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221節 聲音

第221節 聲音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221節 聲音

巫師的終極追求,無非就是求得一個答案。

“但如何去求這個答案,方式卻不止一種。”桑德斯站在隼魔的背上,手扶著帽檐,迎面而來風,將他黑色披風吹的飛舞。

一瞬間,安格爾有種時空倒轉的錯覺。

“別說過程。有的時候,連答案都有可能不止一種。”

桑德斯突然看向遠方的天空,烏云密布,眼看著暴雨就要來臨。安格爾隨之看去,在烏云附近有七八個學徒正專注的記載著什么,這幅場景十分熟悉,安格爾在野蠻洞窟看到了很多次。

地球有位哲學家曾經說過“知行合一”,將思想與實踐結合起來,所思所想才會化為人生的經驗。而那些學徒,就是在做著這件事。

觀察著烏云,有的學徒手中水元素聚集,有的學徒被云氣繚繞,還有的在對烏云施加外力,觀察著烏云的變化。

“他們拿著一樣的題目,最后得出的答案卻是各不相同,你知道為什么嗎?”桑德斯看向安格爾。

“因為他們學的東西不一樣,個人體悟與思維邏輯也不同,得出的答案肯定是各不相同。”安格爾道。

“對,他們學的不一樣,所以目前只能各走各的。一條路都還走不通時,如果貪心他人的路,最后可能永遠走不到路的盡頭。”

安格爾一愣,桑德斯都說到這個地步了,他怎么可能會聽不懂。桑德斯擔心他被重力脈絡的強大迷了心,以后一味的去提升靈魂之力,卻忘記真正的重心。

桑德斯很清楚,強大的東西最有吸引力,尤其是對初入巫師界的菜鳥而言;在天空塔中就能看到很多例子,拋棄基礎一味追求強大術法的人不再少數。而重力脈絡,是多么強大的力量?吸引力自然更甚,如果安格爾稍微急功近利了一些,只看著眼前利益,卻放棄了遠大前程,那他肯定會很失望。

“孰輕孰重,我知道的。”安格爾鄭重道。

桑德斯點點頭,不再多言。

其實桑德斯也有些過分擔心了,安格爾就算急功近利,也不會是為了自

強大。他與喬恩的五年之約眼看著已經過了一小半,連杯中的水都還沒有喝完,他怎么可能關注天邊的云與月。

一路飛回了永恒之樹的范圍。眼看著馬上就要到達幻魔島了,但他還有些東西沒弄明白,所以安格爾趁著還沒降落,趕緊詢問道。

“導師,剛才你困著撒卡的那個幻境,是基礎幻術嗎?”

桑德斯“嗯”了一聲,反問道:“你剛才研究了很久,除了基礎幻術外,還看出些什么?”

安格爾將先前他看到的東西一一說出來。還在手掌心中,將先前基礎幻術的幾個節點還原,手掌上幻影綽綽,仿若傳說中的掌上神國。

“微觀幻象用的不錯。”對于安格爾的進步,桑德斯也不吝贊美。

安格爾嘿嘿一笑,他也是因為先前煉制隼魔擺件,才突然開的竅。剛才靈光一閃,就用在了手上。

“你剛才說的都對,節點、邏輯、魔力分布,甚至幻象內容你也推測的沒錯。看來你對基礎幻術的掌握確實很到位。”桑德斯停頓了一下:“所以,你想問的是宛音幻象?”

安格爾點頭如搗蒜,眼里充滿著對知識的渴望。

桑德斯沒有說話,直接提拎著安格爾的衣襟,在安格爾驚懼的表

中,從隼魔背上一躍而下。

有桑德斯帶著,安格爾一點都不擔心。

但安格爾發現,直到快要落地時,桑德斯

上都沒有魔力波動。他趕緊轉過頭看去,卻發現桑德斯根本不在

后,而是站在遙遠的空中,面無表

的看著他。

安格爾聽到如擂鼓般的心跳聲……他的腦海整個空白,不知道桑德斯要做什么,但眼看離地面還有十多米,安格爾驚嚇的面色與唇色蒼白。

仿佛回到了世界意志降臨的那一

,他被颶風掀翻落到了葉片外,從數百米的半空中落下。

何其相似。

但那一天有鏡姬相救,這一次……桑德斯會救我嗎?

不會的!安格爾莫名的認定,桑德斯這一次絕對不會救他!

安格爾有一瞬間的軟弱,但下一刻他的眼里閃過一道狠色,為什么他要將生命交予別人的施舍?他不需要別人救,他可以自救!

自救,自救……安格爾腦海里閃過一道道戲法模型,他會的戲法不多,但戲法的改良模型他會的卻不少!

用哪一種戲法?該如何自救?安格爾的思維在這一刻轉的飛快。

突然,安格爾想起一個模型,那是他最初解構“清潔術”時注意到的一個模型。

將清潔術解構后,會發現它其實是水風元素結合,模型均是由“平面”與“勾玉”兩個部分組成。如果戲法模型是“破碎勾玉系列”,那么水風元素的平衡側重于水元素。戲法模型如果是“平面與完整勾玉系列”,那么水風元素的平衡則側重于風元素。

當時,靠著全息平板的計算能力,安格爾將清潔術所有的組合排列都計算了出來,其中有一個排列,全息平板花了整整15分鐘才計算出來。

這個風水的排列組合,經過魔能公式的計算,最后得出的戲法模型是一個完整的勾玉與完整平面。按照推測,這絕對是傾向于風元素的戲法模型。

“或許風力可以減緩我的落勢。”安格爾眼里充滿血絲,不管不顧的在體內排列起這道模型。

當初安格爾莽撞的排列一個全息平板花了13分鐘計算出來的組合,結果被術法反噬,蔫了大半個月。自此后,安格爾沒有再冒險過。

但這一次他不得不這么做。他沒有學過風系的戲法,就算學過也沒用,因為0級的風系戲法也無法讓人飛行。而通過全息平板計算出的最久的“偏風系”模型,只有這一個了!

拼了!

在他就要碰觸到地面時,安格爾直接將那個戲法模型用了出來。

魔源瘋狂的被壓榨,眼看著模型構建了一大半,但魔力這時突然枯竭了!

和上次術法反噬時幾乎一模一樣,模型在魔力枯竭的瞬間,開始出現崩潰的跡象。

“完了……”安格爾臉上閃過絕望,他還是高估了自己的魔力儲備,這道模型至少達到了1級戲法的程度,甚至更高。

在絕望中,安格爾閉上了眼。

就在他以為自己會摔成

泥時,一股溫和且不帶任何屬

的魔力傳入體內。

有魔力了?

安格爾來不及想魔力從何而來,趕緊引導這些魔力融入即將崩潰的模型中。最終在魔力源源不斷的傳輸下,終于在他即將觸地前構建成功!

完整的勾玉!完整的平面!這是一道極為完整的模型!

在模型構建成功的瞬間,安格爾將之導入腳下。

剎那間,一股帶著旋轉之力的狂風飛快成型……

安格爾隱約聽到一聲鳥鳴慘叫,還未等他思索鳥鳴為什么從下方傳來時。他就發現自己倏然升空了,一道寬約兩米左右的風龍卷成為他升空的助力。

這道戲法模型是……風龍卷?!

風龍卷的確是水風元素結合,但他的這道風龍卷也太小了吧……和正版的3級戲法風龍卷完全是兩碼事。

小就小吧,至少他活命了。

安格爾長舒一口氣,安慰著自己。

“居然將隼魔給擊傷了,真不乖。”一道低啞卻溫和的男聲在他耳邊響起。

下一秒,安格爾發現眼前的風景徹底變幻,原本此刻他應該已經著地了,但實際上他卻處于千米的高空中。

桑德斯伸手拎著他的后頸衣領。

不遠處,隼魔拍打著翅膀在悲鳴,它的背上出現一個血洞,血洞上隱隱有風、水元素殘留。

“剛才……是幻象?”安格爾的臉色蒼白,也不知道是魔源被榨干的后遺癥,還是被嚇白的。

“呵呵。”桑德斯輕聲笑著,笑聲一改往

的低沉,變得清朗許多。就像是一陣山風拂過樹葉,帶起的簌簌聲響,悅耳又讓人心安。

一道笑聲,代替了所有回答。安格爾默默探出精神力觸角,感受著

周的魔力波動,果然有基礎幻術節點的痕跡。

真相大白,剛才的一切真的只是幻象!

安格爾只覺臉上一陣發燙,剛才他咬牙切齒、青筋暴露、顏面猙獰的樣子該不會都被桑德斯看到了吧?

答案毋庸置疑。

安格爾捂面自憐,他的形象啊……他苦心經營的溫和謙卑形象啊!

安格爾低著頭,臉色蒼白的仿若一具尸體,被桑德斯拎著后衣領,飛到了隼魔背上。

隼魔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安格爾,安格爾的頭埋的更低了。

桑德斯隨手就將隼魔的傷口治療好了,不過傷口處光禿禿的,與周圍漂亮的黑羽形成強烈的對比。

安格爾低著頭坐在隼魔的一側,許久不語。

“剛才使用的是改良版的風龍卷?”桑德斯笑著打破沉默。

安格爾吶吶道:“我也不知道,剛才是頭一次用。”

桑德斯點點頭,“模型是完整的勾玉置于平面上,原組合莫非是清潔術?”

聽到桑德斯將模型的樣子都說了出來,安格爾可以肯定,剛才他魔源枯竭時,突然出現的一股魔力,應該就是桑德斯傳過來的。

“恩,是清潔術。”安格爾頓了頓,面色尷尬的說:“剛才……謝謝導師出手,要不然我肯定又被術法反噬了。”

“我記得上次你被術法反噬,就是貿然使用清潔術改良造成的。所以,這個改良的風龍卷就是上回你改良出來的?”桑德斯對這個風龍卷還

有興趣的,一個用來清潔的0級戲法經過改良后,竟然達到接近2級別戲法的地步。

并不是。安格爾在心里默默道。

“是的。”安格爾埋著頭低聲道。

“不錯,一個簡單的0級戲法能被改良到這個地步,雖然還有不完美的地方,但足以載入書冊了。”桑德斯拍了拍安格爾的肩膀:“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將這個改良清潔術寄給面向學徒的雜志社,應該會有很不錯的反響。”

安格爾吱嗚一聲,也沒說是與否。只是埋著頭,兀自

舐著消逝的人設。

桑德斯見狀,心中暗暗發笑。

“剛才的基礎幻術中,你可發現了宛音幻象的作用了嗎?”為了避免安格爾繼續沮喪,桑德斯決定轉移話題。

宛音幻象?剛才有宛音幻象?安格爾原本還在

舐傷口,但桑德斯的話剛好撓到他的癢癢

安格爾忍不住思考起先前在幻術中的經歷,但仔細回憶了一便,最終還是一頭霧水。

桑德斯:“沒有發現嗎?”

剛才的幻境中,安格爾可以肯定有基礎幻術,因為他清楚的發現了節點。但宛音幻象……他還真沒注意到。

宛音幻象需要靠聲音來施展,但他剛才沒有聽到任何聲音!所以真的有宛音幻象嗎?

聲音……難道是風聲?安格爾皺著眉思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60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