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九百九十四章 翰林學士

九百九十四章 翰林學士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九百九十四章 翰林學士

一盞燈火下,林淺淺長長的睫毛輕輕抖動,既有幾分悶悶不樂的樣子,但心底未必沒有想在林延潮這里得到一些肯定。v雜〝志〝蟲v

見林淺淺如此,林延潮即笑著道:“為何這么說?”

林淺淺道:“今日你升任侍講學士的消息傳回家里,我都不知道侍講學士,左庶子是什么官?鬧了好大的笑話,我真沒用,你的那些學生和屬下們都笑我沒有見識。”

林延潮聞言哈哈一笑道:“我還以為什么事呢?”

說著林延潮自己脫衣裳,林淺淺見了道:“你還笑,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人家都說你是三元及第,當世文宗,而我呢?只是一個養媳而已。”

林延潮聽林淺淺這么說,不由扶額。

看來是時候展現自己真正的技術了,沒錯,是哄老婆的技術。

這個時代的男人,基本不掌握這個技術。但林延潮穿越前的時代,只要不想成為單身狗,哪個男人不練就幾手基本功,否則就是注孤生的節奏啊。

林延潮道:“好了,好了,你的嘴上都可以掛油瓶了。”

林淺淺一聽當即哼了一聲道:“還說,你是不是嫌棄我不讀書?”

林延潮看她臉色,然后道:“沒錯,你讀書是不多,但不等于不讀書,就算不讀書又如何了?天下是讀書的人多,還是不讀書的人多呢?”

“當然是讀書人少了。”林淺淺答道。

見林淺淺上了套,林延潮繼續道:“正是如此讀書人常曲高和寡,心中有所懷抱,故有離群索居之意,離群索居就是不要你我也可以過的很好的意思。如此是不錯,但卻不是我心中理想的妻室啊。”

林淺淺聽了神色已是緩和很多,但面上還是裝出著惱的樣子。

“為夫每日在朝堂上,打交道的都是讀書人,難免勾心斗角,但回到了家中就是要老婆孩子熱炕頭如此庸俗般的生活。若是你也拿著本書,與我談論文章,那就有些乏了。”

林淺淺聞言終于笑著道:“那相公這么說,你就是要找那等凡蠢,好讓你擺布的女子了。”

“問的好,能問這一句可見你之聰明,”林延潮笑著道,“但是不讀書卻不等于凡蠢,任人擺布。你雖讀書少,不能出口成章,但很多書中的道理,都放在日用之中了。譬如我回來前,你懂得讓上門來祝賀的賓客,不驚擾了街坊鄰居,這一點就很難得了。這不是讀多少書,就能悟到的事。”

聽了林延潮的夸獎,林淺淺終于笑容滿面,撲進了懷里甜甜地道了一句相公。

林延潮見此當然是暗自慶幸,離忽悠天子百官,他的能力還差一些,但林淺淺還是可以的。

林淺淺抬起頭,滿眼小星星地道:“其實我覺得相公才厲害,書讀了那么多,文縐縐的話能講,接地氣的話也能說,聽別人說這叫讀進書里,又能出得書中來。”

“這話我以前不懂,但現在想來有點懂了,好比你當了大官,不少人都敬你懼你,但到了家里卻始終沒變,官當得再大,對我對家里人卻半點都不長脾氣。想來這兩個道理是一樣的吧。”

林延潮聽了不由感嘆,這叫什么?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這一句話真是撓到自己心底了。

當下林延熄了燈,一番巫山,滿室皆春。

正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

對于林延潮而言正是如此,授官后林延潮即去吏部領職。

去吏部時,吏部尚書楊巍親自見了林延潮一面。

官場上規矩,三品以上官職都要經過廷推方才任命。吏部真正管的是三品以下官員,在三品以下四品,五品即算大員了。

所以楊巍任吏部尚書后,四品以下外官,五品以下京官絕對不見,至于四品外官五品京官也要看心情。

但林延潮到吏部后,楊巍就親自見了林延潮一面,說了大概不到一盞茶的話,內容大意是勉勵一番,由此也是他的重視之意。

從吏部出來,林延潮即領了官印,牙牌以及一套官袍。

林延潮現在的官銜是正五品,所以不可以著緋袍。

對于翰林學士,朝廷有個默認的規矩,就是允許你五品翰林借三品官員服色。只要翰林成為學士,就可以穿三品官袍。

至于天子賜予麒麟服,斗牛服,那可是殊榮,比三品官袍更牛逼了。

但林延潮初任學士,還是不那么招搖,于是重新穿起五品官袍。這件官袍是在歸德任同知時穿的,只穿了一年多就壓箱底了,所以還算比較新。

于是到任之日,林延潮穿起五品官袍先去上朝。

第一件事當然是要在早朝時,入宮辭恩。

所以辭恩就是天子授官后,你要表示誠惶誠恐,自己德行不足配位等等,然后天子安慰你一番說朕看好你,說你行你就行,放心大膽好好干。

然后大臣感恩戴德,多謝天子的信任,以后一定努力回報領導等等。

這辭恩不是當面進行,而是在午門外,在早朝后天子會派一名太監與你進行這樣對話。

當然若是到了閣老,尚書這個級別,官員可以獲得當面向天子辭恩的機會。

于是一番例行公事后,林延潮回到午門旁的朝房稍坐。

等了半個時辰后一名官員進入朝房,身后還跟著六名吏員。

這一行人都向林延潮叩頭,然后官員道:“卑職翰林院孔目伍田領本院屬吏見過學士!”

林延潮點點頭道:“免禮。”

翰林院孔目品秩不入流,屬于雜職官,所以林延潮只是微微點頭。

伍田殷勤地道:“學士,翰院里列位大人都已是到了,正等候學士大駕。”

林延潮點點頭。

幾名吏員當下道:“學士起身!”

于是林延潮離椅與伍田以及眾吏員,浩浩蕩蕩一行人出了長安門前往長安街上的翰林院。

這并沒有多少路程,這一段路其實林延潮早就輕車熟路了,待走到院門前,看著那熟悉的寫著'翰林院'三字的匾額,林延潮感慨萬千。

六年前,自己剛剛三元及第,正是春風得意馬蹄疾之時,來到這翰林院成為一名從六品修撰,開始了為官生涯,踏上了治國平天下之路。

而今日時過境遷,自己來到這翰林院時,已是正五品庶子,堂堂翰林學士了。

林延潮在院門前站定片刻,很是感慨了一番。

兩名直堂翰林從院子里走了出來。

林延潮見了當前一人,正是自己往日同僚孫繼皋。當年自己初入翰林院時,正是黃鳳翔,孫繼皋帶著自己進門。

林延潮笑容滿面,正要說話,卻見孫繼皋走到林延潮面前長長作揖,然后肅然道:“詹事府右春坊右諭德兼翰林院侍讀孫繼皋見過學士。”

孫繼皋旁一名官員也是如此道:“翰林院侍講曾朝節見過學士。”

孫繼皋是萬歷二年狀元,在翰林院近十二年。

曾朝節是萬歷五年探花,在翰林院近九年。

昔日二人都是林延潮的前輩,林延潮要稱他們為前輩或者翰長的。但現在他們官位都在林延潮之下。

林延潮行禮道:“兩位都是林某的前輩,今日為林某引詣,實是勞煩了。”

二人皆道:“不敢當,學士請。”

當下二人領著林延潮至二門后,孔目一揖留在門外。然后孫,曾二人帶著林延潮來至圣人祠行香,然后再去土地祠。

之后林延潮來至穿堂,這里早設下公座,孫繼皋請林延潮坐了首位,這時官吏敲響云牌,然后稟'升堂'。

翰林院的門子皂吏,直堂官吏,史館貼寫吏入內,皆行叩禮,然后本院貼寫吏,史館當該吏,書辦,經歷,史館中書,本院孔目依次參見。

這些人不少都是相熟的,以往林延潮在編檢廳里修書時,不少人都是舊相識。如原先服侍林延潮的史館值堂吏黃燦,現已調至本院直堂吏。

在穿堂見過屬吏后,林延潮沒功夫與眾人敘舊,而是在孫,曾二人帶領下,再穿過登瀛門來到內堂。

內堂也是學士堂。

學士堂上眾官員滿座。

上從沈一貫,朱賡如此兼銜翰林院的吏部禮部侍郎,下至史官編修,檢討,庶吉士都坐在公座上。

孫繼皋請林延潮進門,直接來到視草臺前一名四十有許,正座的官員面前。

曾朝節在旁贊禮,林延潮即行禮參見道:“新任侍講學士林延潮見過掌院。”

這官員起身,全禮答之,然后道:“林學士無需多禮。”

此人就是掌院學士張位,兼銜是詹事府少詹事。

然后林延潮又依次見過沈一貫,朱賡,他們都是林延潮的老熟人了,大庭廣眾也不是說話地方,大家暫時先見禮就是。

然后孫繼皋請林延潮入座,公座次于張位,一并面南而坐。

下面就是陳于陛,于慎行,徐顯卿,趙用賢,韓世能等翰林們依官位從高到低依次拜見。鬧了好一陣,方才一一見過。

見禮后,張位對林延潮道:“林學士今日到任,部堂正詹也來院到賀,實令本院蓬蓽生輝。在下沒什么好招待,唯有在后堂設下一頓便宴請諸位賞光。”

“實不敢當,下官先謝過光學士。”林延潮對張位行禮稱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