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九百九十三章 再度布局

九百九十三章 再度布局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九百九十三章 再度布局

與幾名學生叮囑完,一旁下人上前道:“老爺,夫人已是在院中設下酒宴為老爺升任祝賀。”

林延潮點點頭笑著道:“夫人有心了。”

然后林延潮對眾人笑著道:“這里沒有外人,大家一并用便宴。”

眾人得林延潮相邀都是臉上有光。

正當這時,陳濟川,展明前來。展明報道:“老爺,吏部右侍郎兼侍讀學士兼經筵日講沈一貫沈大人派家人送來賀帖,帕儀,賀老爺榮升。”

展明說完,陳濟川稟告道:“禮部右侍郎兼侍讀學士兼經筵日講朱賡朱大人派人送來賀帖,帕儀,他說老爺今日榮升必是忙碌,他就不上門打攪,改日再上門拜訪。”

林延潮笑道,他也太客氣了。

“而且兩位大人說了,老爺到任之日,必親自到院行賀禮。”

林延潮聞言點點頭道:“告訴兩位大人,就說謝過他們美意。”

林延潮言中倒是有幾分理所當然,但丘明山以及眾學生聽了,都很是震撼。

沈一貫,朱賡二人不僅是吏部禮部的亞卿,同時也是翰林院的學士。他們派人道賀,也是表示鄭重其事。

雖然只是一封賀貼,幾方手帕,但禮數都已是到了。

下面下人又稟告道:“詹事府少詹事侍讀學士掌院事張位張大人派人送上賀帖,帕儀。”

“詹事府司經局洗馬兼侍講學士陳于陛陳大人派人送上賀帖,帕儀。”

“詹事府左諭德兼侍講學士于慎行于大人派人送上賀帖,帕儀。”

“詹事府少詹事掌坊事兼翰林院侍讀徐顯卿徐大人派人送上賀帖,帕儀。”

“詹事府左諭德兼翰林院侍講韓世能親自送上賀帖,帕儀。”

下面下人一個個都列舉各位來拜賀的,比林延潮官位高的,自重身份不會前來。

官位低的,殷勤的就親自跑過府上一趟。

除了沈一貫,朱賡兩位禮部吏部三品侍郎外,張位是翰林院掌院,徐顯卿是詹事府少詹事并掌坊事。

二人一個翰林院一個詹事府最高官員都派人來賀。二人都是少詹事,乃正四品,官位都在林延潮之上。

不過徐顯卿在翰林院職銜不過是侍讀,而且掌坊事所以在翰林院里他不過掛名,他的本職反而是在詹事府。

至于陳于陛,于慎行二人雖都是翰林學士,但銜職一個是司經局洗馬,一個是左諭德,都是從五品,所以位序都排在林延潮的左庶子之下。

如果扣去朱賡,沈一貫二人,他們其實在吏部禮部供職,所以算來算去,林延潮在翰林院里的地位,僅次于掌院學士張位。

就算加上朱賡,沈一貫,在翰林院眾學士之中,林延潮排名第四。

不過面對陸續而來道賀的官員,以及前來相賀的翰林院里的同僚,見與不見倒是一個問題了。

“老爺,都是道賀的客人,不少都是老爺你以往的同年舊屬,若是不見怕是不恭。”

林延潮想了想道:“今時不同往日,以往我不過是一名翰林,沒什么可請托了。但眼下若再于私門納客,傳出去并非學士之體。”

“你們去外面攔住,告訴賀客們心意領了,普通的賀禮也可收下,以后若要相見,公事衙門里分說,至于私事則是敬免了。要是因此得罪人,那也是無法了。”

陳濟川,展明對視一眼,然后按著林延潮的吩咐出門攔人。

眾人心知,其實就是一句話,現在林延潮身為翰林學士,不是你們想要見就能見的了。

當下林延潮對眾人笑著道:今日不見外客,大家一并赴宴。”

眾人都是欣喜。

這一番宴席林延潮并沒有喝的大醉,只是飲了三杯就放下了。

宴后林延潮召了陳濟川在書房相見。

陳濟川見林延潮閉著眼睛,面色凝重,不知何意。

半天后,林延潮睜開眼睛道:“這一次我驟升翰林學士,既是一件好事,也并非全然是一件好事。”

陳濟川道:“還請老爺示下。”

林延潮道:“天子對我驟然重用,提拔為學士,顯然有備為儲相之意。若是面圣之前,天子有此恩典,我當然是高興還來不及,但是現在天子對我疑慮還未打消,卻是重用,那是因為歸德治水之功的緣故,其實卻不是真心贊同我行變法革新的決心。”

陳濟川感到其中的麻煩。

林延潮道:“變法革新之事,是我之本心,此志堅定不會轉移,所以我絕不會以此向天子妥協,換得我入閣之機遇。就算沒有此事,但古人云進則思退,故而不可不為自己謀轉圜余地。幸虧我現在升為學士,在這個位上可以為自己的門生,同道謀得不少事了。”

“但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尋一替手,萬一將來我不濟,朝堂上還有個幫手在。”

陳濟川目光一閃問道:“老爺的意思是要在這一次會試中……”

林延潮道:“確有此意。不過沈,朱兩位侍郎,還有掌院事的張學士都沒有主考過會試,所以我替補二人為會試主考不大。雖說可以任殿試讀卷官,但是畢竟還是有限度的,你們看我眾多學生中哪個可以栽培。”

陳濟川道:“小人……”

林延潮溫言道,“你跟隨我十幾年,從目不識丁,到現在不僅可以識文斷字,而且處事日漸老練,將來很多事我無法出面,都要交給你去辦,你告訴我你怎么想的?”

陳濟川當下道:“這些年都是老爺悉心栽培的緣故,否則小人還在過著刀尖上討生活的日子。既蒙老爺信任了,眼下最好的人選當然是老爺的弟子,陶,袁兩位公子,但是他們也有缺點,陶公子太傲,袁公子太銳,獨當一面成為老爺替手,還是難了一點,不過他們對老爺的忠心絕對是可見的,沒有合適之人下,他們乃可選之人。”

林延潮欣然點點頭道,“你繼續說。”

陳濟川得到鼓勵后繼續道:“其他就是袁家三兄弟,以及楊道賓之輩。譬如袁家三兄弟雖敬佩老爺學問,但將來在朝堂上是不是與我們一路尚不好說,目前看來可以引之為援,但托付大事還是差一點。”

“至于老爺其他門生,要么就是學問不夠,才具欠缺,要么就是交往日淺,難以知心知底的,所以說,小人想來想去,也只有一個人選,那就是……就是孫先生。”

林延潮聞言點點頭。

陳濟川道:“但是孫先生也有一個缺點,那就是與我們關系太深,誰都知道他跟隨了老爺你那么多年,當年老爺上諫天子被貶斥之后,孫先生拋棄唾手可得的功名,跟隨老爺千里迢迢來到了歸德,這件事要是有心人,都查之不難。”

“老爺,請恕我直言所謂替手,就是萬一我們倒了,但他卻不能倒。因此老爺要推孫先生恐怕不會有什么用。”

林延潮笑了笑道:“事無絕對,當今元輔當年是張江陵一手提拔的,但是后來天子清算張江陵時,元輔卻是無事。由此可見事在人為。再說我那么多門生弟子,天子總不可能一個個都覺得是我心腹。”

“當年我曾說過我有三個不如孫先生的地方,為人不如他敦厚,待人不如他誠懇,事人更不如他盡心。人的才具見識都可以慢慢培養,惟獨這三點培養不來。若孫先生有我這機遇,恐怕天子會信任一些吧。”

說到這里,陳濟川連忙道:“老爺不到二十五歲拜侍講學士,天下能有幾人?陛下對老爺的信任是在心底的。”

林延潮擺了擺手道:“好了,別奉承我了。你們看我這一次升官很風光,但只要陛下繼續不同意我變法之主張,那么如此拖下去,我與陛下之分歧勢難避免,我雖有化解的辦法,但不可不預留退路,選一替手也算是未雨綢繆。”

“好了,說回正題,既你與我不謀而合,那么孫先生的事就交給你來辦。這幾個月,府里的事你交代給林諾,你用一切辦法助孫先生一臂之力,但其中你幫忙的事不要讓孫先生知曉,也不要讓任何人知道是我的意思。”

陳濟川當下道:“是,老爺,小人這就去辦。”

“不僅如此,運河水路那邊,不可全部交給丘先生。你暗中盯著一些,再安插數人。還有不日梅公子,行貴,豪遠他們就要上京,你給我留意上門的官員中有無能在戶部,順天府的官員,職務高低在于其次,但一定要能說得上話的。對了,行貴來京,我已吩咐他將你老家的家人接到京里,聽說行貴已是娶了第五房姨太太,你可不能落于人后啊。”

陳濟川聞言和林延潮都是笑起。下面林延潮又吩咐了幾句,一一記在心底,然后告退。

之后林延潮來到了居室,但見林淺淺一人蹙眉坐在燈前,小延潮則是睡在榻上,睡的正香。

林延潮上前給小延潮蓋好被子,來到林淺淺面前問道,夫人,為夫剛剛升了學士,但你為何反是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林淺淺滿臉苦惱地道,相公,我突然覺得我好沒用啊?

ps:多謝oceanhiker書友成為本書第八位盟主,萬分感謝。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