不過靜靜卻是貨真價實的青斗高手,青出于藍更勝于藍,比紅斗更是高出十萬八千里,冉蘇蘇的劍氣一出,就被她捕捉到了,身形一動,手中劍鞘一挑,就把冉蘇蘇的劍給挑飛了,但冉蘇蘇畢竟是御氣境的修士,可以御氣出體,劍雖然沒有碰到姜小白,但劍氣卻也凌厲無比,姜小白只覺后背一痛,就被劃出一道一尺長的傷口,鮮血直流。

靜靜順勢踢出一腳,就把冉蘇蘇踢飛了,飛出去幾丈遠,撞在一棵花樹上,鮮血狂噴而出。

靜靜指著他怒道:“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我們冷顏宮好吃好喝供著你,你不知道感恩,竟然還偷襲恩人,真是畜生都不如,跟你爹一副德性!”

冉蘇蘇也傷得不輕,也不敢頂嘴,從讓儲物鐲時煞出一顆丹藥,服了下去,暗自調息。

花紫紫這時才反應過來,尖叫一聲,見著姜小白的后背已經被鮮血染紅,一下就急得哭了,見姜小白正勾著頭想看后背的傷口,急忙扶住他,道:“你別動,你別動,快趴下……”

姜小白臉露痛楚,咬著牙道:“我是不是被劈成兩瓣了?”

花紫紫見他后背已經被鮮血模糊,心都碎了,也不知道他有沒有被劈成兩瓣,只能安慰他道:“沒有沒有,你不會有事的,快趴下來。”

姜小白咬了咬牙,便在地上趴了下來,七國總盟的人都圍了過來,臉上均是憤慨之色,若不是關心盟主的傷勢,現在就要沖過去把冉蘇蘇宰了。

花紫紫跪在地上,慢慢撕開他后背的衣服,淚如雨下,又怕下在他的傷口上,便用衣袖不停地抹眼睛,心里悔恨難當,泣道:“都怪我,都怪我,你要殺他我不讓殺,我真沒想到他是個衣冠禽獸……”

姜小白艱難地轉過頭,見她哭得梨花帶雨,心生憐惜,擠出笑容,道:“這不怪你,一點小傷而已,現在我還沒斷氣,應該死不了!”又從儲物鐲里煞出一壇藥粉,苦笑一聲,道:“大概我是真的受了老王的詛咒,不把他這幾壇藥用完,看樣子我是出不去了。”

花紫紫聽了,心里愈發難受,生怕扒開他的傷口,見到里面的五臟六腑,好在衣服撕開,傷口不是很傷,心下稍定,就拿過那壇藥粉,倒了半壇在上面,又細細抹平,王青虎的藥倒是真有效果,瞬間就把血給止住了。

風言這時從耳朵里抽出神針,怒氣騰騰,眼睛都紅了,就向冉蘇蘇走去,邊咬牙道:“你這個畜生,竟敢偷襲我家少爺,我要你死——”

其他人連忙也拔劍出鞘,跟了上去,嘴里都道:“弄死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