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四百三十六章 溫馨

第四百三十六章 溫馨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四百三十六章 溫馨

事情辦妥后,盧維禎留林延潮用飯,請他在京城一極有名的酒樓,到時還有幾位六部的朋友介紹自己認識。

現在要認識林延潮的人多了去了,故而這等酒宴林延潮也并不是太在意。

這并非重要的應酬,何況林淺淺在家中生自己悶氣,須回去哄一哄,于是林延潮就向盧維禎推了酒宴,打道回府。

林延潮到了家中,還未到了上燈時候,照道理而言,這時家里已是應該準備好一桌子飯菜了。

但林延潮到家一看,絲毫也沒個樣子,連晚飯也沒有備下。

林延潮讓展明把翠珠,畫屏叫來,詢問了一下,才得知原來林淺淺知林延潮不回來吃晚飯,當下就賭氣說今日不吃晚飯,然后自己一個人悶在屋里。至于其他下人們見老爺,夫人都不用飯,也就沒有開灶,自己隨意吃了一些冷食。

林延潮聽了心想,好啊,林淺淺這回給自己玩得很大啊!

當下林延潮心底有氣,打開屋門,但見這天還沒黑,林淺淺就上床了。

林淺淺窩在炕**,還用被子蒙住頭。不過林延潮看見**的林淺淺聽得屋外響聲時,被下身子微微動了一下,顯然是沒有睡,給自己裝模作樣,一副不愿打理他的樣子。

林延潮心道,林淺淺最近真是脾氣見長啊!簡直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林延潮決定不吭聲,也不去叫醒林淺淺,因為古語有云,你永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

林延潮心想這樣下去,夫妻是要冷戰的,那可不行。他關上門后就脫去外出的衣袍和帽子,然后走到了炕邊,將被子一角提起,整個人鉆了進去。

外面很冷,但繡著鳳凰的錦被里卻早被林淺淺暖得十分舒服,被子邊緣上還有她身上的馨香。

林延潮如此舉動,但見林淺淺卻依舊沒什么反應,仍是在背著身子在那裝睡。

林延潮隱隱看得林淺淺穿得是紅色的褻衣,烏色的長發隨意綰起,不由心底一動。她雖背對自己,而雪白的脖頸卻露出在外面。

林延潮有了個歪主意,猶如一名頑皮的孩童般,對著林淺淺的脖頸呵了一口氣。

林延潮見得隨著自己吹過,林淺淺的身子動了一下,手中似想抓一下,但最后又強忍著停住動作,然后繼續裝睡。

見林淺淺繼續不理睬自己,林延潮心道,我還治不了你。于是林延潮嘬起嘴唇,在林淺淺脖頸邊長長吹了一口氣。

終于林淺淺忍不住了用手捂住脖頸,咯咯笑了一聲,但隨即轉過身來又扳起臉來嬌嗔:“你在干嘛?“

林延潮見林淺淺臉上紅撲撲的,眼睛瞪著自己,對自己仍是一副生氣的表情,小嘴巴撅得老高老高的,對自己顯然是余怒未消啊!

但即便如此,林淺淺生氣起來,卻不知為何有種別樣嬌艷,女子薄嗔的風情!

林淺淺見林延潮不答自己,又氣了怒道:“你怎么不說話……“

半句話還未說完,林延潮湊上去就堵住了林淺淺的嘴巴,心道,說什么說,不說了,咱還是睡吧。

林淺淺見林延潮耍無賴,想要說,別以為這樣,我就原諒你。

但林淺淺想說也說不出來,口舌都被林延潮堵住,動不了,然后整個人被撲倒在**,接著屋內傳來悉悉索索的解衣的聲音。

白色的褻衣被解開,林淺淺彎起手,握成拳頭,無力地捶了下林延潮的背,也就不再抵抗了。

之后,林淺淺額上都是細細的汗水,人裹在被單中,至于林延潮猶如戰場上獲勝的將軍,躺在炕上。

至于林淺淺之前的怒氣早已是沒了,但又不甘心如此被林延潮得逞,于是就用被子蒙著臉不說話。

“我肚子餓了,快去做飯。“林延潮捏了下林淺淺白膩的大腿。

林淺淺哼了一聲道:“之前去吏部那沒吃飽嗎?才想的方才勁不夠。“

居然嘲諷起我來了,這可以忍?

林延潮當下起身又鉆進林淺淺的被窩里。

“別這樣,停!停手!“片刻后林淺淺面色**,終于忍不住求饒。

林延潮停手后道:“我方才在吏部沒有吃呢?方要趕回來與你一并用晚飯,結果你連灶都沒燒。“

“啊?沒吃?“林淺淺聽林延潮晚飯沒吃,頓時眉開眼笑,臉上皆是柔情蜜意,又恢復了那嬌羞的小媳婦模樣。

林延潮是未吃飯,推了應酬返家陪自己,于是林淺淺心底那一點氣也是沒了當下柔柔地道:“相公,你也不早與我說你沒吃晚飯,你想要吃什么,我這就給你做去。“

林延潮看林淺淺這乖巧的模樣,頓生出些喜歡的情緒來,但面上卻仍是板著臉道:“什么叫不早與你說,現在你才問我的,為夫要吃線面!“

林淺淺很溫順地道:“是,相公,我這就給你取做飯。“

說完林淺淺就乖乖下灶去了。不久林淺淺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線面進了屋子。線面是用中午剩下的鴨肉湯泡的,還有幾塊鴨肉,以及一個剝好的鴨蛋。

林淺淺拿到林延潮面前。林延潮用筷子挑著線面,這線面是林淺淺從閩地千里迢迢帶來的,他不由想起,當初讀書時與林淺淺相依為命的日子。

那時自己每次離家讀書,或者考試之前,林淺淺都會給自己煮一碗用線面作的太平面。盡管那時候家里再窮,但自己碗里的線面和鴨蛋卻從來沒有少過。

“怎么不和口味嗎?“林淺淺問道。

林延潮笑了笑,端起碗來吃了好幾口,然后遞給林淺淺道:“你煮了半天,一起來吃一點。“

林淺淺頭一低。

家里窮的那時候,林延潮每次都是吃一半,然后故意說自己飽了一推碗給林淺淺吃的。眼下二人衣食不愁了,但林延潮仍是如此。

林淺淺從林延潮手里接過筷子,小口小口的吃了起來,吃了幾口又推到林延潮面前。

林延潮見了不由一笑道:“又不是以前吃不飽時候,你多吃點。“

林淺淺淺笑道:“我就是喜歡看你吃嘛。“

林延潮拿起筷子來心想,在自己一窮二白的時候,遇到了一份真感情,能相濡以沫,待自己發跡之后,而這份感情仍在。這實在是自己的幸運。

得妻如此,還有何求。

屋里夫妻二人靜靜繼續用同一碗線面。

次日林延潮又抽空跑了一趟吏部,幫林誠義辦監生揀官的手續,這一切都在秘密之下進行。

經歷官職掌出納文書,而廣州府經歷則是幫知府處理文書的活。

這等職位不容易出差錯,而且廣州府是省治,兩廣總督公署也在那,在兩廣總督眼皮底下辦事,升遷的機會,總比去臨高,歸善兩縣升遷的機會大。何況兩廣總督還是林延潮和林誠義的老鄉呢,到時候必會照顧一二。

正所謂朝中有人好做官,林誠義只要得力,升遷不在話下。

所以經歷只是正八品,知縣是正七品,林延潮卻替林誠義選了經歷的緣故。當然其中也有盧維禎賣了自己面子緣故,否則不會那么容易辦下。

所以林延潮就自作主張替林誠義敲定了廣州府經歷的職位。吏部這邊有盧郎中發話,等于是給林延潮開了綠燈,加急通道,不出半個月公文就下來了。

吏部行文下發的一日,林誠義終于授官。林延潮拿著吏部行文約林誠義吃飯。林延潮知林城義喜歡儉樸,就在南薰坊一家賣羊雜的食檔請林誠義。

這食檔有兩層,出入的都是小商賈,市井小民。林延潮自從當官以后,已是許久沒來這樣的食檔吃飯了。

不久穿著一身青衫的林誠義到了,他見林延潮選的這處食檔果真是十分滿意。

一坐下來林誠義就道:“為師也已是許久沒吃羊雜了,今日這頓為師來請,隨意點些什么,不要與我客氣,這點錢我還出得起。“

林延潮聽了有些感動,就不推辭了道:“先生,請弟子吃飯再好不過了。“

林誠義笑著點點頭于是叫來小二道:“先來兩碗羊雜湯,十個餅子,至于店里其他小菜揀好的上。“

小二答允了一聲,當下從身上拿起油膩膩的抹布,在臟兮兮的桌上擦了一陣,然后去后廚了。

林誠義嘆道:“以往讀書求學時,一年沒有吃到半點油星,眼下日子已是太好了,還能有羊雜湯吃。“

林延潮聽了點點頭,當下從袖中拿出吏部行文道:“先生,監生聽選,吏部揀官讓先生為廣州府經歷,這是行文,不日就可啟程赴任了。“

林誠義聽了一愣,將行文拿起看了一邊道:“延潮,為師聽選,不可能這么快,莫非你是替為師納捐了?你為官一年俸祿也不過一百兩銀子,這錢你從何而來?“

兩碗羊雜湯已是端上,林誠義卻是不動筷,神情十分嚴肅。

林延潮來之前,想過用一個借口推脫,就說了林世璧托他辦的,此事與自己無關,或者說自己是找本鄉商人捐助,但兩個借口林延潮都覺得林誠義不會相信。

于是林延潮就道:“先生,弟子在家鄉有些族產,每年都有幾千兩的分紅。“

聽林延潮從族產里替自己納捐,林誠義面色好看了一些,但仍是道:“你這俸祿也是微薄,在京里花錢的地方還有很多,就算你有族產分紅,但也要把錢拿在身邊防身用,怎可貿然替為師納捐。“

“算了這錢多少,我找商行去借,借來還你。“

林延潮道:“先生。“

林延潮這一句話說得有幾分重。林誠義露出幾分愕然的神色。

林延潮正色道:“先生,這點錢弟子還是出得起的,請你念在弟子一番心意上,就不要推脫了。否則弟子侍師多年,沒有一事能為先生解憂,弟子心底十分愧疚。故而請先生就答允弟子這一次,算弟子懇求你了。“

林誠義聽林延潮這么說,嘴唇張了張,最后沒說什么,長長嘆了口氣臉上浮出一絲苦笑。

“弟子長大,今已是朝廷重臣,再也并非昔日的讀千字文的蒙童了。“林誠義的言語中有幾分感傷。

林延潮連忙道:“先生,弟子不是這個意思。方才言語冒失之處,還請先生見諒。“

林誠義擺了擺手道:“無妨,為師方才的話,也不是發酸,只是感嘆自己弟子成長了,而為師我卻是老朽。我也不是你眼中那么迂腐之人,你一心為了為師好,我怎么不知道,這一次為了替我納捐,你該用了不少關系,花了不少錢吧,真難為你了!“

林延潮感動地道:“弟子也沒費什么功夫。弟子記得先生說過為官是為了天下作一番事,是為了造福百姓,不為自己謀私利。先生有此抱負,豈可埋沒,弟子是替先生實現生平之志罷了。“

聽林延潮這么說,林誠義果真受用很多,但又不想表現出來,于是道:“先不提了,羊雜湯都要冷了,我們邊吃邊說。“

林延潮聽林誠義這么說,知他是半答允了,頓時大喜。林誠義品行剛直之余,若私下又可變通,那么將來在仕途上是能有一番作為的。

二人一邊吃著羊雜湯,一面拿著餅沾著肉湯吃了起來。

吃了一陣,林誠義道:“延潮,你這一番心意,為師實不知說什么才好,若是拒絕,倒是令你白費了這一番心意,你這個情我就受了。“

林延潮大喜正要說話,但林誠義話鋒一轉道:“不過為師有言在先,這納捐之錢算是為師借你的,他日多少錢,我會還給你。為師當場給你寫下借條,此事若是你不答允,我就不去廣州仕官。“

林延潮知這已是林誠義最后的底線了,若是自己不答允,他真和自己翻臉了。但這么主動寫借條的借債人還真是頭一次見。

林延潮最后答應下來,見林誠義終于得償所愿,自己不由替他高興。

之后得知林誠義授官,盧義誠,劉鎮等當初與他一并赴過會試,當下一并為他設宴辭行。

數日之后,林誠義就去吏部取了告身,官印,然后動身離京往廣州而去,開始了他的官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