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222節 聲音的秘密

第222節 聲音的秘密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222節 聲音的秘密

說到風聲——

他們此刻正位于數百米的高空,伴隨著變幻的云霧,魔隼展翼飛翔,呼嘯而來的風聲張牙舞爪,無時無刻拍打著裸露在外的皮膚。

在安格爾的記憶里,風聲雖大,但頻率似乎未曾改變過。

風聲沒有變化,如何能引動幻象節點?

也就是說,桑德斯布置的宛音幻象所使用的聲音,并非是風聲。

那么會是什么?

安格爾的眉頭緊緊皺起,排除了風聲,他還聽到了其他聲音嗎?

鳥鳴聲嗎?也不對,放眼四周唯一的鳥類,就只有魔隼。魔隼一路飛來,除了剛才受傷的時候慘叫了一聲外,再無其他聲響。

不是鳥鳴,難道是云流?應該也不是。云流的聲音太細微,以桑德斯的手段自然可以布置出來,但拿著云霧流動的聲音來考驗他,顯然有點超綱,不大可能。

安格爾思索半天,還是沒有想出來。他帶著疑惑的眼神向桑德斯求助,后者默默的指向一個位置。

那是魔隼背部靠中間的位置,桑德斯示意安格爾坐在這。

“這個位置有什么特殊之處嗎?”安格爾滿頭霧水的來到指定位置坐下。

就在安格爾坐下約莫半分鐘后,他突然感覺屁股下方突然傳來一道震動,恍若擂鼓。

又是半分鐘,第二道震動傳來。

安格爾在心中暗道:這是……魔隼的心跳聲?

在得出這個答案后,安格爾的眼睛突然一亮。

直到現在他才猛地反應過來,在剛才他陷入幻象中的時候,外界的聲音都被他排除了,但他忘記了自己體內也有聲音!

如果細究的話,他體內的聲音其實更加的繁雜和多樣。

再加上當時安格爾正陷入要被摔成肉餅的危機感中,心臟劇烈收縮,大腦一片空白,反而更加襯托出如擂鼓般的心跳聲。

撲通,撲通,撲通。

安格爾伸出手掌壓在胸前,感受著心跳的頻率。此時他的心跳略微平復,但他依然能感覺到與先前心跳如鼓的區別。

“發現了嗎?”桑德斯的聲音傳進耳里。

安格爾點點頭:“是心跳聲。原來,布置宛音幻象的聲音,不單單只有人工聲、自然音,還有人體內的生理音也可以。”

這一刻,安格爾覺得自己仿佛窺視到音幻術法的一角,但還沒等他高興幾分鐘,桑德斯的冷水就潑了過來。

“以你目前水平來看,同儕中知識積累量不錯,思維方式也達標。但你的思維寬度還是太窄,依舊還停留在凡人的愚昧中。”桑德斯毫不留情的道:“你如果想要踏上真知之路,思維還要打的更開,否則,就算你晉級了正式巫師,也不過是泯然眾人的一撥。”

桑德斯的話,讓安格爾飄飛的心思又落了下來。

正如桑德斯所說,他的思維的確有點固化,只注意到眼前的一畝三分地,卻忘了還有更遼闊的大地,更廣袤的天空。

桑德斯見安格爾的表情回復到鎮定,微不可察的揚了揚嘴角。

“回到剛才的話題。”桑德斯對安格爾道:“你說的沒錯,的確是心跳聲。但你發現了心跳聲的作用了嗎?”

這個問題又繞回了最初的原點:圍困撒卡的幻象中,那道宛音幻象用來做什么的?

同理,心跳聲的作用是什么?

如果再問的更簡單一點,宛音幻象為什么要有聲音?它的聲音到底有什么作用?

這個問題把安格爾難住了。他一直覺得,雖然自己還釋放不出來宛音幻象,但他對音幻的概念還算了解。可真要讓他解釋宛音幻象的聲音有什么作用,他卻懵逼了。

安格爾回憶起桑德斯給他的筆記本,記載著“宛音幻象”這道1級戲法的頭一句話,直接給音幻下了定義:音幻,用聲音勾勒出人心的幻象。

安格爾仔細的思考著這句話:“用聲音勾勒出……人心的幻象?”

安格爾發現自己似乎一直理解錯誤了,這句話的重點其實不是聲音,也不是幻象,而是人心!

如果“人心”是重點的話,那么聲音其實就是用來擾亂、迷惑甚至引導人心的一個手段!

所以,剛才桑德斯使用的宛音幻象,心跳聲不是重點,重點是心跳聲擾亂了他什么思維?

半晌后,安格爾從沉思中回過神,一臉平靜的道:“判別能力,我失去了對外的判別能力。”

桑德斯笑了笑:“看來你想到了。”

安格爾說的判別能力,其實就是在剛才的幻境中,被心跳聲干擾后,他對外界的一切都喪失了判別力。首先他開始戒備,他不信任外人,不信桑德斯會救他。緊接著,他對周圍環境判別錯誤,他其實一直都沒有移動過,所以風聲未曾出現波瀾,腳下也未有失重感,這些明顯的不正常現象,以安格爾平日的細心程度,哪怕在生死關頭,他也絕對不會忽視。

所以,不用多說,那道心跳聲其實就是干擾他思維判別能力的。

桑德斯:“既然你自己想出來了,那么你應該也猜到困住撒卡的幻境中,那道宛音幻象的作用了?”

“應該和我先前的狀況一樣。”安格爾:“被宛音幻象干擾后,失去了判別力。”

桑德斯:“你的答案是正確的,但過程卻錯了。”

安格爾怔愣了一下,表情疑惑。

“我剛才用你的心跳聲,引導出讓你記憶深刻的瀕死幻境,以此干擾了你的決斷力,這一點你說對了,但是,對于撒卡我卻是用的另一種方法。”

“催眠。”桑德斯沒有在賣關子:“檢驗你靈魂的實驗,至少需要大半天時間,用鐘擺聲將他催眠,讓他沉浸在美好的睡夢中失去判別力,這才是最省力的方法。”

說到這,桑德斯拍拍安格爾肩膀勉勵道:“宛音幻象雖然只是1級戲法,但它的背后也是一個復雜且龐大的體系,如果你這么簡單就能弄明白,那其他巫師耗費百年、千年的力氣去研究它干嘛?”

“不止音幻,其他的幻術系方向都是復雜多變的。不過大多幻術系都會涉及到人心,你如果對這些有興趣,可以去找找心理研究的書籍,對你學習幻術應該有所幫助。”

回到幻魔島,安格爾還在回味著桑德斯先前隨手使出的幻境。

簡陋到邏輯都有硬傷的基礎幻術,配合一個迷惑人心的宛音幻象,就把安格爾迷惑的團團轉。

雖然最后有些丟臉,但安格爾從這里面卻學到很多東西。

如果說基礎幻術單純是迷惑你的眼球,那么宛音幻象用到高深處,則可以迷惑你的心靈。把他們單獨拿出來用,都各有各的缺陷,但將之一結合,幻境立刻從一盤散沙,達到質變的地步!

這是最直觀的效果,告訴安格爾在巫師的世界中,11不僅僅等于2,它的答案可能是未知。

剛剛落地,安格爾就發現莊園的氣氛有點異樣。

平日里,幻魔島上幻獸眾多,鳥鳴獸吼嚶嚀聲不間斷,怎么今天如此寂靜?

安格爾跟在桑德斯身后,剛踏進大門,就看到煙魔影仆莊嚴肅穆的站成一排。

緊接著,一股滯礙的魔力波動將他團團包圍。

安格爾愣了一下,想要詢問這是怎么回事時,卻發現自己張開嘴后,卻什么話也說不出來。

聲音被禁止了?

1級戲法禁音術?不對,禁音術的對象是單人。

難道是2級戲法禁聲結界?在安格爾還未踏入巫師界的時候,就從摩羅那里見識過禁聲結界的威力。

不管是哪一種,敢在正式巫師的宅邸釋放這種群體禁聲,絕對是一種挑釁啊!

就算是芙蘿拉,估計也不敢這么做。

難道是桑德斯的敵人來了?安格爾默默看了一眼桑德斯,發現他眉頭緊蹙,不置一語,表情疑惑的看向走廊盡頭。

“等你很久了,桑德斯。”這時,從盡頭走廊里走出一個人。

來人是一個身姿挺拔的老人,著灰色長褲,白色襯衫與咖啡色格紋馬甲,他的外表打扮,每一個細節都修飾的規規整整,就連發絲都一根不落的梳成大背頭。

以安格爾的第一印象來看,這是一個對自我要求很嚴苛的人。

“萊茵閣下,您怎么會屈尊到我這里來?”桑德斯脫帽,向來者行了半挽禮。

隨著桑德斯的行禮,周圍其他的煙魔影仆也同時躬腰,行全躬禮。

安格爾見狀,心中雖然有點疑惑來人是誰,但既然連桑德斯都要行禮,想必是大人物!安格爾雖然有點忐忑,但臉上絲毫不顯荒亂,隨著大流也行了一個躬禮。

被桑德斯稱為“萊茵閣下”的老者沒有理會其他人,而是走到桑德斯面前,臉上帶著一絲無奈:“你應該猜到了。”

桑德斯沉默片刻:“是誰?”

萊茵:“是薩曼莎,她請求我過來的。”

“果然是她。除了她,我想不到其他人能夠令萊茵閣下親自出馬了,看來這一次我很難拒絕了。”桑德斯道。

萊茵張了張口,想說什么,但最后卻什么也沒說出來,只是嘆了口氣:“唉……這一次也不見得是個苦差事,我們進去說。”

萊茵與桑德斯往客廳走去,安格爾猶豫著要不要跟著他們走,或者干脆直接轉頭回家?

就在這時,桑德斯的聲音傳入他的耳邊:“你先不忙著走,晚點我還有事找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