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奧古斯都之路  >>  目錄 >> 第17章 泰豐邪神的鼻孔(中)

第17章 泰豐邪神的鼻孔(中)

作者:幸運的蘇拉  分類: 歷史 | 外國歷史 | 幸運的蘇拉 | 奧古斯都之路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奧古斯都之路 第17章 泰豐邪神的鼻孔(中)

站在正中間的安東尼,則愜意地用手指挖著鼻孔里的砂子,剛才那一摔這些煩人的砂子差點擠入他的后腦殼里,便用含糊不清的聲音對旁邊的薩博說,“去佩魯西姆的距離已經確認,所以勘測要塞地形這種事情我就不操勞了。”

“哈?”薩博凱穆斯沒怎么理會對方的意思,難道這位選鋒官是要中途退回去?這可不行,因為總司令官的任務不單單是拔出敵人的警戒營地,還有繪出佩魯西姆要塞地形圖這種更重要的責任,李必達最看重就是這玩意兒。

安東尼用手指摁住單個鼻孔,另外個鼻孔立馬噴射出一些砂子,隨后取出繩索,牽住名埃及軍官模樣的雙手,又將自己的水囊給對方喝了幾口,隨后跨上坐騎,對杜松維耶說,“我們馬上分兵,四百騎歸你,我帶著一百騎往更深的內陸方向走。”

“這不屬于總司令官任務的范疇,選鋒官閣下,我的義務單里沒有陪著您探險這一條。”薩博很激憤地攔在安東尼的馬頭前,說到。

“這不是探險,因為全軍通往勝利神殿的鑰匙,可在我的身上,我是選鋒官,按照李必達烏斯授予我旗標時候的說法,我有這種為全軍得勝而服務的義務,而不是拘泥于某個命令——正面圍攻佩魯西姆我已經判定,是死路一條,我必須另尋他路,時間來不及了,這位小哥讓開!”安東尼將短劍收回鞘里,撥了下韁繩,讓自己與馬匹擦著薩博的肩膀繞過去。他不愿意再與對方多言什么。

薩博又要起身去攔。安東尼哈哈笑著。一溜小跑起來,拉著那個倒霉的埃及軍官,害得薩博差點翻到在沙地上,而后他咬咬牙,對旁邊其余的繪圖員說“你們跟著杜松維耶將軍,前往佩魯西姆去盡快繪制好地圖,我跟著選鋒官。”接著也跨上了馬背,跟著安東尼而去。

沿著側面恍恍惚惚走了十來個羅馬里。景色沒有任何的改變,還是無邊無際的砂子、風和陽光,安東尼有些不耐煩,便叫翻譯員對那埃及軍官說,問他是否懂得希臘話,那軍官雖然帶著努比亞傭兵,但臉龐還是馬其頓人的模樣,但面對選鋒官的疑問,他竟然搖頭,意思是自己不會希臘話。

“那說句埃及土話給我聽聽。”安東尼回頭哈哈笑著。

那軍官哪會埃及土話。便邊走邊繼續搖頭,安東尼臉色一沉。拔出短劍,對方慘叫一聲,肩膀被削去一大塊肉,血滴在沙地上,頓時冒出絲絲帶著腥味的熱氣,安東尼作勢要繼續劈砍,那軍官大聲用希臘語喊著不要,但隨即被旁邊的兵士死死扭住,“現在會說希臘話了?馬上有些問題你必須回答,不然我不但會把你砍得一身傷口,還會把滾燙的砂子撒在你的傷口間,讓你安心和你們的什么法老,一起成為沙漠里的干癟人棍。”

那軍官吃痛,不止地點頭。

“我需要有水的地方,前方有沒有?”安東尼用劍指了指遙遠的地平線。

那軍官猶豫了下,而后搖頭,安東尼隨即直接在他的臉頰上砍去一塊肉,對方嚎叫著,又急忙點頭。

這下安東尼得意地對著滿臉無奈的薩博笑了笑。

又艱難前行了大約三十個羅馬里,這時滿天紅霞,日頭已經不那么毒辣,開始下沉了,他們終于來到了所謂有水的地方,薩博看得很清楚,這是片冒著灼熱煙氣的大沼澤,和外面世界的砂子渾然一體,到處是冒著腐爛泡沫的黑色淤泥,和根本無法飲用的臟水,里面偶然還點綴著些朽壞的樹根。

“這個地方叫什么?我們根本無法逾越這個龐大的沼澤。”薩博騎在馬上,這話不知道是問那個被俘軍官,還是在質疑安東尼愚蠢的行為。

但安東尼卻極有興趣地繼續沿著沼澤,朝更深處走去,這會兒他身后的兵士都帶著恐懼的心情,因為沙漠里的沼澤所散發出的那種瘟疫般的氣息,會讓途徑此地的旅人和軍隊深受其害,所有的兵士都相信,人吸入這種氣體,便會患病。

“這兒叫泰豐邪神的鼻孔,冒出的全部都是可怕的霧氣,人馬吸入便會倒地,不是病重,就是死亡。”那軍官雖然血流滿臉,但還是帶著恐嚇的語氣,得意洋洋地介紹著這個地方。

言下之意是,你們別妄想從這兒找到迂回的道路,都死心給我回去吧!

“他說的是鼻孔?”安東尼聽到這話后,立刻又挖起了鼻孔,而后對薩博說,“人和神一樣,都有幾個鼻孔?”

“尊敬的選鋒官,如果這是您對我智慧和常識的考察,我可以負責任地回答您,我看過很多人形的神像,都是兩個鼻孔。”而后薩博扶了扶匣子,眼睛也突然冒光了,沒等安東尼說什么,便也掏出短劍來,在那軍官的面前比擬著,“說,泰豐邪神的另外個鼻孔在什么地方!”

這是個很簡單的邏輯問題,既然叫泰豐的鼻孔,那必須得有兩個沼澤,既然有兩個沼澤,那么中間肯定夾著路。

那軍官只能哀嘆聲,繼續被安東尼在馬上拉著,朝前方邁著沉重的腳步走去。

“剛才那片黑色沼澤是叫塞波尼亞,而這邊的這片叫阿克里格馬,這就是你們說的兩個鼻孔,而中間——”那軍官捂著臉,有另外只手指了指兩個大沼澤間,淤泥長久風化形成的類似橋梁般的通道,“可以繞到佩魯西姆的后面,但有無駐軍我不太清楚。”

很好!安東尼翻身下馬,與薩博前往阿克里格馬沼澤去看,發現此處和旁邊的塞波尼亞完全不同,居然有清水,用水囊舀起來嘗了下,還有些澀嘴,但應該可以供人飲用,馬匹是不行,在水質這方面馬匹比人還要嬌氣。

“我聽說這兒再往深處,就能抵達蓬特海(紅海),文獻有記載古代的法老曾經派遣船隊去蓬特尋找金銀銅礦。所以這兩個沼澤應該是紅海河道的殘留,阿克里格馬距離近些,所以還有清澈水。”薩博半蹲著,對安東尼解釋道,“這道道路,確實是攻取佩魯西姆的關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奧古斯都之路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