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162節 制香

第162節 制香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162節 制香

世界意志來時驚天動地,狂風怒號;但去時卻清淡無言,不知不覺就消失在天地間。

重新放晴的天空,照射下來溫煦的陽光。

安格爾跟在桑德斯的身后,隨他回到了幻魔島的莊園。陽光灑照在桑德斯的面容,英俊的側臉被勾勒出金色的絨邊。

安格爾暗暗嘀咕:便宜導師的確長得不錯,難怪鏡姬大人都在惦念著。不過一想起鏡姬大人拜托的要求,安格爾就感到頭疼。

鏡姬大人如果要求的對象是他,他二話不說就能辦到。但偏偏要求對象是桑德斯,安格爾可不敢代表桑德斯回答。

“明明是我要報恩,為什么要牽扯到桑德斯身上嘛!”安格爾只覺整個人都惆悵了。

回到莊園后,桑德斯帶著安格爾來到一處被魔能陣圈定的空地。

“來吧,讓我看看你到底領悟到了些什么。”

托比飛起來,停在桑德斯面前。安格爾看著一人一鳥互相對峙,默默的退后一步。

桑德斯伸出手,掌心對著托比,一道道肉眼不可見的波紋從他掌心處往外衍射。

“你已經處于精神感召的狀態中,釋放出你領悟的重力脈絡。”桑德斯對托比道。

托比嘰咕兩聲,似乎在爭執什么,但沒人能聽懂它的話,它只能烏泱泱的偃旗息鼓。但它的小眼睛瞪得滾圓,就是不動彈。

安格爾以為托比在置氣,忍不住催促它釋放那啥……重力脈絡。

托比的回應是一個白眼,安格爾相信,如果托比不是在和桑德斯對峙,肯定會過來踹他一腳。

半晌后,桑德斯收回了精神感召。

安格爾看著桑德斯不置一詞,暗罵了一句托比不靠譜,趕緊走上前:“導師,托比就是有些頑劣,說不定它說領悟到了機緣,其實就是在說謊;并不是故意不動的,你一定要諒解啊。”

桑德斯這才抬起頭,輕輕瞟了安格爾一眼:

“不是,它的確領悟到了重力法則的基礎脈絡。”桑德斯話畢后,見安格爾還是一副茫然的樣子,微微皺眉道:“你難道沒有注意到,托比剛才并沒有拍打翅膀。純粹靠調適自身重力,來脫離地心的束縛。”

有嗎?安格爾一臉懵逼,他的精神有點疲憊,并沒有注意到這個細節。

“你的精神狀態不對。”桑德斯眼底泛起一道微光,注視著安格爾:“咦?你的思維空間有受損的痕跡,精神力也萎靡不振。”

桑德斯瞇了瞇眼睛,“你被術法反噬了。”

這不是疑問,桑德斯的語氣帶著篤定。

安格爾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呃,重新排列清潔術的公式組合時,沒有注意到魔力的量度,所以,所以才……”

“活該,沒有學會走就開始學跑。”桑德斯聽完后,低聲責罵了一句,卻不再過多詢問。只是嘴角多了一絲微笑,似乎很滿意安格爾的做法。

“記住,吸取這次的教訓。以后再對一個術法追根究底的時候,要量力而行。”

“知道了。”安格爾也感覺到,桑德斯似乎在提倡他去追尋根源性的東西,而非循著前人的模型度日。

桑德斯轉過身,率先往莊園中央的精致城堡走去:“跟我到書房去,匯報一下這幾天的進度。”

“好的!”安格爾立馬跟上。

在路上時,桑德斯向安格爾說出了托比領悟的重力脈絡。

“算是低層階的重力法則脈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變自身重力的大小。”桑德斯感慨道:“就算是最初級的重力脈絡,但也差不多達到3級戲法的程度。它目前只能改變自身重力,但也可以大幅度提升速度、以及近距離戰斗的爆發力。如果未來,可以將作用對象改成其他物體,那么也擁有了一定的遠程作戰能力。”

“沒想到,周圍這么多人類沒有抓住機緣,卻被一只鳥博得先機,這可真是……有意思。”

在閑聊的過程中,安格爾也明白了,為何無論正式巫師,亦或者巫師學徒都期望領悟法則脈絡。

因為,領悟了一個法則脈絡,等同于白白獲得一個巫術位的術法。

說到巫術位,不得不提另一個關鍵詞:“瞬發術法”。

巫師的術法釋放快慢,在于對所釋放術法的理解與熟練度上。

要想達到“瞬發術法”,目前有兩個辦法,其一,從根源上追溯這個術法,全方位的理解它的意蘊。這個方法,耗時很長,許多巫師數十年、上百年的鉆研,才堪堪讓一種術法達到瞬發的程度。

其二,便是巫術位了。

巫術位,是一種架構在精神力模型上的特殊位置,可以將一份術法模型永久固化。而固化后的術法模型,可以讓巫師做到瞬發術法的效果。

領悟法則脈絡,基本上等同一個巫術位。正是因為領悟的法則脈絡能力,是可以做到瞬發的。雖然也要消耗對應的魔力,但瞬發術法可以搶得多大的先機,正因此,無論是正式巫師亦或者巫師學徒,都對領悟法則脈絡趨之若鶩。

“可惜我沒有領悟到重力法則的脈絡,要不然在登天空塔時,也可以多一張底牌。”安格爾在心定感嘆。

不過他又隱約覺得,他好像也領悟到什么東西,不過不是他領悟,而是在某種狀態下的“他”領悟的。

來到桑德斯的書房后,桑德斯剛落座,就聽到背后的窗戶響起敲擊聲。

安格爾看過去,才發現芙蘿拉漂浮在窗外,臉上帶著狡黠的表情。

安格爾打開窗戶,芙蘿拉慢慢飄進來。

“你過來做什么?”桑德斯翹起二郎腿,將頭上戴著的黑檐高帽取下放在桌子上,又緩緩的褪下單邊眼鏡,才抬起頭看向芙蘿拉。

芙蘿拉“嘻嘻”一笑,指著桑德斯多出的金色耳釘:“我這不是對巫術花園好奇嘛,”

“好奇的話,去找樹靈,它本體中也有一座巫術花園。”

“不一樣,這是初生的巫術花園,我都沒有見過而且,人家想去導師的花園逛逛。”

桑德斯嗤之以鼻:“沒什么不一樣,而且初生的巫術花園,法則還未凝聚,和位面碎片沒什么差別。”

芙蘿拉撅了撅嘴。

桑德斯斜睨過去:“還有事?”

芙蘿拉低聲咒罵了一句“無趣的男人”,然后搖晃著身形來到安格爾面前:“我這次來啊,其實主要原因是麗安娜托我辦件事。”

“麗安娜?”桑德斯腦海里浮現出一個酷愛花瓣長裙的女巫師:“她托你辦事,你到我這兒來做什么?”

芙蘿拉用小巧裸足碰了碰安格爾的肩膀:“因為她托我辦的事與安格爾有關啊”

桑德斯看向芙蘿拉,等她的解釋。

“麗安娜剛才在那邊看到了安格爾,聞到了他身上的魔食花王涎的香氣。她最近想要制作一瓶舒洛蒙香水,所以看上安格爾身上的味道了。”芙蘿拉的手上出現一個煉金上用來提煉氣體材料的玻璃瓶:“不需要太多,就壓縮量夠小半瓶就行了。”

安格爾處于怔愣狀態,他自己這些天都沒有聞到身上的香味,以為已經散去了,怎么突然……安格爾帶著疑惑的嗅著自己身上的味道,似乎的確有股魔食花王涎的味道。

“安格爾小弟弟,你不喜歡身上的香味吧。”芙蘿拉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安格爾點點頭,他可不希望身上有香氣,這太損他男子漢的形象了!

“那就給我吧?”芙蘿拉笑的更加燦爛,一副循循善誘的表情。

安格爾正待點頭。

桑德斯突然開口道:“魔食花王涎的氣味,雖然效果有所打折,但依舊可以溫固靈魂,提升注意力,小幅度的讓精神更加集中。如果當成煉金材料的話,也能夠得上一階材料的標準了。而且,魔食花王涎已經數千年沒有現世,其氣味哪怕是一階材料,但在某些人眼中,也有稀世級的價格。”

桑德斯話音落下,芙蘿拉燦爛的表情瞬間垮掉。可憐兮兮的看向桑德斯:“導師,你這是有了新人,就忘了舊人嗎?我也是你的學生啊別坑我啊”

桑德斯偏著頭,微微一笑:“我有坑你嗎?我只是在提醒安格爾,巫師世界的基本潛規則,等價交換原則。”

芙蘿拉氣急,白了眼桑德斯,最后花了一千貢獻點,將安格爾身上散發的所有香氣全部吸掃一空。然后氣呼呼的砸門離開。

一千貢獻點并不多,10個魔晶左右。但安格爾一點也不嫌棄,既能除掉身上的味道,又能賺一筆,簡直大賺啊!

不過,安格爾也有些覺得別扭,他一個大男人身上氣味被用來煉制女人用的香水,總覺得有點違和感。

但他想起中醫上一些制香秘方,許多香水甚至從排泄物里提取的,譬如龍涎香;還有從雄性腺囊里提取的分泌物,譬如麝香。想到這,安格爾也就釋然了。

“說來也奇怪,上次你過來的時候,身上的味道都散了。怎么突然又重了,難道是因為魔食花王涎是你從魘界獲得的原因么?”桑德斯突然道。

安格爾一愣:“我也不知道,我前些天自己都聞不到了,還以為沒了呢。剛才要不是芙蘿拉小姐說,我都沒注意。”

桑德斯思忖片刻,“算了,這些小事懶得計較了。說正事吧,你這些天的修煉進度怎么樣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