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177節 黑杰克的秘密

第177節 黑杰克的秘密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177節 黑杰克的秘密

“卡牌:曙光女神的花園。”這張卡牌是他套卡中的治療之卡,效果堪比二級戲法!只不過他每兩日才能灌輸一張,極其珍貴。

使用“曙光女神的花園”后,幾乎就在眨眼間,黑杰克手臂處的傷口就回復了七七八八,同一時間,一枚金色的小箭在卡牌治療下,從肌肉纖維中彈射了出來。

黑杰克看到那枚金色小箭時,眼神微微一凝。

“遠程煉金武器?難怪可以做到瞬發!”黑杰克的眼中閃過一絲貪婪,在煉金術士匱乏的野蠻洞窟,煉金武器完全是鳳毛麟角,更遑論是一級學徒都能用的遠程煉金武器。

“這把煉金武器一定會是我的!只要我的傷一好,用出卡牌上吊者的懲罰;雛鳥就會任我折翼!咻咻咻咻——”黑杰克低聲暗笑:“雛鳥就是雛鳥,如此大好機會居然不攻擊我,看來是沒有見識過巫師界黑暗的新人,這種新人還保有凡人可笑的同情心。我只需要在這個時候稍微裝一下弱者,他就會因為同情心而猶豫,然后等我傷勢恢復,我就可以將他踩在腳底下……”

黑杰克想到這,決定擺出一副“堅韌中帶著些許羸弱、驕傲里伴著一絲倔強”的表情,根絕他看過的凡人歌劇,這種表情最容易打動觀眾。哈哈哈哈,雛鳥肯定會被我的表演而感動的吧!

黑杰克抬起頭,就要用這副表情感動牛奶男爵,讓他哪怕猶豫五秒鐘即可!

可當黑杰克看清楚牛奶男爵的動作時,他只覺胸口一悶,似有血氣上涌!

“這根本不是雛鳥,太無恥了!”黑杰克只覺胸口有火、嘴里有血!

從他被煉金武器洞傷開始,最多過了六秒鐘啊!僅僅六秒鐘啊!

牛奶男爵面前就擺出了起碼4道防御術法啊!

而且,還忒么在增加!

“你有多怕死啊!學的套術難道全是防御術?”

當黑杰克的傷勢被曙光女神治愈好時,牛奶男爵面前竟然足足有7道術法,4道防御術法,3道阻攔靠近的控制術法。還有一道由“油膩術”與“火苗術”組合的復合型火墻!

“無恥、無恥、太無恥了!你個偽裝菜鳥的無恥之徒!”在這樣的防御之下,就算是二級巫師學徒也要攻擊個五六秒啊!他一介一級學徒,要破防至少半分鐘啊。

安格爾被罵無恥之徒,沒有一絲的羞愧感。他原本就打算靠這種耍無賴的方法登頂天空塔,所以被罵就被罵唄,他還有更無恥的事沒做呢!反正沒人認識我,我不是安格爾,我是人設高冷的牛奶男爵!

安格爾旋即抬起手,一道金光從他袖口中飛射而出。

黑杰克傷勢初愈,怎么可能躲得過。金色小箭洞穿黑杰克的右臂。

這還不完,安格爾手中的金色小箭就跟不要錢似的,被安格爾漫天飛花一樣的射過來,目標直指黑杰克的各處要害。

黑杰克被那漫天箭雨給嚇了一跳,從剩下的兩張卡牌里,取出一張畫有十字盾的卡牌。

“卡牌,騎士之盾!”黑杰克將騎士之盾擺出來,略微阻擋了幾枚金色小箭,但在箭雨的威脅下,騎士之盾隱隱有破裂的跡象。

“不打了,我認輸,快住手啊!”黑杰克高呼認輸,然后將自己的信息卡丟到半空中。

防御又破不了,還被遠程煉金武器給時刻瞄著要害,他如果再不認輸就真的死了!

天空塔擂臺賽不忌生死,但可以認輸。只要叫出認輸,并且將信息卡拋出,那么擂臺管理員便會開啟魔能陣,將對戰雙方隔開。

隨著信息卡丟到半空中,一道魔能陣立刻出現,兩人的中央還出現了一條隱隱的玻璃罩,安格爾的武器再也無法打擊到黑杰克。

「比賽結束,牛奶男爵獲勝!」

半空中的透明玻璃屏幕浮現出這排字幕,隨著字幕落下,漂浮在半空中的黑杰克信息卡,突然冒出一道光芒,鉆入了安格爾衣兜里自己的信息卡內。

安格爾拿出天空塔信息卡一看,發現卡里多了一條戰勝黑杰克的信息,積分增加了3分,同時按照黑杰克的戰斗場次及勝率,他獲得了150貢獻點。

“還不錯,150貢獻點算是值回箭頭的價格了。”安格爾收起信息卡,大踏步的走下擂臺。

黑杰克癱倒在地上,全身被金色小箭給射穿了多個孔,奄奄一息的模樣。最終被天空塔的工作人員擔了下去。

等到第7擂臺再無人影時,觀眾席上才爆發出一陣陣驚訝。

“黑杰克大人,不是說好了要折了這只雛鳥的翅膀么,怎么會……”

“雛鳥?將黑杰克打的毫無還手之力,怎么可能是雛鳥。”

“或許那個黑色罩袍里的人,是個三級學徒?”

一層觀眾席上基本是凡人,所以他們臆嘆和惋惜,基本是瞎猜。但另一邊,觀戰的巫師學徒,也都在竊竊私語。

“黑杰克輸了?他竟然輸了?”

“你們沒有注意到嗎?那個牛奶男爵有煉金武器,而且還是遠程煉金武器!”

“看到了,可惡,好想要!”

“不如,等那小子落單的時候,我們干一票?”

“還不知道那個牛奶男爵的身份,在一級學徒的時候就能夠用得起煉金武器,或許背后勢力了不得啊,我們還是別找不自在。”

“軟蛋!”

安格爾從選手通道回到后臺時,選手區的人看他的眼神從一開始的輕視,變成了忌憚、驚訝,更多的則是貪婪。

安格爾再次來到抽簽區,中年婦女似乎也看了安格爾的比賽,眼神微微瞄了眼安格爾被黑袍罩著的手腕上,然后微不可察的笑了笑。

“牛奶男爵閣下,你是要繼續比賽嗎?”

安格爾點點頭。雖然他剛才因為處女賽有點緊張,一口氣布置了七道術法,幾乎消耗了大半的魔力。但稍微冥想一會兒,多打幾場應該沒問題,他也不可能場場都遇到如黑杰克這般的對手吧。

“好的,請抽簽。”中年婦女道。

安格爾熟稔的伸手在抽簽箱里攪了攪,然后憑著直覺拿出一顆球。

編號035325。

中年婦女接過球,很快她面前的透明屏幕上出現了一排字:「牛奶男爵vs灰燼武士,半小時后天空塔第6擂臺。」

在周圍人窸窣的討論聲中,安格爾走到偏僻的角落,閉眼冥想,擺出生人勿近的表情。

還沒冥想多久,安格爾又聽到了熟悉的腳步聲。

“命運指引了你,可沒有指引我。”安格爾閉著眼冷聲道。

“牛奶,我剛才看了你的比賽。沒想到你這么厲害。”笑呵呵的聲音。

安格爾嗤了一聲:“不要叫我牛奶。”

“男爵,你剛才用的是煉金武器嗎?好厲害,是普羅米大師煉制的嗎?”

“與你何干。”安格爾睜開眼,透過兜帽看向站在眼前的人。

還是白熊的打扮,還是笑瞇瞇的神情,只是他的手上多了一個精致的黑漆短杖。

安格爾在心內微微嘆氣,這人怎么一直纏著他?

“我就是好奇。在野蠻洞窟中能用得上煉金武器的,哪個不是赫赫有名的,他們的武器都被扒到根底了,而你手上的武器,似乎第一次出現,與他們的都不一樣。”

“那又如何。”安格爾語氣表現的很不耐煩:“你到底跟著我干什么?”

白熊笑瞇瞇的說:“命運交織,注定我會再次遇見你。”

“明明是你自己找上來的,別扯什么命運。”安格爾揮揮手:“你不說就算了,我馬上要比賽了,別打擾我冥想回復魔力。”

白熊聽罷,也不打擾安格爾,笑瞇瞇的拿著拐杖離開了。

等到白熊身影消失,安格爾才皺了皺眉,不懂這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又冥想了約莫十分鐘,安格爾發現耳邊又傳來腳步聲,這一次的腳步聲更加沉重,并不似白熊的步伐。

安格爾不耐煩的抬眼一看,發現來人竟是黑杰克。

他的身上纏著繃帶,帽子也取了下來,單邊眼鏡也沒了,露出灰綠色的短發與英俊的外貌。

“你…”來做什么?安格爾剛想問出口,突然想起自己的高冷:“哼。”

哼了一聲,安格爾就不再說話,等著黑杰克開口。

“剛才的比賽,我算認栽。但我警告你,不許將我的秘密說出去,否則就算我豁出去這條命,也會讓你好看!”

黑杰克的一番話,說的擲地有聲。但安格爾還是不知道黑杰克到底在說什么,他的秘密到底是什么?難道單純就是外表拷貝桑德斯?

安格爾仔細打量著黑杰克,發現脫掉帽子后的他,那頭灰綠色短發和桑德斯也幾乎一模一樣,外貌似乎也有兩三分相似。

“難道,黑杰克是便宜導師的私生子?!”安格爾在心底默默腦補出一出跌宕起伏的愛情劇,隱忍的私生子為了求得嚴父的認同,從外貌、打扮到性格都慢慢的在靠近“父親”,可惜絕心絕情的父親,對他的表現完全不在意,這讓他的心理扭曲變態,甚至以折磨新人為樂……

黑杰克警告了安格爾一番,然后拄著拐杖一拐一拐的離開。

“唉,真是可憐的孩子。”安格爾看著黑杰克形單影只的背影,為腦內劇場劃下一個悲涼的句號。牧狐說嗯……評論里你們隨意發言,但切記,不要造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