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陛辭

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陛辭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陛辭

紫(禁jìn)城。

皇極門暖閣。

九卿廷議。

申時行主持廷議后有些精疲力竭。

申時行雖說已是五十五歲的高齡,但自問(身shēn)體除了有些小病外,每(日rì)處理萬機之政還是應付的過來。

但此刻他卻是感到深深的憂慮,令他憂慮的并非是云南永昌衛兵變,并非是土蠻犯義州,致使把總朱永壽一軍皆沒,也并非是李圓朗在廣東起義。

因為申時行知道這些都是腠理之疾,雖然覺得很癢很疼,但一時要不了人命。

令他真正憂心忡忡的是這場遍布全國的大旱,這才是這個龐大帝國真正的威脅。

這一次不僅是北直隸,山東,陜西這北方數省,連南直隸,浙江,江西,湖廣這樣的江南,甚至是朝廷的產糧重地,也是發生了大旱。

民以食為天,這樣的大旱是足以動搖大明的根本。

按照天人感應之說,這是上天的示警。大旱是因為朝堂不靖,人君不德。

下面的官員們普遍將此歸咎于國本未立,張鯨作惡,天子不朝不廟不郊這三件事上。

現在張鯨已除,反而旱(情qíng)更重,于是官員們就集中在國本,天子不朝上作文章。

申時行并不如此認為,特別是他學生林延潮屢次與他進言說,天災最后一定會導致,但卻未必引起天災,朝廷應該組織百姓自救,而非消耗于人事上。

林延潮屢次向他推薦屯田御使徐貞明。

徐貞明申時行是知道的,當初他主持在北方興修水利,開墾荒田,結果觸動了權貴的利益。

申時行已將徐貞明罷官,但是林延潮卻在自己面前屢屢保薦,最后讓徐貞明起復,而且在對方屯田的事上,林延潮還動用了自己關系,可謂是要錢給錢,要人給人。

就在申時行細思之時,突然宮里傳詔,天子召見。

申時行當下放下手頭的事,趕往乾清宮面圣。

果不其然,天子召見申時行還是因為今年大旱的事。

天子問申時行有什么應對之策?

申時行回答道:“下面的大臣議論,眼下南北都有大旱,朝廷應當在‘二造’上節約用度。”

天子聽了不悅了,這二造是什么,就是景德鎮的燒造,蘇州的織造,二者每年都大量入貢皇室。

天子道:“燒造織造,也費不了朝廷多少用度,但既是先生與大臣們都這么議論了,那么朕再酌(情qíng)減去一些。”

“對了,京畿屯田之事進行的如何了?朕記得屯田御史還是那個叫徐貞明的吧。”

申時行心底一凜,當即道:“皇上明鑒,正是此人。”

天子道:“朕記得當初此人提倡興修水田,人(情qíng)多稱不便。”

申時行道:“確實如此,當時他奏說,京東地方,田地荒蕪,廢棄可惜,相應開墾。京南常有水患,每大水時至,漂沒民田數多,相應疏通。故有此舉。”

天子搖了搖頭道:“南方地下,北方地高。南地濕潤,北地堿燥。且如前幾年天旱,井泉都干竭了。這水田怎能做得?朕早說過此人迂腐,怎么還在用他?”

申時行謹慎地道:“眼下他已不開水田,只作開墾荒地,并試種旱稻,番薯等耐旱之物,以作備荒之用。”

“番薯?”天子冷笑道,“這是前禮部侍郎林延潮從海外進獻的吧,此物多食易脹氣,豈可作備荒之用,徒然浪費田力民力,若非皇后,鄭妃她們(愛ài)吃,朕早不讓民間多種了。”

申時行心想,他雖看不懂林延潮,徐貞明的墾荒之舉,但他看得懂林延潮,徐貞明二人,所以信之用之。

可現在天子不滿,若是林延潮在時,他還會向天子保徐貞明一二,但現在林延潮都稱疾還鄉了,他也不必因此頂撞天子。

再說了天子未必不知道徐貞明是林延潮保薦的,在林延潮辭官后,天子故意打壓徐貞明這也是一等權術和手腕。

申時行當即道:“既陛下覺得此人迂腐,那么臣于屯田御史任上再另擇他人。”

天子點點頭道:“說起林卿稱病還鄉,先生事先可是知(情qíng)?”

這個問題不好說,申時行若說事先知(情qíng),天子肯定不高興。若說不知,那肯定天子也是不信。

申時行道:“臣只知道他這半年來(身shēn)子一向不是很好,稱疾數次無法署事。”

申時行這話有說如同沒說,天子卻沒有深究,反而道:“當初朕說不許林延潮入閣,這話是否有人傳出去?”

申時行當即道:“陛下,此事是否有人外傳,臣尚且不知,但臣守口如瓶,絕不敢有半點泄漏。”

天子伸手按了按道:“先生的為人,朕信的過。”

“事君者忠也順也,忠而不順者,順而不忠者,都不可為肱股之臣。”

“朕知道林延潮對時政多有異見,主張變法。朕也沒怪他,且看他一看。他林延潮卻連上五疏辭官,說什么進而盡忠,退而全節,就是避風險而保富貴。”

申時行明白天子的言下之意。

在官場上對付這樣忠而不順的下屬,可以讓他辦個難事犯個錯,然后自己再重責后赦免,如此對方一般就‘順’多了。

一次不行可以幾次,順了以后,就可以用心栽培了。

申時行當即道:“陛下之言,臣聽起來是句句求賢(愛ài)才之心,此(情qíng)縱使堯舜亦不能及也,臣聞之實不勝仰戴。”

“以臣之愚見這忠而不順,總好過順而不忠,眼下不能用,將來卻未必不能用,留著就算為國儲才也是好的。”

聽了申時行的話,天子龍顏舒展點點頭:“先生言之有理,真不愧是三朝元老。”

申時行又道:“陛下謬贊了,臣侍奉三位帝王,為官二十八年,已是老邁多病,不久也要致仕還鄉。臣懇請陛下增補閣臣入閣輔政,早作籌謀。”

天子擺了擺手道:“樞輔之臣,豈可輕忽,若所托非人,則不僅禍國殃民,甚至動搖社稷之根本。”

“論到任勞任怨,朝中除了先生恐怕不會有第二人了,還請先生勉為其難,再輔佐朕十年。”

申時行則道:“陛下之恩,臣萬死難以報答,老臣唯有鞠躬盡瘁,死而后已。但這增補閣臣之事,臣再三煩請陛下定裁,臣告退!”

天子當即派太監送申時行出宮。

申時行走后,天子也是有些心煩。他隨手從御案上拿出一張紙來,這紙湊巧正是林延潮的‘留詩’。

“腰佩黃金已退藏,個中消息也平常……”

天子念至這里,斥道:“什么柯村趙四郎,分明就是洪塘林二郎。”

想到這里,天子忽道:“來人!”

侍駕的司禮監太監田義入內。

但見天子道:“傳朕旨意,賜羅衣,玉帶,鐵柱杖,坐墩,裘馬于前禮部侍郎林延潮,給驛還鄉!”

次(日rì),林延潮于皇極門陛辭。

天子不朝,當然也就不見,所以也沒有面辭之說,但作為大臣入宮辭行,卻是必備的禮儀。

林延潮頭戴儒巾,(身shēn)穿衫來到皇極門,聽著太監轉述旨意,然后天子還賜了一頓酒飯。

這也是朝官陛辭天子時的慣例,天家的恩典。

這酒飯有羊(肉肉),有御酒。用完飯后,天子又賜了羅衣,玉帶,鐵柱杖,坐墩,裘馬五樣器物。

羅衣就是赤羅衣,大臣的官袍也是羅衣所制,不同的是沒有紋飾與補子。

至于玉帶……明朝一品官方(允yǔn)著玉帶,如林延潮平(日rì)穿是金帶,這也就是緋袍腰金了。

御賜玉帶,也是一等越級的賞賜。

至于鐵柱仗,也就是鐵制的手仗,蘇東坡詩中就有‘柱杖芒鞋輕勝馬,一蓑煙雨任平生’

而官員到了一定年紀都喜歡持拄杖,特別是高官,持此鐵拄杖常有些老干部的感覺。當然這也是朝廷常給致仕官員的賞賜。

坐墩,又稱鼓墩,乃陶瓷所制的圓凳,看上去令人(愛ài)不釋手。

至于裘馬就是乘馬上精致的鞍飾。

林延潮看到這些賞賜后,倒是十分平靜,這些的風光都是給別人看的,自己在乎的卻不是這些。

自扳倒張鯨后,朝堂上的人事也有些變動。

孫承宗升任中(允yǔn),擔任起新民報之事來。

反而是葉向高任北京國子監司業。

李廷機去內書堂教習,升為司經局洗馬。

另外林延潮的門生彭健吾在南京戶部主事任上病逝,此事令林延潮著實惋惜了好一陣。

還有一位門生侯執躬調京任吏部主事。

馮琦升為翰林院侍講,經筵講官。

其余的也在醞釀之中,但是對于林延潮而言,那些消息再傳到他耳中時,已是在他還鄉的路上了。

陳濟川與數名下人捧著天子的賞賜搬運到宮外的馬車上,已是平民百姓的林延潮一人出宮。

沿途上官員往來,看見林延潮離宮都是站在原地作揖,目送他離去。

也有一些久在宮里的官員不由道:“當年林部堂上天下為公疏時,也是從這個廣場上離去,時天下壯其行。”

“是啊,當時老夫剛剛入朝為官,目睹一幕,忍不住拭淚。現在一轉眼六年過去了,今后不知還有沒有機會再見到林部堂。”

“不論是否再見,但幾百年后他人著史定有林部堂的一筆。”

“不錯,后世的讀書人看到這里,會感慨一句‘為官者當如林宗海’!”

“未必,林部堂還不過三十,難說不會再啟用。”

這二人你一言我一語說起來,而幾名年輕的官員聚在一旁聽了不由心生向往,紛紛道:“兩位大人,說說林部堂當年的事吧。”

“是啊,就說說林部堂當年上諫的事。”

二人聞言笑了笑,當即道:“好吧,你們不要說是老夫這傳出去的。”

那人看向廣場上,仿佛看到當年慷慨激昂,為民請命的那個年輕的林延潮。

而此刻林延潮已是飄然離去,天下少了一個林部堂,而多了一個洪塘林二郎。

此時此刻。

離京十余里的郊外,一道僻靜的小路上,一輛普普通通的牛馬車停在路邊。

牛馬車上坐著正是昔(日rì)權傾天下的東廠督公張鯨。

從高位上退下來的張鯨,頭發已是蒼白精神不振,他坐在馬車上勉強支撐著,卻仍不知覺的打了個盹。

等醒來時,張鯨渾濁的眼睛警惕的張望四周,等到看到馬車四周站著數名從屬他多年的死士后,方才放下心來。

他知道他的名聲不太好,這一次天子(允yǔn)他生還家鄉若半途上為人撞見,是少不了麻煩的,眼下他之所以冒險侯在這里,是為了等一個人。

不久來路上行駛來一輛馬車,張鯨猶如驚弓之鳥,一下子握住了車桿,左右死士也是戒備起來。

但駕駛的馬車只是一名普通的漢子,但見他將馬車一停,朝張鯨這里打量了幾眼,然后他挑開車簾從車中請出了一名中年女子,以及一位少年。

張鯨見了這女子啊地一聲,當即躍下馬車。

二人一見即擁在一起,相扶痛哭起來。

然后張鯨看向了那少年,那少年有些膽怯,那女子道:“快,叫大伯。”

張鯨擺了擺手道:“十幾年沒見,別嚇壞了孩子,以后我們三人死也不分離。”

那女子點了點頭,張鯨走到那男子面前,忽然道:“多謝林部堂言而有信,讓咱家與家人團聚。”

“這女子本是我未過門的妻子,奈何當年家鄉大旱,家里沒有一顆米,咱家為了一家生計就入宮……后來她就嫁給了我族弟……”

說到這里張鯨抹淚道:“這些話讓你見笑了,請你轉告林部堂,咱家與他雖為政敵,但他的為人,咱家心中是佩服的。”

說到這里張鯨從懷中掏出了幾封書信然后道:“這是林部堂要的東西,咱家從來沒有將它放在自家的地庫,而是貼(身shēn)藏著以免不測,今(日rì)奉還給他,也算完璧歸趙了。”

那人將書信看了幾眼,然后揣入懷中當即道:“多謝了。”

張鯨點了點頭,當即攙扶那女子和少年上了自己馬車。

隨即張鯨一行駕車遠去。

而那代表林延潮而來的人,自是展明,他目送張鯨馬車遠去后,同時朝兩旁樹林里作一個手勢。

但見樹林里埋伏著幾十名刀手,也是悄無聲息地退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