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奧古斯都之路  >>  目錄 >> 第17章 泰豐邪神的鼻孔(上)

第17章 泰豐邪神的鼻孔(上)

作者:幸運的蘇拉  分類: 歷史 | 外國歷史 | 幸運的蘇拉 | 奧古斯都之路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奧古斯都之路 第17章 泰豐邪神的鼻孔(上)

而后兩人都沉默起來,說實話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也許前往佩魯西姆要塞的這片荒漠沒有任何水流,那么在荒漠地帶立營,再圍攻這要塞根本是癡心妄想自投羅網的行為。但在以東立營,雖然能砍伐到木材,獲得水源和船隊的補給,但距離佩魯西姆要塞前線卻實在太遠,足有數十甚至上百羅馬里距離,那么把十個蒲式耳的糧食送到攻城前線去,怕是有九個都要在路上消耗掉,更不要提會遭遇守軍游軍襲擊的威嚴,所以佩特涅烏斯連“你要相信我的能力”這種話語都急得說出來了,言下之意也只能按照后一條道路作戰。

李必達也沒啥好辯駁的,打仗這種東西,有運氣但不會有奇跡,按著抱著木材和工具走來走去的兵士,李必達只能對佩特涅烏斯說,“安東尼帶騎兵前去進行偵察,返回這里也需要三天左右的時間,等到他回來后,再做詳細的方案,我會保障萬無一失的。”

“該死的國家,該死的沙漠。”在滿是金黃的毒辣辣日頭,和同樣金黃無邊的砂礫之原里,安東尼滿額頭都是汗水,順著他漂亮的胡須和粗壯的脖子不斷往下流,但在斗篷上就立刻被化為團腥臭的煙氣,無影無蹤,他便下意識地朝左邊馬鞍下勾取酒囊的掛鉤。

這時。警覺的薩博(他一直全力跟著軍事護民官的腳步)拉著韁繩走到他的身邊。他黧黑的臉頰上似乎再也不會被烤出任何汗水來。簡潔地按照李必達的吩咐,勸解道,“護民官閣下,你必須對所有五百名部眾負責,現在我們的要求是每前進一個白日刻,就停留下來補充飲水,所以隨時會面對敵人的襲擊,你不能接受任何酒精。”

安東尼斜著看了這位還帶著稚氣的年輕人一眼。再看看身后,維比奇納斯人都快受不了的模樣,這些習慣高盧雪原氣候的騎手,實在難以忍受這種沙漠天氣,好在事先李必達說服了大伙兒,他們不再穿著高盧長筒騎褲,而是代之以埃及化的克努白短衫,跨坐在馬鞍上,舉起后面馱馬背負的水囊,貪婪地補充水分。

所以護民官向薩博提了個問題。“這片沙漠太長了,我們全部都是騎兵。還有馱馬隊的補給,尚且這副模樣,很難想象六千人,以步兵和弩炮,投入到對佩魯西姆要塞的攻擊戰,恐怕還沒走到敵人弓箭的視野,隊伍就因為炎熱和干渴自動崩潰了。”

而后他又對杜松維耶說了幾句,這位酋長回頭大聲喊叫,示意大家千萬要珍惜飲水,不可用來洗刷身軀和馬匹。

隨后安東尼的耳朵動了幾下,便將手伸到了肩部掛帶上的劍鞘上,點了幾下,隨后用很肯定的語氣對薩博說,“在距離我們三四個弗隆開外,恐怕有敵人的警戒營地。”

“你如何得知?”薩博簡直不敢相信對方的話,他是個理性派的人,但安東尼下面的回答讓他徹底喪氣,“這是大力神赫拉克勒斯對我直覺的恩賜,我是他孩子安東的后裔,我具備這種能力。”安東尼這種無聊的應答實在讓薩博哭笑不得。

“聽著,馬上我攜帶旗標與號手登上一個半弗隆外的那處高些的沙丘,而后薩博帶著一百名騎兵在左,杜松維耶帶著二百名騎兵在右,分成兩翼,聽從我的號令,擊破敵人的警戒營地,要抓取軍官級別的俘虜。”下面安東尼根本不顧薩博的嗤之以鼻,很認真地開始下達作戰部署。

“可是我們事先接到總司令官的命令,只是偵察斥候而已。”薩博大聲喊叫到,他身為李必達特意委派過來的監軍,對整支隊伍的行動要負全責的。

可惜的是安東尼根本沒有理會他的意思,而是帶著掌旗的騎兵,直接開始朝那邊的沙丘奔去。

“可惡!”那邊杜松維耶投來個請示的眼神,因為他知道薩博是李必達的心腹親信,但還能如何更改呢?薩博只能對杜松維耶做了個手勢,而后馱馬隊的軍奴全都牽著馬匹,朝前前進了半個弗隆,躲在山丘的陰影下蹲下休憩,而二位只能按照安東尼事先的安排,分為兩翼兵馬,繞著那座沙丘邊角開始分離疾行。

隨著安東尼越攀越高,很快他攜帶著努馬王旗標,登上了沙丘的棱線,安東后裔的直覺是完全正確的,安東尼聽到了下面慌亂噪雜的聲音——沙丘的那邊,正有大約一百名的埃及尖兵隊正在行進,大概也希望盡快翻越這座沙丘,到背影處躲避下可畏的烈日。

這支尖兵隊,大多是安東尼之前很少見到的黝黑皮膚的人,他們四人一行,列成長縱隊,前半部分舉著蒙皮盾牌,手持輕型長矛,后半部分則腰掛利比亞式的彎刀,背負著弓箭。

“哈哈,給我突襲,沖垮他們,記住要留下一兩個活口。”安東尼沒有任何猶豫,就興奮地拔出短劍,縱馬第一個沖下沙丘,后面的掌旗官與號手朝著左右兩翼發出了進攻的訊號,整個部隊以安東尼為沖鋒的標志物,對著埃及的尖兵隊三面包抄起來。尖兵隊在突然襲擊下,還是發揮了沙漠民族的韌性,前排的人直接把蒙皮盾牌往沙地里一查,立起了臨時的攔馬陣線,后面的急忙拉弓拋射,紛紛揚揚的箭矢下,沖在最前面的安東尼大喝一聲,坐騎騰起,胸口和馬脖子也中了兩箭,但也踏翻了幾片蒙皮盾牌,隨后軍事護民官就咕嚕嚕翻了幾個跟頭,但很快吐出了嘴里的沙子,重新把掉在邊的騎兵盔戴上,居然還拽出了短劍,連接砍翻了幾名努比亞的弓手,其余的騎兵挨個朝小小的突破口里涌進,很快就撕裂了努比亞傭兵的防線,他們甚至連后衛隊形都維系不了,就開始丟棄武器奔逃了。

那邊塵土大作,薩博與杜松維耶的左右兩翼騎兵形成了個狹長的鉗形,將殘余的敵人全部包抄殲滅。

“佩魯西姆要塞距離這兒還有多遠?”戰后滿地尸體上,鼻梁淤青的安東尼啜飲口葡萄酒——這時薩博也沒興趣再加以勸阻,開始審訊俘虜們。

對方一番交頭接耳后,只是回答說我們這些步卒是花費了十二個白日刻到達這兒的。

就算這些努比亞人一個白日刻平均只走五個羅馬里,那么也還有六十羅馬里才抵達他們的堡壘,聽到這個回答,在場所有人即便在炎炎下,也感到很大的寒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奧古斯都之路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