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438節 危機再現

第438節 危機再現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438節 危機再現

黑色的大石頭靜置在視線內,毫無動靜。

當安格爾來到雙面石靈塔羅斯面前時,看到的就是這副場景。無論是年輕的一面,亦或者是蒼老的一面,全都閉著眼睛,似乎也如凡人一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柔和的月光下酣然沉睡。

安格爾試過與他們交流,但它“睡”的太死,無論安格爾如何叫,甚至他主動露出了身形,塔羅斯都沒有任何反應。

安格爾臉色有點難看,塔羅斯作為一個活了數千年,至少巫師級的“靈”。不可能會出現人都已經到了面前,卻還呼呼大睡的狀況。

唯一的原因,只有塔羅斯并不想放他離開!

安格爾不憚以最大惡意來揣測現在的狀況,塔羅斯大概率是站在了伊莎貝拉的一邊,不過它可能不想站隊的太明顯,所以才故意裝睡不讓他離開。

甚至很有可能,塔羅斯已經在暗地里通知了伊莎貝拉!

其實,安格爾所不知道是,他以為塔羅斯在裝睡,實際上塔羅斯……的確在裝睡。不過它裝睡的理由卻不是安格爾所想的“站隊”,純粹是為了將自己從這件事中撇開。

塔羅斯基本已經確認了安格爾是幻魔一脈的傳人,在已經知道安格爾背后站的是那位南域殺神——幻魔大師桑德斯,它怎敢明目張膽的坑安格爾?

所以,為了以防萬一,桑德斯真的出現了意外“護短”的行為,它必須要先將自己摘出去,最好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伊莎貝拉身上。

這才有了塔羅斯裝睡,并且暗地里通知伊莎貝拉的一幕。

不過讓塔羅斯沒有想到的是,伊莎貝拉知道也就罷了,博古拉居然也摻合了進來。作為寂靜嶺的守門人,塔羅斯很清楚博古拉的一些“小毛病”,以它對金發碧眼的執拗,絕對是會在這中間插一手。

到時候桑德斯要是知道,博古拉居然將自己的學徒煉制成了魔偶,那這件事的走向可能會出現不可琢磨的地步啊……

塔羅斯在暗地里在自言自語,考量著這件事該如何解決。

“要不,干脆我們將他放出去?”“別啊,我的稿費還沒有收到呢!”

“這小子身上的魔晶很多,要不從他身上坑一點,然后順其自然的放他離開?”“不行,魔晶雖然好,但我已經想好了筆名了,馬上我就要在南域巫師界大出風頭了!”

“聽起來前景的確很美好啊。”“不過,無論是從源頭上桑德斯那邊的態度,還是博古拉和伊莎貝拉的博弈,這種種變量很多啊……我有種預感,在這么多變量的交織下,這小朋友估計是死不了。”

“一旦他不死,總覺得會成長為怪物。”“到時候被找茬了可怎么辦?”

塔羅斯心底的竊竊私語,誰也聽不到。但安格爾現在已經選擇暫時放棄了塔羅斯這條線路,他打算重新回到人群聚集的地方。

在人群聚集處,伊莎貝拉想要殺他,大概也會考慮到寂靜嶺的一方態度。只要能拖一段時間,他就有辦法掀桌子。

安格爾自然不想走到那一步,他更大的期望,是能混在人群中離開寂靜嶺。既然塔羅斯不給他開門,那如果出來的是寂靜嶺自己的人呢?

安格爾想到這,便決定折回,朝著流動集市的方向走去。

但他剛一回頭,一道血紅色的巨大屏障,罩住了包含安格爾在內,甚至塔羅斯在內的方圓數百米地。

安格爾心中一個咯噔,只見半空中伊莎貝拉出現在了屏障外,發出詭異與瘋癲的兩種笑聲。

血紅屏障內部突然流出汨汨血液,在安格爾不注意間,他的腳踝依舊被血液淹沒。

無邊靜寂,在血液中立刻失效。他的身形從屏障內現了出來。

“找到你了!血獸,出來!”伊莎貝拉哈哈一笑,地面上的血液突然像是注入了生命一般,化為了十多米的恐怖怪獸,對天咆哮一聲后,伸出手掌對著安格爾發出猛烈一擊。

巨大的血球沖向安格爾,血球在飛行的過程中,還不停的吸納著地面的血液,繼續壯大著自己的體積。

在這超大血球的范圍攻擊下,安格爾根本連躲藏的地方都沒有,更不消說他在血色屏障出現時,就被伊莎貝拉的巫師威勢鎮壓在原地,完全無法動彈,更加無法做出任何有效的反抗。

而且,他所擁有的防御手段,在這道絕對超過巫師界的攻擊下,只會被摧枯拉朽的毀滅,掀不起任何波瀾。

安格爾瞪大雙眼,絕望的迎接著即將而來的命運。

一而再,再而三,他以為自己逃過一劫時,卻又再一次見識到了絕對力量帶來的死亡壓迫。

他今天是注定要死在這里么?

他不想死,但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能逃離這道致死攻擊?就算逃離了,他又該如何從一個二級巫師的追殺下逃脫?

在這絕望一刻,安格爾思緒轉的比平時快很多,他雖然無法動彈,但他的思維空間卻在發生著劇烈的變動。

他在壓榨著魔源,他在竭力的構建模型。

他祈望能構建出“風龍卷”,逃離那攻擊范圍。眼看著血球瀕臨,安格爾靠著壓榨魔源,并且萬象軸與奇點散射模型的幫助下,他終于構建出了“風龍卷”的模型,但為時已晚。

血球已經到了他的面前。

風龍卷還是被他釋放了出來,但在巫師級的術法下,風龍卷就像一陣微風,沒有任何反抗力就消弭于無。

這一刻,安格爾徹底絕望了。

但似乎命運就喜歡和他開玩笑,在這個時候,一雙普普通通的魔力之手,突然從一側出現,在最后最關鍵的時刻,將他從血球面前拉了出來。

而且一拉,就拉到了半空中。

安格爾還沒反應過來時,就聽到伊莎貝拉那詭異雙音軌的怒吼聲:“博古拉,你想清楚。真的要為了一個普通的小學徒,跟我翻臉?”

一陣古怪的笑聲從安格爾的背后傳出:“桀桀桀桀——對我來說,這個小美人是頂級的素材,可不是普通的學徒。”

安格爾回過頭,看向聲源的方向。

那是一位穿著泛有淡紫色軟鎧的紅發男子,就安格爾的審美來看,這個男子的長相十分不俗。

但明明是俊美的臉,卻因為他微微昂起的頭、一大一小的雙瞳,還有仿佛蛇信一般的長舌頭,而破壞了所有的美感。

這奇怪的“顏藝”,完全達到了煮鶴焚琴的效果。

不過當安格爾再仔細去看他的長相時,他突然有種異樣的熟悉感……他似乎在鏡姬給他的美男圖集里看到過這人。

聯想到先前伊莎貝拉叫出‘博古拉’,安格爾突然想起來這個紅發男子的身份!

“魔偶師”博古拉!

安格爾猶記得鏡姬曾經在介紹美男圖集中的眾美男時,曾經提及過他。鏡姬對博古拉的評價只有一句話:“天空機械城的博古拉,是難得一見的天才型巫師,是短時間內最有望踏入真知的巫師之一,長相很英俊,可惜啊,是個變態。”

——可惜啊,是個變態!

連鏡姬對他的評價都是變態,安格爾原本還想說自己終于得救了,但沒想到救他的人居然是個公認的變態。

而且,安格爾還完全不知道,這個變態救他到底為了什么?

安格爾還在疑惑時,突然感覺自己的身體內部出現了火燒火燎的感覺,就像是所有血液在被大火蒸騰一般。

突如其來的感覺,伴隨著難以言喻的劇痛。安格爾慘叫出聲,眼耳口鼻全往外流出灼燙的血液。

“哈哈哈哈,我想殺的人,誰都救不了!”伊莎貝拉的恐怖笑聲傳了過來。

博古拉看著安格爾的慘狀,幾乎瞬間就得出了結論:“血液詛咒?”

安格爾先前在紅色屏障中,被血液浸泡過。他身上原本就有傷勢,從傷口中流出的血液,被伊莎貝拉提取了出來。

借著安格爾自身血液,對其發起了血液詛咒。

“血液燃燒,想想就覺得很美妙呢!”

博古拉眼底微微一沉,手中藍光乍現,身前出現了一對金發碧眼的姐妹花:“給我上。”

姐妹花毫不猶豫的對著伊莎貝拉發起了攻擊。

伊莎貝拉倉促間,對安格爾實施的詛咒是最基礎的血液詛咒,并未深植血液源頭,所以當姐妹花開始攻擊她時,安格爾這邊的詛咒卻是停了下來。

伊莎貝爾也有些愕然,沒想過博古拉居然說動手就動手,只是為了一個他口中的“素材”?

伊莎貝拉疲于應付姐妹花的攻擊,另一邊,安格爾雖然感覺血液不再灼燙,但那股前所未有的痛楚卻還未從安格爾體內消散。

他不停的喘息著,每一個對外交互器官都在冒著滾滾白煙,白皙的面龐此時也變得赤紅一片,看上去就像是倒立很久導致腦充血了一般。

等到安格爾稍微平復了些,博古拉埋著頭對安格爾道:

“只要你跟了我,我可以救你一命。”

“呼呼——跟你?什么意思?”安格爾腦袋現在還有些不大靈光,下意識的回問道,甚至連敬稱都忘記用了。

“從了我,你就知道了。”博古拉不懷好意的聲音,傳入安格爾的耳中。

安格爾一愣,他突然想起了一些事……“你是迪亞波羅的導師?”

“沒錯。”

安格爾原本還想問,暗影如今的狀況如何,但回頭一想,既然他的導師都已經現身,想必他應該已經獲救。

回想起暗影曾經給他說過,他的導師一些特殊的癖好。

安格爾再聯想博古拉所說,心中隱隱約約明白博古拉所求為何:“你是要把我煉制成傀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89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