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439節 血之祭典

第439節 血之祭典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439節 血之祭典

博古拉眼睛微微一瞇:“看來你和迪亞波羅的關系很不錯嘛,也對,如果關系不好,他也不至于為你惹惱了伊莎貝拉,甚至連娜迦都搞得(身shēn)首分離,真是慘烈啊。”

既然暗影已經將他的目的告訴了安格爾,博古拉也不再繞圈,直言道:

“沒錯,我是打算將你煉制成傀儡。”博古拉吐著蛇信一樣的舌頭:“不過,我煉制的傀儡,可能與你所想不同。你也見識到娜迦的智慧與實力了吧?我能保證你的意識不會丟失,而且隨著對你的升級維護,未來你達成巫師級也不在話下。”

“如何?可愿從了我?”博古拉看向安格爾的眼神充滿了覬覦。

博古拉將一切擺在明面上,安格爾卻是不知道該如何選擇了。若是真如博古拉所說,意志不消失,那也算在生死之間中,選擇了一個至少可以“活”下去的選擇。

但安格爾對博古拉的話,其實并不怎么相信。巫師巧言舌辯的時候難道還少嗎?而且安格爾對于俯首稱臣極其厭惡,哪怕博古拉說他可以繼續擁有意識,且實力會有所提升,他依舊很難說服自己接受這個抉擇。

如果擺在他面前,只有“成為傀儡”與“死亡”兩種選擇,安格爾會很猶豫。

這兩種選擇,其實就代表了兩種態度:如狗一樣的茍活,還是徹底的消失?安格爾很想活下去,但如果這種“活”是茍活,他又該做出怎樣的選擇?

就在安格爾陷入兩難的時候,遠方森林中一瘸一拐的走出來一個年輕男子。

安格爾看了過去,來人正是暗影。

兩個簽訂了庫爾納契約的人,在這種極端的(情qíng)況下對視上了。安格爾向暗影點點頭,嘴里默默的說了聲“謝謝”。無論他今天的下場會是如何,暗影對他的幫助他是不可能忘記的。

暗影看到了安格爾的無聲道謝,他沒有說什么,只是對他輕微的搖搖頭。

安格爾一愣,暗影的搖頭是什么意思?他下意識的排除了暗影是在對他說“不用謝”,因為這種客(套tào)話不會出現在暗影(身shēn)上。

那這個搖頭,難道還另有深意?

他抬起頭看向對面的博古拉,博古拉的臉色卻是變得有些奇怪。安格爾眉頭一蹙,難道暗影的意思,是不要答應博古拉?

但從暗影的立場來說,不該如此勸阻啊?畢竟博古拉是他的導師。

難道,這中間真的還有什么蹊蹺的地方?

暗影在對安格爾搖了搖頭后,不再說話,也沒有任何動作。只是靜默的站在森林邊緣,看著安格爾做出最后的選擇,無論安格爾的結局如何,他自問已經做到了仁至義盡。

不知何時,那對金發碧眼的姐妹花沒有再與伊莎貝拉糾纏,而是出現在了博古拉的(身shēn)后。

安格爾回首看去,卻見伊莎貝拉對他露出一個詭異的微笑,她手中再次出現了紅光。幾乎在紅光出現的那一刻,安格爾便發現了自己體內的血液出現了詭異的變化。

不是先前那種灼燙感,而是在在循著某個規律做出改變

“桀桀桀她在對你的血脈根源植入詛咒,一旦成功,無論你是否活下去,都將會受到永世的詛咒。”博古拉笑了起來:“時間只有三十秒,所以給你做出選擇的時間只有最后三十秒。”

安格爾感受到了血液的詭異變化,博古拉的說辭應該是真的。

所以博古拉是在((逼逼)逼)他快速做出選擇?甚至用伊莎貝拉((逼逼)逼)他作選擇?

安格爾其實第一時間想的不是該選擇什么的問題,而是以博古拉那無以匹敵的實力,為什么要給他選擇的機會?而不是直接二話不說將他煉制成傀儡?

面對博古拉,他是沒有一點反抗實力的,在這樣的(情qíng)況下,一個可能馬上就會邁入真知的巫師居然會尊重他的意見,這讓安格爾有些奇怪。

“還有二十秒。”博古拉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時間一旦過去,就算你選擇成為我的傀儡,血源已受詛咒,我也不會再對你感興趣。所以,機會只有這一次,錯過便不會再來。”

在這最緊要的時刻,安格爾將思維從天馬行空中拉回了正軌。面對現實,他該如何選擇?怎樣的選擇才是最好的?

安格爾閉上眼,用盡最后一點精神力開啟了超算狀態。

時間太短,只能通過超算來分析利弊,還有他一直放不下的是暗影剛才對他的搖頭,他是在讓他拒絕博古拉么?

但一旦他真的拒絕了博古拉,最后只有死路一條。雖然茍活不是他所期望的,但他還有很多承諾未曾實現,喬恩的五年之約,娜烏西卡的機械手臂,托比與無眼男,還有庫拉庫卡族的期望這些都是扛在他肩膀上的責任,如果茍活能夠給他踐諾的機會,他哪怕再厭惡這個選擇,也許最終還是會選擇茍活。

安格爾的思緒轉的飛快,不停的分析著其中的得失。

“還有十秒,你是選擇死亡,還是選擇跟著我活下去?”博古拉桀桀怪笑。

站在博古拉對面的伊莎貝拉,一直沒有說話,只是忙著手中的“活”,看似真的在配合博古拉。但她其實隱隱在積蓄著另一股力量,詛咒只是表面的,她真正要的是安格爾立刻死去!

安格爾沒有理會外界的一切(情qíng)況,他依舊在竭盡全力的搜羅著信息,分析著目前對他最有利的選擇。

安格爾突然想起先前暗影在帶他從流動集市離開時對他說過的話:“就算你被我導師盯上了,我也有辦法將你救出來。”

暗影在那個時刻,應該不會撒謊。也就是說,他真的選擇了博古拉,其實最終是可以靠著暗影的幫助成功逃脫?那么,暗影應該是支持他選擇博古拉啊,為何暗影會在那時搖頭?

安格爾不自覺將目光再次鎖定在了暗影(身shēn)上。

暗影卻是一臉沉思,不言不語,也沒有任何表示。仿佛先前他搖頭只是一個錯覺。

不過安格爾在“超算”狀態下,從外界得到的信息很多,他還是發現了暗影的一絲端倪。暗影是在沉思,但他眼神中看到的對象似乎并非是他安格爾,也不是博古拉,而是位于另一端的伊莎貝拉?!

安格爾的腦海中仿佛閃過一道光,他似乎一直在以暗影的正面邏輯去推導,如果是反面邏輯呢?

這件事的反面邏輯,其實安格爾曾經也想過,甚至腦海中也有停留過,但最后這個反面邏輯被他打入了“不可能的邏輯”。

如今他再次思考起這個邏輯——

如果暗影的搖頭,其實并非是在告訴安格爾,讓他與博古拉之間做選擇,而是在告訴他,不要做任何選擇,你也可以逃出去呢?

那么,這個選擇的針對對象就是伊莎貝拉,暗影是在告訴他:有辦法讓伊莎貝拉停止對他的迫害?

原本在安格爾的眼中看來,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但既然暗影對他做出這樣的表述,雖然不知道他理解的對與不對,安格爾還是打算往伊莎貝拉(身shēn)上深思下去

“時間還有五秒。”博古拉用言語繼續刺激著安格爾:“五、四、三”

博古拉還未數完,對面的伊莎貝拉突然高聲大笑起來:“去死吧!讓血源詛咒去見鬼吧,我這里只有血之祭典!”

伊莎貝拉的話,讓博古拉猛地一愣。

隨著伊莎貝拉的突然開腔,安格爾感覺到體內的血液重新歸于平靜,并沒有任何的詛咒之力植根進他的血脈之中。

但讓他感覺到生死之間的大恐怖氣息,卻依舊按時赴了約。

“血之祭典!”博古拉收起那副變態的顏藝,表(情qíng)變得有些鄭重:“你居然一直在暗中積蓄這招,你”

博古拉也不知道該如何說了,血之祭典是血液系二級巔峰的術法,以目前博古拉的實力層次都不敢輕易去接,更不消說他現在根本沒有做任何的防備,要直面這道大型術法。

博古拉現在也沒有時間再去管安格爾的選擇,他要做的是立刻離開血之祭典的范圍。

他的(身shēn)形瞬間遁入了虛空之中。隨著他遁入了虛空之中,魔力之手也被解除,安格爾從半空中掉落,摔在了地面上。

伊莎貝拉釋放出了血之祭典,讓位于另一邊的雙面石靈塔羅斯也感到了驚訝,它以前對于伊莎貝拉的瘋癲認知只流于傳言,這還是它頭一次見到伊莎貝拉瘋癲起來的樣子。

一個二級巫師,要殺死一個低級學徒,居然用出了如此大型的術法。這簡直不是說瘋癲了,完全是不可理喻。

殺雞用牛刀,大概都無法形容伊莎貝拉的現狀。按照她與安格爾的實力對比,完全是在使勁全(身shēn)的力氣只為了殺死一只螞蟻!沒有幾個巫師會做這種事(情qíng),一來是沒必要,二來還會落下不好的名聲,但偏偏伊莎貝拉一點都不在乎。

在這道超級術法之下,安格爾一動不動,眼看著就要化為了塵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