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199節 價值觀

第199節 價值觀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199節 價值觀

塵埃與霜降術的復合應用,制造出的小范圍迷霧,其實算不上真正的迷霧。

而是一種類似“霾”的現象。

安格爾為這個復合戲法取名「塵霾術」,是最貼切它本質的名稱。

塵霾術其實應用范圍很小,頂多可以遮擋敵方的視線,而且比起其他的迷霧類術法有著最本質的缺陷:畢竟是霾,呼吸進鼻腔肯定會有塵霾積累。

正因為這個缺陷,塵霾術依舊不是一種完美的戲法。但實際的應用

況還是不錯的,只要忍一時塵霾,倒也可以做到“迷霧遮掩”的效果。

安格爾目前就處于捂住鼻子的狀態,好在巫師袍上有固化的除塵術,衣服上倒是不沾染塵埃。

“托比,上!”

安格爾讓托比去和血眼狐魔戰斗,托比強忍住空氣中的細小塵埃,上前與血眼狐魔打斗起來。

血眼狐魔是一種很高級的召喚獸,喜血腥擅幻術,處于巔峰狀態的血眼狐魔甚至可以用幻術遮掩數百里的范圍。當然,前提是血眼狐魔要處于巔峰。牧狐人現在召喚的血眼狐魔,頂多才出生510年,血眼狐魔作為壽命漫長的長生種,想要達到巔峰還早的很。

所以托比出戰后,幾個交鋒后,血眼狐魔就被踹的昏頭轉向。若非安格爾吩咐,不要造成太大的動靜,托比早就一爪把血眼狐魔給秒殺了。

在托比與血眼狐魔纏斗的時候,安格爾朝著擂臺另一端望了望。塵霾術與其他迷霧終是不同,在遮擋別人的視線同時,也遮擋了安格爾的視線。所以他只能隱隱綽綽看到牧狐人的影子。

不過看到影子就足夠了。

正如安格爾所料,牧狐人在看到他放塵霾術遮掩住血眼狐魔,依舊沒有主動靠近。顯然打定主意靠著血眼狐魔來與他戰斗。

看著塵霾的厚度,安格爾捂住鼻子,暗道:應該夠了。

下一刻,一陣魔力波紋從安格爾

上向外四

牧狐人在看到那“迷霧”時,心臟一個咯噔,總覺得有些不對勁。但很快的,他發現自己能隱隱透過迷霧,看到內里的場景,這時他才稍微放下心來。

雖然看的不甚清晰,但牧狐人可以看到血眼狐魔與安格爾爭斗的正激烈。就連他通過召喚獸的心靈連線感知時,也只能感覺到血眼狐魔戰斗正酣,沒有時間回應。

“沒想到這個牛

男爵的近

戰斗能力還

強的,居然能與血眼狐魔僵持這么久。”牧狐人臉上閃過一絲

戾:“但牛

男爵也僅止于此了,一旦我使用術法與血眼狐魔,你必死無疑!”

牧狐人想到這,開始了他的表演。

損的戲法朝著霧霾術中牛

男爵的影子丟過去。

觀眾席上,眾人遠遠看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們離戰場實在太遠,連迷霧術中的影子也看不清。擂臺周圍又有保護

的魔能陣,精神力觸角無法探入,作為中低階的學徒,他們也只能干看著。

唯有巴洛克能看清楚擂臺上正在發生的事,但縱使他看的一清二楚,卻還是滿腦子疑惑。

安格爾用出迷霧,巴洛克以為他有什么后招,卻發現安格爾的后招讓他十分無語,安格爾竟然在迷霧中庸基礎幻術構建出一場打斗的幻象。

——他與血眼狐魔的打斗幻象。

基礎幻術與迷霧的組合,算是一種常用的招數,但構建這種幻象有什么意義嗎?

幻象理所當然的沒有被牧狐人識破,牧狐人不停的使用遠程戲法攻擊著“牛

男爵的幻影”,他卻不知道,他打的其實一直是自己的召喚獸血眼狐魔。

巴洛克看到這里,心中暗忖:莫非安格爾打算耗光牧狐人的魔力?但他這時候只要用出煉金武器,肯定能贏啊,沒必要這么費勁啊。

“現在的年輕人,想法真是越來越難懂了。”巴洛克感慨。

安格爾廢這么大勁在做什么?

他不過是在尋找,自己要不要殺死牧狐人的理由。人

是最難琢磨的,壞人也有閃光點,好人也有

暗面,安格爾也不想費盡心思去揣摩對方的人

,管他是好是壞,他只要知道一件事:牧狐人對他到底有沒有殺心。

一旦確定牧狐人對他有殺心,那么不管牧狐人本

是好是壞,他也不會姑息。

通過幻象制造的“勢均力敵”,在牧狐人的遠程協助下,“勢均力敵”慢慢變為安格爾處于“劣勢”。

見到塵霾術中,牛

男爵的慘像,牧狐人越發興奮。不再慢慢試探,而是用更加

損的戲法攻擊牛

男爵的要害。

男爵一陣慘叫:“你…可惡!我認……”

“想認輸?休想!”牧狐人又一個術法扔過去,配合血眼狐魔的神助攻,將牛

男爵撞到地面動彈不得。

從牧狐人的角度看,牛

男爵的雙手已經折斷,再也無法扔出信息卡認輸。

見到牛

伯爵手腳已廢,牧狐人才踩著輕松愜意的步伐,慢慢靠近。

“你為什么要致我于死地?我已經認輸了。”牛

男爵的聲音幽幽傳入牧狐人的耳中,牧狐人在興奮中甚至沒有察覺到,這道聲音沒有任何的氣喘,冷淡而清澈。

牧狐人冷哼一聲:“這個問題你心里很清楚不是嗎?想想你干的事吧!”

“我做的事?什么事?”安格爾眼神微微一斂。

“你不要想矢口否認,是你吧,你殺了普東戈。”牧狐人的表

在這一刻,終于不再裝作淡薄高人,眉眼之中泄露出一絲恨意。

“原來你知道這件事了。”安格爾暗暗的嘆了一口氣,正如戴維所說,牧狐人不僅知道了牧狗人普東戈死于他手,而且殺心已現。

“呵呵,就算我不殺你,博朗科也會殺你的。所以,還不如死在擂臺上,看上去更光榮不是嗎?所以你該謝謝我啊。”

博朗科是赤蝶的裙下之臣,安格爾早已從戴維那里得到消息,不過博朗科目前并不在野蠻洞窟,暫時倒是不用考慮他的報復。

安格爾看著牧狐人毫不露骨的惡意:“既然如此,那就——”再見吧。

塵霾里,安格爾看著已經死亡的血眼狐魔,又看了看慢慢靠近的牧狐人,微微嘆了口氣,一發閃耀著魔紋的金色小箭從他袖口中

了出去。

牧狐人已然踏入了幻象中,完全沒有察覺危險將至。

直到刻畫有鋒銳魔紋的金色小箭沒入牧狐人的喉嚨時,他才露出一臉驚懼,但為時已晚。

看著慢慢消失的幻象,牧狐人伸出手指指著牛

男爵“呃——”了老半天,但最終還是帶著后悔與絕望癱倒在地。

巴洛克看了全程,直到牧狐人與安格爾的對話后,他才有點明白安格爾為何要演出一場戲。

大概……是要為自己殺人找個心安理得理由。

巴洛克不是不明白安格爾的心態,但他還是覺得——

要殺就殺唄,找了半天理由,最后還不是殺了。一點都不干脆!

以殺伐果斷著稱的桑德斯,竟然收了這么個學生,傳出去簡直就是一場笑談!

巴洛克也懶得再看了,拿起墊在

股上的《清涼一夏》,滿臉猥瑣的離開了觀眾席。

當迷霧消失,地面上出現牧狐人與血眼狐魔的尸體,觀眾還處于沒反應過來的狀態。

前一秒牧狐人不還飄逸的釋放術法,甚至隱隱露出勝券在握的表

,怎么下一秒就死了。而且連著他的召喚獸也死了。

地面上也沒有如昨天與賽琳娜對戰時出現的大坑,所以……牛

男爵到底是如何干掉牧狐人的?

很多人在思索牛

男爵的手段,但更多的人,卻是在為牧狐人死亡而悲傷。

整個觀眾席絕大多數都是女

學徒,幾乎都是牧狐人的戀慕者,牧狐人的死亡是完全出乎她們的意料之外的。要知道,牛

男爵在天空塔從未殺過人,就算曾經惡意挑釁過他的選手,他都沒有真正開過殺戒。所以她們從沒有想過,偶像會在今天死去。

因為牧狐人的死亡,整個觀眾席仿佛化為了悲傷的海洋,安格爾站在擂臺上都感覺到了那股彌漫的悲愴氣息。

微微環顧了一圈觀眾席,不無意外的收到了無數個白眼與怒視。

安格爾突然有些懷疑,聽戴維的話,殺死牧狐人是不是個錯誤的決定。因為牧狗人而殺了牧狐人,如果牧狐人死了,又有狂

死忠粉來殺他,一個接兩個,兩個接四個,豈不是越殺越多?難道我也要走上“與整個世界”為敵的道路?

安格爾為這個可怕的未來默默的擦了個汗,然后在滿場噓聲中,擺出冷傲的姿態,從擂臺上退下。

一路回到后臺,這一次沒有人再上來堵他,這算是他開了殺戒后,目前能看到的好處之一。

殺掉牧狐人,安格爾一開始不怎么愿意,但當他殺了牧狐人后,他也沒有感覺太多愧疚。就和上次殺掉赤蝶與牧狗人一樣,我無殺心,但殺了人也不太上心。

就像地球的古代先賢說的,殺人者,人恒殺之;尤其是沒有律法約束的巫師世界,死亡不是一個結束,他很有可能只是開始。

安格爾不是個大

世間的圣人,在這樣一個吃人的世界里,他唯一能做到的是恪守自己的道德底線,欣賞人

之美,也不排斥人

之惡。踽踽獨行,完善自我。牧狐說我給自己領便當了。本來想讓自己成長為反派oss,后來想了想,還是算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