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270節 沖動是魔鬼

第270節 沖動是魔鬼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270節 沖動是魔鬼

安格爾根本沒空驚訝,因為另一邊已經起火了……

托比在得知格蕾婭可能身亡的消息,徹底懵住了。它全身向外散發著悲愴的情緒,安格爾還不知道該怎么安慰它時,臺上的暮光這時又將無眼男的拍賣價給報了出來。

這下子,托比一下子就發飆了。情緒幾乎瞬間從悲愴抵達憤怒的頂點。

這一次的發飆與先前的音樂盒事件還完全不同,音樂盒被別人拿出來拍賣,托比在受到背叛情緒的同時,其實更害怕安格爾責罵,所以在發飆的時候有一點點作戲,渴求安格爾去安慰他。

但這一次,托比完全沒有什么作戲,直接火力全力。怒意直沖上腦的時候,就算是凡人面對神靈,都敢拿起武器。更遑論思維更加的單純的托比,它幾乎沒有任何停頓,直接用出重力脈絡從安格爾懷里沖了出去。

內場雖然有魔能陣禁制,讓人無法釋放術法。但托比領悟的重力脈絡,獨屬于自身,并不在魔能陣禁制的范圍中。

托比如離弦之箭,速度颯沓如流星,帶著一聲劇烈的音障,直接撞向拍賣臺。

安格爾心中惶恐忐忑,這里可是巫師聚集的地方,大能巨擘無數,托比這樣子沖出去,根本就是找死!

音障聲的劇烈,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包括鐵籠里的無眼男。

無眼男雖然沒有眼睛,但他卻是巫師學徒!鐵籠雖然有禁魔之力,但卻沒有阻攔精神力。無眼男知道自己被拍賣,心中已經絕望,聽到音障聲以及周圍的喧嘩議論,他帶著好奇探出精神力觸角。

然后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影子……灰褐翎羽,紅色利爪,橘色尖喙,綠色眼睛,還有那獨有的衣著……

“托比?”無眼男驚訝的低囈道:“你怎么會在這……”

與此同時,在35號包廂中,芙蘿拉也挑起了眉:“那是托比?”

一秒鐘,對于凡人而言只是彈指一瞬。但對于巫師而言,思維卻可以繞無數個圈。

現場的喧嘩,與音障的劇烈,作為拍賣臺上的暮光,怎么可能沒有看到。她眉頭一皺,心下暗忖:一只領悟了重力脈絡的鳥?

重力脈絡?野蠻洞窟?重力花園?桑德斯……暮光的思維在瞬間就翻了幾個轉,如果真的是和桑德斯有關,那么她要不要阻攔這只鳥?

暮光還在思索的時候,鐵籠旁的工作人員已經開始應對。拍賣臺上并沒有被禁制魔能陣覆蓋,所以安格爾看到一圈圈五顏六色的魔力波紋從工作人員身上透露出來,顯然是要釋放大威力的術法。

這個時候如果安格爾想不被牽連進去,最好的對策是按兵不動,裝作不認識托比。

如果今天不是托比,換了其他的人,哪怕是戴維、是普羅米,安格爾說不定都會選擇隔岸觀火,視情況來作出對策。

但今天暴動的是托比,沖出去的是他最親密的伙伴,在這半年的相處中,托比不僅幫了他很多忙,還救了他無數次。而且在安格爾初次抵達陌生地界,最孤單最茫然的時候,也是托比在旁給予了他面對的勇氣。

在這一瞬間,安格爾腦海里浮現的全是與托比相處時的畫面,托比的傲嬌,托比的蔫壞,托比的可愛,還有他與托比在一起時溫柔的時光……

安格爾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沖了出來。

這一刻理性思維被他拋開,感性與熱血則占據了情緒主動。

在戴維與普羅米都還沒有反應過來時,安格爾單手一撐,從二層銀卡貴賓區翻了下去。

“安格爾!”戴維驚呼一聲,跑到二層圍欄處,看向已經翻到地面的安格爾,滿臉驚恐。

另一邊,托比帶著怒火的沖刺,最終目標是鐵籠子的無眼男。兩邊的工作人員其實都是巫師學徒,并沒有瞬發術法,所以他們在準備戲法的時候,托比已經沖到了鐵籠邊上,用絕對的蠻力將鐵籠撞出了一個洞。

然后停滯在無眼男的面前。

“托比……”這一聲低啞的輕語是無眼男道出來的,無眼男沒有眼睛,但這一刻他的情緒充滿著激動與驚訝,還帶著一絲不敢相信的遲疑。

“托比!”這一聲高喊卻是安格爾叫出來的。他一個魚躍想要跳上拍賣臺,但被兩邊的防衛攔住。

這時,鐵欄邊的工作人員的術法已經準備好了,安格爾見狀咬了咬牙,從衣兜里掏出一把金色左輪,對準工作人員便連開數槍。

因為魔能陣的干系,安格爾的這幾槍只是普通的子彈,傷不了人,卻能打斷他們的施法。

音障聲、槍響聲、驚呼聲、在短短幾秒內,拍賣場就出現了一次混亂。

圍觀的巫師們,都用看戲的表情,看著這難得一見的情景。這種敢跟暮色拍賣場對抗的戲碼,多少年才會出一回啊?今天不看的話,下回也不知道要什么時候才會發生,那實在太遺憾了。

圍觀巫師的靜滯,與拍賣臺的混亂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暮光在這一刻,也不能在繼續等待下去了,無論這只鳥是否與桑德斯有關,她都必須出手了!不過,鳥只是小問題,先把這個人解決了,免得引起后亂。

安格爾一介初級學徒,暮光幾乎反手就能解決,只見一道毫光從她手心中鉆出來,以迅雷之勢沖向安格爾。

安格爾此時正被幾個防衛給攔著,又有禁制魔能陣的關系無法動用魔力,幾乎沒有任何抵擋能力直接被毫光給擊中。

巨大的沖擊力,裹挾著一股破壞性的能量,帶著安格爾連翻帶滾了數十米,最后撞在了內場的墻壁上。

連續的翻滾,與最后的撞擊,讓安格爾的痛感不斷攀升,當他緩緩從墻面落下時,痛感達到了巔峰。安格爾這一刻幾乎喪失了所有其他感覺,只有鼻尖的鐵銹味,與沖天的耳鳴,伴隨著恍若擂鼓的心跳。

“安格爾!”戴維一陣慘呼。

托比這個時候,回過頭也看到了安格爾的慘狀。全身淋漓的鮮血,被洞穿的肩胛骨,還有恍惚的眼神。

“嘖嘖嘖,這么帥的小少年,卻搞成這幅模樣,真是慘啊。”莉迪雅的風涼話適時而來。

“唉……真是不自量力啊。”說話的是芙蘿拉,她坐在包廂中毫無所動,并沒有想過要去救這個小學弟。當初她也是滿世界仇家,最后甚至被追殺到了野蠻洞窟,但桑德斯亦是冷眼旁觀。

這個世界,不能倚靠任何人,唯有自己的力量才是最真實的。這是芙蘿拉領悟到。

想要她出手,除非等價交換。

19號包廂中,在幽暗的光影中,一身紳士打扮的男子微微抬起頭,又輕輕閉了眼。空蕩蕩的小房間中,徒留一聲長久不衰的嘆息聲。

內場的狀況,外場的大屏幕也在直播。

在大廳的一隅,原本在開心等待拍賣結束,去領湛藍血脈的白袍少年,突然神色一驚,帶著滿滿的驚恐的看著大屏幕上的那個滿身是血的男人。

“安安安……安格爾!”

安格爾只覺神魂在一顛一合,好不容易鎮定下來,卻發現怎么也動不了。

他的肩胛骨破了一個洞,手骨折了,腿骨也斷了。全身上下幾乎都沒有完好的地方,就連心跳都開始慢慢的衰弱……

安格爾在心底呵呵的冷嘲著自己,一個巫師學徒,怎么可能杠上正式巫師。力量懸殊之大,如凡人之于螻蟻。

暮光在對付了安格爾后,就要準備解決那只破壞暮色拍賣場規矩的鳥。

但當她回過頭時,發現鐵籠中只有無眼男,而那只鳥卻已經飛到先前重傷少年的身邊。

“果然是一起的,那就一起解決了吧。”看著安格爾的慘重,暮光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只有冷漠與高傲。

暮光隨手一抬,又是一道與先前擊傷安格爾一模一樣的毫光,正對著托比而來。

安格爾幾乎用盡全力吼道:“托比,快躲開!”

托比卻沒有動,一旦它躲開,毫光所打到的必然是安格爾。

托比現在已然后悔了,先前它聽到了格蕾婭的消息,被怒火主導思緒沖了出來。結果無眼男沒有救到,還害的安格爾重傷瀕危,隨時可能死亡。

“快躲開!”

托比瘋狂的讓重力脈絡的能力往外涌,但那道毫光似乎并不受物質界的影響,沒有任何停頓便打擊到了托比身上。

“托比!”隨著無眼男與安格爾的齊聲慘呼,毫光直接穿過了托比打在了安格爾的手臂上。

托比小小的軀殼劃出一道拋物線,摔落在安格爾腳邊。

安格爾沒有管手臂上的傷勢,他全身無法動彈,但他眼睛沒瞎。

他看到托比不停的在往外吐著鮮血,翅膀微微的顫動,仿佛綠豆的小眼睛看向安格爾,盈滿愧疚,似乎在對安格爾作最后道別。

安格爾的淚水,瞬間涌了出來。

“我不怪你,全都怪我,我早就知道格蕾婭出事了,我不該隱瞞你的。”安格爾語無倫次,但托比眼神光彩似乎在慢慢變得呆滯。

“不要。”

“不要!”。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