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163節 理為主,術為次

第163節 理為主,術為次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163節 理為主,術為次

安格爾這一周,其實也只做了一件事,便是不停的重組清潔術。

不過他向桑德斯匯報時,自然而然的隱瞞了他重組了多少次清潔術模型,只是簡單一句:“重組模型,分析不同模型的效果與內在聯系。”

桑德斯聽后,點點頭說道:“了解術法,從根源上了解,是成為真正的巫師必備條件之一;但同時,你還要記住一件事,重組模型有它的價值在,但它太花時間了,你目前著眼的還是要放在構成這個術法的‘理’上。”

“譬如,清潔術這個戲法,他的‘理’只是風與水的簡單結合。所以理解起來很簡單,你也能很迅速的施展出來。但如果是其他戲法,比如說同階的‘光影參差’,他所需要的‘理’,你要了解的不僅僅是光與影,還必須要知道眼睛內網膜構造的各個感光部位對應的視覺盲點。”

“術法之道,并非簡單的‘術法模型’,了解這個術法的‘理’,才是根本。”

頓了頓,桑德斯又道:“這就是為什么巫師都是博學者的緣故,你知道的越多,世界在你眼中越真實。而術法,就是讓你在看的更真切的世界中,維護自身的手段。兩者無高下之別,但有主次之分。‘理’為主,‘術’為次。”

安格爾點頭應是,曾經摩羅也告訴過他,在巫師的世界中,知識是最寶貴且最無價的。他自己心中也知道這個道理。從小到大,喬恩教導他的便是“知識”為上,外物是頸上的枷鎖,只有知識才是頭上的王冠。巫師的世界,更是應了這個道理,提升自己并非單純的提升實力,還要提升自己的積累。

沒有一定的積累,就算實力到達瓶頸,也很難突破壁障。

“不過,光是閱讀書本而不思考,也不代表你的積累多;只有當你閱讀而思考得越多的時候,你才會發現自己知道的其實很少。到了這個時候,你就會明白巫師真正的追求是什么。”桑德斯語重心長的道。

“當你知識越積越多的時候,甚至不用去學習術法,還能創造術法。”桑德斯指著安格爾肩膀上的托比:“這個小家伙的來歷你應該沒有忘記吧,其也是誕生于格蕾婭的自創術法。而自創術法,也是成為真正的巫師必備條件之一。”

在此之后,桑德斯又和安格爾聊了一些重組模型的話題,便讓安格爾自行離開。

從桑德斯的莊園離開時,安格爾還在回想著桑德斯的話。

“以清潔術為核心的變形有630種,其中完美模型有6種。但值得推廣的,卻只有‘清潔術’,因為它所耗魔力最小,且效果也最佳。其他的5種完美模型,雖然都有比較好的術法表現,但其實都有更簡便的其他術法可以代替。”

“多分解模型其實也有好處,譬如在自創術法時,你能很快的理解到‘理’與術法模型之間的內在聯系。不過,你現在離自創術法還遠的很。”

桑德斯的話,讓安格爾對“自創術法”也多了一分心思,或許現在他不會去進行,但它就像一顆種子,已經埋了下去,只待有一天能開花結果。

等到離開幻魔島后,安格爾踏在天空之橋上時,才突然想起一件事——

“糟糕,忘記說鏡姬大人的事了!”

安格爾匆匆的跑回幻魔島時,桑德斯正準備進入巫術花園去記錄觀察。

“鏡姬大人,讓我幫她傳話,希望導師能到她那里喝茶……”安格爾低著頭,一臉赧然。

桑德斯瞥了安格爾一眼,低聲笑了笑:“喝茶?”

“是的,鏡姬大人是這么說的。”

“恩,我知道了。”

安格爾有些不好意思的詢問:“那導師是去,還是不去啊?”

桑德斯毫不猶豫的道:“不去。”

見安格爾臉上露出緊張的表情,桑德斯想了想,道:“你有空的時候自己去鏡姬大人那里喝茶,也算是報答她的救命之恩。”

“我去?”

桑德斯點點頭道:“她其實不會在意是誰去,她在意的只是與她喝茶的人,長得到底好不好看。”桑德斯打量著安格爾,淡淡笑音,仿佛從喉頭里發出來:“你雖然年紀小,但光是外表來說……她不會嫌棄的。

重新回到天空之橋,周圍雖然還有學徒,但只剩下零星幾人。

經歷了一場狂風,落云葉站臺顯得十分凌亂,時不時還能看到些許血跡,安格爾在這里并沒有發現娜烏西卡與賽魯姆的蹤影。

在先前的狂風中,安格爾差點經歷了生死別離。

雖說最后是鏡姬大人救了他一命,但在此之前,安格爾還要感激一個人——娜烏西卡。當時他被狂風吹的控制不住身形時,是娜烏西卡幫助了他,在他昏迷時,娜烏西卡也沒有放棄過他。

雖然最后他還是掉落了下去,其實也是他自己沒有抓緊藤蔓的原因。

對于娜烏西卡的感激,安格爾是不下于對鏡姬大人的感激的。

安格爾一路走到地穴原野,他原本想去地穴里看看。但沒有料到的是,他還沒下地洞,就聽到有賽魯姆哭喊著,從第8學徒鎮的方向朝他沖過來。

“安格爾!!”賽魯姆披著白色床單,臉上一把淚一把鼻涕的沖到他身邊:“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不會有事的!”

“你不知道,當我看到你從藤蔓上掉落的時候,我有多害怕多難過。還好,還好你沒事。”賽魯姆的眼淚啪嗒啪嗒的滴落,將安格爾的罩袍浸濕。

賽魯姆哭訴的時候,還時不時的打嗝,看上去既幼稚又好笑。但不知為何,安格爾心中卻莫名的感覺溫暖。

這時,娜烏西卡也緩緩走來,她看著兩個小孩互相抱團哭泣,嘴角微微一笑。

安格爾拍拍賽魯姆,走到娜烏西卡面前,十分鄭重且真摯的的道:“當時多虧了你拉住我,要不然在昏迷中摔下去,我就真的完了。謝謝你。”

娜烏西卡搖了搖頭:“這沒什么,你……活著就好。”

在沒有看到安格爾前,娜烏西卡把當時安格爾掉落的責任全攬在自己身上,表情一直是陰沉且帶著一絲自責的。

當看到安格爾安然無恙后,才卸下心中的負擔。

她有很多話想要說,也有很多情緒想要透露,最后卻什么也沒有說,什么也沒有做。只是輕描淡寫的道了句:活著,就好。

在這陌生的大陸,來自三個不同國度、不同地界的靈魂,被友誼的束帶緊緊的連在一起。

或許,未來會各自天涯,會擁有不同的人生,但至少現在,他們的情感真摯而無暇。

安格爾一邊述說著先前的經歷,一邊前往地下交易市場。

去地下學徒交易市場,是在前往幻魔島之前就約好的。三人難得聚在一起,哪怕去地下交易市場,買不起東西只是瞎樂呵,也是一種快樂。

“原來是鏡姬大人救了你!”聽著安格爾的講述,賽魯姆總是一驚一詫,臉上表情也跟著變化,仿佛經歷這一切的不是安格爾,而是他一般。

等到安格爾說完,賽魯姆也說起幻魔島外的見聞。

“因為狂風肆虐,就死了好多人。一部分是吹到幻魔島上,被島上魔能陣殺死的,還有一部分則是被卷落摔死的。”賽魯姆說到這,余悸未消的撫著胸口道:“還好,當初我們選擇在落云葉站臺附近停駐,如果強行擠過去,估計下場也是這樣。”

“但狂風殺死的人其實不多,因為很多學徒都有飛行的手段,就算被卷落,但只要能借力,就不會摔死。真正殺死最多的人,其實是世界意志降臨后,那股神秘的韻律。”

“當時,幾乎所有人都被重力壓趴在地,我們在樹葉上還好,那些飛在半空中的,全部從數百米的高空掉落,不死也半殘了。你不知道,我們后來為了尋找你的‘尸體’,來到幻魔島正下方的樹靈庭區域,那里幾乎每隔兩三步,就能看到血肉模糊的尸體。你能想象嗎,一地的尸體,而且全是殘肢,白色腦漿與紅色鮮血,還有散發惡臭的腸子,四處散落,簡直太駭人了。”

說到這,賽魯姆似乎又回想起先前看到的場面,不禁又想嘔吐了。

“雖然那道韻律是殺人的兇器,但它同時也能造就機緣。”娜烏西卡道,“可惜,我和賽魯姆都沒有領悟,但我看天空之橋上,似乎有人領悟到了。”

“安格爾,你撞到機緣沒?”賽魯姆詢問道:“你當時就在巫術花園邊上,韻律應該更深刻吧,你領悟到了嗎?”

安格爾搖搖頭:“我也一樣沒領悟。”

賽魯姆臉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正待說出安慰的話。

“可是,它領悟了……”

安格爾指了指肩膀上的托比,托比立刻擺出趾高氣昂的模樣,小腦袋昂的特別高,恨不得用下巴俯視眾生。

“啊啊啊?!托比領悟了?怎么可能?”賽魯姆嘴巴呈“O”型,滿臉不相信。

安格爾無奈的點點頭:“桑德斯導師都確認了,托比的確領悟了重力的脈絡。”

“呵呵,人沒有領悟,反而鳥領悟了。說出去,估計會氣死很多人吧。”娜烏西卡笑道。

賽魯姆癟著嘴,淚目道:“我們中間出了一個叛徒啊,難道我連鳥都不如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