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176節 對戰黑杰克

第176節 對戰黑杰克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176節 對戰黑杰克

白熊停頓片刻:“是命運指引我們相遇……”

“說人話!”安格爾用高冷的姿態表達著不耐煩的演出。

白熊一怔,以為安格爾真生氣了,傻愣愣的摸了摸后腦勺,羞澀的道:“因為我和你……的鳥穿了情侶裝,這是命運給我的指引。”

情侶裝?和我的鳥?安格爾愣了一下,轉過頭看向肩膀上的托比。

托比天天都要換衣服,格蕾婭給它準備的各式衣服,數不勝數。它今天穿的的確是毛絨動物裝,不過并非是白熊裝,而是一只白獺裝。

托比身形很小,毛絨絨的白獺裝穿上,配上兩只萌耳朵,的確很像是熊。

托比也被白熊的話給驚呆了,然后氣憤的飛到白熊面前,一爪子踢過去。

白熊臉上出現一個爪印,巨大的力道把他踢到墻面巴著。可見托比的瞬間爆發力有多恐怖。

托比對著白熊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似乎在罵街的樣子。

“呃,其實它穿的是白獺裝,和你的白熊裝還是有點差別……”安格爾頓了頓,用默哀的語氣對白熊道:“還有,我的鳥是雄性的……它嚴肅的拒絕了你的表白。”

說完后,安格爾帶著托比轉身離開。

半晌后,白熊慢慢從地上爬起來,回想起剛才那只鳥的暴力,他的臉上閃過一絲忌憚。他沉思片刻,然后從白熊玩偶裝里拿出一個黑漆短杖。白熊小心翼翼的將短杖立在地面,毫無依憑的立著。

白熊閉上眼,嘴里念叨著奇奇怪怪的音節,魔力的波紋慢慢散發開來。

當魔力的波動觸碰到豎起的短杖后,短杖毫無預警的倒下。杖頭所指方向,正是安格爾離開的方向。

白熊疑惑的撓撓頭:“應該沒有出錯啊,命運指引的的確是他啊。”

安格爾換了個地方冥想,直到半個小時后,選手區的廣播通知他上臺。

初次戰斗,他心里還是有一些緊張,從專用通道走出去時,還不停的吸氣吁氣,調整著自己的呼吸。

“唉,這個牛奶小弟弟,看來真的是處女賽。”

“瞧那緊張樣,他今天是懸了。”

“黑杰克來了沒?剛才好像沒看到他。”

“來了,你沒看對面的進場區,黑杰克不是出現了嗎?”

安格爾走出通道,第7擂臺的觀眾席幾乎已經坐滿。男女老少都有,幾乎所有人都在齊聲呼喊著“黑杰克”。還有**的女粉絲,穿著清涼的衣褲,在搔首弄姿。

安格爾還沒登臺,遠遠的看到擂臺另一方有個黑影,觀眾席上所有人都朝著黑影尖叫高呼,想來對方就是他這一場的對手“黑杰克”。

綜合周圍的氣氛來看,這個黑杰克似乎人氣還挺高的。其他幾個擂臺,也少有觀眾席人滿為患的時候。

這時,擂臺上方的透明玻璃屏幕中,出現兩個人的名字。

牛奶男爵vs黑杰克,倒計時4:59。

黑杰克的名字旁邊,還附有一個頭像。是個帶著黑色單邊眼鏡,黑色貴族禮帽的男子。

“黑杰克的頭像,怎么感覺很像便宜導師的打扮?難道這貨是桑德斯的粉絲?”安格爾看著屏幕中的黑杰克頭像,心中暗忖。對方除了單邊眼鏡用的是純黑色鏡片外,其他的打扮全部拷貝桑德斯,讓安格爾有奇妙的違和感。

當倒計時到2:59秒時,玻璃屏幕上的文字改變:雙方登場!

安格爾深吸口氣,強壓住心頭的緊張感,然后低聲對托比道:“等會你就先看著,暫時不要動手。”

托比嘰咕一聲,然后從他肩膀飛起來,在半空中盤旋。

“牛奶男爵,這名字可真奇怪。”

“我覺得這個牛奶男爵可能是個小孩吧,看他身高不高。”

“也可能是個女的,你們看,黑杰克已經興奮起來了!”

安格爾緩緩走上場,他一身黑色床單包裹住全身,別人無法看出他的端倪,只能從骨架上判斷一些訊息。

“咻咻咻咻——”站在對面的黑杰克,突然拿手掌遮住臉,擺出中二的姿勢高聲怪笑:“今天運氣不錯啊,咻咻咻,遇到一個雛鳥,讓我來折斷你的翅膀吧!咻咻咻咻!”

安格爾被這一連串羞恥的臺詞給驚住了,對面是用怎樣的心態念出這段羞恥的臺詞?!他以為“黑杰克”的名號和其他選手的“xx之王”“xx之帝”不同,應該是個有內涵的低調選手。沒想到他錯了,發乎于外的羞恥,那是中二;發乎于內的中二,那就是神經病了!

“黑杰克大人,快折斷他的翅膀吧!”齊聲的呼喊,配合羞恥的動作,從觀眾席上傳來。

觀眾席上,竟然絕大多數的人都模仿著黑杰克的動作,捂臉大笑。

安格爾只是一道余光瞟過,就覺得尷尬癥要犯了。

“黑杰克大人,別管那個臭小子了,來折斷人家的翅膀啦”搔首弄姿的女粉絲也不再少數。

“咻咻咻——雛鳥,害怕吧,顫抖吧!”黑杰克再次發話。

安格爾抬頭,略微整理了下兜帽,確認不會掉落,才有空打量黑杰克。

黑杰克長得很高,比安格爾高了一個頭,估摸1米9以上。身材顯瘦,與他黑色貴族禮貌相對應的是,他也穿了一身黑色禮服,內襯是白色蕾絲,領結是黑紅色格紋的。

從臉上顯露出的部位來看,黑杰克長得應該不錯。難怪有一大票的女粉絲買單。

就是腦子有點問題,說話羞恥,打扮也跟桑德斯幾乎一模一樣。

黑杰克挑釁了半天,安格爾覺得自己就算是高冷人設,也該稍微回應一句。

安格爾冷冷一哼:“你以為穿的和他一樣,就能成為他嗎?可笑。”

其他人完全聽不懂安格爾的話,安格爾自己也不知道黑杰克能不能明白他說的意思,但這個傲然的語氣配合“仿佛對敵手了如指掌”的口吻,讓安格爾為自己的高冷人設又一次添磚加瓦。

觀眾一排茫然,牛奶伯爵口中的“他”是誰?

黑杰克卻是臉色大變,一臉驚訝的道:“你是誰!為什么知道我內心中最深處的秘密!”

安格爾:“……”誰知道你內心最深處的秘密,你在腦補什么?

黑杰克面色變幻,慢慢的,他微瞇雙眼,一臉的陰郁:“原本我只是想一根根拔了你的指甲,然后切掉你的四肢,但既然你知道了我的秘密,那就留不得你了!”

安格爾:“……神經病啊。”你的秘密難道就是拷貝桑德斯嗎?

當倒計時歸零,擂臺上壓制魔力的魔能陣瞬間松開,安格爾感覺體內魔力圓融順暢,立刻開始以最快速度構建模型。

但安格爾的速度顯然沒有黑杰克的快。

黑杰克詭秘一笑,直接從衣兜里掏出四張卡牌。

“咻咻咻咻——卡牌,無舌者之吻。”

精致的卡牌被黑杰克丟到半空中,一個奇異的無舌者幻影從卡牌里鉆了出來,籠罩住安格爾。

“瞬發?”安格爾心中閃過一個詞。

無舌者幻影的那近乎瞬發的效果,讓安格爾一時有些慌張。

那道幻影的速度不快,安格爾稍微放下心,以為是某種攻擊術法,趕緊閃身躲開。但那無舌者幻影并沒有攻擊他,而是用一種耍流氓一樣的**姿勢,懸浮在安格爾的頭頂。

安格爾看到無舌者猥瑣的撅嘴**姿勢,惡心的咒罵了一句。但這時他才詭異的發現,他竟然無法說話了。

他想起在選手區白熊說的話,黑杰克有禁音的手段,阻止敵手認輸。安格爾原本還以為是音波類的戲法,卻發現是這種更為詭秘的手段。

安格爾運行著體內的魔力,依舊暢通無阻。看來那無舌者幻影似乎只針對他的聲音,對其他方面并沒有影響。

黑杰克見安格爾出現手腳慌亂的狀況,嘴角咧出冷笑,從剩余的三張卡牌中,又取出一張。

安格爾隱隱看到,卡牌上的圖案是被繩子綁縛脖子的長舌男人。

卡牌的圖案一看就像是控制類或者攻擊類的效果,安格爾可不敢讓黑杰克丟出卡牌來,他趕緊揮手,從黑色的罩袍內,一道金光伴隨著破空聲,飛快的刺向黑杰克。

金光的速度極快,黑杰克雖然看到了,但畢竟不是血脈側,身體卻沒有反應過來。

金光洞穿了黑杰克的左手臂,鮮血瞬間爆裂開來。

黑杰克慘叫一聲,跪倒在地。他一手捂著手臂,一邊看向安格爾:“你怎么會瞬發術法?不可能!”

安格爾冷哼一聲,外表繼續保持著冷傲的姿態,但內心深處卻開始默默的構建起新的戲法模型。

黑杰克看向手臂處,血洞破裂。他咬了咬牙,從三張卡牌中取出一張畫有女神澆花的卡牌,然后卡牌化為一道暖流,血洞慢慢出現恢復跡象。

“還好,牛奶男爵是個菜鳥,沒有趁著我受傷的時候攻擊我。咻咻咻咻——等我療傷恢復后,看完不把你踩在腳下!”黑杰克皺著眉,心中帶著焦急,又帶著一絲慶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