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三百七十二章 過河拆不了橋

第三百七十二章 過河拆不了橋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三百七十二章 過河拆不了橋

姜小白指了下身上,裹得跟木乃伊一樣,道:“燙成這樣,能不怕嗎?”

花紫紫就俯身細聲問道:“還疼嗎?”

姜小白搖頭笑道:“我傷口恢復得特別快,跟你一樣,早就不疼了!”

布休撇嘴道:“有仙子這么關心,盟主心里肯定跟抹了蜜一樣甜,早忘了疼是什么滋味了。”

眾人就笑了起來,花紫紫的臉卻紅了,只有冉蘇蘇的臉是綠臉的。

姜小白啐了一口:“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又過了大約兩個時辰,估計石橋已經冷透了,要不是嗓子快要冒煙了,姜小白還想再等上幾個時辰。

姜小白雖然已經可以行走,終究沒有完全康復,石柱是跳不過去的,花紫紫便把他收進了乾坤袋,一行人就向石橋邊的那根石柱跳去。

到了那根石柱,布休一馬當先,緩沖兩步,率先就跳上了石橋,橋面寬有八九尺,上面滿是氣孔,凹凸不平,倒是不易打滑。布休伸手在上面感受了下,就朝花紫紫招手道:“仙子,上面涼快的很,可以過來了!”

花紫紫點了下頭,便跳了上去。

其他人就一個接著一個跳了上去。

布休領頭向上爬了幾丈,就轉身朝著風言招手,同時大聲叫道:“風緊,扯呼——”

這是跟王青虎學來的匪語,此時叫著特別得勁。

風言點了下頭,跟司見南道:“你們先撤,我隨后就來!”

司見南應了一聲,就領著幾十人如同袋鼠一般,朝著石橋一路跳了過去。

左藍站在岸邊早已急不可耐,眼看上百人已經上了石橋,基本都爬到橋頂了,但風言一個人始終不撤,就死死盯住他們。

左藍急道:“風言,你個二貨,你家少爺自己跑了,不要你了,你還不跑?”

風言笑道:“大爺我高興,我不走了,就陪著你們!”

左藍信以為真,又急又怒,叫道:“你真是不識好歹!給我上!”

站在最前面的幾十人沒有見識過風言的定海神針,心里還覺得疑惑,對方只剩下一個人了,左使何必還要跟他磨嘴皮子?他們也知道這座石橋是唯一的出口,事關自己生死,也是急不可耐,現在聽到左藍發出命令,二話沒說,便拔劍出鞘,朝著石柱跳了過去。

風言冷笑一聲,道:“找死!”就將手中神針煞出一丈有余,使出一招“橫掃千軍”,那幾十人在空中無處借力,一下全被掃進深淵,帶著聲聲慘叫,淹沒在翻滾的巖漿里。

后面本來還有幾十人準備跟著往上跳,見了此景此情,哪里還敢再跳?趕忙剎住了腳,一臉驚恐。

風言便用神針指著左藍,道:“再來啊!你不是有幾十萬人嗎?都沖過來啊!老虎不發威,你們還真把大爺當成病貓了。之前不是追得很快樂嗎?現在大爺就站在這里,過來追啊!”

左藍臉色鐵青,恨得咬牙切齒,怒道:“給我搬石頭過來砸,砸死這個狗娘養的!”

后面的人得到命令,便找尋了若干大石頭,吭哧吭哧地傳了過來。

風言哈哈一笑,道:“大爺逗你們玩呢,那么認真干嘛?”笑完轉身就跑,由于只有一個人,跑起來特別歡暢,眨眼就下去好幾根柱子。

左藍見邊上的那個人剛好還抱著石頭,就覺得無比諷刺,一拳砸在石頭上,把石頭砸得粉碎,怒道:“你傻逼啊!還不給我追!”

前面那些人見風言離去,壓力頓減,連忙就追了上去,由于事關自己生死,所以誰也不敢偷懶,追得很勤奮。

風言跳上石橋,颼颼颼就爬了上去,其他人已經去得遠了,布休正在頂端等他,見他近了,趕忙招手道:“快快快,都什么時候了,還有心思撩騷?”

風言道:“我才不想撩騷,一個人跑暢快一點!”

這時后面的人已經追了上來,風言還想擊退一波,布休卻拉住了他,道:“不要理他們,他們人太多了,殺之不盡,快走吧,免得走散了!”

風言便收起定海神針,順著石橋向下沖去。

下了石橋,眾人都在等他們,風言看著橋面上已經爬滿了人,轉身煞出定海神針,猛地擊在了石橋上,就聽“轟”地一聲,石橋抖了抖,卻沒有碎裂。

左藍剛好爬到石橋頂端,向后望去,下面的人小得跟螞蟻一樣,本來心里就害怕,石橋這么一抖,嚇得肝膽俱裂,就差沒有哭爹喊娘,這橋要是斷了,掉下去可就尸骨無存了,可現在站在橋的正中間,撤也撤不得,只能硬著頭皮往前沖,估計是風言干的好事,只能在心底把風言的祖宗十八代玷污了十八遍。

風言這一棍由于使勁全力,震得手心發麻,見沒有擊碎,便準備再揮第二棍,但橋上的人見了,遠遠就從兩旁跳了下來,密密麻麻的,揮劍沖了過來。

布休急道:“快跑!”

風言不敢再猶豫,掉頭就跑。

橋上下來的那些人見左藍和火蠻還沒有下來,不敢自作主張,也沒有追擊,雖然心里著急,還是由著他們去了。

一行幾十人一路狂奔,一口氣跑下去幾十里,前面依舊暗無天日,天空飄蕩血一樣的云彩,把未知的遠方映得陰森森的。只是腳下原本盡是碎石,跑著跑著,逐漸松軟,竟有了土壤。但眾人逃命要緊,也懶得關心,經過這一陣奔跑,汗流浹背,愈發口干舌燥,嗓子就快變成了煙囪,感覺就算沒有追兵,他們也要快渴死了。

正絕望時,耳畔忽然傳來一陣水流的聲音,靜靜最先聽到了,忙停下腳步,其他人便也跟著停了下來。

靜靜側耳聆聽一番,道:“你們聽,有水聲!”

布休道:“老祖宗,肯定是你歲數大了,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肯定是幻聽!”

花紫紫道:“我也聽到了!”

布休喜道:“真的?仙子真是耳目靈敏,在哪個方位啊?”

花紫紫轉身道:“跟我來!”

就領著眾人循聲而去,走了一里多路,前面果然就出現了一條小溪,溪流潺潺,清澈見底。

眾人大喜過望,歡呼一片,一下全沖了過去,也不管水里有沒有毒,在溪旁趴成一排,把臉埋進水中,喝得暢快淋漓。

花紫紫緩緩走到溪邊,就把姜小白煞了出來,姜小白見到溪水,也是一喜,道:“我們出來了?”四下看看,又道:“怎么還這個樣?”

花紫紫道:“還沒出去,你先喝水吧!”

姜小白點了點頭,便在溪旁蹲下,掬了一捧水,放在嘴邊喝了,真的是甘甜可口,美妙無窮。

花紫紫也在他身邊蹲了下來,洗了下手,也掬了一捧水,放在嘴邊喝了。

風言道:“少爺,下次我們再出來,一定要帶足水,這輩子差點被渴死兩次了!”

姜小白點頭道:“十分在理!”又喝了幾口水,轉頭問布休:“左藍沒有追上來嗎?”

布休道:“天大地大,一片昏暗,我估計他們是找不到我們嘍!”

姜小白長吁一口氣,道:“那就好,那大家先歇息一會,吃飽喝足我們再想辦法出去!”

眾人深以為然,便掏出干糧,就著溪水吃了起來。

正吃著過癮,遠處就隱約傳來腳步聲,越來越近。

眾人臉色一變。

風言道:“他們是怎么找到我們的?”

布休道:“難道這個左藍真的是狗日的,長著狗鼻子?”

姜小白連忙起身,道:“廢話少說,趕快撤!”

幾十人連忙收起干糧,花紫紫又把姜小白收進乾坤袋,一行人又踏上逃命的道路,但他們真的被渴怕了,便順著小溪跑,反正也沒有目的,往哪里跑都是一樣的。

左藍之所以可以準確無誤地找到他們,是因為蛟天始終帶著一群僥幸活下來的龍虱,但過那些石柱的時候,龍虱卻跳不過來,左藍便把蛟天蛟潔和龍虱一起裝起了乾坤袋,但他現在修為受了壓制,乾坤袋不能用得盡興,只能帶了幾十只龍虱。

他就知道龍虱肯定有用,現在果然派上了用場,龍虱嗅覺靈敏,在前面帶路,朝著姜小白的方向,絲毫沒有偏差。

花紫紫等人一口氣又跑下幾十里地,但后面的腳步聲始終緊追不舍,心里不免暗暗著急,這得什么時候才是個盡頭啊?

只是他們沒注意的是,由于腳下有了土壤,竟有了草木生長,雜草叢生。再跑一陣,前面竟出現了一片樹木,完全遮擋住了視線,無邊無際。

眾人也沒有在意,就跑了過去,心里還想著,進了樹林反而便于隱藏。但走得近了,風言卻是頭皮一麻,只見那些樹竟全是花樹,在這暗無天日的環境里,竟也綠意盎然,花滿枝頭,有海棠,有木棉,有合歡……

對于風言來說,眼前這一幕實在太眼熟了,連忙叫道:“快停下!”

眾人便停了下來。

布休道:“乍乍呼呼地干嘛?嚇我一跳。”

風言道:“前面有危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