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集義

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集義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集義

(貓撲中文)

萬歷十七年,京城的四月,春風依舊很冷。

京城大街上的行人依舊行色匆匆,如棋盤般的街巷,每個人在十字街口前,沒有過多的思索,沿著熟悉的路,走向了自己目的地。

在每個十字街口前,行人都有很多選擇,但除了信步游韁的人外,對于往著目的地而去的行人其實只有選擇前進或是后退。

若不退開一步,大多數人都是朝著死胡同走去,越走越窄。

街道上的茶樓,巷閭的酒肆里,士大夫與書生們拿著新出爐的皇明時報,新民報,不少人都看到了一個消息。

這條消息并非放在起眼處,但也沒有放在最末與商家的廣告為伍,就是在這么一個不上不下的位置,上面登載了天子準許禮部左侍郎林延潮稱疾歸鄉,并以原官致仕的消息。

在明朝官員致仕,就如同吃飯喝水一般正常。

禮記有言大夫七十而致仕,而到了林延潮這個級別的京堂,甚至還要更久一些,不受年齡限定。

又何況林延潮還不到三十歲,這個年紀引疾乞休,多為官場失意之人的借口。

但是眾人又知道林延潮并非有什么失意,這一次扳倒了張鯨,是他與許國一并完成了最后一擊,然后又救下了幾十名被東廠關押的士子。

聽到這件事京城里的讀書人,沒有一人不為林延潮豎大拇指的。

因此在聲望日隆的時候,主動引退,不少人都以為,就是林延潮不是稱疾,而是真的身體不太好。

眾說紛紜之下。

大多人為之惋惜。

也有人認為林延潮發揚事功之學,然后在變法的事于朝堂上并未鋪開的時候,主動激流勇進之舉,反而是一等不能忍辱負重,為國為民之所為,就算一時不能得志,但總要留在朝堂上做些什么,挽回此危局。

酒肆里,茶樓里,每日都有如此的辯論。

而已經辭官的林延潮,卻已是早早遠離了一場爭論。

烏紗帽,官袍,朝靴一樣一樣的堆放整齊并束之高閣,林延潮換上了以往年少讀書所穿的襴衫,頭上扎了儒巾,任誰看去也不覺得他是剛退下的正三品京堂,而是一名再尋常不過的處士罷了。

此時此刻清風入懷,林延潮悠然地站在書房窗旁,看著庭院里的竹林碧湖。

“許多年沒有如此的閑適了。”林延潮深吸了一口氣,不知為何從他卸任起,許久沒有一夜睡到天亮的他,最近睡得格外香沉,早起后精神也好了許多,如此之下不用喝什么良藥,病情也是一步步好轉。

行李差不多已是整頓妥當,這時林延潮的幾個學生來了。

他們是京城頗有名氣的‘林學五子’,陶望齡,袁可立,徐火勃,袁宏道,張汝霖,此外還有李廷機,葉向高二人。

林延潮走出了書房,而徐火勃當即上前一步道:“知道老師辭官還鄉的消息,京城里福州會館寫一副對聯‘三元魁天下,文章震古今’,準備鐫刻為匾額掛在堂中,以勵吾鄉后來進京趕考的舉子。”

李廷機也道:“聽聞福建會館那邊也是準備刻一副匾額,所用是當年部堂在金鑾奏對時所言的‘地瘠栽松柏,家貧子讀書’,以此來勉勵來自我閩地的讀書人。”

林延潮撫須道:“太過了,閩地為官的讀書人,我不是官當得最大的,不敢受此贊譽。”

李廷機這位鄉試解元,會試會元,殿試榜眼卻是由衷的道:“古往今來吾閩地讀書人科名沒有一人可以與部堂比肩,部堂當之無愧。”

眾人也是勸說,林延潮點頭道:“九我這一番話,倒令我不知說什么了,那就替我謝謝兩邊會館。”

其實葉向高心底也是感嘆,就福建而言,晉江泉州那邊的民風民俗更近于廣東那邊,與福州閩東閩北其實差別很大,故而兩邊官員通婚頗少。

因此兩邊的官員讀書人說是同鄉,但交往不深,可是自林延潮三元及第后就不同。兩邊的官員日趨于和睦,更不用說自己與李廷機在翰院中相處也是十分和睦。

現在林延潮從禮部侍郎的位子上退下去了,不知將來朝局又是如何呢?

眾人一并庭院間散步,林延潮步履閑適自如,與眾人說說笑笑。

身為同僚葉向高,李廷機,也是說著幾句恭喜林延潮衣錦還鄉的話,林延潮笑了笑對二人道:“我在位日久,對于繁重公事,卻生了厭倦之心,此刻雖說思念桑梓,歸心似箭,卻唯有兩件事放心不下。”

二人道:“還請部堂示下。”

林延潮笑道:“新民報是我心血所在,你們與稚繩需記得‘求真’二字,真話有時候雖然難聽,但也是最能夠打動人的。”

葉向高,李廷機躬身稱是。

林延潮說完又看向幾位門生。

五位門生都是躬身道:“還請先生吩咐,學生等定然遵行。”

林延潮笑道:“你們不必如此慎重,不是什么大事。我回鄉后,京城里的宅子你們就先住著,不要荒廢了這園子就好了。”

幾位學生以為林延潮要交待他們什么要事,至少也是讀書用功上。聽他如此說都是有些意外,然后一并稱是。

徐火勃則道:“老師,我想隨你回鄉。”

徐火勃此言一出,一旁袁可立等人都是道:“惟起,你不在京再用功三年嗎?”

徐火勃苦笑道:“論天資悟性,我不如幾位同門多了,也唯有跟在老師身邊才能學到一些。”

林延潮點頭道:“也好。”

這時孫承宗,郭正域,袁宗道三人來了。

“恩師!”三人一并參見。

一見面郭正域忍不住道:“先生這一回鄉,就不回京了嗎?”

郭正域這么說,眾人都是豎起耳朵,都想知道林延潮的答案。

林延潮答道:“辭官之事,豈是兒戲。”

“先生是我等的主心骨,先生還鄉朝堂上變法之事,就無人主張了。”郭正域道。

袁宗道也道:“恩師,朝堂上不能沒有你主持。”

林延潮沒有直接回答,看向孫承宗問道:“稚繩你怎么看?”

孫承宗想了想道:“學生也覺得可惜,學生以為恩師乃當今中流砥柱,你這一走,變法二字誰又能挑得起擔子?”

林延潮搖頭道:“稚繩,你忘了當初何出光彈劾張鯨時,我與你說的一番話嗎?”

眾人看向了孫承宗,反觀郭正域臉色上有些不自然。

孫承宗道:“恩師當時告誡我等,朝堂之事能為之則為之,不能為之專門汲引后人,衣缽相傳。”

林延潮道:“很好,你還記得。外面人不解我,有所議論,我無暇與他們分說。但你們卻不可不解。”

“你們今日的挽留,令我想起昔日為官時,數度往張江陵府上……”

說到這里,眾人都神色一動,林延潮在朝堂上有小江陵之稱。當然這一句話最早是從林延潮鄉試座師王世貞口中傳開的,但后來林延潮與張居正關系處的很糟,曾兩度被貶,也沒有人將二人聯系在一起。

但林延潮上書為張居正鳴冤后,二者都提倡變法,不少人不免拿他們作了一個比較。眾人認為在心胸狹隘,有仇必報這點上,二人倒是蠻像的。

林延潮道:“你們也知道當年我與張江陵不睦,但論以天下為己任這幾個字,當朝諸公無一人可及張江陵也。我常言修齊治平,但在治平之志上是遠遠不如。當年張江陵重病,我曾去他府上時王篆等人授意我勸張江陵不可稱病致仕,但我反勸他激流勇退,學蕭何以全身后,可惜張江陵沒有聽。”

說到這里,郭正域他們不由臉上一紅,王篆等人不肯張居正走,是因為一身榮華富貴都系于張居正身上,張居正退了他們怎么辦。

眼下林延潮退了,他們來問林延潮什么時候回京……當然說是為了變法事功之事挽留一下老師,但往深一步說,誰又沒有私心呢?

林延潮看了幾個學生一眼,他們都是下意識的目光閃躲。

林延潮搖了搖頭道:“兩年后,張江陵已是病入膏肓,命不久矣,我又去了他的府上,仍是勸他引退。”

說到這里,林延潮緬懷起當時在張居正病榻前的一番話,不知為何突生了許多感傷。

林延潮平復了一下情緒道:“其實陛下當時早對張文忠嫌隙已深,但陛下尚不知覺,而張江陵心底念茲在茲也是他的新政之事,為官者忠于家國天下者當如張江陵也!”

說到這里,林延潮又停頓了一陣道:“在病榻前,我用了王陽明與薛中離的一番話,為政之事恰如除草修花,要培花就要除草,但若將草除得一個不剩,那就是有動于氣,有累于心了。”

“這話當時沒有說完,往深里說譬如變法,人心效順,天下思變,順而為之,事事皆是集義而生,而為了變法之事變法,盡管存著民為國之心,卻事事都義襲而取。”

“周茂叔(周敦頤)不除窗邊草,旁人問起,他答說‘與自家意思一般’。試想周茂叔即是天下,而我等即是旁人。旁人縱是好心,代其勞而去草,然而周茂叔雖為圣賢,也是不喜的。”

眾人聽了都是深有感觸,思索著話中的意思。

袁可立問道:“老師,這么說張江陵當初的新政豈非是義襲而取?”

林延潮道:“不可一概論之,張江陵之新政,譽之也有,謗之亦有。然而張江陵不激流勇退,是擔心人走茶涼,人亡政息,十年變法之心血毀于一旦,故而一身當之,不計身后,此等氣魄吾等不如也。”

說到這里,林延潮看向在場所有人的,失笑道:“然而……然而我有人走茶涼之憂嗎?”

“恩師。”

“先生。”

“拜托諸公了。”此刻林延潮袖袍一甩,長揖到地。

貓撲中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