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200節 另一個戰場

第200節 另一個戰場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200節 另一個戰場

整個上午,除了與牧狐人的戰斗外,他還有一場比賽。

對手是寄生娘。

昨天安格爾還對這個寄生娘一無所知,除了知道是戴維的女神外,他也沒有其它太多的資訊。早上戴維過來找他的時候,安格爾才從他口中得知了寄生娘的更多信息。

寄生娘,名字不祥,實力驚人;雖然目前才達到二級學徒巔峰,卻擁有數次反殺三級學徒的經歷。目前是天空塔第十三層排位表的榜首,以積分197分的成績完全碾壓第二名,奪得魁首。

寄生娘的戰斗手段,戴維也不是很清楚。每次寄生娘的比賽,贏的都很奇特,要么對手主動認輸,要么對手發呆被寄生娘一掌擱倒。

戴維個人猜測,是因為寄生娘長得太美了,讓選手在比賽過程中耽溺于她的美色,寧可投降也不愿意傷到寄生娘。

這個說法基本上廣為流傳,但事實上真的如此嗎?安格爾不知道,但他還是不怎么相信巫師會被美色所迷惑。除非,這個寄生娘是深淵魅魔。

這個猜測也是有可能的,或許寄生娘移植了魅魔的血脈也說不定啊。

兀自猜測也沒有用,只有比過了才知道。

如果真的是擁有魅魔的功效,還是要稍微準備一下。想到這,安格爾低聲對托比道:“下場比賽,如果我發呆或者發愣;不用等我吩咐,主動出手去解決對方。”

安格爾就不信了,世界觀與審美觀有別人類的托比,會被人類美女所魅惑。

與寄生娘的比賽,是在第四場。

天空塔十三層有三個擂臺,三個擂臺同時開始比賽。安格爾與牧狐人的比賽已經結束,另外兩個擂臺比賽也趨于完畢,安格爾估摸著最多半個小時,主辦方稍微清掃擂臺后,就是他與寄生娘的比賽了。

對于這一場比賽,安格爾還是很期待的。

死亡三階的榜首誒!基本上等同于中低階學徒里的領軍人物!安格爾也想知道,自己與這些精英中的貴族有多大的差距。

等待比賽的時間并不長,正如安格爾所猜測的,不到半小時,安格爾就再次重返戰場。

從選手通道一出場,安格爾就感受到了無比

烈的氣氛。這種幾乎實質到盈滿的氣氛,遠超安格爾以往的所有比賽。

安格爾環顧著觀眾席,甚至看到了三級學徒的蹤影。還有,一些從第十四層與十五層下樓觀看比賽的超精英選手。

和牧狐人那場比賽所不同的是,這一次觀眾席上有男有女,而且全都望著與安格爾相反的另一端比賽通道。

當一個著白色巫師袍的人影,娉婷搖曳的從選手通道走出來時,整個現場的氛圍,就像是被點燃的油火一般,肆虐的燃燒起來。觀眾席上不管男女老少,在這一刻都瘋狂的對著那道白袍

甚至有巫師學徒,拼著違反天空塔規范,也要往寄生娘扔出

滴的玫瑰。

但寄生娘完全沒有看那些落在地面上的玫瑰,高跟皮靴踩過,將玫瑰花瓣碾成碎片。

安格爾離寄生娘很遠,暫時無法看清楚對方的長相。

當對峙時間開始,雙方選手上場時,安格爾才首次看到寄生娘的外貌。

安格爾見過的女

之美有很多,艾琳的可

、芙蘿拉的詭魅、娜烏西卡的

感、阿布蕾的精致……這些女

在外人眼中已經算是美女,甚至頂級美女。但如果與寄生娘一比,那還真的略遜幾分。

寄生娘的外貌的確很應和現場的

烈氣氛,美的讓人窒息,美的讓人瘋狂。

她的美,甚至讓人無法用語言去描述。

就連安格爾這個對女

還未開竅的小男生,面對這樣有沖擊力的美貌,也有些羞澀。

他算是知道,為何戴維會瘋狂迷戀寄生娘了。

安格爾眼底帶著欣賞,美麗的事物能夠養眼,誠不欺我。但如果說,美到讓人主動認輸,安格爾覺得還沒有到這種地步。

所以……寄生娘的勝利,應該另有蹊蹺。

“你就是牛

男爵?”寄生娘的聲音清脆悅耳,她的問話帶著一絲“不滿的失望”感。

安格爾沒有開口,他還在疑惑寄生娘的口吻,難道她從什么地方知道自己的名字?

“怎么?面對本小姐的美貌,你還是不愿意用真容面對嗎?是因為自慚形穢嗎?”寄生娘的語氣帶著自戀與譏諷。

“也只有在

暗的水溝里求生的臭蟲,才會躲在面具背后,羞于露面。”寄生娘的聲音帶著一絲莫名的波動:“所以,你是臭蟲嗎?”

雖說現在是對峙階段,講講垃圾話很正常。但安格爾還是有些疑惑,這種又自戀又毒舌的人,怎么會有那么多人喜歡?難道人人都有受虐癖?

“臭蟲,你為何不待在臭水溝里?那里才是你的歸宿。”

一直被人咒罵臭蟲,縱使脾氣不錯的安格爾也皺了皺眉。

男爵低沉清冷的聲音出現:“原本有一位你的

慕者拜托我,讓我不要讓你輸得太難看,但想來應該用不著了。”

寄生娘冷笑一聲:“我尊敬的大人讓本小姐與你比賽,我的恩人讓本小姐放你活路,我還以為你是如何厲害的人。結果不過是只臭蟲,為了不讓恩人失望,我會留你一命,但也別想著四肢俱全的從擂臺走出去。”

對峙階段如此的針鋒相對,安格爾還是頭一次。對于寄生娘口中的“大人”與“恩人”,他不知道是誰,但想來或許是寄生娘如此大開嘴炮的原因之一。

比賽開始——

安格爾剛準備動手,卻突然整個人呆愣住了。

在觀眾看來,就像是震撼于寄生娘的美貌而難以自拔的戀慕者一般。

寄生娘搖曳

姿,一步步的走向安格爾,在安格爾

邊時,寄生娘拿出一把匕首高高舉起。

安格爾如今處于呆滯狀態,雙眼無神,一動不動。眼看著就要被寄生娘用匕首砍傷。

但就在這時,托比動手了。

它直接從安格爾的肩膀上飛了起來,一個俯沖加速,配合自

重力改變,猛地撞上寄生娘的肩膀。

巨大的轟鳴聲,伴隨著血液紛飛,與塵土飛揚,讓整個現場出現了一瞬間的靜謐。

托比剛才施展的技法,就像是一個大鐵坨從數百米的高空砸下所展現的力量,遠遠超過二級學徒能夠承受的上限。

托比一觸即發,觀眾甚至看不清楚場上的

況,托比就回到了安格爾的肩上。

“怎么了?剛才是怎么回事?”

“賽琳娜敗北事件重現?”

“噢,不!我的女神!她不會有事的吧?如果她受傷了,哪怕一個擦傷,我也要與牛

男爵拼命!”

“肯定沒問題的,寄生娘可是榜首!一個初級學徒怎么可能打得贏榜首!”

觀眾席上能看清場上狀況的,唯有兩個三級學徒,這兩個三級學徒一個是普羅米,另一個則是普羅米的同伴。也不能說看清楚,他們其實也只是看到一個影子瞬間出現與消失,但這也足夠了。

這突如其來的轟鳴與塵土,竟是那只微不足道的小鳥造成的?!

普羅米曾經見識過托比的速度,如今再見識到托比的爆發力,他也在心中暗暗作著對比。他就算已經達到三級學徒,能隱約看清楚托比的行動,但想要躲開托比的這一招,也絕不可能。

所以,如果他與托比對戰,恐怕也是一個照面就會輸吧。

“唉,早知道戴維的小朋友有這么厲害的魔寵,我又何必去和寄生娘說

呢。”普羅米搖了搖頭,在心底暗暗嘆氣。

當塵埃落定,所有觀眾都翹首以盼,想要看清楚“女神”有沒有受傷。

他們生怕賽琳娜敗北事件重演。

可是越怕什么,越來什么。

當視線變得清晰時,他們看到了場上的狀況——

一個血洞出現在寄生娘的肩部,從肩胛骨到鎖骨一段,全部碎裂成渣。

“寄生娘!”

“女神!”

“竟然真的再現了昨天的

形。可惡!賽琳娜為什么始終不說,是什么造成她落敗的!如果她說了,或許寄生娘就有了對策!”

“這個牛

男爵必須死!”

“敢傷害寄生娘,牛

男爵必須死!”

觀眾席上從悲愴慘呼,到聲討牛

男爵只不過轉瞬之間的事。

目前看來,寄生娘應該注定敗局了。

但讓所有人疑惑的是,寄生娘眼看著處于昏迷彌留狀態,應該宣布比賽結束了。但臺上始終沒有動靜。

“難道一定要寄生娘認輸才行嗎?主辦方一點都不人

化!”

男爵一開始就被寄生娘給迷惑住了,其實輸的人應該是他才對。”

“如果牛

男爵真的已經被迷惑住了,那為什么寄生娘會被傷成這樣?”

圍觀群眾也不是智商掉線的人,看到牛

男爵依舊傻愣愣的待在場上,另一邊寄生娘已經進入昏迷,顯然有某種東西在保護著牛

男爵。

或許是某種自動護主的煉金道具,或許是某個藏在

暗中的魔寵,又或者是……站在牛

男爵肩膀上的那只鳥!

至于是哪一種東西在守護牛

男爵?雖然還不明確……但他肩膀上的鳥,可能

最大,尤其是那只鳥現在還趾高氣昂的呢,讓人一看就覺得欠打!

又過了一分鐘,賽場外的工作人員都有些摸不著頭腦,為何大屏幕上還不宣布比賽結束?

按照天空塔的比賽規則,這樣的特殊狀況,應該已經判定牛

男爵勝利了啊?

有工作人員來到巴洛克

邊,詢問起該如何處理時。

巴洛克卻是笑著道:“比賽結束?當然沒有,我們看不到的戰役,或許還激烈的很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