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271節 靡麗魘境

第271節 靡麗魘境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271節 靡麗魘境

眼前發生的一切,都是轉瞬間的變化。

戴維甚至覺得上一秒還在和安格爾調笑,下一秒安格爾和托比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奄奄一息。

“怎么辦?”戴維現在心中焦急的很,完全不知道以他的力量,在這件事上能幫著安格爾做些什么?

他眼眶急的通紅,轉頭看向普羅米。

普羅米卻是閉上眼,滿臉苦澀的搖搖頭:“巫師之于學徒,猶如山脈之于土丘。永遠撼動不了,我也救不了他。”

這時,幾乎陷入悲慟深淵中的安格爾,突然聽到一道腳步聲,至遠而近。

安格爾抬起頭,只見暮光停在安格爾面前數米外。

暮光昂著頭面色冷漠的看向安格爾:“說吧,你們襲擊我們暮色拍賣場,是有何居心?”

安格爾什么話也沒有說,這件事的確是他們的過錯,但說到居心,他能有什么居心?只是托比被一時怒火蒙住了心,他對托比不能不救。

沖動是原罪,這只能說他命當如此。

安格爾的沉默沒有讓暮光留下更多情緒,只是眼神帶著不屑。

安格爾一直看著托比,托比的眼神也一直停在安格爾身上。或許這一刻對于他們彼此來說,都是生命的最后一幕。

“不說也罷,反正無礙乎是和那個無眼男有關。無論你們是想救他還是怎樣,現在結果已經分曉,你們的下場只有死亡。”暮光說完后,轉過頭緩緩走向拍賣臺。

在暮光背過身后,與此同時她舉起手掌,一道淡淡毫光從暮光手掌心中浮現。

“暮光,你可真是沒有同情心啊。”莉迪雅帶著戲謔的聲線響徹內場:“你看看,這只鳥和那個小帥哥,多么美好的情感羈絆戲碼,我都快感動哭了。比明天的盛宴舞魅都讓我心醉呢。”

“紅蓮閣下,不就是喜歡看這種美好被摧毀的戲碼嗎?”暮光平靜道。

“你還真是了解我呢。”莉迪雅的聲線突然一變,就像是溫柔的情人變成邪惡的巫婆:“我就喜歡這種殘忍,要更殘忍這場戲才好看呢,啊哈哈哈哈哈!”

暮光沒有回應:敢在暮色拍賣場鬧事,這就是挑戰整個暮色深井的權威,無論是誰,必然要為此付出代價。

在兩人對話的時候,安格爾與托比的對視似乎就要走到盡頭,在他即將彌留的思維中,突然閃過了喬恩的影子。

“我怎么能死!”和喬恩的約定還沒有踐諾,他怎么可以倒在半途。

他還沒有回家看到哥哥娶妻生子,他還沒有看到帕特家族輝煌起來,他還沒有見證獅心之火的榮耀,他還沒有……他有太多事沒做,他不想死!

但在這樣的情況下,怎么才能不死?

正式巫師,與一級學徒。

他一人,與暮色無數巨擘。怎么才能活下來?

安格爾的腦海里,第一時間想到求救。

為今之計,還有誰能救他?

芙蘿拉嗎?安格爾抬起頭,帶著一絲祈望之色看向35號包廂所在,他相信芙蘿拉肯定看到了他,也看到了托比……然而芙蘿拉沒有任何動靜,只有冷冰冰的靜默。

安格爾想起,似乎在他翻過二層欄桿沖到拍賣臺上時,芙蘿拉曾經開口慨嘆他不自量力。

芙蘿拉的選擇,安格爾明白了。

他曾經說過,不會再將命運交予他人掌控。但在這種時候,他竟然還寄望別人來救他?果然還是太天真。

在冷漠的巫師界,別人憑什么要救你?就像先前的羽人族圣女加百列一樣,寄望別人幫她報仇,不過是夢幻泡影。

看著暮光手中的毫光越來越盛,安格爾微微垂下眉頭。

目前唯一的方法,只有自救。但這里被魔能陣困住,根本不能使用術法,就算使用術法,他也不是正式巫師的一合之敵。周圍還有那么多的暮色巫師,他憑什么覺得自己能從他們的包圍中逃脫?

所以,他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在絕境中,安格爾的思維開始瘋狂的打轉,只希望能博得一線生機……

不對!雖然術法不能使用,但幻境似乎能用?剛才的音樂盒不就引起了幻境?!

無論幻境有沒有用,安格爾決定先布置出來再說。

周圍的聲響很大,安格爾想借此布置個宛音幻境,然而現實總是相悖的,他想要釋放出幻術節點,卻發現魔力根本無法釋出體外!

禁制魔能陣還在起著作用。

這時他想起來,音樂盒的云天幻境之所以能起作用,是因為在拍賣臺上被打開,那里是沒有禁制魔能陣的。且幻境沒有攻擊性,才能不觸發魔能陣的反擊,覆蓋住整個內場。

不能釋放幻境,希望又窄了一分。

那現在怎么辦?

安格爾的心跳如擂鼓,他已經預見了,若是他想不出辦法,下一秒他就會被暮光手中的毫光殺死。

聽著咚咚咚的心跳聲,安格爾的眼睛突然一亮。

他想起曾經桑德斯用心跳聲構建宛音幻境,還有他在煉制魔隼擺件、音樂盒時用到的微觀幻象。

幻術節點為什么一定要在體外,我就構建在體內!以五臟為節點,以大腦的為核心,我以自身為幻術載體!

此時已經到了生死危機之刻,安格爾不敢耽誤,飛快的以內臟為節點,在體內在布置幻境的。當第一個節點點亮時,劇痛臨身,但這些疼痛和內心的疼痛相比,只是九牛一毛。安格爾沒有絲毫停頓,連續的的點亮下一個節點。幾乎在一剎那,安格爾從額頭到眉梢,再到全身,每一個毛細孔都在向外流淌著汗液與污血。

安格爾動作沒有瞞過在場任何巫師,包括暮光。

暮光的眼光一眼就看穿了安格爾的動作,他在布置幻境,而且似乎還是宛音幻象。一個學徒布置的幻境,她一點也不在意。

唯有19號包廂的紳士服男子,在光影交錯下睜開了眼:“真是胡鬧。”

暮光沒有打斷安格爾的幻境,甚至好整以暇的停止了往手心輸出能量,她倒是想看看,一個巫師學徒的垂死掙扎,是有多么的……幼稚?

安格爾在構建幻境的時候,完全忘記了周圍其他人。

安格爾這幾天對幻境突然開竅,甚至還能靠幻境蒙蔽別人的感官。但這對巫師并不起作用,所以安格爾只能另外想辦法。

他想起了鏡姬曾經說過……他的幻境附著了一絲魘界的痕跡,至于為什么附著,安格爾估計是因為他在構建幻境的時候,腦海里想的是魘界。但這并不能說通,幻境中為何會帶著魘界的影子。只是因為他在想嗎?

而且,就算他構建出幻境來,真的能從正式巫師手中逃脫嗎?那他該怎么辦?哪怕幻境附著魘界的感覺,哪怕他能影響他人情緒,以他的力量階層能夠讓他從暮光手中逃過一劫嗎?

力量階層……提到這個詞,安格爾突然想起一個……人?

如果他能將那個人給他的感覺附著出來,能不能稍微拖延一下。

不管了,安格爾在構建著幻境,同時,他的腦海里在想著一個人,一個曾經帶給他傷痕的……女人。

“以自身為載體,構建幻境。看來安格爾的進步還蠻大的嘛,對微觀幻象的布置很有一套嘛……只不過,拿自己的身體來布置,真是有些胡鬧啊。”芙蘿拉嘻笑一聲,又微微蹙了眉:“不過,在這樣的情境之下,這種方法倒是可以施展出幻境。但就算布置出幻境,你又有其他什么對策嗎?”

芙蘿拉飄到半空中,笑嘻嘻的自言自語。

這時,她背后的小紅突然反常的松開了芙蘿拉,白骨森森的手猛地抱緊自己的同為骷髏的腦袋。

“小紅,你怎么了?”芙蘿拉奇怪道。

“救他……”骷髏頭中眼眶的幽焰一閃一閃的,仿佛下一秒就會熄滅一般。

“救安格爾?”芙蘿拉嘟了嘟嘴巴,哼了一聲:“憑什么讓我救啊,當初那么多仇人追殺我,導師也沒有救過我啊。”

小紅沒有繼續對芙蘿拉表達情緒,而是抱著腦袋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樣。

“小紅?你這是怎么了?”

且不說芙蘿拉這邊,在安格爾構建幻境的時候,一道道白氣從他體內往外冒……隨著白氣往外蔓延,內場一會兒出現奇怪的樹木幻境,一會兒又出現奇怪的動物幻境,一會兒又回到現實,看上去就像是剪輯混亂的蒙太奇片段。

“嘖嘖嘖,幻境構建爛成這樣,也真是一大奇觀啊。”莉迪雅看著一會變幻一會兒正常的幻境嗤笑道,和先前音樂盒的制作者相比,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暮光也是搖搖頭,帶著不屑之色。

19號包廂中的男子,卻是皺了眉頭,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鬧劇,就到這里為止吧。”看著垃圾一般的幻境,暮光淡淡的舉起手,一道毫光沖向安格爾。

當毫光即將抵達安格爾眉心時,突然幻境一變,滾滾白霧從安格爾身上往外蜂擁出來。

先前只是淡淡的白氣四溢,現在卻是濃郁的白煙沖天而出!

隨著白煙沖天而出,那道毫光竟然消失不見。

暮光眼神驚訝的看著安格爾,這是怎么回事?幻境能夠抵擋她的無跡光?

這時,一道詭異的敲鑼打鼓吹號聲,從白霧中鉆了出來。

所有人在一瞬間不能視物,下一秒,就發現內場環境一變,他們出現在了一座靡麗極奢的古堡大廳中。。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