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四章 最后問對

第四章 最后問對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四章 最后問對

“今后,怕是朕也不能理政,便退居幕后,以作休養。火然文

a`朝政諸事,就交由皇后主持吧。”

頭一回,李世民選擇了放手。

之所以敢放手,或者說放權,純粹是只有一個原因,貞觀二十六年即便出現了天策府第二的勢力,也別想靠軟禁的方式讓他退位。

貞觀,此時此刻,已經不是一朝一代的事情。

它是一個符號,是個縮影。

正如張德說的那樣,李世民就是貞觀,貞觀就是李世民。

什么李淵,什么李承乾,什么李建成,什么長孫無垢……任由你折騰,誰會服帖?

本該高興的長孫皇后,此刻卻是臉色不太好看,只是微微頷首,半點高興的意思都沒有。

興許是妻子在意丈夫的身體狀況,所以高興不起來,不過在場眾人,沒人會這樣想的。

“朕最后問對于你。”

“陛下只管問,臣有問必答。”

“今后大政,當以何為方略?”

老張想了想,便道:“多生孩子多修路吧。”

像是俏皮話一樣,聽的李世民一愣,旋即笑道:“此間方略,還真是直白。”

“跟百姓講甚么十年生聚,他們是聽不懂的。唯有直白,百姓才會聽得懂。”

“唔……”

李世民點點頭,“百姓聽得懂。”

念叨著這句話,李世民大概還是明白了一些其中的區別。

自來施政,百姓聽得懂還是聽不懂,對君臣而言都是不會去考慮的。治國施政,抓住吏治,就是成了一大半。再積累點余財,能夠不普遍餓死人,就可以稱作治世。

武漢和洛陽的區別,底層的細節上,大概也就是在這里。

施政要言之有物,百姓聽明白其中的道理,對官吏的一線運作能力,要求也會更低一些。

總體成本而言,是降低的。

只不過,對傳統君王而言,這并不算什么好事。

“也罷。”擺了擺手,李世民嘆了一聲,“殊為不易啊。”

“的確殊為不易。”

張德同樣認可這一點,“終究還是抓吏治更容易一些。”

大道理都懂,但真要讓掌握社稷神器之人,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萬中無一啊。

都不需要說什么富不過三代,一代人之內,這些“奇葩”都是萬里挑一。到第二代時,懷揣理想者興許還有,但幾經蹉跎沉浮,更多的還是把理想踩在腳下。前路漫漫,你不先掌握權柄,又怎么實現理想呢?

只是真的茫然四顧那一天,又發現回不過去了。

所以自來吹圣人,但當真圣人降世,又巴不得趕緊把圣人挫骨揚灰。

“那……操之,你不怕么?”

李世民有點好奇,“這身后事,難不成,從未思量過?”

老張笑著搖搖頭:“從未思量過,這身后事與我而言,無甚要緊的。”

言罷,他又對李世民道:“貞觀新貴替換武德老臣,洛陽新貴又替換貞觀新貴。將來,怕不是揚子江兩岸之非富即貴者,欲染指九鼎。只是,這些人又會是最后的贏家嗎?陛下,不會的。人言君子五世而斬,我看這五世也到不了,百幾十年,大唐人口興許都要破億,到那時,這些個君子,還不是要被剁了狗頭。”

聽他說得有趣,李世民饒有趣味問道:“‘忠義社’中多英杰,此輩何如?”

“李景仁、屈突詮等人,或許一時得勢,但也未必能全身而退。今時武漢之工坊,是有一口飯吃的,那便是埋頭苦干,流血流汗也要咬牙堅持。可終有一日,這世道變幻莫測,那些個工坊一倒閉就是成百上千家,失業的工人要是有個三五萬,街頭巷尾,何處是太平地界?”

這般描述,嚇得馬周心臟撲通撲通,便是房玄齡,也是臉皮直抖。

房玄齡并非沒有想過這一天,實際上,因為房遺愛的緣故,他早早地就想象過那一天的到來。雖然很遙遠,但終究是會到來的。

興許房遺愛的孫子都未必能看到,但房遺愛的曾孫,一定能看到!

可以遲到,不會不到。

到了那個時侯,就不是什么黃巾之亂,不是什么陳勝吳廣。

“若如此,新貴改頭換面,亦能存續。”

“陛下所言甚是,不過,相較曾經敲骨吸髓的快活日子。這等改頭換面,跟蒼頭黔首一個槽里撈食吃,又何嘗不是茍延殘喘呢?興許再過三世,又會再起風云,可那時候,想必這天下讀書識字的,也不甚值當去說。譬如漢陽,便是洗衣做飯的仆婦,也是識得‘米面糧油’四個字的。”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圣人之言,未知其意啊。”

李世民感慨一聲,越發地驚詫于張德對未來的預計,就像是,親眼看到了那一切,那必將到來,驚心動魄又無比熾烈的時代。

“以下而臨上,自來只有漢高帝一人而已。若是千千萬人,不知其艱難千百萬倍。”

見李世民如此說話,張德輕輕地搖搖頭,“陛下所言甚是,卻又不對。于千千萬人而言,要以下而臨上,也容易的很。”

“噢?此話怎講?”

李世民居然精神一振。

“方法很簡單,千千萬人只要不怕死,死上三五百年,大事可成啊。”

輕飄飄的一句話,可李世民也不得不承認,張德說得很對。

這是一句很對的廢話。

君臣的談話到這里時候,房玄齡也好,長孫皇后也罷,都完全聽不下去。張德是瘋狂的,但現在皇帝也跟著瘋狂。

因為未來似乎已經注定,沒有什么千秋萬載!

皇帝不過是破罐子破摔,仿佛是臨死之前也要瘋狂一把,反正,這身后名,已經妥妥帖帖,誰也搶不走,誰也黑不掉。

死人沒什么好說的,可以理解,可還有活人呢?

長孫皇后和房玄齡此刻無比的抓狂,可又不得不承認,這一刻的無力感,是此生之中最為強烈的時候。

或許事后又會恢復平靜,回歸到人性,但只在此刻,有一種超乎想象的憤怒壓抑在胸膛之中,卻又半點解決的辦法都沒有。

暖閣之中,皆是一時人杰,但有人卻只能無能狂怒,甚至有氣也得不到發泄。

天微微亮的時候,長樂門被打開,陸續出來的內侍們都忙不迭地給皇城中的文武大臣送上熱湯。

宮中的羊湯,滋味相當的不錯,還撒上了蔥花蒜葉,香氣撲鼻,還能暖胃御寒。

秦瓊在崗亭中喝了一碗,心情也平復了下來,蹲在外面的尉遲恭黑著臉,卻也老老實實地一只手端著碗,一只手攥著一塊咬了半邊的餅。

吃一口餅,喝一口湯,好一會兒,尉遲恭看到應天門也中門大開,這才道:“噫,天亮了。”

當、當、當……

皇城內的水鐘,陸續傳來敲鐘聲,張公謹端著個碗,看了看懷表,然后道:“六點,準備上朝還是回去?”

“呼……”

喝了一碗羊湯,已經舒服過來的秦瓊淡然道:“上朝吧,想必會有大事。”

“嗯?應該不會有大事吧。”

張公謹眉頭微皺,如果真有大事,怕不是宮門不會大開,夜里就要操辦起來。

此刻,皇帝應該是沒事的。

只不過一眾勛貴,誰也沒有開口去追問腳不沾地的內侍們。

果不其然,只一會兒,康德就裹著一件風衣,嘴唇有些凍得發紫,到了崗亭口,才說道:“少待開個朝會,陛下有事要宣布。”

“陛下無虞?”

“醒過來之后,還跟張總督聊了一個多鐘頭,這光景,精神還好,已經能坐起來自行吃喝。”

“呼……”

張公謹松了口氣,這才道,“昨天夜里,當真是心驚肉跳。”

拍了拍心口,張公謹一臉的愁苦:“這等事體再來一回,老夫……是真撐不住了。”

聽到他的話,尉遲恭橫了一眼,將碗往旁邊一丟:“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0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