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血染長生  >>  目錄 >> 第三百七十一章 彩虹橋

第三百七十一章 彩虹橋

作者:夜開花  分類: 武俠仙俠 | 熱血 | 重生 | 爭霸 | 搞笑 | 爽文 | 夜開花 | 血染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血染長生 第三百七十一章 彩虹橋

眾人跟他心思一致,都覺得此地不宜久留,不等他開口,已經紛紛往回爬,左藍連忙跟了上去,連腰都不敢弓得太高,貼著地面爬,邊爬邊罵:“這個死猴子盡干些這種生兒子沒屁眼的事,竟敢捅石柱的屁眼,現在作死了吧!死了也活該!”

姜小白見繩索始終飄不到風言的手里,心中火急火燎,忽然石柱上金光消散,安靜了下來,不再顫抖,姜小白剛準備高興,結果抬頭一看,整個人都傻了,就見遠處生成一道大浪,足有一丈多高,如同一道火紅色的墻,席卷而來,速度極快,眼看就要把風言淹沒了。

風言也看到了,頓時臉色慘白,連火烤得疼痛都忘記了,大聲叫道:“少爺,我要死定了,你趕快走吧,別管我了,每年記得燒錢給我——”

在這千鈞一發的關頭,姜小白連猶豫的時間都沒有,風言還沒開始叫,他就已經拋掉手中的繩索,像一只掙斷尾巴的壁虎,迅速游了下來,但下面的石壁實在太燙了,衣服蹭在上面,一下就糊了,手掌和肚皮貼在上面,也燙得嗞嗞作響,焦臭撲鼻,痛得他渾身顫抖,眼淚都流了下來。

好在速度極快,轉眼就到了風言面前,打斷風言的叫聲,咬牙怒吼一聲:“收——”

幸虧風言跟他心有靈犀,關鍵時刻一絲都沒有猶豫,猛地將定海神針拔出,同時腳在石壁上蹬了一下,人就向上躍起,姜小白伸手就把他收進了儲物鐲,強忍著疼痛就向上游去,若不是風言在他儲物鐲里,他感覺他肯定撐不下去,那種疼痛,真的生不如死。

這時巨浪就從他的腳下咆哮而過。

姜小白緩緩向上游去,雖然越往上石壁越涼,但姜小白每移一寸,都像是心頭被宛去一寸的肉,痛得他真想大哭一場。

七國總盟的人見地震停止,雖然掉下去幾個人,但他們也毫不關心,心里只關心盟主,又把頭探了下來,沒見到盟主救人的過程,只見到盟主已經緩緩爬上來了,原以為這么強烈的震動,盟主肯定已經掉落火海,沒想到他還是活著上來了,心中如何不喜,一時歡聲雷動。

但等盟主接近了,眾人就感覺不對勁,只見盟主臉色慘白,身上破爛不堪,傷痕累累,如同逃荒的難民,一下心就揪緊了,布休連忙趴在地上,探頭叫道:“盟主你怎么了?”

姜小白連回答他的力氣都沒有了,眼看距離頂端已經不足三兩寸,手上卻已經痛到麻木,最后一步再也使不上力氣,看著布休想說些什么,卻沒有說出口,帶著一臉痛苦就向深淵落去。

布休嚇得大叫一聲,幸虧他早已感覺不對勁,有了準備,剛好趴在地上,腳底一蹬,身子迅速探出,如同靈蛇出洞,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可他身體遠處著落,眼看他自己也要掉落深淵,嚇得大叫一聲,幸虧娘娘腔一直待在他身邊,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他的腳踝,其他人一擁而上,又死死抓住了娘娘腔。

眾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于把姜小白拉了上來,平放在地上,姜小白這時已經奄奄一息,面前的衣服幾乎已經被燒光,裸露出來的肌膚血肉模糊,慘不忍睹,眾人看得無不動容,淚水潸然而下。

花紫紫就蹲了下來,伸出手來,卻不知往哪里放,只在空中顫抖,淚水泉涌而出,哽咽道:“你怎么變成這樣了?”

布休也湊了過來,急道:“盟主,你要挺住啊!風言哪里去了?他掉下去了嗎?”

姜小白用盡全力抬起手,用眼神指了指儲物鐲,布休頓即會意,忙從他血肉模糊的手腕上小心褪下儲物鐲,戴在自己的手上,意念一動,就將風言煞了出來。

風言一看姜小白為了救他變成這副模樣,心都碎了,也顧不得喘息,一下就沖了過來,將姜小白攬在懷里,哭道:“少爺,風言死不足惜,你這樣救我,比殺了我還要讓我難受!”

姜小白笑著緩緩搖了搖頭,卻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布休道:“別哭了,盟主還死不了,哭有什么用?你們身上有沒有療傷的藥,有就都拿出來,別藏著掖著,快點!”

風言忙道:“少爺的儲物鐲里就有!”

布休急道:“他這里壇壇罐罐這么多,我怎么知道是哪個?”

風言又把姜小白放了下去,邊道:“我知道!”邊說邊站了起來,從布休手里接過儲物鐲,從里面煞出一個白色的瓷壇,有灑壇那么大,掀開封蓋,里面一壇白色粉末。

布休驚道:“帶了這么多外傷藥?”

風言擦了一把眼淚,點頭道:“這都是老王從虎頭寨取來的,還有好幾壇呢,說我們在這里肯定用得著,沒想到真被他這個烏鴉嘴說中了,我懷疑老王這個王八蛋就是故意詛咒少爺的,回去我饒不了他。”

布休道:“得了吧,幸虧老王,要不然我們現在都無從下手。”

就搬起那壇藥粉走到姜小白身邊,花紫紫卻伸手道:“給我!”

布休點了下手,便把白壇遞給了她。

花紫紫把白壇放在地上,就從里面撮出一把粉末,細細地糊在姜小白胸前的傷口上,痛得姜小白呲牙咧嘴,花紫紫感同身受,又流下一串淚水。

姜小白雖然身上痛,心里卻明白,覺得不對勁,怎么不脫衣服就直接上藥了呢?艱難地抬頭一看,頓時面紅耳赤,原來身上已經一絲不掛。急忙道:“衣……衣服……”

花紫紫急道:“你別動,現在還在乎這個干嘛?”

布休也道:“盟主,你趕快躺下,大男人怕什么?而且你也不用擔心,大概你是撅著屁股往上爬的,寶貝的地方還有幾根布條擋著呢,而且完好無損,看不太清楚!”邊說邊脫下外套,蓋在他的襠部,道:“現在放心了吧?”

姜小白果然放心不少,又把頭放了下去。

花紫紫便又給他細細上藥,一寸都沒有遺漏。

忽然,大地又開始顫抖,花紫紫嚇了一跳,連忙護住了姜小白。

不過這次地震上面感覺不太明顯,下面卻是巖漿翻滾,如同激怒的野獸,帶著聲聲嘶吼。

“轟!”

只見一道粗壯的火柱從巖漿里破漿而出,沖天而上,如同火山爆發,不,就是火山爆發,驚天動地,劃破天際,灼人眼球,帶著優美的弧度落向了對岸,如同一道火紅的彩虹。

眾人均看得呆了,原以為噴出來的只是巖漿,肯定還會像雨水一樣落下去,令他們意外的是,當巖漿抵達對岸以后,時間仿佛靜止了一般,那道火紅的彩虹就停留在半空中,動也不動,變成一座火紅色的拱橋。

慢慢地,拱橋開始冷卻,由火紅色變成了黑色,架于天際,格外壯觀。

布休就在姜小白身邊蹲了下來,問道:“盟主,那是橋螞?”

姜小白外有藥粉敷體,內有制天神劍療傷,這時也有了些許精神,點了下頭道:“應該是出路!”

布休道:“那我們現在過去吧?”

姜小白搖了搖頭道:“現在還沒冷透,不宜著急!風言!”

風言就湊了過來,道:“少爺,什么事?”

姜小白道:“你多帶幾個人去支援見南,不要讓左藍渾水摸魚,這座橋到他手里,我們就完蛋了!”

風言點了下頭,道:“好,我現在就去!”就招呼了幾十個人,去了司見南守護的那根石柱。

左藍原本嚇得魂飛魄散,好不容易爬到安全地帶,沒想到地又不震了,令他好生失望,這時見天上無故冒出一座橋來,喜出望外,就指著那座橋轉頭跟火蠻道:“你說這座橋是不是出去的路?”

火蠻點頭道:“應該是的!”

左藍急道:“那我們應該把它奪過來,不能讓姜小白跑了。”

火蠻搖頭道:“現在地圖在姜小白手里,只有他一個人知道出去的路,就算我們奪了橋,也不知該何去何從,不如跟著姜小白,反正他跑不掉!”

左藍道:“萬一他過河拆橋怎么辦?”

火蠻道:“跟緊點,他拆不了。”

左藍想想也覺得有道理,就算沒有道理,想要奪下這座橋,也是難于上青天,對方雖然只有幾十人守著最近的那根柱子,卻是易守難攻,縱然他有幾十萬人,也是使不上力氣。

那座石橋離最遠的那根柱子只有一丈遠,布休不停地跑去察探,可惜他站在柱子上夠不著,又不敢跳上去察看,只能把手伸向石橋,在空中感受它的溫度。

如此感受了幾十遍,過了好幾個時辰,布休又跳了回來,一臉喜色,道:“盟主,經過我反復驗證,我看這下肯定可以了,絕對冷透了。”

姜小白坐地盤膝,睜眼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再等兩個時辰,一定要保證萬無一失。”

布休道:“盟主,你太謹慎,我看你是被燙怕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血染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600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