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471節 煉金討論

第471節 煉金討論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471節 煉金討論

米多拉正在煉金工作臺前煉制一管藥劑,他用余光瞥到了安格爾,對他比了個噤聲的動作,示意他站到一邊。

安格爾從善如流的站了過去。

既然米多拉沒有將他趕出去,想來也不介意他旁觀煉金。故而,安格爾放心大膽的將目光鎖定在米多拉的煉金手法上。

在藥劑學的各大流派中,米多拉屬于革新派的領軍人物。革新派的核心在于一個“革”字,他們崇尚一切新興的改革,拋棄固有的概念模式,刪除非實際意義的步奏,去其糟粕,留其精粹。

安格爾對藥劑學其實了解的并不多,但看米多拉煉制藥劑時,透明試管你來我往,過濾、凈化、萃取、洗練……就像是在看地球紀錄片中的嚴謹的科學工作者。但米多拉手中時不時出現的火焰,以及各種魔力的流動,在明確的告訴他,這里是巫師界,而非地球。

時間一點點流逝,當壁鐘的時針轉了45度角,來到正午時,米多拉才放下手中的活。

一道閃著血色光點的粉色藥劑,被米多拉裝進精致的鎏銀藥劑瓶內。

米多拉搖了搖瓶子,在耳邊傾聽了一下其中的氣泡破裂聲以及液體撞壁音。拿出羽毛筆,記錄了幾組數據,然后封貼放在瓶蓋上,一排漂亮的花體字寫在其間:改良版桃紅藥劑。

桃紅藥劑,一種很出名的低級藥劑。別看名字有點旖旎的味道,但實際上使用這種藥劑時,卻一點也不旖旎。這是一種洗練血脈時用的輔助藥劑,每一次使用它時,必然是血流滿地的(情qíng)狀。

不過改良版的桃紅藥劑,安格爾還是頭一次見。不知道米多拉改良的是哪一部分。

“改良版的桃紅藥劑,我增加了一部分造血的材料。可以在洗練血脈時,維持住(肉肉)(身shēn)的基礎活(性性)。”米多拉見安格爾一直注意著手中的藥劑瓶,哪會看不出他的好奇,反正也不是什么機密事,便順口答道。

維持基礎活(性性)?

安格爾眼睛一亮,他正想詢問有哪些可以維持活(性性)的藥劑,沒想到這就遇見了一個。雖然說桃紅藥劑本(身shēn)的作用并非是蘊養,但這也算是開啟了一個話題。

“米多拉大師,我正想請教,有哪些方法可以蘊養。”安格爾好奇的問道。

米多拉覷了他一眼:“要看你的索求目的是什么。譬如,洗練血脈和注(射射)血脈,都需要蘊養,但它們蘊養的方法卻不一樣。”

“靈魂離體。”安格爾道:“魂綬術后,如何保持的活(性性),能讓靈魂狀態更長久。”

“你指的是這個啊,我還以為你打算注(射射)血脈了……”米多拉嘀咕了一下,看向安格爾:“其實你用一些魔植搭配出營養液,然后讓(肉肉)(身shēn)浸泡其中就可以長時間保持活(性性)了,這只需要了解基礎的藥劑學知識,甚至都不需要深入學習。”

“可是,我指的并非是這種。”安格爾猶豫片刻,還是決定將自(身shēn)的(情qíng)況據實以告,不過他模糊了重力脈絡的事(情qíng),而是道:“我有一種需要消耗靈魂之力的秘術,只能靈魂出竅后才能使用。但我一旦靈魂出竅,卻會因為(肉肉)(身shēn)的桎梏,導致靈魂在外不能太長。”

“應急時的蘊養方法?”米多拉思索了片刻,“其實很多藥劑都可以達到你說的效果,就是短暫增加的活(性性),長的可以維持一小時,短的也可以增加十分鐘。”

“不過說到(性性)價比最好,也最容易得到的……大概就剩下吉普賽流派的塞莉揚女巫湯了。”

安格爾對女巫湯其實并不陌生,普羅米煉金店就有售賣女巫湯。這是一種吉普賽流派特制的湯劑,介于藥劑學與美食系之間,材料各異、效果各異、每家傳承都不一樣,但最后以同樣的熬煮方式,得出一種統稱:女巫湯。

女巫湯的分類,是以煉制者來命名。

譬如卡蘭靈女巫湯、塞莉揚女巫湯、珊娜女巫湯……所謂卡蘭靈、塞莉揚、珊娜等等,這些都是煉制的名字。

因為女巫湯的制約(性性)很強,導致她的應用范圍不廣,很多時候無法對癥下藥。但它卻有一個最特殊的地方,女巫湯對人體的副作用近乎于無,這也是其他流派不能比擬的地方。

“塞莉揚女巫湯基本都是面對血脈側巫師的,可以讓他們在大量使用力量后,依舊保持的活(性性)。”米多拉頓了頓:“用在你說的(情qíng)況下,應該也是沒有問題的。”

米多拉說完后,還不忘補了一句:“塞莉揚女巫湯是很大眾的藥劑,主城區就有賣。”

塞莉揚女巫湯。安格爾在心中默記下這個名字。

說完了蘊養的事,米多拉道:

“你來找我應該不單單是為了談蘊養的事吧,是要去圖書館看看,還是說……其他?”他的目光落到安格爾的手中,那里有一沓羊皮紙,雖然他看不到牛皮紙上的具體內容,但隱隱約約瞥到的一角,讓他挑起了眉。

安格爾將手中的羊皮紙遞了過去。

“我這次來主要是想請教一下大師,我設計的這個機械手臂,可有什么遺漏或者不對的地方?”安格爾恭謹道。

“機械手臂?”米多拉接過皮紙,光是聽名字他大概已經猜出了安格爾想要煉制的內容。

當米多拉看到第一頁的設計初稿時,眼睛便亮了起來。

天空機械城最引以自豪的地方,便是機械煉金。米多拉雖然主攻藥劑學,但對于機械煉金其實并不陌生。而且他還是研發院的榮譽副院長,每天有太多時間接觸機械煉金,所以,他對機械煉金的眼光,絕不在煉金藥劑之下。

安格爾的放在第一頁的初稿,其實只是一個分解圖。

有關于機械手臂的分解圖,包括輪軸、各部分功用,以及大致的樣式。

不過安格爾為了讓圖片完整,將整體全都畫了出來,不僅僅是機械手臂,他把頭、(身shēn)、腳全都畫了出來。不過,只有機械手臂有完整的剖面分解圖,其他地方只是個概念圖。

而這個概念的來源,自然是當初給娜烏西卡展示的“機甲”。

充滿地球科技風格的機甲,與巫師界主流審美完全不一樣,但帶來的震撼卻是相通的。當初,第一次見到機甲畫像的賽魯姆,也是連連高呼“酷炫”。

而那時,安格爾還只是畫出了機甲的半(身shēn)圖。這次,他把機甲全(身shēn)圖都畫了出來,金屬的質感,迥異且科幻的外觀,十分之亮眼。

米多拉指著皮紙上的機甲,詢問道:“你見過機械武裝?”

安格爾一頭霧水:“機械武裝是什么?”

米多拉問出這個問題后,又自己搖頭否定:“這風格和研發院設計的不一樣,但概念卻很相似。”

自言自語后,米多拉看向安格爾越發親切:“你不僅煉金天賦高,眼光和創意也很不錯。這個東西,應該是穿戴型的吧?”

安格爾想了想地球的機甲,絕大多數是穿戴型的,但也有靠著遠程((操cāo)cāo)控,或者交予智能((操cāo)cāo)作的:“算是。”

“果然如此。”米多拉露出如我所料的表(情qíng):“你知道研發院吧?”

安格爾點點頭,研發院是整個天空機械城最最核心的地方,所有尖端的機械煉金產品,都是從研發院研究出來的。其負責人,正是天空機械城的兩位城主之一,負責反面區域的庸人繆斯。

“大約三十年前,繆斯便在研發院開始研制機械武裝,這也是一種穿戴式的全覆蓋機械鎧甲。迄今已經完成了數(套tào),不過他一直對于威力不滿意,所以沒有對外發布。知道這件事(情qíng)的人,不超過十指之數。”說到這時,米多拉微微感慨:“沒想到你和繆斯的想法居然不謀而合。”

米多拉說到這時,已經完完全全相信安格爾(日rì)后絕對能成為大師級的煉金術士。如此卓著的眼界,還有那恐怖的天賦,都在證明著“明(日rì)大師”不是錯覺。

米多拉贊嘆過后,壓抑住想要立刻去研發院與繆斯分享的沖動,開始看起安格爾設計的機械手臂。

看完機械手臂的剖析圖,米多拉先是詢問了他煉制機械手臂的意圖,然后才開始一點點的分析各個功能的實用(性性)。

這一討論,就是大半天的時間過去。

當實驗室大門被推開時,外界已然是夜色初上。

耶麗雅走進來看到的場景,就是米多拉與安格爾腦袋湊在一起,聚精會神的討論著一些事。時不時還用幻術配合,完成一些設想。

耶麗雅原本以為,會是米多拉的單方面教學,沒想到卻是互有來往,而且有時候安格爾還據理不讓,爭得米多拉面紅耳赤,氣憤至極時還破口大罵。

這樣的場景,一般來時都是米多拉與其他煉金大師交流時才會出現,但偏偏他現在面對的是一個巫師學徒。耶麗雅覺得這樣的場景也(挺tǐng)有意思的,而且她并沒有感覺到違和感。

耶麗雅在旁看了大約半個時辰,眼看他們討論的一項進入了結尾階段,趁著他們還沒開啟下一階段討論時,她見縫插針道:“行了,先上去吃飯吧,吃過以后再來討論。圖犽在外面等的都快餓癟了,他正在長(身shēn)體,可不能讓他餓著。”

安格爾一聽耶麗雅這么說,有種自己好像是來“混飯”的感覺,就想告辭離開。

但米多拉卻是攔住了他,難得遇到一個好觀點,而且觀點的持有人也十分不錯,哪怕很多煉金基礎地方不對,但他的眼界和思維寬度很廣,觸類旁通之下,也給了米多拉很多啟發。可以說,安格爾絕對是一個極好的交流對象,哪怕他只是個學徒。

米多拉嘗過了甜頭,怎么愿意輕易放安格爾離開,“別回去了,就在這里用餐。等餐后,還有好幾個地方我要和你爭一爭,尤其是選材上,你得聽我的。”

安格爾苦笑:“大師,不是我不聽你的,是因為那些材料……”

“停!”耶麗雅走到兩人中間,“要討論等吃過飯再討論,安格爾你先跟我上去,要不然這個老家伙非把你拉著不可。”

說罷,耶麗雅逮著安格爾就往樓上拖。

重新回到了溫馨的小木屋中,耶麗雅示意安格爾先入座,她則到一旁的廚具前,進行最后的烹制。

或許是因為等的太久,圖犽趴在桌子上酣然大睡,口水順著他唇邊流了下來。

嘟嘟則盤在他腿上,也在休憩。

窗外是月色繁星,鼻尖則聞到陣陣菜飯香氣。

在這靜謐的時刻,安格爾莫名覺得內心很安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