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三章 灑脫

第三章 灑脫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三章 灑脫

與虎謀皮這種事情,對房玄齡來說,還是有成算的。

但是張德兇惡程度猛于虎啊。

眼睛微微一閉,房玄齡內心嘆了口氣,再睜眼,又恢復了平靜。

求仁得仁吧。

“君不君,臣不臣的,事到如今,可愿表露肺腑?”

有點虛弱的李世民,抬手指了指床邊的團凳,示意張德坐下說話。

老張也沒有客氣,一屁股做下去之后,大馬金刀地雙手扶著膝蓋,看著李世民道:“陛下是君,陛下既然有旨,那臣就恭敬不如從命。”

看著人到中年須髯夸張的張德,李世民如何都無法把他和二十多年前那個少年聯系起來。

一個人的面目,真的可以變化到這種程度嗎?

眼前浮現出少年時的畫面,那個時侯,他還不叫李世民,只是遇上了人,這才有了“濟世安民”的名字。

人生變幻,大約就是一瞬間的事情。

長孫皇后從床頭退讓,坐到了床位,冷眼掃了一下張德,并沒有開口說話。

在場中人,馬周最是不安,無比的惶恐。

他從未感覺這樣緊張過,哪怕是長孫皇后讓他執掌弘文閣,也沒有那種惶恐不安。就算真的有一天長孫皇后效仿呂氏,那終究是李氏媳婦,是一家人的事情。“家天下”,關他這個士大夫屁事!

“萬世貞觀……”

李世民喃喃道了一聲,“這,就是你的給朕的賠償?”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

“噢?”

“說是,是因為陛下已是千古一帝,唯一不平者,止我、武漢、揚子江而已。殺張德易,滅武漢難,平揚子江……猶如登天。”

帝國的經濟版圖,已經徹底南移,這是一種夸張的爆發式的轉移。光靠中原的豐富土地產出、人口數量,完全不足以抗衡。這一點,反饋到整個帝國的財政收入上,尤為明顯。

揚子江兩岸的稅賦比重,居然超過了中原,而且還在劇烈地拉開差距。若非張德和武漢的特殊性,只怕揚子江兩岸,早就像三十年前那樣,已經到處作反。

殺一個張德只是解氣,但殺了張德之后,會有無數個輔公佑、沈法興、蕭銑、林士弘冒出來。

他們有世家有武勛有豪強有蒼頭,能夠想得到的野心家,都會從各自的群體中冒出來。

所以,李世民縱使再有氣,也只能忍著,可他又很清楚,這是慢性毒藥。

江南土狗不是良善之輩,它也吃肉。

“君王不得大快意,終究是有點遺憾。不過陛下所得,已經遠超秦皇漢武,千幾百年之后,面對陛下,無人敢稱圣君。陛下如今所求,不外是身后之名,臣便送陛下這萬世不變之名。”

“不錯,朕很滿意,對這一份賠償。”

李世民莞爾,“朕也相信,你有這個實力,可以讓貞觀萬世傳承。”

“能不能萬世不知道,三五百年還是不成問題的。”

老張也是相當自負地一笑。

聽到他的話,長孫皇后和房玄齡都是臉色一變,馬周更是身軀一顫,連看上去很平靜的康德,一張老臉也是慘白,手中的拂塵都在發抖。

“那……為何又說不是呢?”

“自然是臣的一點私心了。”

老張依然面帶微笑,很是坦然道,“倘若哪天又去改元,改來改去的,公文抬頭都要變,甚是麻煩。底下的百姓還要去想今年當朝的皇帝是哪個……想那么多作甚?這皇帝是誰,重要么?”

“不重要?!”

聽到這話,已經平靜的李世民,雙眼圓瞪。

“難道陛下還不明白嗎?臣所做的一切,這開始的一小步……”他抬起一只手,拇指和食指比劃了一個小縫隙,“就是讓圣君賢臣去死啊。”

馬周雙腿一軟,整個人都是跌坐在地,然后忙不迭地爬起來,躬身道:“臣失儀!”

只是無人去管他,長孫皇后杏眼圓瞪,活見鬼一樣看著張德,而此時此刻的張德,還面帶微笑,就像是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房玄齡眼睛一閉,胸腹之間有一股瘋狂而暴虐的怒氣,若非他強行壓制,只怕這一刻就要咆哮出來。

忽然間,一切都明白過來,明白為什么皇帝昏過去之后,一張嘴就喊杜如晦的名字。

想必,杜如晦臨死之前,已經跟皇帝說過此事了吧。

想必,當時皇帝就有了準備吧。

此時此刻最冷靜的,就是李世民本人。

“好。”

微微點頭,李世民道了一聲好,他看著張德,“朕一生縱橫天下,未嘗真正的敗績。臨死之前,有此一遭,也好。”

“陛下放心,皇唐雖大,人口卻是稀少。三千人黎庶,這才到哪里。有一口吃的,蒼頭黔首,可不是那般容易就剁了皇帝腦袋當球踢。少說三兩代皇帝過去,也不會血染皇城。”

說罷,張德不無遺憾道,“只這般看來,陛下一生,還是未嘗敗績,是個極盡完美的帝王。古往今來,便無人能夠超越陛下。”

“千古史書,繞不過朕。”

“不錯。貞觀即陛下,陛下即貞觀,沒人會記得武德,千幾百年之后,人們提到皇唐天朝,也只會想到貞觀。倘使有人真正去翻了翻厚厚的史書,這才知道,原來貞觀大帝,竟不是皇唐天朝的開國皇帝?”

老張雙手一攤,一副古怪驚奇的模樣,讓李世民突然大笑,只是笑得有點吃力,連連咳嗽之后,這才心滿意足地舒了口氣。

人們評價唐朝之時,開國皇帝都能拋開不談,何嘗不是因為他貞觀大帝實在是雄貫今古呢?

“本朝新貴,貞觀少年,或許都知道臣張德之名。不過,臣之名,一時興也,豈能長久?臣本就無所謂聲名,縱使在意,怕是千幾百年之后,也不過是貞觀朝的一時佳話。所謂君臣一時賢德,如是而已。臣在武漢的所作所為,于后人眼中,不過是貞觀大帝英明神武的結果,臣……只是恰逢明主罷了。”

“不錯!”

李世民目露精光,這一點,是偉力都難以抗衡的。

后世之人在了解貞觀朝的時候,不管貞觀朝的權貴如何折騰,如何加強張德的存在感,最終在后世子孫中,都有一個繞不開的疑問:如果不是貞觀大帝英明神武,憑什么讓你湖北總督這般折騰?

“你對朕的賠償……朕很滿意。”

李世民長長地吐了口氣,“朕何嘗不知,無有萬世不變之王朝。強如炎漢,也不過是四百年雄風。朕縱使勝過漢高十倍,也不過是四千年風流,何來萬世?癡人說夢,癡心妄想罷了。”

“為上者多能明白,卻鮮有如陛下這般灑脫的。”

“不過是他們沒有遇到你罷了。”

閉著眼揮揮手,“猶如陰魂不散,時時提醒,如何能不灑脫?”

“哈……也是。”

老張倒是大大方方地承認了下來,“能得灑脫,也是不錯啊。”

這一對君臣猶如家常閑聊,只是這閑話聽得皇后宰輔心驚肉跳,一個個神色變幻,復雜到了極點。

步步為營自以為得計的長孫皇后,此時此刻手指緊緊地攥著衣服,指關節發白,胸腹之間又無數的怨氣,可又得不到發泄。

她發現,自己的所有權謀手腕,竟是這般的可笑。

在絕對的偉力面前,所謂的法術勢,全都是不堪一擊。

誠如張德所說的那樣,縱使動用種種手段,殺了一個張德,又有什么意義呢?張德一夕死,武漢一時歡,萬里長江便難平啊。

舊有的傳統,依然是可以收買或者誘惑一部分揚子江兩岸的勢力。但是,這是有極限的,傳統王朝的那只碗,就那么大,裝得下的權貴,就那么多。

要么碗里的出去一些,要么……把碗砸爛,做個更大的碗。

人心難測,海水難量。

長孫皇后也好,房玄齡也罷,此時此刻,內心不約而同地,都冒出了這樣的感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50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