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十一章 輕重不知

第十一章 輕重不知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十一章 輕重不知

報天之功,稱封;報地之功,稱禪。

泰山的祭壇已經開建,李董對土臺子半點興趣都沒有,他只要花崗巖、水泥、鋼筋,修好了用一百年兩百年三百年,往后哪個皇帝上臺,甭管是姓李還是姓茍,上了泰山就得用他的家當。

御輦傳世還容易朽壞,祭壇你除非炸開。

可要是沒有金銀財寶埋底下,你炸開干什么呢?

泰山上的土臺子改了材料,梁父山上的祭壇,同樣是要改。

哼著《梁父吟》,諸葛亮版本的《梁父吟》很受李董的喜歡。他感覺自己的功德,已經碾壓秦皇漢武。

“書同文”,他做到了,還給了升級;“車同軌”,他做到了,還擴大了車輛、道路的種類。

漢武帝干了匈奴,他揍了突厥,不但揍了,還把漠北吃了下來。每年唐朝對漠北的輸血操作,和各地的收入比起來,談不上九牛之一毛,但也無傷大雅。

更何況,這幾年隨著青料塔的擴建,大型牲口的存欄量,達到了前人想都不敢想的地步。

一個地方即便是牛羊全部報銷,對帝國的總體而言,也是毛毛雨。

而持續以來的毛皮經濟,又徹底將漠北廣大地區的部族徹底卡死,連偷雞的機會都不存在。并且大型毛皮商多是游俠或者退役府兵轉型而來,剽悍的性格,加上先進的武器裝備,還有攫取利潤的狂熱,整個地區再想出現匈奴或者突厥,已經成了九幽黃泉一般的難度。

這一切,都是在自己的手中誕生。

前人不能解決的難題,在貞觀朝得到了解決。

李董很高興,他真的很高興。

“報之于天帝,今時貞觀,功至大矣。”

手掌拍著大腿,《梁父吟》停當之后大笑三聲,這世上最暢快的事情,大抵就是如此。

在世時的功德,想要超越他,那該是何等的艱難。

李董知道世界是圓,知道大地是一個圓球,但他沒有一統全球的想法。貞觀朝三千萬黎民的極限,就在這里;貞觀二十二年造大船的極限,就在這里;貞觀朝唐人對的自我約束,就在這里。

過線,大概遍地烽火,處處叛逆。

“陛下,《洛陽日報》《揚子晚報》《武漢日報》到了。”

“放下吧。”

“是,陛下。”

康德緩緩退去,沒有打擾他的主人。

在他接任史大忠之前,他就沒見過如此意氣風發的主人。哪怕突厥被打殘,也只是報復之后的快感。

現在這種大圓滿的志得意滿,從未見過。

李世民翻著報紙,鼻梁上的老花鏡是吳王送過來的,很新,還做了金邊,看上去很有書卷氣。

只是李世民對這些并不在意,將眼鏡向下放了一點,低頭挑眉看著報紙。平日里的事情,能夠吸引他的很少,他現在在意的,只是死后的世界。

封禪泰山這件事情,并不是他要夸耀功德如何璀璨。他不需要向任何人證明自己的偉大,哪怕是天帝,假如天帝存在的話。

他只是希望傳說是真的,如果真的有一天自己的功德讓天帝滿意,那么就飛升吧,或許死后的世界,就是神仙的世界。

武漢的那條江南土狗不能拿出證據證明神仙的世界是假的,所以說不定是真的呢?

不能證明,也不能證偽。

“噢?原來地球之南,四季同中國相異?”

《洛陽日報》正在報道的,是逐漸有參加一項競賽的冒險船,從海外歸來。這個競賽,似乎是武漢舉辦的,當年引發了很大的轟動。

“似是周游東海之競賽?”

李世民想起了起來,好像是有這么一個競賽。

看著窗外的雪花,一眨眼,貞觀二十六年的冬雪就這么到了,而一場環繞“東海”的競速賽,似乎并沒有真的結束。

想要拿到比賽的優勝,并不怎么容易。

要有證據證明自己到了哪里,航海日志、星圖、動植物標本、土人……很多東西都可以證明,只要拿得出來。

上海鎮接收到的稀奇古怪動植物多了起來,有體型更大的“花豹”,有半死不活的綠色大蟒,有似駝非駝似羊非羊的牲畜,有疾走如飛的陸行大鳥……

裁判有很多個,但本質上只有一個。

長孫無忌在上海鎮只看到這些稀奇古怪的珍禽異獸,就覺得大呼過癮,只這些神奇玄妙,就讓這個老家伙不想辭職不干。

權力他要一直掌握著,否則,以后哪來的資格,在奇珍異獸面前隨意地點評?

“美洲豹、森蚺、羊駝、鴯鹋……鴯鹋?這是去了澳大利亞?”

翻看了大量的航海日志、星圖,對于流竄到澳大利亞的冒險船,張德還是感覺很驚訝的。

在他看來,船只更大可能通過北太平洋的洋流之后,會順著太平洋的“珍珠鏈”前往菲律賓。

此時的菲律賓,在南海宣慰使的檔案中,被稱作“東南石塘”。“東南石塘”已經設置有高配的南海宣慰使副使一人,主要負責的就是入貢巨木和金石。

自從陸續在海外發現金礦之后,盡管外派做官是個冒險行為,但和回報比起來,愿意參加這場冒險盛宴的官吏并不在少數。

而隨著府兵改制,退役的府兵為了尋找更加豐厚的回報,也愿意受雇傭而外出。

經過南海宣慰使的多年影響,“東南石塘”已經有了幾個固定的港口,大量參天巨木,都是從這里運輸向流求或者廣州,有的大船通航能力強,則是直接抵達杭州或者蘇州。

整條航線,雖然也有黃金白銀摻和其中,但真正的利潤來源,卻是木頭。

隨著各地的大建開始,東南地區的木料消耗極大,而連帶著民間市場對木料的需求又在增加。

這就使得木料價格不斷抬高,長途海上運輸的利潤,也就出來了。

更何況,中央政府對巨木的消耗是驚人的,大貴族們的亭臺樓閣,以往使用巨木,都是要精打細算,琢磨用個傳世百年甚至兩百年的。

曾經即便是頂級權貴,也不敢大肆消耗巨木,但是現在卻是不同,除了供應中央之外,甚至地方上的小貴族,買一根南海巨木,似乎也并不是什么特別夸張的事情。

需求帶來利潤,“東南石塘”幾百年沒有“蒼龍道”那么繁榮發達,但也的的確確屬于唐朝的既得利益。

環東海競速賽的重要一站,原本應該是這里。

只是萬萬沒想到,誤打誤撞的人不少,居然有人流竄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墨綠色的鴯鹋蛋很特別,像寶石一樣。

有人以為鴯鹋是鴕鳥,但仔細區分之后,才發現它們的不同。

除此之外,探險船大多都是武裝船只,一條船的戰斗力,足夠征服一個大型部落或者一個小型國家。

美洲豹和森蚺的出現,這說明有人不但登陸了南美大陸,還翻山越嶺,深入到了雨林深處。

即便沒有深入,也必定是翻翻越了高山,這是驚人的舉動。推動這些冒險家們放棄競速,轉而深入冒險的源動力是什么,張德并不是很清楚,但結果自然是斐然。

除了美洲豹和森蚺之外,還有形貌跟漢人迥異的土著。

有三四條船抓獲了當地的土王,除此之外,還有跟著冒險船前來唐朝的土著酋長。兩種人很好區分,前者是奴隸,后者是朝貢之人。

上海鎮的碼頭上,從未這樣熱鬧過,長孫無忌見多識廣,此刻也是感慨萬千。

“天下廣大,何其壯哉?”

“老令公若是愿意,也可以上船下海啊。說不定還能去瀛洲看看太子,一敘舅甥之情!”

“老夫雖然羨慕,卻是不愿前往。”

長孫無忌臉皮一如既往的厚,拂須微笑。

張德笑著搖了搖頭,繼續翻開著日志,這些冒險船,把美洲豹、森蚺這種動物帶回來,可真是費了不少心思。

相較于征服土著,似乎活捉這些野生動物更加的困難。

美洲豹中,似乎還有一只黑豹,通體烏黑,極為漂亮。

給它做了素描、水彩作畫之后,直接送到了洛陽。

退休的皇帝很喜歡這種稀奇古怪的東西,大約是帶著一點神秘感的緣故。

整個東海的盡頭,被正式命名為“天涯洲”。

那片廣大的大陸,頭一次進入到了唐人百姓的視野中。

只可惜,冒險的成本是如此之高,乃至只有少年們熱血沸騰,幻想著“天涯洲”的冒險會充滿著驚喜和困難,然后一一克服一一收獲。

“都憲,洛陽來使。”

“天使?”

“是也不是,來人說是不必驚動地方。”

“叫過來吧。”

“是,都憲。”

不多時,來了一個行事利落的小黃門,和別的閹人不同,這個小黃門明顯有著胡人血統。仔細一看,還能發現他發絲在陽光下,隱隱有偏紅色。

張德知道這幾年皇宮使用了不少類似吐火羅人的閹奴,但也是頭一次真正見到。他猜測,大概這些閹奴,還沒有被真正收用,只是外放當苦力使喚,做一些類似打雜的事情。

“見過都憲!”

“圣人有何旨意?”

“聞上海鎮東海健兒歸來,陛下欲召一眾健兒入京,在京中講述見聞。”

“噢?”

張德一愣,更是一喜,笑道,“如此當真是好事多磨,原本他們也就是去武漢領獎,這下好了,也算是在御前露面。好好好,你去復命,老夫讓人準備準備,這就讓東海健兒一同赴京。”

“多謝都憲!”

等送走天使之后,張德心情很好,有了皇帝的聲名加持,對這些環東海競速賽的“選手”們而言,就是天大的機遇。

一次冒險的回報之豐厚,不亞于一場曠日持久的大戰。

陸續從海外回來的船只每隔一陣子都有,一直持續到貞觀二十七年的春耕都還有船只歸來。

只是回來的很多,沒有回來的也不少,甚至有些回來的船只,還帶著很多殘破的物品,大多都是沉船之后漂浮起來,被后來者發現的。

有的是衣物,有的是瓶子,瓶子里裝著的可能是錢幣,也可能是一份極為珍貴的日志。

其中就有對南極大陸的描述,甚至還有企鵝的素描。后來者對南極的興趣很大,但畏懼這種“九死一生”的無腦冒險,最終選擇了規避。

而這種“膽小怕死”的規避,卻又帶來了最為寶貴的第一首資料。

聽說南極大陸的存在之后,京中的熱情又一次被點燃,好在北極方向是何等的殘酷,京中權貴是知道的,所以想象起來,就明白南極大陸的狀況。

沒人會投錢進去,只有鉆研地理志的學者,才想法設法說服船只,尋找合適的航線前往南極大陸冒險。

“操之,皇帝召東海健兒前往洛陽,所為何事?”

在上海鎮逗留了很久,幾乎時不時就要跟長孫無忌打交道。

江東總督老大人的心態越來越好,皇帝不管事,對他來說,就是最好的事情。

至于說傳言今年長孫皇后要“南巡”廣州,他有點惱火,但也無所謂。“南巡”就“南巡”吧,至少馮氏、冼氏為了把廣州升格為南都,有他出的一份力。

“老令公消息靈通,怎地打問起我來了?”

張德笑著問道。

“老夫確有耳聞些許傳言,只是不得確認,便想來問問操之。”

“噢?是何傳言?”

“聽聞皇帝除了要封泰山禪梁父之外,還要祭河口。”

“祭誰?河伯?”

“不知,或為祭海也未可知。總之,這幾日京中云集東海健兒,想來封禪之日,會越來越近。”

“封禪不看良辰的么?”

“貞觀大帝上報于天下報于地,何須甚么良辰吉日。”

長孫無忌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自己也覺得很有氣勢。仔細想想,妹夫這個皇帝,還真是做到了驚人的偉業。

只是事到如今,江南處處有蟲鳴,春花爛漫之日,卻似乎偉業都不重要的樣子。

可如果說不重要不看重,這封禪泰山的排場,卻是史無前例的強大。

為了封禪,修一條鐵路,每百里就是百萬貫為數量級的開元通寶在融化,蒸汽機車每一次嗚嗚嗚嗚前進,就是一張張華潤飛票在燃燒。

這大概是史上最昂貴的一次封禪,而且僅僅是在前進的道路上,就已經是如此的驚人。

始皇帝的東巡和它比起來,根本不值一哂。

而封禪時候的崇古禮制,卻又被李皇帝改得面目全非,土臺是沒有的,刻石報功也是沒有的,兩個巨大的鋼筋混凝土外加花崗巖的祭壇,就是最好的憑證。

勒石的碑文只有兩個字,早早做好,早早上漆,早早埋在了泰山和梁父山。

這兩個字,叫做貞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00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