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470節 云霧與天機

第470節 云霧與天機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470節 云霧與天機

安格爾拿出一個小沙漏,沙漏的計時是一分鐘。觸摸天賦球的時間,也只有一分鐘。如果一分鐘內,沒有任何‘變化’,那就代表此人毫無天賦。

“將手放到它的表面。”

多多洛立刻聽隨安格爾之言,伸出骨節分明的大手,覆蓋住天賦球。

就在多多洛的手指觸碰到天賦球的剎那,他的眼神便變得迷蒙起來。同一時間,玫紅色的水晶球也發出一陣光芒,向外昭告著,被測試者是擁有天賦之人。

天賦球閃光的一幕,安格爾是有預料的。

他就是有些好奇,能活千年的多多洛,到底擁有怎樣特殊的天賦?還是說,他能活千年真的是靠那個看上去很普通的碗?

沙漏里的細碎白沙,一點點滑落。

在天賦測試時,被測試者其實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由艾比拉斯之眼來激活靈魂視界,用以映照奇異變化。

所以,在安格爾的眼中,多多洛的就摸著天賦球一動不動。但或許在多多洛的視界里,他其實正經歷著翻天覆地的變化,就像當初安格爾在測試天賦時,進入了魘界卻誰也不知道。

安格爾坐在多多洛的對面,可以清晰的看到多多洛的表情很古怪,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偶爾移動一下腦袋,似乎在調整視角看什么東西。

安格爾也暗暗猜測多多洛的天賦會是什么?是關乎生命科系的?還是說,水、木元素?亦或者是更加奧妙的神秘側?

一分鐘后,多多洛睜開了眼。

那清澈宛若碧透藍天的眼瞳,一瞬間閃過某些畫面。安格爾捕捉到了,但具體內容卻難以揣測。

多多洛醒過來后,卻沒有說話,反而陷入了沉思。

五分鐘后,多多洛方才抬起頭看向安格爾。

“看到了什么變化?”安格爾問道。

“我到了一個很奇怪的地方。”多多洛的聲音清冽,平素都帶著溫柔上翹的尾音;但此刻卻多了一分疑惑,這是安格爾頭一次在多多洛的聲音中讀出了如此濃郁的情緒。

“奇怪的地方?不在這間房里嗎?”安格爾問道。

“不在。”多多洛搖搖頭,似乎在回憶著那個特殊的地方。

安格爾斂下眼眉,心中暗忖多多洛該不會也如他一般,到了魘界吧?這世間有這么巧合的事?

“那里有很多的云,很多的霧,我什么也看不清……但好像什么都看清了。”

云、霧?安格爾腦海里閃過元素側風、水兩系,或者說是特殊的氣系。安格爾回憶起《艾比拉斯天賦集冊年刊》中的記載,不過這個年刊已經出了近500期,安格爾看過的也就兩三期罷了,涉及到云、霧的,似乎也就元素側。

不過安格爾也不能完全確定,畢竟天賦球并不能準確的測試天賦。他只是大致給出天賦的可能意向。

“你看清了什么?”安格爾順著他的話問道。

“我看到了……”多多洛突然眉頭簇起,話音停頓在這,卻不再往下言說,似乎在疑惑著什么。

這一次多多洛沉默了接近十分鐘,安格爾都在懷疑他是不是睡著了,所以追問道:“你看到了什么?”

多多洛很費力的哽動著喉嚨,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或許安格爾的催促,讓多多洛的情緒變得激動,故而突破了些許障礙。他突然噴吐出一口鮮血,最后道了一句:“海底,與你。”

然后多多洛便昏倒在地。

安格爾被這突然的狀況怔愣住了,只不過是說了一句話,怎會突然噴血?

安格爾趕緊檢查起多多洛的狀況,好在只是單純的昏迷,不過失血過多,導致他的臉色極其蒼白。

安格爾將多多洛移到了床鋪,然后坐在床邊,思考著多多洛的情況。

多多洛在昏迷前,說了一句“海底,與你”這是什么意思。

難道說,多多洛在自己的“變化”里,看到了我?安格爾心里一陣疑惑,他什么時候還能客串到別人的天賦測試里充當路人角色了?

安格爾想不通,也找不到《艾比拉斯天賦集冊年刊》里可以對照的案例,只能按捺下心思,打算明天去找導師問一問。

隔日清晨,安格爾發現多多洛還沒有蘇醒,不過他的氣色比起昨天要好很多,雙頰也多了幾分紅潤。

安格爾找來1號,讓他暫時照顧著多多洛。

他自己則回到隔壁房間,拿起昨日列好的“機械手臂”概念以及各部件功能的皮紙,離開了房門。

他先去到的地方,是桑德斯的書房。

他來找桑德斯,自然是為了詢問多多洛的天賦問題。當安格爾將自己來意說明白后,桑德斯思忖了片刻。

“云、霧、禁言、囈語?”桑德斯自喃道:“禁言和囈語,有點像預言系,但那‘云、霧’是什么?預言系不多是星空倒影么,星象萬變么,怎么會變成云霧?難道說,是元素側和神秘側雙系?”

桑德斯最后也沒給出一個確切的答案,只是讓安格爾回到野蠻洞窟后,讓樹靈進行詳細的測試。

安格爾離開了桑德斯書房,便朝著米多拉的魔藥小屋走去。

一路上,安格爾還在思索著多多洛的問題,雖然桑德斯沒有給出準確答案,但他的一些推測看上去也不無道理,譬如……多多洛說話說到一半,正要到達關鍵時卻戛然而止,這和預言系的某些特征很是相像。大致概念就像地球的算命先生常說的那句話,“天機不可泄露”。不過在巫師界,預言系的預言也不是不能泄露,但泄露的方法卻不能這么直接。

言語間稍微繞個彎,然后以巫師的天縱智商,也絕對可以明白。

“看上去的確像是預言系,但如果是預言系的話,他不能說的東西,難道指的是未來的畫面?”安格爾疑惑不已,如果真的是未來畫面,那“海底和你”是什么鬼,難道說未來他會去海底冒險?還是說,他會沉入海底?

在久思不可得下,安格爾放棄了思索,反正到了野蠻洞窟后,一切自有定案。

而且,他現在也沒空去尋思其他的事了,因為他已經抵達了魔藥小屋。

魔藥小屋看上去很安靜,但安格爾注意到,遠處總有人在默默的注視魔藥小屋,正當安格爾往魔藥小屋走去時,遠處盯梢的人,將目光全部放到了他身上。

這些目光多是打量,似乎在判斷他的身份。

當他順利的走進魔藥小屋后,那些看向他的目光立刻一變,從打量變成了冷漠、嫉妒、仇恨,更多的則是探求。

“安格爾哥哥來了?”

安格爾剛一開門,就聽到一道奶聲奶氣的調子。他還沒反應過來時,一個小小的影子便沖了過來,站定在他面前。

用諂媚的語氣道:“安格爾哥哥,你終于來了,早上好啊。”

隨著他的問候,一只額頭長有尖角的橘色豹子幼崽,甩著尾巴慢悠悠的走了過來,蹭了蹭小豆丁的腿,蹲坐在他身側。

“原來是圖犽,早安。”安格爾笑著向他打招呼,同時也順了順嘟嘟的毛。

“安格爾哥哥,天氣越來越冷,嘟嘟都快被凍壞了,它好想要一件衣服呀。”圖犽眼中含淚,將嘟嘟抱在懷里。然后順勢捏了一下嘟嘟的痛肉,嘟嘟慘叫一聲,兩眼淚汪汪。

安格爾愣了一下。

圖犽繼續道:“復蘇之月馬上就到了,新的一年……圖犽卻還是只有一件破爛的皮裙,好想換件好看的還能抵御外界風霜的新衣服。”

圖犽說完后,滿懷期望的盯著安格爾。一大一小兩雙眼睛,帶著狡黠與可憐,臉上寫滿了“不給衣服就搗蛋”的表情。

安格爾笑瞇瞇的蹲下身子,從手鐲里取出一塊魔晶,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塞到圖犽手中:“來,哥哥給你錢花,自己到主城區去買。”

說罷,安格爾繞開他們,朝著溫暖的內屋走去。

圖犽則拿著一塊魔晶與嘟嘟面面相覷,怎么無往不利的賣萌討乖的大法,雜不管用了?

“圖犽的心思不壞,就是有點任性和淘氣,你別在意。”說話的是米多拉的妻子,也是一位正式巫師,名為耶麗雅。

耶麗雅疼惜圖犽,安格爾一早就知道。而且他也清楚,圖犽就是想從他身上占點便宜,真說什么壞心思的話,的確也沒有。

“我不在意的,我很喜歡圖犽。”安格爾笑道,圖犽的性格讓他想起了小時候的哥哥,也是帶著些小聰明。

“你找米多拉是吧?他在地下室,你自己過去吧。”耶麗雅溫柔道,“對了,外面那群人你別理會,他們絕大部分都是嫉妒你,還有一小部分是看你導師不順眼的,但他們也不敢在機械城對付你,無視他們就行。”

安格爾點點頭,名聲傳揚開來,會造成怎樣的后果,他其實早有預料。而且野蠻洞窟時,他就經歷過一些相似的事情,倒也不會在意。

魔藥小屋在外面看來,就是很普通溫馨的木屋。但其實他的精髓,卻是在地下一層層的廣大面積,四通八達,連通了很多洞窟。被米多拉設計成實驗與煉金的地方。

安格爾上回來過這里,所以十分熟稔的找到了正在煉金房的米多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