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馭獸道  >>  目錄 >> 第一千三百九十零章 殘酷而又美麗的世界

第一千三百九十零章 殘酷而又美麗的世界

作者:看花望云  分類: 奇幻 | 玄幻 | 異世大陸 | 無厘頭魔獸爽文召喚后宮 | 看花望云 | 馭獸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馭獸道 第一千三百九十零章 殘酷而又美麗的世界

第一千三百九十零章殘酷而又美麗的世界

悠揚的啼鳴越發清晰,穿透了整個大廳,穿透了整個神殿,甚至穿透了整座獸神島,鳴而不喧,超度死者的靈魂,讓亡魂通向的往生……

“這是什么聲音……啊啊……你們究竟做了什么?!”冥皇終于出現了一絲惶恐,在這首寧祥的安魂曲下,一縷縷黑霧從姜函易的身**飄出,轉變為純白無限的靈魂,漸漸消散,回歸于天地,就連冥王也無法逆轉這往生的**,他的力量在一點點的流逝,死亡世界停止了擴張,并且一步步的在萎縮。

“這才是亡魂們應該去的地方,神靈在上,將以永恒的光亮照耀他們,賜于他們永遠的安息,而褻瀆亡魂之人,必將遭受因果的反噬!”鄭峰看著被安魂曲剝削的冥皇,冰冷的說道,仿佛是在對冥皇進行宣判。

世上一物降一物,哪怕力量處在不同的層次,可若遇上相克之物,也會遭受重創,這首讓亡魂通向往生的安魂曲,并非鄭峰所能做到,而是另有玄機……

此刻,獸神島外的海域巨浪滔天,在風雨狂嘯中,遠方的海平線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影,在狂風暴雨中逆行,神秘的往生安魂曲,正是從黑影那個方向傳來,悠揚的啼鳴穿透層層風雨,傳遍整個獸神島,讓無數被冥皇褻瀆的亡魂得到了救贖,通向往生。

黑影是一座巨大的島嶼,甚至的比一座城市還要大,在風暴之中,慢慢的上浮,當海水從島上退去,露出的是龐大的身軀,整座島嶼竟就是一頭魂獸的軀體,如此龐大的體型,幾乎可以與圖騰五神相提并論!

神鳴龜,從上古遺留下來的一族,在遠古盛世時期傳聞就已經滅族,但是,鄭峰他們當初卻有幸在海域上遇見這傳說的魂獸,證明這上古遺族并沒有滅絕。

‘神鳴’二字,已經突顯了這上古遺族啼鳴的神奇,神鳴龜的聲音,無視世上任何力量的防御,直接作用于靈魂,不管是生者的靈魂,還是死者的亡魂,皆會與‘神鳴之音’產生共鳴。

對生者而言,神鳴龜的啼鳴,或許是一首通向死亡的旋律,但是對死者而言,卻也可以變為通向往生的安魂曲,讓受污染的亡魂,從冥皇的掌控下的解脫,世上一物降一物,哪怕冥皇這個異世界的入侵者,他所掌控的力量,也同樣存在著天敵,神鳴龜一族的啼鳴,可超度死者亡魂,對于冥皇而言,就是天敵般的存在!

神鳴龜可克制冥皇的力量,這一點是當鄭峰再次進入放逐之境后得知的,在放逐之境中,他找到了那位不知名真神留下的一些信息,那位真神的其中一頭契約獸,就是神鳴龜,所以他知道這一點,也曾想用此法對付偽天道。

只可惜,那位真神的世界并不完整,無法將偽天道封鎖不讓其逃脫,所以最后還是沒有實行,而是選擇將這個機會留給了后人,因為機會只有一次,一旦失敗,偽天道就會得知神鳴龜對它的克制,之后必將用盡一切方法讓神鳴龜一族從世上消失。

那位真神沒有把握,所以他將這張最后的底牌,交代了鄭峰的手上,有一點若非那位真神留下信息,絕對不會有人想得到,如今這頭神鳴龜,其實就是當時那位真神契約獸的后裔,所以那位真神留下了尋找神鳴龜之法,甚至神鳴龜一族中,依然遵守者與那位真神之間的承諾。

終有一日,當他們這個世界上的人,再次向偽天道反抗時,助其一臂之力,他們的世界,只屬于他們!

海域之上,兩頭的巨獸激烈廝殺,比蒙與巨龍之爭,上古就有,兩族都在爭奪最強大的稱號,一直遺留到如今,哪怕冥皇主動喚回所有的靈魂,幽靈比蒙皇卻沒有聽從他的召喚,在與蒼古廝殺中,他那顆沉寂已久的靈魂,再次誕生一絲曾經的靈智,抗拒冥皇的控制,曾為這個世最強大的巔峰準神之一,就算只有一絲靈智,也不會屈服于冥皇的控制。

突然,風雨中傳來一道悠揚的啼鳴,讓幽靈比蒙皇雙眸的越來越亮,纏繞著他身上的黑霧迅速被進化,那猶如鼠疫一樣的黑斑也漸漸消散,渾濁的瞳孔終于恢復了的清明。

“蒼古?”幽靈比蒙皇的聲音低沉而粗擴,被安魂曲所進化的他,并沒有第一時間去輪回往生,因為那顆熱起來的心依然對這個世界有著執念,在執念消失前,他無法讓自己忘記一切輪回轉世。

“多蒙,你終于醒了。”蒼古沙啞道,雖然他的確想打敗多蒙,改寫上一世的結局,只是他想要打敗的是真正的多蒙,而是身為一個墮落者的多蒙。

“我這一覺睡得似乎有些長……”多蒙眼中的靈魂之火穩定下來的,沒有了身為墮落者時的暴虐與**,卻多了那時不曾有的沉著與冰冷,這才是蒼古記憶中的幽靈比蒙皇。

“是有些長,七十多萬年吧。”蒼古嘆道,歲月的變遷,如今的他們雖然還在,卻早已不是當初的他們。

多蒙說道:“你死了?”

“你不也死了,而且死得比我窩囊。”蒼古沙啞的笑道,他是死了,但是他憑自己活了過來,多蒙死了,卻是被冥皇喚醒過來,成為了一名墮落者,一個以自己的意識復活,一個受他人的控制復活,在這一點上,蒼古的確有資格嘲笑多蒙。

“冥皇——!!!”多蒙低吼道,眸中靈魂之火如同極寒之冰,泛起一絲紫芒,直刺人心,仿佛可以將靈魂凍結,膽敢褻瀆他亡靈,這絕不可原諒。

“蒼古,你我之戰暫停,等將冥皇滅殺后,繼續再戰,可否!”

多蒙的語氣根本就不是詢問,而是肯定句,不管蒼古是否同意,他早有了決定,昏昏沉沉如此多年,雖然剛剛清醒,但是他還依稀記得這些年模糊的片段,身為幽靈比蒙皇的他居然成為了冥皇的傀儡,他會讓冥皇明白自己所做的事情究竟有多么的愚蠢,比蒙之怒,必將一切褻瀆比蒙之人燒成灰燼!

“我有拒絕的理由么?”蒼古反問道,他和多蒙的想法的一樣,在他們的戰斗分出勝負之前,的確應該將這個世界上的某些垃圾,從世界中清掃干凈。

神殿之外,妖姬與鬼才聆聽神鳴之音,看著島上千千萬萬連他們都束手無策的萬靈被一一凈化,他們知道,最后的時刻終于到來,天穹上出現了兩道身影,正是之前離去的蒼古和多蒙。

“吼——!”多蒙立在天穹之上,爆發出驚人的怒吼,響徹九天,他的靈魂在神鳴之中蘇醒,沒有選擇往生,并非留戀這個世界,只是他還有執念未除,他將代表所有的墮落者想冥皇進行復仇。

獸神島上,無數被進化的靈魂,**的涌向多蒙,與冥皇不同的是,他是用強迫奴役亡者的靈魂,而此刻多蒙所吸收的靈魂,皆是自愿將力量貢獻給多蒙,讓其代言自己,多蒙的怒吼越來越響,震懾世界,整個世界的靈魂在這一刻都為之一顫,這是億萬亡者靈魂的咆哮,對冥皇的咆哮!

吸收亡者之力的多蒙,**那一縷縷紫氣**的擴張,眸中紫芒大盛,蒼白的靈魂姿態迅速向紫晶之體轉化,千萬年沒有的再現的紫晶比蒙,終于在這個時代重現,因為不久前圖騰五神聯手破天,偽天道對世界的控制處在最弱之時,多蒙新生主神烙印,就連偽天道的也無法壓制下去。

對于多蒙而言,第一世乃是黃金比蒙皇,因為強者之心死后不滅,復活出第二世,成為威懾九天十地的巔峰準神幽靈比蒙皇,而如今,再度從墮落者中清醒,這其實已經算是他的第三世了!

活出兩世的人已鳳毛麟角,可以活出三世者,更是萬古稀有,多蒙一世比一世強大,所以如今哪怕是借助萬靈之力再做突破,妖姬他們驚訝之外也不是不能理解,對于這一情況,蒼古終于露出了一絲無奈的苦笑。

好不容易活出第二世,達到了巔峰準神境,欲想改寫前世結局,但結果現在多蒙不僅活出了第三世,更是進化為史前圖騰神獸之一的紫晶比蒙,完爆他幾條街,若問蒼古此刻的心情,他只想爆粗罵一句:去年買了塊表,這還讓不讓龍活了?尸龍不是龍啊,咋就那么沒有龍權?

以多蒙為首,巔峰準神們走向天道之門,今日必將出現一個結果,他們的世界將要得到解放……

封印大殿內,除了能聽到神鳴的安魂曲外,還能聽到亡魂們的咆哮,由紫晶比蒙代言的怒嘯,鄭峰平靜的看著驚怒中的冥皇,冥皇終于打算放棄打開天道之門,暫時離去,等待復仇的機會,只是鄭峰一方世界的封鎖,讓其無處可逃。

“你聽見了嗎?那是逝者的聲音,也是你死亡的宣判……”鄭峰身上浮現出六色光彩,元素精靈們紛紛現身,以鄭峰為中心各站一方。

希爾芙,溫蒂妮,蓋婭,菲尼克斯,菲碧,艾米鎮守六方,六系元素循環融合,產生的混度之力被牙吸收,穩固一方世界的防線。

鄭峰的世界雖然還不夠強大,只是卻勝在完整,沒有漏洞可以被冥皇利用,否則在安魂曲響起的那一刻,恐怕冥皇早已逃之夭夭。

“吼……冥皇——!!”一聲怒吼從破碎的大門中傳來,聲音還在飄蕩,紫色的幽靈已經出現在冥皇跟前,揮出簡單而又暴力的一拳,將姜函易轟飛。

“少爺!”夕柔失聲道,雖然他知道鄭峰他們打的都是冥皇,可冥皇依附在少爺身上,殺了冥皇,就和殺了少爺沒有區別啊!

“噗……”姜函易從地上爬起,吐出大口的黑血,神態**,咆哮道:“一群下等世界的畜生,既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讓本尊蒙羞,你們罪該萬死,罪該萬死!!!”

“你才是最應該死的畜生——!”多蒙眼中的紫芒如同極寒之地的冰焰,仿佛可以凝結世界的一切。

冥皇在安魂曲中聆聽著亡魂們的怒訴,**的力量一點點消失,看著自己越來越虛弱卻無能無力,甚至被一頭曾經聽話的畜生攻擊,這讓他陷入了**,一群下等世界的畜生,怎么可能打敗他?不可能,絕不可能!

力量,他要尋回他的力量,冥皇**的咆哮道:“我的力量,破開那漫長的封印,回來主人的身邊吧!”

天道之門感受到冥皇的召喚,**的掙扎,施加在石門上的靈魂枷鎖,一根根的崩斷,單單是波爾塞斯一個人,根本就壓制不住這道**的石門,仿佛隨時都有可能破開封印,將毀滅世界的力量釋放出來。

“先摧毀天道之門,冥皇逃不了!”鄭峰對眾人說道,最后的時刻,絕對不能讓冥皇逆轉,一旦天道之門被打開,讓冥皇取回本來的力量,他們先前所做一切都只會成為過眼云煙。

不是鄭峰不想主動出手,只是如今他的精力全部都放在了一方世界的封鎖之上,不給冥皇任何的機會,一方世界出現任何閃失,都有可能被冥皇有機可趁,這就是輪回之主放出六滴精血的目的,一是為了讓百萬年后的自己覺醒,二就是為了尋找,或者說是培育出可以幫助他滅殺天道的人。

得到精血的人,就有可能得到他輪回之法,逃避天道,等待到他覺醒之時,聯手滅殺偽天道!

如果不放出精血,就沒有這一世夏亞,妖姬,鬼才,若無的妖姬,也就沒有蒼古的第二世,若無蒼古,多蒙也不可能在墮落者姿態中,尋回一絲當年的熱血之心,等待神鳴的降臨,得到新生,突破極限,活出第三世,進化成紫晶比蒙皇,成為毀滅天道之門的主力!

一環扣一環,所有的一切,看似毫無關系,可冥冥之中,眾多的因果又相互聯系在一起,所有的事情仿佛都沒有逃過當年命運女神的預測,一切都在按照她的預言進行,看不到任何的一絲遺漏……

多蒙對冥皇恨之入骨,但還是冷靜的放棄了私人怨恨,紫晶鐵拳轉而攻向了天道之門,天道之門牢不可破,沒有神境的力量,根本就無法的在石門上掛出一道痕跡,否則的話,波爾塞斯百年前就將這道石門摧毀了。

妖姬、鬼才、夏亞、蒼古他們也紛紛出手,將自身大道之力,擊向天道之門,他們雖然沒有多蒙那絕對的力量,只是他們每一個都是大能,開創出屬于自己的大道,這就是他們的道果,以道果發動攻擊,這是他們最后的手段,一旦的大道受損,甚至比靈魂受損還要可怕,只是此刻為了摧毀天道之門,他們哪里還能顧忌這些!

多蒙身體越發晶瑩,如紫色的靈魂個晶體,每一擊看起來都是那么平凡,轟擊在石門上時,卻連大地都為之顫動,他放過痛擊虛弱冥皇的,卻不代表放過這個膽敢褻瀆他英靈的家伙!

死者亡魂的力量或許只是暫時的,但不管如何,多蒙現在都是如假包換的圖騰神獸,擁有主神之威,他成為轟殺天道之門的最主力,

不只是多蒙恨冥皇,在場任何一個人都對冥皇和偽天道恨之入骨,偽天道一日不除,他們的世界永遠都不會有真正自由。

牢不可破的天道之門,在眾人**攻勢下,終于出現了一道細微裂紋,并非封印之裂,而是石門本身承受不住這萬靈之怒,一條條裂痕迅速蔓延至整座石門,落下一塊塊零散的碎片,屬于冥皇的黑霧變得越發不穩。

“不可能……不可能!!!本尊怎么可能……竟敗在一群下等畜生的手中……不可能——!!!”

扭曲的黑霧在劇烈的掙扎,凄厲的咆哮快要震碎這座萬年不朽的神殿,模糊不清的嘶吼,已經讓人分不清楚,這把聲音是屬于冥皇還是屬于姜函易。

神鳴的安魂曲,雖然將姜函易**億萬怨靈超度往生,可是毀滅之源始終依附在他的靈魂之中,冥皇才是的一切邪惡之力的根源,哪怕能夠超度墮落者的往生安魂曲,依然不可能超度冥皇這個墮落的根源。

姜函易表情扭曲,神態**,冥皇所要承受的一切痛苦,他同樣必須承受,甚至比冥皇還要疼哭千萬倍,因為他才是這句**的真正主人。

在眾人眼中,姜函易已經無藥可救,他的靈魂,他的肉身都已不在屬于他,如今的姜函易就是冥皇,他如一頭面臨死亡的野獸,**咆哮,嘶鳴,怒吼,掙扎,哀嚎……

在這種最后的時刻,投向姜函易的眾多眼神充滿了憎恨,厭惡,嘲笑,譏諷,解恨,痛快……無數冰冷的目光仿佛恨不得姜函易立刻從這個世界消失,只要他死了,徹底的死了,這個世界才會有明天。

“哈哈哈哈……看到沒有……那些冰冷的眼神的……看到沒有……這就是你的世界,哈哈哈哈哈哈哈……”

姜函易嘶啞狂笑道:“這個不公的世界,從來沒有給過你任何的溫暖,想想你的你是如何出生的,想想你的父親如何對待你們母子,想想你母親是如何死去的,想想你的繼母,想想姜家的下人,想想現在這里所有的人……他們都巴不得你立刻死去,魂飛魄散,永不得超生!!!”

眾人已經分不清楚,這就是冥皇還是姜函易。

“哈哈哈哈哈,多么可憐,多么可悲,多么可恨,告訴我,這樣的世界,還有什么值得你留戀,這樣的世界,還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冥皇最后譏笑,仿佛一把把致命的尖刀,刺入了姜函易最深入的心靈,從兒時至今的記憶一幕幕的在他腦海中回溯,一些都是從母親被強暴的那一刻開始,這個世界從來就不曾對他們母子仁慈過,這樣的時間,就如冥皇所說,根本就不值得他任何的留戀,這樣的世界,如果從一開始就不曾存在那該多好……姜函易恨,恨這個殘酷的世界!

姜函易雙眼流出兩行血淚,咆哮道:“這樣的世界,毀滅吧!”

恐怖的恨意突然爆發,帶給了冥皇重生的力量,原本奔潰在即的天道之門,竟在最后一刻穩住,并且掙破了所有的封印,緊閉的大門在一陣轉動后,終于微微裂開了一道細縫!

只是微微的一道門縫,散發出來的毀滅之力,就仿佛鎮壓整個世界,所有人無比臉色驚變,他們還是慢了一步,沒能在冥皇破開封印前摧毀天道之門,難道世界真的就要迎來末日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冥皇**的大笑,最后還是他贏了,他果然沒有錯,姜函易真是最適合的人選,沒有人比他對這個世界懷有更深的恨意了。

在一切力量被神鳴安魂曲剝奪后,姜函易對世界的憎恨成為到了冥皇最后的力量源泉,這種純凈的恨意,才是他一直所追求的力量,也是他選擇姜函易作為代理人的原因所在,雖然**中出了一絲意外,可結果依然沒有改變,他贏了,本源的力量正等待著他的召喚。

“憎恨吧,憎恨這個不公的世界吧,在這個殘忍的世界里,你一無所用!”冥皇諷刺道,一次次揭開姜函易的那心靈的痛楚,讓他感受到無與倫比的快感,姜函易越憎恨世界,他的力量越強,雖然他已經贏了,但姜函易帶給他的力量,讓他產生了一絲迷戀。

“能救他的只有他自己,但此刻能喚醒他靈魂的人,就只有你!”鄭峰猛地對夕柔咆哮道,他只希望自己的感覺并沒有出錯,夕柔真的是最后照亮世界的光芒,而非將世界引向毀滅的種子。

“不!少爺,你不是一無所有,還有夕柔陪著你……”

鄭峰的怒訴,讓夕柔從呆滯中醒來,冒著世人恐懼的怨氣,毫不猶豫的撲去,用嬌柔的身軀抱住了姜函易,哭泣道:“不管發生任何事,夕柔都會留在你的身邊,你并不孤單,你并不是一無所有,至少你還有夕柔,你還有我們的孩子……”

“殺了她,殺了她,殺了這個賤人——!!”冥皇**下令道,又是這個該死的賤婢,一而再,再而三礙事,只是任冥皇喊得再嘶聲力竭,姜函易依然無動于衷,陷入了呆滯之中,足以毀滅一切的力量,此刻卻無法傷害夕柔半分。

姜函易**的血眸竟漸漸恢復了一絲清明,看著哭成淚人兒的夕柔,有些犯傻的重復道:“我們的……孩子?”

“嗯,有我,還有我們的孩子,難道少爺就不想讓我們的孩子,看看這個世界嗎?”夕柔哭泣道,她一直都不敢將這件事說出來,害怕那個惡魔會對她的孩子做什么,可到了這個時候,她再也沒有辦法隱瞞下去,上天的確對少爺和夫人很不公平,但是,少爺并非真的一無所有。

“孩子……我的孩子,我們的孩子……”姜函易傻傻的重復道,他終于想起來,為什么自己還會愿意繼續活在這個殘酷的世界,多年以前,他早已將姜家所有人全部抓到母親的墳墓前絞殺,包括正室一脈,甚至包括姜易人……

一具具窒息而死的尸體懸吊在荒蕪的樹枝上暴曬,囚禁他們的靈魂,慢慢的折磨,讓他們在痛苦中向母親懺悔,最終灰飛魄散,不得輪回,只是大仇得報后,姜函易沒有任何的喜悅,有的只是無盡的空虛,對這個世界再無眷戀,就在他即將徹底沉落在永恒的深淵時,是一雙柔軟的手將他從無盡的黑暗中拉回來。

那是第一次有人對他露出那種溫暖的笑容,在那一刻起,他發誓要永遠守護她的笑容,他選擇活著,哪怕成為惡魔的一條狗也要活著,因為他想要繼續看到她的笑容,守護在她的身邊,對他而言,夕柔便是他活著的理由,在這個一無所有的世界里,夕柔是他唯一的擁有。

如今,上天卻告訴了姜函易,他不僅擁有夕柔,在不久的將來,甚至還會擁有自己的孩子,這對一生命運坎坷的姜函易來說,簡直就是不敢想象的奢望,一種無法言喻的情感在他內心中萌生,他說不出那種感覺,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感受到,他想,這或許就是世人所說的幸福吧?

“夕柔,照顧好我們的孩子,不要告訴他,他的父親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姜函易輕輕地在夕柔耳邊說道,眼中再沒有一絲的暴虐。

“不,少爺,我們……”姜函易那平靜目光,讓夕柔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只是還沒有等她說下去,一直手掌輕輕滑過她的臉,沉沉的倦意襲來。

姜函易看著的安詳入睡中的夕柔,露出了一絲發自內心的微笑,他多么想永遠的陪著夕柔,守護那溫暖的笑容,看著他們的孩子出世,看著他的孩子慢慢的長大……

只是,夕柔還有回頭的機會,孩子還有回頭的機會,而他,卻沒有。

他這一生中,做了太多太多的錯事,從他將靈魂賣給冥皇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沒有了回頭的機會,夕柔和孩子都是無辜的,如若世上真存因果,那就讓他一個人承受所有的惡果報應,只求上天放過夕柔和他的孩子,一切的罪,就由他一個人來承擔吧!

“畜生,你竟然違抗本尊的命令,本尊隨時可以讓你和這個賤婢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冥皇氣急敗壞道,只是此刻的姜函易,早已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因為違背靈魂的契約,他的神魂在一步步的走向衰弱,只是神魂俱滅,這就是違背靈魂誓言的下場。

“你和我都該去往地獄……”姜函易低喃道,違背誓言的他已經無懼任何,靈魂之力甚至在生命最后一刻奪回了身體的掌控,冥皇的靈魂因為被神鳴曲嚴重削弱,被他反壓一頭,他甚至可以掌控冥皇的力量。

只是對于這股足以毀滅世界的力量,他卻沒有任何的欲望,在他生命的最后時刻,他只想盡自己最后的能力守護夕柔和孩子。

天道之門猛地打開,驚動了所有人的心,只是這道毀滅之門卻沒有放出毀滅世界的力量,反而是在**的吸收,將冥皇剛才釋放出來的氣息,全部吸回到天道之門中。

“能答應我一個請求嗎?”姜函易望向了鄭峰,沒有怨恨,也沒有憤怒,異常的平靜,回頭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夕柔,眼中露出無限的溫柔。

“我答應你,沒有任何人可以向他們追究罪責。”鄭峰承諾道,從姜函易那溫柔的眼神,他已經知道姜函易的要求是什么。

“謝謝……”姜函易點了點頭,有了鄭峰這個承諾,他至少不用擔心,當他不在的時候,會有人因為他的罪行而向夕柔報復。

吸力越來越強,姜函易放棄了任何抵抗,向天道之門飛去,立于無盡的虛空中,大門慢慢的閉合,由始至終,他的眼神始終沒有從夕柔身上離開,在這人生最后的時刻,他塵封多年的一些記憶,終于回憶起來,那是被冥皇封印的記憶……

小時候在姜家,有一個**的小女孩,經常陪著他一起喂養后院門口流浪貓狗,在他被同族子弟欺凌滿身瘀傷后,那個小女孩總會拿著一瓶味道濃濃的藥水,替他涂抹傷口,除了母親外,小女孩是姜府唯一對他好的人,他想起來了,那個小女孩曾經對他露出過甜甜的笑容:“我叫夕柔,夕陽的夕,溫柔的柔……”

“夕柔,我怎么就忘記了那么重要的事情呢?”姜函易自語道,晶瑩的淚水順著臉頰滑落,他眸中最后倒映的唯有夕柔……

對姜函易而言,這是一個殘酷的世界……

一個殘酷而又美麗的世界……

ps:感謝書友‘懶人c’和小趙的捧場,感謝書友‘louhz’和小趙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馭獸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9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