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十二章 最后一班車(終章)

第十二章 最后一班車(終章)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十二章 最后一班車(終章)

“大父。”

一把將小豆丁抱了起來,老張笑著用胡須扎著咯咯直笑的孩子,“看你還偷老夫的糖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父、大父……”

好一會兒,才把小孩兒放了下來。孩子走路還不穩當,但還是跌跌撞撞跑開,一頭扎入母親的懷抱。

“娘、娘、娘……”

換了頭飾和服裝的溫柔蹲了下來,寵溺地摟著小孩兒,然后抱在懷中,到了張德跟前,緩緩地施禮:“大人。”

“嗯。”

張德點點頭,然后問道,“大哥呢?”

“正配著阿姐。”

大概是杜靈芝懷孕之后反應很大,張滄一直在陪著她。

“車票給你父親帶過去了?”

“父親讓我轉告大人,說是多謝大人提攜之恩。”

“嗯。”

不置可否,老張也不信溫挺會真的感謝他。張氏跟溫氏的交情,還沒有那么深厚。更何況當年溫彥博在世之時,扯淡的事情不要太多。

正說話間,外面傳來了一陣爆竹聲。接著就是噼里啪啦的鞭炮轟鳴,不多時,又有鑼鼓響起,絲竹的歡快曲調,直接告訴周圍的左鄰右舍,這是有人結婚。

“不知哪家嫁女,不知哪家娶妻……”

淡然地說了這么一句,卻見一個少年走了過來,行了個禮之后,才道:“老叔,你看。”

“哈哈哈哈,不錯不錯,好運氣好運氣。”

那少年手中居然是一顆紅蛋,大概是正好路過,被結婚的人家塞了喜慶的紅蛋。貞觀朝經過了二十八個年頭,去年開始,越來越流行結婚的時候添置紅色喜慶的東西。

原本雞蛋是舍不得上紅色的,如今結婚,卻是大不相同,只要價錢公道,有專門的司儀可以幫忙倒騰來紅色染料。

煮好的雞蛋,涂上了紅色,自然是更加漂亮。

除了紅蛋之外,似乎還有蜜棗。這種蜜棗和中國的蜜棗有點不同,它其實是椰棗,大量進口之后,如今在歡州愛州等地,多有種植,產量并不算太好,但供應中原市場已經綽綽有余。

自從貞觀二十七年長孫皇后“南巡”之后,廣州升格為南都,這種蜜棗因為在南都招待過女圣陛下,所以算是入貢特產之一。價錢也就水漲船高,在京中,目前只有結婚的時候,才會用椰棗來制作成特殊的蜜餞。

“象哥,今日就跟著老夫,坐在你大父身旁,可好?”

聽到張德的話,李象有點猶豫,好一會兒,他才小心翼翼地問張德,“老叔,大人甚么時候可以回來?”

“快了。”

輕輕地拍了拍李象的肩膀,“快了,會回來的。”

“嗯。”

李象點點頭,他武漢讀書,但也有東宮的屬臣跟著,還有內府局的閹人伺候。二圣專門擇選出來的教授也有幾個,都是隴右出身的本家,帝王之術之類的東西,李象即便不想學,卻也懂了不少。

作為一個少年,他很矛盾。他知道自己能夠安安穩穩全須全尾地在這里站著,還能夠跟著張德去坐在祖父李世民的身旁,純粹是因為有張德的護持。

湖北總督江陰侯張德,就是他最大的“護法”,沒有誰比他更大了,連祖父李世民也不能。

要是張德不在了,甚至連張德的兒子,甚至自己身旁站著扶溫溫柔柔的溫氏女郎,都會讓他不得安生。

或許會死無葬身之地,又或許茍延殘喘,誰知道呢。

總之,二圣送來的“先生們”,那些個法子對付這些人,似乎是不管用的。

二圣也無所謂管用不管用。

更何況,自己的祖母長孫皇后,對于治理這個皇唐天朝更感興趣一些。乃至自己的父親,皇唐天朝的皇太子李承乾,只能在瀛洲稱孤道寡。

拋開這一切之后,李象又明白,如果有一天自己也能做皇帝,大概是要和老叔張德決裂的。

哪怕明知道不是他的對手,可“先生們”說了,這是家業,這是社稷,這是李唐江山。

“象哥喜歡做什么?”

“聽人說,南極有雪地肥鵝,油脂豐滿,不知口感如何。”

“噢,如此說來,是想效仿你長孫表叔,周游四方。”

李象又是拱手行了一禮,沒有多說什么。

作為“皇太孫”,他的壓力很大,雖然自己也解釋不清這些壓力怎么來的。可能二圣派來的人,還有那些圍繞在自己身邊的人,整天說這些那些之后,便有了壓力。

“若是想出去轉轉,就出去轉轉。你又不缺錢,也不缺人,組個探險隊,想走就走。莫非你還想餓其體膚空乏其身做一番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大事業?”

李象搖搖頭:“老叔,我不知。”

“不知好啊。”

老張笑了笑,又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少年人還是要活潑一些,莫要想太多。”

“是。”

“走吧。”

“是。”

離開之后,外面早就準備好了馬車。護衛們很是緊張,每到這種時候,作為張德的保鏢,他們的壓力都很大。

想要刺殺張德的人不但沒有變少,反而越來越多。

“國賊”,是湖北總督江陰侯張德的稱呼。

朝野之間,背地里這么稱呼他的人,比比皆是。

江湖上的“英雄好漢”,想要拿走大奸賊張德人頭的,不在少數。

從河北刀客到江南劍士,多得是想要揚名立萬之輩,亡命徒們最大的花紅,就是湖北總督江陰侯張德的腦袋。

“正義之士”都很清楚,他們不但能賺錢,還能白撿名聲。

救國救民的名聲,如何不響亮?

只是,想要刺殺張德,其難度之大,簡直不可想象。

“都憲,直接去車站吧。殿下已經到了東站。”

“噢?已經提前去了?”

“殿下怕生波折,索性先去了東站,以免都憲繞路。”

“好吧。”

張德點點頭,“去東站。”

洛陽城東,有著“京東線”的始發站,京東站。蒸汽機車試運行已經兩個月,雖然還是有很多問題要解決,比如膨脹到驚人的債務,幾乎讓任何一個知道底細的民部官吏都要臉色發白。

但是,對交通部的人來說,這根本毫無壓力,不管債務有多大,交通部都能吃下來。

這是世人皆知的道理。

“京東線”很漫長,同樣修建起來又很輕松,至少比“漢安線”要輕松得多,培養出的一大批熟練工,并沒有就此休息,黃河到長江之間的廣大地域之中,多有規劃好的線路準備開工。

石城鋼鐵廠甚至也規劃了一條通往鴨綠水的鐵道,只是遲遲得不到審批,為此嘴里已經只剩一顆老牙的王孝通老爺子,居然跑到交通部靜坐絕食。

這讓杜楚客很是下不來臺,王孝通的地位很微妙,但能夠讓王孝通都這般豁出去,可想而知地方上對鐵路的狂熱念想。

更重要的是,石城鋼鐵廠正在擴大產能,他們需要鐵路,需要市場,需要輸出。

朝鮮道這個“新興市場”,他們是志在必得的,而朝鮮道行軍大總管牛進達,似乎要高升了。

換一個“巡撫”還是“總督”當當,不得而知,但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阿耶!”

到了車站,有個華服小郎,一身錦袍狐裘很是漂亮,陽光下閃閃亮亮的,簡直是讓老張睜不開眼。

上好的絲綢,總能制作出驚人的效果來。

“嗨呀,總算又長高了。”

將小跑過來的李雍抱了起來,身體很結實,李麗質果然沒有過分溺愛他。

不遠處,宮裝美婦亭亭玉立,只是站著,就讓人不敢親近。

這是天生麗質的姿容,是任何無休止保養都挑戰不了的天賦。李麗質從不濃妝加持,紅唇雪膚,一如二十年前,時光仿佛在她的臉上,從未來過。

若非那常年養出來的氣場,告訴著周圍的人,這已經不是一個懵懂無知的少女,大概還是有青年才俊在想象著,如此天生麗質的帝姬,會是誰家之婦。

“姑母。”

一手抱著李雍,一手牽著李象,到了李麗質跟前,張德將李雍放下之后,李象老老實實地行了一禮。

李麗質眼眸帶著點清冷,看了一眼李象,“嗯”了一聲,讓李象情不自禁把張德的手又攥緊了一些。

誰掌握著“生死”權柄,李象是很清楚的。

眼前這位姑母,就是皇唐天朝之中,掌握權柄的人之一。

“何必擺出這副面孔,沒得讓人望而卻步。”

說罷,張德眾目睽睽之下,竟是摟住了長樂公主李麗質,又快速地在李麗質的臉頰處親了一下。

只這一剎那,讓李麗質頓時面紅耳赤,咬著嘴唇瞪了一眼“登徒子”。

周圍頓時揚起一陣驚呼聲,不過很快又安靜了下來,如此大膽的江陰侯,他們只在少年時代見過。

只是沒想到,快三十年了,江陰侯一如往昔,仍舊猶如少年。

女眷們紛紛交頭接耳,有人羨慕地說道:“素聞江陰侯不羈風流,如今一見,果然神仙中人。”

“神仙算個甚么,李真人這個陸地神仙,不也是靠著江陰侯過活?”

“說的也是……”

嘰嘰喳喳,好不熱鬧。

只是跟著張德來的一行人,也是目瞪口呆。

李象哪里能想到,自家老叔居然就這么毫無體統地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就摟著自己姑母長樂公主殿下親了一口。

這可是隆慶宮之主,天底下為數不多有著實權的公主!

唯有李雍倒是快活,拍著手道:“阿耶羞羞臉……”

“滾一邊去,熊孩子屁事多!”

“說甚胡話!”

李麗質又瞪了一眼張德。

正熱鬧著,卻見又是一幫龐大的儀仗團隊到來。

張公謹夫婦、秦瓊夫婦組團抵達,尉遲恭戎裝在身,生怕別人看不見他的行頭。他現在派頭極大,一身板甲都是雕龍畫鳳,圖案要多花哨有多花哨,張牙舞爪的盔甲的觀賞性,遠大于實用性。

只是這盔甲的份量,也果然只有尉遲恭才能撐得起來。

每走出一步,附近的人甚至能感覺到地面的微微震動,簡直不可想象之重。

張公謹氣色還好,不過張公謹夫婦抵達之后,就在后面等著誰,不多時,就來了一輛更加特殊的豪華馬車,張公謹和李蔻二人,已經守在了門口。

很快,車門被打開,是李芷兒開得門,老態龍鐘有點岣嶁,但已經不再胖大的太上皇李淵,瞇著眼睛顫巍巍地走了出來。

看到人山人海的“京東站”,老皇帝呵呵一笑,甚至還伸出手,在車門口揮了揮。

李麗質帶著李雍和李象也過去迎接,張德則是站在原地,并沒有動彈。

一個個駙馬在那里伺候著,不過唯有張公謹夫婦能夠在前頭攙扶著李淵。

“老夫不必人扶。”

說罷,李淵又說了一句,“拿老夫的棍來。”

一旁李芷兒頓時掩嘴笑道:“阿耶又是何必。”

“你懂個甚么,這是儀態,懂?”

李淵念叨了兩聲,然后又道,“噫,這站臺,恁高的?弘慎,過來扶我。”

“大人老當益壯,這腿腳比叔寶那是強多了。”

“叔寶呢?”

“臣在。”

秦瓊黑著臉,懶得理會口無遮攔的張公謹。

“這天氣,你這病癥,不要緊?”

“平日里也不管事,吃空餉的。”

“哎呀,好差事。前隋那會子,有你這差事,誰要去長安啊。”

絮叨了一會兒,李淵看到了高臺上的張德,瞇著眼睛,看了好一會兒,這才手指指著:“你個四十萬貫的,下來伺候。”

旁人不知道四十萬貫到底是個什么,一旁的李蔻和李芷兒則是臉都黑了。

老張一聽這話,頓時咧嘴一笑,屁顛屁顛跑過來,笑著問道:“哎喲太皇這身體不錯啊,臣家中還有好多個四十萬貫,不知還有女良人幾何?”

“去你娘的!”

李淵瞪了一眼張德,隨后李蔻讓開了位子,讓張德攙扶著自己的老爹。

一路上了臺階,很是費了時間,此時,“嗚嗚”聲突然傳來,康德手持拂塵,過來宣旨:“陛下有旨……”

“行了,快上車,再不上就來不及了,二郎要開車……”

不等康德說話,李淵就催促著左右,“沒時間了,快上車!”

帝國最有權勢的一群人,陸續登上了自己的車廂。

這是很奇特的一次旅行,權貴們都死死地攥著手中的一張車票,仿佛是世界末日之前避難的憑證,如何也不肯松手。

檢票員是一個個孔武有力的閹人,查票比任何人查得都嚴。

乘務員都是羽林衛出身的大內高手,在車廂中來回巡視的時候,腰間的橫刀始終有一只手摁著刀柄。

頭等車廂中,貞觀大帝沒有那種雀躍的豪情萬丈,反而就像是忙碌了許久之后的一場春游旅行。

他看到了初春的早桃開了花,他看到紅白粉紫四色的杏花,還看到黃澄澄的杜鵑,軌道上傳來的咔嚓咔嚓聲,原本是聽得極為不舒服,可不知道為何,現在聽了,卻是悅耳極了。

“大父,吃么?”

正在剝著阿月渾子的李雍,很是隨意地問著看著窗外的李世民。

“給我一把。”

有一個聲音響了起來,兩條大長腿毫無素質地交疊在一起,她更是毫無體統地抓了一把李雍的開心果,然后像耗子一樣剝食了起來,又像是松鼠一樣恨不得一口氣塞一把到嘴里。

“阿奴!”

李麗質瞪了一眼阿奴,然后又問一臉懵逼的李雍,“哥兒莫要計較。”

誰知道李雍卻是一臉害羞地湊到了阿奴身旁,小聲地嘟囔了一聲:“還要么,還有的。”

正拿起茶杯呷一口的李世民猛地嗆了一下,旋即看著黑著臉的張德,“不差。”

“泥奏凱!”

一旁躥出來另外一只大號熊孩子,張櫻桃陡然發現,這姓李的小崽子意圖不軌啊。

“怎么不常來隆慶宮了?若是要吃果子,隆慶宮可多了。”

“真噠?!”

“阿娘”

張櫻桃都要哭了,他感覺世界坍塌人生覆滅,此時此刻就是一片灰暗。

不多時,車廂內就響起了歡快的笑聲。

“咦?”

李世民突然愣了一下,指了指遠處的一片花海,等到近了,才看得更加真切,車廂就像是從花叢中穿梭而過一般,那種感覺很是微妙。

“落英繽紛……”

李世民喃喃地念叨著,打開了車窗,粉白的花瓣起舞,不知道有多少花瓣鉆入了車廂,畫面很是漂亮。

“是承乾讓人種的山櫻啊。”

李世民浮現出一個和藹又溫柔的笑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轉頭看著張德。

“吶,陛下,你知道櫻花飄落的速度嗎?”

回應李世民的,是張德變幻二十八年,卻又一如往昔的荒誕笑容。

那一年,改元貞觀。

那一年,萌萌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