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四百三十五章 揀官

第四百三十五章 揀官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四百三十五章 揀官

辦成了事情后,林延潮與許國閑聊了一陣。林延潮要告辭時,卻被許國強行留飯。

林延潮求人辦事,許國既是邀請,他也就答允。許國也是慷慨定了上好的酒樓,宴請林延潮,吃了一頓價值不菲的酒席。

方才在國子監時二人談的是公事,在宴席上變成了私下交談,二人在宴席上談笑風生。

林延潮在檢討廳時也聽過許國的風評,說這位許祭酒在翰林院時,最喜歡與人辯難,屬于那種爭辯,不管有理無理都要講到最后一句才算贏得人。所以眾人都覺得許國沒什么氣度,氣量狹小,在翰林院里人緣并不好。

不過林延潮私下接觸,倒覺得許國卻不難相處。林延潮自己性子較寬和,非原則性問題不與人有口角,而且對方也是自己前輩,更不輕易與他爭執。

于是二人一來二去倒是聊得不錯,許國對于詩詞文章可稱得上大家,二人算是交了個朋友。

次日許國命人將三斤松蘿茶送至林延潮府上。林延潮則是將自己這兩個月在撰寫,模仿鹽鐵論的文章交給許國過目,讓他替自己斧正。

然后林延潮就在內閣等許國給林誠義辦事的消息。果真沒有三日,吏部就發了行文替林誠義拔歷,大興縣考核合格。林誠義的名字登入吏部的上選薄,然后待選。

監生下放歷事沒有數年功夫是不能拔歷的,林延潮替林誠義跑了這一趟,并花了三百兩銀子,等于替他省卻了數年之功。

林延潮知道后暗自高興,自己不能在這時候去探訪林誠義,免得露出馬腳,于是就讓與林誠義私交甚好的劉鎮那打聽。

劉鎮就是林延潮還沒中進士前,在福州會館里遇到那位三試不第的同鄉舉人。

他與林延潮一并會試,但再度名落孫山,思來想去不甘心還要再考一次,于是蝸居在福州會館里準備第五次會試。林延潮念在同鄉的份上借了他二十兩銀子,令劉鎮生活有個著落。

故而林延潮讓劉鎮幫自己打聽林誠義的消息二話不說就答允了。

然后劉鎮回來說,林誠義知自己拔歷十分欣喜,只是嘆吏部聽選不易,不知還要侯個幾年。

林延潮聽劉鎮說了,心底有數。監生聽選,舉人侯缺都是差不多,上了名薄后,如果不‘插隊’,都要等上七八年,多的十幾年也有。

林延潮想到林誠義都是四十好幾了,若等個十幾年,那真官也不要做了。所以林延潮準備再幫恩師一把,直接讓他補缺赴任。

這日林延潮在家準備吃個中飯,待午后吏部衙門空閑時再去吏部。他選午后去吏部,是不想那么人多眼雜,可是還未吃飯,自家府上就來了客人。

林延潮看了帖子侯,心想來人還不能不見,于是放下筷子。

林延潮將這人送走后,就回到屋里與林淺淺一并用午飯。林淺淺等林延潮吃飯,她也是沒吃。因錯過了飯點,林淺淺又將飯菜熱了熱,陪同林延潮一并吃飯。

一邊吃,林淺淺一邊問:“方才上門的什么人啊?”

林延潮道:“是領兵部尚書,兩廣總督兼廣東巡撫陳文峰的下人送了一封銀子來,說是別敬。”

林淺淺給林延潮碗里添了個鴨腿,然后道:“我知道,原來刑部的陳侍郎,他是潮哥你的同鄉,會試時還是他給你作保的,沒料調任兩廣了?這是升官了,還是貶官了?”

林延潮夾起鴨腿撕了一大口道:“由侍郎升至尚書,當然是升遷了,一地總督,外官之中頂峰,再無可升任了。”

林淺淺聽了笑著道:“原來如此,那陳尚書升了官給你送了多少別敬?”

“六十兩!”

“這是多,還是少?”

林延潮道:“督撫離京時,送別敬打點閣部大員,按官場上歷來的規矩,送內閣大臣兩百兩,兩房中書舍人每人十五兩,尚書,總憲每人五十兩,大九卿三十兩。他送我六十兩,自是多了。”

林淺淺聽了有這么多錢入賬,頓時很開心道:“那必是看在他是潮哥你同鄉的份上。”

林延潮笑了笑,若只看在同鄉份上送三十兩就差不多了,還有三十兩是要結好自己,為將來關系作鋪墊。

林延潮將飯吃完,然后兩個丫鬟翠珠,畫屏端來茶水,巾帕。

林延潮拿了茶水喝下,再用巾帕抹了臉然后對林淺淺道:“下午去吏部一趟,今晚就不回來吃了。”

林淺淺聽了一頓足,頓時氣道:“平日值衙你就時常不回家吃飯,今日好容易休沐了,還要往外面跑,連在一起吃飯都不行。”

林延潮見林淺淺生氣連道:“今日是為恩師選官之事出門一趟,若非重要之事,也就在家中了。”

林延潮以為解釋有用,但沒料到林淺淺更氣但見她道:“上一次休沐你也是去尋恩師,今日又去,莫非你恩師比我要需費心,你若是今日走了就不要給我回來!”

說完林淺淺氣得都哭了,坐在椅邊。

林延潮聽了動怒,雖說自入內閣輪直后陪她的功夫著實太少,但是現在是什么年代,夫為妻綱啊,人家進京趕考與妻兒分別,一轉眼就是幾年甚至十幾年的。

自己又不是夜不歸宿。

林延潮自覺的如此,要把林淺淺寵出問題來,于是板起臉道:“若是你不高興,可以先回老家去。”

“你。”林淺淺頓時哭了起來。

林延潮見林淺淺哭得梨花帶雨,心底一軟,但面上卻不肯示弱哼了一聲轉身就出了門。而林淺淺見林延潮出了門,就止了淚水,扭著手帕氣著道:“我有沒真生氣,都不知來哄我一下。”

林延潮坐著馬車就直往吏部而來。

到了吏部大門前,但見即便是寒冬時節,可吏部大門口等候署職,侯缺,更換印信的官員卻是從來不會少。

在吏部門口一排長凳子上,穿著各色補子官袍的官員們,捧著手爐,穿著可以抵御寒風的裘衣,就在吏部大門前大聲聊天,說的都是一些官場升遷,衙門見聞之類的事。

林延潮這一次找的是老熟人文選司郎中盧維禎替林誠義辦補缺之事。

林延潮在盧維禎的公事房外等了一陣,待見幾名官員離開,方才入內。

林延潮一走進公事房,盧維禎拱手連連向自己賠罪道:“愚兄今日實在是事忙,怠慢了賢弟,千萬不要見怪啊!“

林延潮上一次為林世璧調動的事找過盧維禎,足足在他公事房外等了一個多時辰,他也沒說什么。今日自己不過等了一陣,盧維禎即已是換了態度。

這也是權勢的變化,林延潮現在協理內閣東房。吏部呈內閣的手本,大半都從他手上過。所以若是吏部得罪了他,他真要為難一下還是可以的。

所以上一次見面林延潮還需仰仗盧維禎,這一次二人已是有幾分平起平坐的味道。

林延潮也不說什么客套話了,直接道:“小弟是無事不登三寶殿,這一次上門是有事要拜托盧兄。“

盧維禎見了佯作不快道:“賢弟你我是什么交情,你若是有事不來找愚兄,愚兄可是要生氣的,下一次就別想登我這門了。“

盧維禎這話說的有軟有硬。

二人落座,林延潮開門見山地道:“小弟的恩師乃監生,幾日前拔歷,名已載入上選薄,在吏部文選司等候聽選。小弟想請盧兄疏通一下,免去候缺,讓恩師直接授官。“

盧維禎聽了笑著道:“我還以為有什么大事,這有何難?令師是正歷,還是雜歷?是援例監生,還是舉貢監生?“

林延潮道:“恩師是福州府入貢的監生,之前在大興縣歷事,應是雜歷。“

所謂正歷就是取六部科道這等重要衙門歷事,雜歷就是去地方州縣這些不重要衙門歷事。

盧維禎點頭道:“原來如此,咱們文選司有規,監生聽選,以百名為率,科貢生六十人,援例生四十人。令師是貢監,就在這六十人內,也是正途出身,就算知縣出缺也可補缺。只是這六十人中正歷雜歷再以四六對取,正歷取三十六人,雜歷取二十四人,令師是雜歷怕要麻煩,不是銀子的事,而是雜歷名額有限,但也無妨,只要愚兄在文選司還能說得上話,就沒雜歷和正歷之分。“

林延潮笑道:“看來我找盧兄,真找對人了。“

“對了令師若是要遙授,愚兄寫個條子就能給你辦,若是實授,令師納捐后愚兄也立即給你辦,總之不給你拖過三個月,令師就能拿到印信,告身了。“

林延潮笑著道:“當然是實授了。“

盧維禎點點頭道:“那納銀兩百兩,這兩百兩可作本色,也是兌作干草,粟米,納馬甚至牛羊等折色輸邊,總之你自己選就好了。若是援例監生,要免去侯缺直接行取,非三百兩銀子不可。“

“那就本色好了。“

林延潮愉快地掏出五百兩銀子的銀票,然后道:“這兩百兩是本色,還有三百兩請盧兄和衙門里弟兄喝茶。“

盧維禎見林延潮如此會做人,收下銀票笑著道:“賢弟,真是痛快,那愚兄就替你跑跑腿,這事就這么定了。還有令師對揀選可有無要求?“

“這我倒是不知,請盧兄示下。“

盧維禎道:“揀選二等,一是吏部揀選,二是遠方選,邊方選。吏部揀選可任府州縣首領官,佐貳官,若是京官則為光祿寺署丞等,甚至未入流的雜職官,至于遠方選,則是遼東,嶺南,西南,大同等邊鎮荒涼之地,監生可自薦,若是令師有意為教職,我手邊廣西有兩個府各缺教授一名,可以立即補缺,這可是教職,乃是清流官,非遠方選,邊方選,監生是輪不到,這里當官比腹里之地可謂倍受優崇啊!“

盧維禎的意思,眼下你有兩個選擇,若是要去如京師這樣繁華地方當官,那就當不了大官,甚至落個不入流的雜職官。

但若是去遠邊地方,固然是遠一些,但是可以當個不小的官。

林延潮想了下道:“我閩人仕官最喜廣東,江西,浙江,江西浙江是腹里之地,恐怕要揀官不易,若是揀官作尋常佐貳官也是沒意思。我看就選廣東吧,此乃遠方選,但對于我閩人而言,至少離家近一些,將來省親也是方便。“

其實林延潮還想說,剛剛上任的兩廣總督兼廣東巡撫,可是自己與林誠義的同鄉。若是林誠義在廣東為官,自己可修書一封請他照顧。

盧維禎聞言哈哈一笑道:“賢弟真可是精明,不錯,廣東雖是遠地,但比遼東,廣西,大同卻是好多了,可也有不少人盯著,你若是要替令師謀廣東選可是不易。“

林延潮笑著道:“這不是有盧兄在嗎?一切就拜托你了。“

盧維禎笑了笑道:“那你稍待。“

說完盧維禎就轉身至書柜上拿了一個文薄下來,然后一頁一頁的翻著。

挑了半天盧維禎道:“廣東有三個出缺的官職,一是瓊州府臨高縣知縣出缺,這可是正七品的實缺,還有是廣州府經歷,以及惠州府歸善縣縣學教諭。“

林延潮心覺得都不盡如人意,不過也只能這樣,這就和買東西,好的官位都被比自己關系還硬,比林誠義出身要好的官員揀走了,自己只能在剩下里挑了。

林延潮虛心請教道:“盧兄,以你之見三個選哪一個較好?“

盧維禎笑著道:“這我倒是要考考你了,賢弟若是你,你選哪一個?“

林延潮想了下道:“知縣是正印官,正所謂寧為雞頭,不作鳳尾,照道理該選知縣,可是瓊州府太遠了,離廣州府還有一海之隔,實在是太偏鄙了。“

瓊州府就是海南島,今日的國際旅游島,昔時全國四大流放圣地之一。

“若是我會選縣學教諭,一此乃清流,為世人推崇,二教書育人,有教化地方之功,不過恩師他教了半輩子書,若再叫他教書育人,恐怕是有些難處。“

盧維禎點點頭道:“那你是要替令師選廣州府經歷了。“

“正是。“

盧維禎笑道:“此職可上可下,雖只是正八品,但在省治任職,將來升遷方便,不知多少人盯著此職啊!非你我乃是至親兄弟一般,換了其他人就算是出再多銀子,我也是不給。“

見盧維禎答允林延潮頓時大喜,笑著道:“如此就謝過盧兄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3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