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馭獸道  >>  目錄 >> 終章:喜(sang)聞(xin)樂(

終章:喜(sang)聞(xin)樂(

作者:看花望云  分類: 奇幻 | 玄幻 | 異世大陸 | 無厘頭魔獸爽文召喚后宮 | 看花望云 | 馭獸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馭獸道 終章:喜(sang)聞(xin)樂(

天道之門將冥皇留在這個世界的一切痕跡**的吸收,最終再次閉合,鄭峰知道,姜函易的靈魂個爆發,也只能壓制冥皇一段短暫的時間,時限一道,冥皇畢竟再次取得肉身的掌控,將大門打開,讓毀滅的力量降臨世界。

丫頭來到愛麗絲跟前,彎下身子,輕輕將額頭貼在愛麗絲的額頭上,小丫頭沒有任何的反抗,因為她相信大哥哥不會欺騙自己。

磅礴的精神力從愛麗絲身上迸發,**的涌入丫頭**,丫頭的雙眸漸漸轉變為湛藍,幽幽藍光仿佛可看透世間萬法萬物,而愛麗絲那雙明亮的眼睛,則在精神力的傾瀉中慢慢暗淡,無法看到這個精彩繽紛的世界,唯有無盡黑暗將她包圍。

丫頭溫柔的說道:“愛麗絲,不用害怕,很快,一切都可以恢復正常……”

一雙結實的手臂將愛麗絲摟入懷中的,**那柔軟的金發:“你的光明,沒有人可以奪走。”

“嗯。”愛麗絲乖巧的點了點頭,她趴在大哥哥的懷中,溫暖的懷抱讓是她在黑暗中唯一的依靠,如果一生一世都可以這樣子,那就算失去光明,似乎也并不可怕。

三魂七魄齊全,才是一個完整的靈魂,長久以來,丫頭一直都是三魂缺一,只有天地二魂,從無命魂,七魄根本得不到**,如今,她終于得到了強大的命魂,三魂合一,無數的記憶片段從命魂中涌現到丫頭的腦海,就如鄭峰和殘魂融合一樣,與命魂融合對丫頭而言,也是一次覺醒龍圖案卷集。

她的雙眸越來越亮,抬頭靜靜的看著那搖搖欲墜的天道之門,破而不滅,無數條漆黑的毀滅氣息將大門與整個世界連接在起來,這才是天道之門依然殘留的原因所在。

沒有任何的花俏,她毫不猶豫的**了鬼神破天斬,黯淡無光的刀刃上沒有強大的力量,動作很慢很慢,隱約之間仿佛牽動著整個世界的力量,平凡至極的一刀,卻代表著世界的意志,命運的選擇,斬向了那道本不該屬于他們世界的大門。

沒有凌厲可怕的刀光,丫頭只是輕輕揮舞了鬼神破天斬一下,隨后入鞘,大廳同時刮起了一陣柔和的清風,世人所看不見的命運線在微風中如云煙飄散。

存在不知道多少個時代天道之門,終于在這一刻煙消云散,徹底從世界消失,在石門湮滅前的最后一刻,一股仿佛來至于九幽深淵的聲音在大廳中回蕩。

“下等世界的畜生,別以為這樣就結束了,終有一日,本尊會再次打開世界的大門,賜予你們滅亡……”

鄭峰冰冷的喝道:“若真有那么一天,我們會再次將你打敗……”

他知道,就如冥皇所說,事情依然還沒有結束,他們毀了天道之門,最終卻還是沒能將冥皇斬殺,天道之門其實就是無盡虛空中,冥皇留在他們世界的一個空間坐標。

一個至尊,同時控制著幾個下位世界,茫茫虛空,若無空間坐標,就連他們也未必能重新找回曾經去過的世界,天道之門的摧毀,知識讓他們暫時擺脫了冥皇的監控,或許百年,或許千年,或許萬年,或許更久……

若冥皇執念報復,他們的世界終究還是會再次被冥皇找到,到時候,入侵他們世界絕對就不是一縷分魂如此簡單,可不管怎么說,天道之門的摧毀,的確讓他們的世界從至尊的手中解放,哪怕這種自由并不永恒,但只要不放棄,當冥皇再次降臨世界之時,那是的他們,還會是現在的他們嗎?

利用有限的時間,做出無限之事,這才是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

“贏了喵?”牙有點迷糊的問道,冥皇走了,天道之門毀了,空曠的大廳終于恢復了寧靜,眾人似乎都有些魂不在焉,似乎依然不信,他們既然真的將‘天道’給毀了。

鄭峰微微笑道:“小傻貓,這還用問嗎?”。

是啊,贏了,卻不是他贏了,而是他們贏了,若無眾多力量的協助,單憑他一人之力,根本就不可能推翻偽天道的統治,最后的勝利并不屬于他,而是屬于他們所有人!

詭異的寂靜后,整座獸神殿爆發出震天的歡呼聲,苦戰百年的幸存者們忍不住留下了混濁的淚水,他他們贏了,他們終于贏了!

哪怕家園不在,族人不在,但是,他們還有最后的希望,神殿中那些幼小的生命,是他們振興種族的希望之火,只要希望之火還在,終有一日,他們將恢復鼎盛!

在一片歡呼笑語中,丫頭慢慢回到鄭峰身邊,再次將額頭與愛麗絲對貼,仿佛無窮無盡的精神力又一次的發生轉移,愛麗絲那失去色彩的雙眸,重新煥發起了光彩,光明失而復得后,她第一眼看到的是大哥哥與婉君姐姐那淡淡的微笑。

“一切都結束了嗎?”。愛麗絲問道,雖然有大哥哥陪在身邊,并不覺可怕,但是她依然無法喜歡上完全黑暗的世界。

“嗯,結束了,這雙眼睛,以后只屬于你一人……”丫頭輕輕的說道,一縷煙霧從她櫻唇飄出,讓愛麗絲沉睡了過去,接下去的事情,她不想被這純真小丫頭看到。

做完這一切,丫頭的步伐已經的開始不穩,一個趔趄,倒向冰冷的大地,最后一刻被鄭峰接住伏藏師。

“已經看不到了嗎?”。丫頭靠在鄭峰的懷中低喃道,她的雙眸空洞的無神。

“不會的,丫頭姐姐你一定可以再看得到。”鄭峰搖頭說道,雙手緊緊的摟住那柔軟的軀體,仿佛一松手就她就會消失,再也找不回來。

“可是,我的時限已經到了……”丫頭微微的笑道,三魂合一,帶給了她新生,但是一旦命魂分離,也就等于再次剝奪了她的生命,而且是徹底剝奪,嚴重的透支讓她再無繼續輪回可能……

斬滅天道之門與世界的聯系,需要耗費太多的力量,區區一個神人的道果,根本不足以支撐這種消耗,所以,她才必須暫時向愛麗絲取回命魂,若命魂還在她的**,這一切都不成問題,只是命魂不在,就等于透支生命而揮出那一斬!

其實,丫頭很清楚,就算沒有這一斬,她遲早還是需要面臨死亡,主神的天地二魂的強大不是普通神人所能理解,一個普通神人的道果,只能緩和她的情況,卻無法治愈根源。隨著日子的過去,她依然會再次陷入長眠,直至死去,這是一個的必然的事情,除非她永遠取回自己的命魂,但這也就意味著,愛麗絲將永遠的失去光明,就算鄭峰狠得下心,她也不會接受,為了毀掉偽天道,她欠諾查丹瑪斯一族太多了……

“對不起。”丫頭輕輕**著鄭峰的臉,她已經看不到了,所以她要讓自己更加清楚的記住這張臉,直至永遠也不會忘記。

“沒什么要道歉的……就算有……該道歉的人也是我……”鄭峰沙啞道。

“因為我一直都在騙你,騙了你好久好久……”丫頭搖頭輕聲說道,覺醒后她終于想起了上一世之事,為了對付偽天道,她留下了無數的預言,讓鄭峰一步步按照語言去實行,算無遺漏,直到這一刻,偽天道終于還是被他們摧毀了,但是,有一點,她一直在欺騙著他,那就是……預言的結局,她始終不曾告訴他!

因為她怕,她怕他知道結局后,不會再按照預言去做,勝利若需要付出代價,那就由她作為代價,就算最后她已經不再了,但只要他還在,那她便已**。

天道之門覆滅后,世人都會歌頌命運女神的預言算無遺漏,卻不會有人知道,命運女神早已為自己算了一卦,名為死卦……

“我知道……”鄭峰低喃道,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童話故事都是騙人的,所有故事的結局,都有無限的遺憾,就如并不是每一位公主都可以和王子過上幸福日子。

“原來你都知道,那你還一直按照預言去做,好過分呢!”丫頭的聲音似乎帶著一絲嗔怒,只是現在的她連發火的力量都已經沒有,她只想安靜的靠在這個胸膛,直到永遠!

“你才是最過分的人,因為是你讓我這樣做,如果我不按照預言去做,你會悲傷吧……”鄭峰沙啞道,雙手的力量越來越大,明知道故事的結局會是悲劇,卻依然按照劇本去做,這才是最大的痛苦。

看到劇本一步步走向尾聲,偽天道的隕落最終隕落,但他眼中卻沒有任何的喜悅,因為這就像是在宣布丫頭姐姐的死亡倒計時。

“是呢,看來還是我比較過分……”丫頭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她的聲音弱了一些,沒有之前那樣清晰了,她的手顫顫巍巍的抬起,輕輕刮了刮鄭峰鼻子,微笑地叮囑道:“記得保重,不要再像小時候那么愛哭~”

“好的……”鄭峰紅著眼應道。

“你答應得一點精神都沒有。”丫頭的手已經無力舉起,她的身體開始出現的模糊的影子。

“不會,我很有精神……”鄭峰終究還是無法控制住那悲傷的眼淚,只是依然強忍著不哭出聲音。

“小峰,你該不會已經在哭了吧?”丫頭疑惑道,她已經看不到了,甚至就連感覺也越來越模糊,隱約間,似乎感覺到有什么濕潤的東西落在了她的臉上,那是小峰的眼淚嗎?

“沒有……我怎么會哭呢?沒有這樣的事……”鄭峰用一手摟住丫頭,用另一只手去擦拭臉上的淚痕,只是不管他如何擦拭,怎么也無法止住那不受控制的眼淚完美世界。

“真的?”丫頭似乎有些不信,只是她的五感越來越弱,她唯一還知道的或許就是自己待在鄭峰懷中。

“我們約定好的……”

“真的真的?沒有騙我?”生命的最后,丫頭就像是一個普通少女那樣撒嬌,其實,她很久很久以前,就希望這樣子做一次,現在,總算是嘗試過了,或許有些遲,但感覺并不壞。

“我怎么會騙丫頭姐姐……我沒有在哭……”鄭峰強忍著淚水,露出了一個勉強的笑容,只是笑得比哭還要難看。

“能不能……答應……丫頭姐姐……最后的請求……”丫頭溫柔的說道:“還是請……你忘了……我吧……”

那原本已經暫時忍住眼淚,終究還是再次涌出,為什么丫頭姐姐總是對他那么的殘忍,明明知道他不愿意那么去做,明明知道他永遠也不會拒絕她的要求。

丫頭微笑道:“不然我會牽掛的……”

“丫頭姐姐……”

“讓我走的安心一些吧……”丫頭的聲音越來越弱,身體也越來越虛,天地二魂的召喚仿佛在她耳邊輕哼著逝者的長眠曲,她好困,好困。

鄭峰嗚咽道:“是不是只要我答應,這樣一來,你就能安心了嗎?這樣一來,你就能毫無牽掛了嗎?”。

丫頭動了動嫣紅的嘴唇,只是再也不能發出聲音,她似乎也知道這情況,放棄了聲音,帶著一絲微笑輕輕地點了點頭,晶瑩的淚水劃過劃過臉頰……

其實,丫頭才是最不愿被忘記的人,她是多么想小峰記住她,永遠也不要忘記,哪怕只是活在他記憶中,她也會感到**,只是如果他這樣要求,小峰每一次想起她,一定都會很痛苦吧?

“是嗎……既然這是丫頭姐姐你的請求,那……我會盡力嘗試去做……去忘掉丫頭姐姐……你的……”

“雖然可能會要很長的時間……”

“雖然沒有辦法……說忘就忘……”

“但我絕對不會永遠牽掛與丫頭姐姐你的……因為這是丫頭姐姐你的要求……”

“我會認識新女孩子……結交新愛人……”

“過著幸福的生活……繼續過下去……努力的……活下去……”鄭峰抱著丫頭快要虛化的身體,悲痛哭泣道,每一句話都讓在違背著他的意愿,但如果這真的是丫頭姐姐的愿望,他會去盡力的嘗試去做。

丫頭已經看不到,聽不到,摸不到,聞不到,說不到,但是能感覺得到,她靠在最貼近鄭峰心臟的地方,感覺著那溫暖的懷抱,用只有她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低喃道:“小峰,你果然很溫柔呢~”

丫頭的肉燒于到了極限,無法承受命魂遷移后的透支,甚至就連天地二魂長久平衡也在此刻崩潰,漸漸化作虛無,點點熒光升起……

“丫頭姐姐?!丫頭姐姐?!!丫頭姐姐……”鄭峰不斷的呼喚著那烙印在靈魂上的名字,雙手**,只是丫頭的身體卻仿佛飄渺的火焰,不可觸摸,微微**就從指間中流逝。

“不要走——死亡名單

!丫頭頭姐姐,請你不要走啊——!!”但無論鄭峰如何的不舍,一切仿佛已經注定無法挽回,命運女神寫下的劇本,由此至終都沒有算漏任何一件細微的事,如此完美的劇本,此刻卻成為了丫頭必死的宣告……

哪怕懷中抱住的只是點點靈魂之光,但是鄭峰依然不肯松開雙手,無數的熒光圍繞著鄭峰,不舍離去,如星辰的眼淚,讓人感到一股難以言語卻又真實存在的悲傷。

鄭峰似乎聽到有一把輕柔的聲音在他耳邊輕訴,如一首哀傷的安魂曲……

不管是上一世,是這一世,他與丫頭姐姐之間的點點滴滴一幕幕在腦中的回放,鄭峰知道,丫頭姐姐此刻依然還留在他的身旁,守護著他,他是多么想讓這個瞬間,永遠的持續下去,即是這一刻只剩悲傷,即是這一刻丫頭姐姐永遠也不會從沉睡中醒來。

可是,至少他與能夠與丫頭姐姐靈魂永遠相守在一起……

“永別了……丫頭姐姐……”夕陽離去的天空,愈見昏暗,幽幽的夜色籠罩大地,這是一個無眠之夜……

丫頭的肉燒究還是化作了無數的熒光,從鄭峰指縫中流逝。

“哐!”

一把精致的木梳掉在冰冷的石板上,上面還殘留著最后的一絲余溫……

任圍繞無數星光如何的不舍,它們終究還是有離開的時刻,隨著熒光暗淡,鄭峰搖了搖頭,低喃道:“丫頭姐姐,對不起,我果然還是做不到……”

“我嘗試了,但還是忘不了,我要違背誓言!”

“這么多世的捉迷藏,我一直當鬼,這并不公平……”鄭峰對著漫天熒光輕笑道:“從這一世開始,輪到你來當鬼,去找我了。”

最終,漫天華光還是在消散前被鄭峰全部留住,既然無命,就讓他為丫頭姐姐逆天續命吧……

那一日之后,以天道之門被毀拉下了落幕,這場決定世界的命運之戰卻沒有流傳出去,昨日的一切異象,很快就被世人當做比較特別的日食而遺忘。

獸神島解封,卻因大戰成為了一片廢墟,除了神殿,一切都需要重建,哪怕重建之路充滿了荊棘,但只要他們的希望火苗仍在,一切都會雨過天晴!

十年后……

獸神殿中,原本封印天道之門的大廳,如今就連天道之門都已不再,但并沒有被荒廢,反而重修了一遍,原本提天道之門的地方,被一個巨大的水晶球所取代,在水晶球前,站著一大一小兩道身影。

丫頭問道:“愛麗絲,看到了什么?”

“天道大興,必有禍臨……”愛麗絲想也沒想,很是順口就說道。

十年前,獸神在現,恢復真正天道,這十年來,妖姬,鬼才等一眾巔峰準神相繼突破,成為了新神,在世人眼中,這迎來真正的黃金盛世的證明,但實際,這卻只是獸道大興。

天道由獸道和武道所組成,獸道已興,那武道呢?武道興起之時,才能算是真正的天道大興!

“冥皇果然還是會再度降臨?”丫頭皺眉道。

“嗯。”愛麗絲眨了眨大眼睛,如同寶石般明亮動人,充滿了靈氣:“我們世界的未來,依然還有希望。”

“希望是?”

“父債子還。”愛麗絲輕聲說道。

“冥皇會何時回歸?”

“那就看不太清楚啦天書奇譚!”愛麗絲嘟起了小嘴,不滿道的上訴道:“婉君姐姐比大哥哥還要無良,天天逼著人家看水晶球,人家都快看出近視眼了,要是到時候的了近視眼,帶上一副眼鏡,人家就不萌萌噠了。”

“又是你這丫頭自己說想要快點長大,一日不將諾查丹馬斯之眼徹底掌握,你就永遠也不會長大,何況,就算帶上眼睛,愛麗絲肯定依然可愛,這個世界不是有一種癖好叫做‘眼鏡控’嗎?說不定小峰就是!”丫頭淡淡的笑道,如果她不督促這小丫頭修煉,以這小丫頭的性格,都不知道要猴年馬月才能真正駕馭**的力量。

“騙人,大哥哥才不是眼鏡控,而是控!”愛麗絲郁悶的說道,摸了摸自己那依然不見起伏的胸口,她就更加的無精打采。

“小峰就真的那么喜歡?”開始丫頭也不太相信,只是這么多年來,經常聽到愛麗絲那樣說,難免產生了一些動搖。

“絕對是!”愛麗絲拍著胸口保證道。

丫頭下意識也輕輕托了托自己的胸部,雖然沒有像天雨那樣雄偉,只是,依然算是傲立眾多山脈之上,擁有這對傲人的**,她不禁稍稍的松了一口氣。

愛麗絲看到丫頭輕輕一托,就托出一條深深的溝壑,而她就算是拼了命去擠,也擠不出一座小山,這太不公平了,氣急敗壞喊道:“可惡,婉君姐姐討厭死了,你就顧著自己,人家就算看到大哥哥的行蹤也不告訴你!”

十年前,鄭峰最終選擇了用道果為丫頭續命,主神的命魂,也只有只有超于主神的神格才能治愈,在丫頭消散的最后時刻,他主動解除了所有獸魂契約,選著了自斬,將那有可能成為至尊的道果讓給了丫頭,而他,將失去一切再墜輪回……

或許,鄭峰其實早有了這種想法,只是他知道,如果直接說出來,丫頭一定不會答應,所以才會可以違背約定。

對鄭峰而言,他這一世除了丫頭姐姐外,還欠了太多的女孩子,大戰之后面臨選擇,實在想不出兩全其美之法,所以,他放棄作為選擇的一方,而是成為被選的一方。

再墜輪回的他,會忘記前世的一切,如同一張白紙,若果誰可以在茫茫人世中尋找到他的轉世,那他的那一世就去還誰的債。

其實,這種做法在愛麗絲看起來,簡直就是作死的節奏,因為她替大哥哥算過了,如果他真的想要用輪回一世換一份債的話,婉君姐姐,天雪姐姐,天雨姐姐,茉莉姐姐,慕容姐姐,古月姐姐,莉莉薇姐姐,還有她自己,這大哥哥就需要死上八回了!

而且,因為大哥哥但是根本就沒有和小伙伴商量就主動解除了契約,所以他的小伙伴們都非常生氣,發誓一定要不負責任的大哥哥找出來,找出來做什么小伙伴們還沒有想清楚,或許是先打一頓再說~

所以嘛,如果再算上尾巴、希爾芙,溫蒂妮,蓋婭和菲尼克斯姐姐她們的話,大哥哥不死上十多回怎么可能還的清楚他欠下的債,并且這還是算大哥哥這一世欠下的債,如果大哥哥每一次的輪回,又結交了新的女孩子呢?還一世的債就要死上十次,那么還完第一世的債,誰能確定大哥哥的轉世中不會繼續欠債?

噢,賣糕的,簡直就是個惡性循環,大哥哥以前經常教訓尾巴說不做死就不會死,而現在,愛麗絲覺得大哥哥這才是真正的作死,為死而去作死,永遠也死不完的死,無限作死,這才是作死的最高境界啊!

“你是說真的?你看到他了?”

小丫頭神氣的說道:“不告訴你們,大哥哥這輩子是愛麗絲的!”

丫頭雙眼發光的盯著愛麗絲,嘴角露出了一絲詭異的微笑,這種充滿侵略性的笑容,讓愛麗絲感到一陣不妙,她萌生了暫時撤退的念頭……

石廳中,在一個誰也不會留意到小角落,有著一個比針還要細的小孔,小孔內似乎有什么東西在反光,那是一個針孔攝像頭,任何屬于能量的監視,都會立刻被愛麗絲和丫頭發現,唯有沒有任何能量益處,完全屬于科技的監視,才有可能窺視得到這里的情況新闖王。

“嘰嘰!?”遙遠的某地的,木木一邊啃著栗子,一邊看著監視屏,聽到大廳中的對話,猛地跳了起來,是多一份很無聊的工作,但主人交代給它,它也只能照做,皇天不負有心鼠,它終于等到了主人想要的情報了!

木木隨手就拋掉手中的栗子,絲腿狂奔,它要立刻去告訴主人這個重要的消息……

莉莉薇的研究所,燈火明亮,一天二十四小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也不會停下工作,有點像縮小版的不朽之城,大廳之中,莉莉薇白褂披身,鼻梁上還是那副厚重的螺旋眼睛,雖然她鉆研機械分明,但為了讓自己擁有更多研究的時間,所有她從來也沒有放棄過魂力的修煉,依然保持著青春。

她本來是在工作室里弄研究,只是家里來了不速之客,沒有辦法只能出來接待一下。

大廳之中,富嚴杰一臉熱切的問道:“莉莉薇,我拜托你的研究進程怎么樣了?能做出來嗎?”。

斷崖也在,不過臉上有些無奈,他是被富嚴杰硬來著過來,說有什么好東西要與他分享,雖然他知道那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

斷崖拿起身前的茶杯,稍稍的抿了一口,既然被拉來了,也只能聽下去。

“可以。”莉莉薇隨口的應道:“但是……”

“真的?!”富嚴杰臉上一喜,拍著胸口保證道:“但是什么?有什么困難的地方嗎?需要多少研究資金,你知道的,只要錢能解決的問題,對我來說就不是問題!”

“我對那種研究沒有興趣,要做那種東西,你找別人。”莉莉薇冷淡的回道,虧這家伙能一臉正經的要求她做那種研究,這家伙沒救了!

“額,別那么絕情嘛,怎么說我們也上百年的老朋友了,幫我一下又有什么關系,要是研究成功過,天下無數同胞都會感謝你的,你將會名流千古,而且除了你以外,我還能找誰幫我的呢?”富嚴杰笑道,他的臉皮絕對厚的跟城墻有得一比。

“誰想用那種東西出名。”莉莉薇翻白眼道,要不是看在老朋友的份上,她早就將這廝趕走了。

“你們到底再說什么?那是什么研究,很困難嗎?”。斷崖疑惑道,他大概是聽懂了,但兩人都沒有說出研究的內容,他不禁有些好奇。

“你真的想知道?”莉莉薇翻了翻白眼問道。

斷崖點了點頭,都來了這里,若不知道研究是什么,豈不白來一趟,他又抿了一口茶水,等待莉莉薇下文,既然二哥拜托莉莉薇,相比那研究一定和機械有關吧,會是什么呢?

“既然如此,那就告訴你吧,這廝要我研究的是……“莉莉薇有氣無力的說道:“人工少女。”

“噗——!”斷崖手掌一抖,還在嘴里的熱茶,瞬間噴了出來,莉莉薇躲得快絲毫無損,但富嚴杰卻被噴了一臉。“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你說什么?”斷崖咳喘的問道,似乎有些懷疑自己剛才是不是聽錯了,天啊,那都是些什么和什么?

“人工少女……”莉莉薇又重復了一次,她實在無法想象,富嚴杰這廝究竟是怎么誕生出這種齷齪的想法,難道男人的腦袋里,除了那些東西外,就沒別的事情了嗎?

“老三,我知道你也很興奮,但用不用這么大反應,放心吧,成品出來后,我絕對送一個給你,當然,你要收好點,可別被若櫻知道……”

“停好萊塢大亨!”斷崖打了一個寒顫,要是被若櫻知道他有那種東西,十條命不夠他死。

這是,木木閉著眼睛沖進了大廳,著急的對莉莉薇報告它的最新發現,因為跑的太急,一直沒有睜開雙眼,等說完后才發現,大廳中似乎不只有主人一個,只好吐了吐**,似乎再說,它不是故意的啦~

莉莉薇表情一變,抬了抬鼻梁上的眼睛,提著木木離開,只留下一句:“我還有事情要忙,你們自便!”

“老三,我們是不是聽到什么不得了的消息了?”富嚴杰擦了擦臉上的茶水。

“好像是這樣子。”斷崖點了點頭,問道:“那你打算做什么?”

“自然越亂越好,你不覺老大就這樣甩手不干,留下一個爛攤子給我們收拾,這很過分嗎?”。富嚴杰陰陰的笑道。

“同感。”斷崖少見的點了點頭,一走了之,怎么想都太不負責任了,是應該給點顏色瞧瞧。

富嚴杰提議道:“你去告訴長公主她們,我去告訴茉莉她們,怎么樣?”

“不怎么樣,你忘記了還有鄭家。”斷崖平靜的補充道。

“哇塞,老三你看起來老實,想不到都比我還狠……”富嚴杰陰陰的笑道:“鄭家想要孩子都想瘋了,要是被他們找到老大,還不將老大當成種馬來養,而且我還聽說,鄭家那些喪心病狂的老不死,似乎連子軒都不過,準備將她推進坑里,美名其曰上一世兄妹,這一世啥關系都沒有,名正言順的啪啪啪!”

但只要是個明眼人都看得出,這全是鄭家的詭辯,鄭家那群老不死是想要孩子想瘋了才這樣說,雖然鄭峰再墜輪回,但其實只是自斬重修而已,并非真正的徹底輪回,就算不覺醒,上一世的因果也依然會在,**流著的血脈也不會因重頭再來就變為第二種血脈,嚴格意義上來說,他依然是子軒的親哥,正因這樣,富嚴杰才會說鄭家那群老不死喪心病狂,連親兄妹都不打算放過!

“對了,老三……”富嚴杰似乎想起了什么,**道:“人工少女你真不要?那可是好東西啊!”

“那種東西誰需要,二哥你都多少歲人了,怎么還在弄那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好事找點替我找為二嫂好過了。”斷崖無奈道。

“什么莫名其妙,要是我的設想真的被實現,我相信人工少女的問世,一定會風靡全世界,無數團友可以順利脫團,再也不用整天左手拿火把,右手拿汽油的燒燒燒了。”富嚴杰語重心長的道:“老三,你還不懂這個世界啊?”

“我不懂,難道你就懂?”斷崖苦笑。

“自然比你懂,不信的話,我問你,你我如今都向神使突破,那你是否又知道,何為神使?”富嚴杰嚴肅的問道。

斷崖愣了愣,沒有想到二哥說變就變,慎重的思考了一下,正準備回答,結果還未等他把話說出口,富嚴杰已經擺手說道:“不用說,你肯定不知道,還是讓我這個做二哥的告訴你吧,這是驚天大秘密,聽好了,其實神使就是……紳士,你和我都是正在向紳士邁進,為了成為一名合格的紳士而奮斗!”

“……”斷崖快哭了,他發現他錯了,錯得好離譜,他真不應該對這廝懷有任何的幻想或期待。

“不要否認,因為這才是世界的本質,就如同老大是一名合格的大紳士一樣,你我終究也會成為紳士中的一員。”富嚴杰肯定道。

“老大什么時候成了紳士了?”

富嚴杰問道:“誰說老大不是紳士,我問你,老大他掌握的是什么,又是憑什么打敗偽天道的?”

斷崖不太肯定的說道:“世界的種子?”

“沒錯,就是世界種子,所以,老大真正的身份應該是……”富嚴杰崇拜道:“種子帝網游之小林傳奇!”

斷崖:“……”

若果種子帝都不算是紳士,這個世界還有紳士嗎?他一時間,居然想不到任何反駁的理由……

愛麗絲**的逃亡,不知道是哪個的混蛋,居然將她知道大哥哥所在的消息泄露了出去,原本只有婉君姐姐一人,她就有的頭疼的,如今所有大姐姐都在追殺她,讓她產生一種天下如此之大,竟沒有她容僧所的錯覺。

嗚嗚嗚,大姐姐們都好壞,自己不去找,就知道來搶她的成果,她明明還想等大哥哥長多幾年才動手,現在怎么想都太早了吧?

“愛麗絲,你逃不了的,乖乖說出那個禽獸的下落吧……”林天雪突然出現,攔住了小丫頭的去路。

“可惡,這么快就追上來了。”愛麗絲郁悶的嘀咕道,立刻想要掉頭從逃跑,結果一轉身,發現另一個方向天雨姐姐真‘微笑’的看著她,不對,那不是天雨姐姐,這樣的笑容只有冰雨姐姐才能笑的出來,再換方向,這一回總算是看到天雨姐姐了,只是小丫頭卻怎么都高興不起來,嗚嗚,她被封死了啦!

隨后,慕容雅,古月,茉莉她們一一出現,小丫頭欲哭無淚,這回可真是四面楚歌,十面埋伏,當初對戰偽天道她都沒有像如今這般苦惱過,難怪打敗冥皇的大哥哥,寧愿去作死也不愿意面對大姐姐們……

“愛麗絲,說吧,你應該很清楚,你逃不出我們的手掌心,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那個大變態現在究竟在哪里?”尾巴生氣的問道,當初鄭峰自斬,斬斷了他與所有契約獸之間契約,唯獨沒有斬斷母貓契約,結果便是,母貓跟著大變態去輪回了,卻留下了她一個人,可惡!可惡!!太可惡了!!!

“主人去哪里了?”希爾芙和溫蒂妮睜著明亮的大眼睛,一閃一閃的看著愛麗絲,她們有點想念主人了,想念主人的棒棒糖和牛奶……

丫頭沉默的看著愛麗絲,等待這小丫頭的坦白從寬,她也不知道為什么,這個消息居然不到半天就被所有人知道,不過,這已經沒有關系了,現在她只想知道他的下落,他這一世,過得還好嗎?

面對眾女的統一戰線,愛麗絲露出了一絲無奈,都怪自己生氣的時候說漏嘴了,現在都不能一個人獨占大哥哥了。

“你們就不能放過大哥哥嗎?現在的他還只是個孩子啊!”愛麗絲嘀咕道,才十年過去,大哥哥滿打滿算現在也才十歲,一個十歲的小男孩就連愛麗絲都知道還沒有成年,大姐姐們怎么就人心下手呢?

“禽獸不分大小!”古月毫無動搖的說道,管那禽獸成不成年,抓住圈養起來再說。

莉莉薇托了托眼鏡,冷靜的分析道:“就是因為他還小,所以現在才有捕抓的機會,等他長大了,誰能去抓他?”

鄭峰并非完全輪回,只是算是另類的自斬,自斬后甚至不選擇原地蘇醒,而是將記憶封印,隨機在世界的某個角落偷偷躲避她們,怎么看都是存心逃避責任的混蛋,這種人渣就應該抓起來,掛上人心自走炮的木牌,拉去葉落城游街示眾隨身空間之幸福!

鄭峰的記憶和世界的種子,都暫時封印在獸神殿中沉睡,等待鄭峰重歸神境覺醒的一日,因為是自斬重修,所以想必那家伙這一世也是個妖孽的小子,莉莉薇說的一點都沒有錯,若不在小時候抓起來慢慢調教,等那家伙長大了,翅膀硬了后,誰還能抓住他?

“沒錯,禽獸就必須從娃娃抓起!”

“我要調教他成為聽話的管家……”林天雪陰森的笑道,她至今也不會忘記,鄭峰曾經對她做過的事情,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就是最好的報復方法!

其她人雖然沒有像天雪和古月那樣直接說出口,但從她們閃爍不定的眼神,愛麗絲也看出了差不多的想法,她并不怪大姐姐們,因為就連她也曾有過這類似的想法!

但這也沒有辦法啊,誰讓現在的大哥哥某種程度上來說,簡直就太珍貴了,仿佛是一頭至尊神獸的幼崽,眾女恨不得人人手中都有一個大師球,然后在草叢隨便閑逛,看到鄭峰幼崽出現,就立刻將大師球拋出去,將其收服,然后嘛……

幼崽嘛,抓回去想還不是怎么調教就怎么調教,想怎么洗腦就怎么洗腦,你說這能不誘人嗎?

所以,這個世界得罪誰都可以,千萬不要得罪**,欠誰也別欠**,因為,**是一種十分記仇的生物,她可以咬你一口之后,再恨你兩輩子!

只可惜,眾女不知道這頭‘幼崽’具體出現的地段,所以無法捕抓,不過不怕,她們不知道,有人知道,眾多閃閃發光的眸子,目不轉睛的盯著愛麗絲,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大哥哥,對不起!原諒愛麗絲吧,大姐姐她們太可怕了,愛麗絲也是被逼的啊……”小丫頭心中祈禱道,為了自保,她當然毫不猶豫的選擇了……賣隊友!

北雪冰原,原本屬于天龍帝國與黑龍帝國之間的過渡地帶,只是自從黑龍帝國宣告滅亡后,這里就成了天龍帝國的領地。

不過,雖說冰雪冰原現在歸了天龍帝國管轄,只是這里環境惡劣,并且傭兵行事囂張,想關也很難管,所以也就和以前沒有太大的區別,依然是一個傭兵們闖蕩的混亂區域。

因為黑龍帝國的敗亡,國內一片混亂,原本的帝國邊疆地區,出現了無數難民,而這個時候,在北雪冰原上,出現了一個教會,被世人成為紫十字會,教會的領導人是一個善良美麗的女性,是不少男人心目中的夢中情人,只是從來沒有聽說過有哪會幸運兒得到的了紫瑩小姐青瞇。

當年自從與鄭峰分開后,紫瑩帶著小雨踏上了旅途,那是一段戰火紛飛的年代,天、黑兩國交戰,讓不少百姓處在水深火熱之中,紫瑩每經過一個地方,都會盡全力的幫助村民們重建家園,不管那些村民究竟是都天龍帝國的子民還是黑龍帝國,在她眼中都沒有區別。

漸漸,紫瑩行為自然感動了北雪冰原上的所有村名,在當地有了不俗的名氣,甚至村民們最后紫發幫助紫瑩,形成了紫十字會雛形,主要幫助因戰亂而失去家園的百姓,慢慢壯大到今日。

在百年的時間里,因為紫瑩的無私感動了無數的災民,所以她在災民中的身份,仿佛就是天神的使者,得到了無數人的感恩和信奉,最后收集到足夠的信仰之力,讓小雨重生,修為突飛猛進。

活出第二世的小雨,擁有收集信仰之力的能力,恐怕就連鄭峰也沒有想到,當初放棄了所有契約的紫瑩,也有修煉至神使的一天,若然信仰之力繼續增加下去,突破神境對紫瑩而言,或許也并非遙不可及。

紫心城是這百年來,北雪冰原中新建立起來的一座城市,因紫十字會而建,初始時以戰亂百姓居多,發展至今,已經成為了一個發達的城市,不亞于自由之城,城中有著無數孤兒院,里面皆是從戰亂中解救回來的孤兒重生之文武雙全。

某間孤兒院中,從廚房傳出了一陣氣急敗壞的訓話……

“鄭峰,你那頭小賊貓又跑來廚房偷吃了!吃掉了所有孩子的晚餐,你知不知道——!”

廚房大媽拿著一個大鍋向一個小男孩的質問道,大鍋里面的食物全部都沒有了,唯有在鍋底,有著一頭因為吃的過多而肚子發漲,來不及逃跑的小貓咪,肥嘟嘟的煞是可愛,真讓人想不明白,為什么它那么小的肚子,卻可以裝得下那么多的東西,怪哉,怪哉!

小男孩看著那頭打著飽嗝的肥貓,欲哭無淚,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他相信也不會是最后一次,因為牙的關系,他都不知道是第幾次被廚房大媽訓了,為此,他甚至成為了廚房大媽們的頭號的黑名單。

“對不起……”只是對牙,他打又打不得,罵也不忍心,每一次都只能乖乖認錯,誰讓他養了這么一直小饞貓,能怪誰?

“去砍柴吧,把明天所有的柴火砍回來,剩下的費用就當是你這饞貓的伙食費,不然立刻就扔掉它。”廚房大媽說道,聽起來很不可思議,讓一個十歲的小男孩在冰天雪地中砍柴,怎么看都太沒有人性了。

但認識鄭峰的廚房大媽都知道,不僅鄭峰養的貓怪,就連他自己也十足是個怪胎,力氣大得根本不像個小孩子,成年巨漢都搬不動的東西,十歲的鄭峰就已經能輕松搬起來,所以砍柴對鄭峰而言,簡直就是小意思,量雖然有些多,可只要勤快點,并不是完成不了的,因為他已經不是第一次因為牙而被罰砍柴了。

“哦……”鄭峰老實應了一聲,將鐵鍋那頭小肥貓抱了起來,放入懷中,胸口一沉,他知道,這頭饞貓又重了不少,遲早變成小肥貓!

“喵~”小貓輕輕的叫了一聲,似乎在認錯,又似乎在撒嬌,反正那可愛的樣子,就是讓人無法生氣。

“你下次還敢這樣偷吃,我就把你給燉了。”鄭峰惡狠狠的說道,但他也只是嘴巴上說說而已,牙偷吃了這么奪回,不依然好好的嗎?

這樣的威脅早就對牙沒有任何的威懾力了,不過形式上做做樣子給廚房大媽看而已,鄭峰自己心里也明白,悶聲隨后拿起廚房邊上柴刀,跑去城外的樹林找柴了。

鄭峰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他是被院長撿回來的,撿回來的時候,牙就在他的身邊,所以他對牙有著特別的感情。而他和牙的名字,據說都是院長起的,似乎是因為他和牙的組合很像院長的一個朋友,所以才被院長起了這樣一個名字,不過還好,并不是什么奇怪的名字。

鄭峰出大門時,恰好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禮貌道:“院長大人。”

紫瑩與多年前比起來,外貌變化并不大,只是身上的氣質改變了許多,以前的她從滿了少女的活力,而現在卻讓人感到一絲典雅高貴,雖然依舊的溫柔善良,只是接近母親的感覺,而非少女。

紫瑩左看看,右看看,確定周圍沒有人,頓時很沒有形象的蹲下了身子,與鄭峰處在同一個高度,微笑道:“小峰,我不是說了,如果沒有人的時候,不要叫我院長,要叫我紫瑩姐姐嗎?”。

“紫瑩姐姐。”鄭峰很是乖巧的叫道,畢竟對院長是他的救命恩人,只是不知道為什么,他總感覺院長對他似乎和對其他孩子似乎有些不一樣,至少在其它孩子面前,院長不會露出這種少女才有姿態。

“真乖,來紫瑩姐姐給你糖果。”紫瑩笑得很燦爛,十年前從一次意外,讓她在冰雪中撿回來了一個棄嬰,因為當時棄嬰傍邊有只小貓伴隨,讓她想起了某人,于是,處于一點點那報復的心理,她替嬰兒起了一個和某人完全一樣的名字。

結果,隨著一年一年過去,撿回來的嬰兒越長就越想某人,她終于意識到不對勁了,一次與愛麗絲的相聚中,她了解到某人的情況,這才恍然大悟,明白究竟撿了一個什么東西回來,原來那并不是像而已……

當然,這事情紫瑩誰也沒有告訴,包括愛麗絲在內,她也不知道為什么,或許是私心作祟吧,反正每一次聽到可愛的小正太鄭峰叫她做大姐姐,她就特別的想笑寡婦村。太有趣了,這么有趣的事情,她似乎已經上了癮,如今正在思考著,下一步該怎么調教這個小正太才好呢?

“怎么,又要去砍柴了?”紫瑩看到小鄭峰手中的柴刀說道,并不感到奇怪,因為她也并不是第一次看到鄭峰被大媽們叫去砍柴。

鄭峰嘴里喊著剛剛得到的糖果,有些模糊不清的說道:“嗯……都是牙……又偷吃了……明明那么小……還吃那么多……遲早變成第一頭小肥豬……嗯?紫瑩姐姐……那些大姐姐是你的朋友嗎?”。

“大姐姐?我的朋友?”紫瑩有些奇怪鄭峰在說什么,結果鄭峰指了指她的身后,轉身看到的是一張張帶著‘微微笑意’的臉,這一刻,紫瑩額頭上也冒出幾滴冷汗,糟糕,事跡敗露了!

“紫瑩姐姐,我們來看小小大哥哥了……”愛麗絲嘀咕道,紫瑩姐姐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的將大哥哥藏起來,其實她早就發現了,只是不說而已。

本來是想等小小大哥哥長大后,她就用自己魅力,將大哥哥馴服,只是現在,顯然沒有那個機會了。

“我先養。”林天雪搶在第一個說道。

“不,應該由我和慕容姐姐先養!”古月并不贊同,她才不會放過這個禽獸,禽獸再也也是禽獸。

就在兩人爭吵時,茉莉已經悄悄來到小鄭峰身邊,溫柔的笑道:“大姐姐請你喝花茶,跟大姐姐去喝茶好不好?”

“茉莉,不學偷步!”林天雪和古月同時喝道。

“哥哥,跟我回家吧,你再不回去,玄祖他們會將我逼瘋的……”子軒突然將鄭峰抱起,‘嗖’的一聲消失,毫無疑問是秉著先下手為強的原則,將鄭峰擄走。

可是,眾女早有防備,將她攔下,他們的豈會讓到手的幼崽逃走,絕對不會!

霎時,就連什么都不懂的小鄭峰,也能感受到一股濃濃的硝煙味彌漫在空氣中,他覺得這些大姐姐們都好漂亮,只是不知道為什么,這些大姐姐看他的眼神,總有點可怕,讓他萌生出逃跑的念頭……

望著手中的柴刀,鄭峰突然想起來,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他可是答應了廚房大媽,今晚可是要將明天的柴火完全劈回來,再不動身的話,天就要黑了。

鄭峰揮了揮手中的柴刀,抗議道:“我還要去砍柴……”

眾女齊聲怒道:“哪里都不許去!”

好不容易才抓住這個混蛋,她們才不會放手!

這一次,絕對不放……

于是,從這天之后,小鄭峰發現他的身邊多了好多位漂亮的大姐姐,過上了喜(sang)聞(xin)樂(bing)見(kuang)的每一天~

全書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馭獸道目錄  |  末頁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520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