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八十七章 一生一世的愛情落幕

第八十七章 一生一世的愛情落幕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八十七章 一生一世的愛情落幕

安靜,安靜到讓人心慌。就在“女神”最后的反擊命中九尾天瀾白狐的時候,整座神山上的時間似乎凝滯,一切都變得悄無聲息,fǎngfo整個世界都已經失去生機。神級強者最后壓榨出自己生命力的一擊,無疑讓人絕望,根本無法躲避,也無法去直面。就算是時間、空間,在這一刻都開始要崩塌,整個世界要回到最初的原點一般。

所有的力量,所有的生機顯露出實質,一圈圈漣漪蕩漾,縮聚在九尾天瀾白狐身穿的天樞院黑衣黑氅里。在已經紊亂變得極慢的時間中匯聚,隨后便義無反顧的炸開。

爆炸的威力極大,把九州的空間撕扯開,隱約可以看見虛空。粉碎成最基本的物質的天樞院黑衣黑氅被吸入虛空,就算是死了,神魂在無所依。“女神”的手段陰沉,最后一擊,更是肆無忌憚,就算是整個世界毀滅那又如何?

九尾天瀾白狐就此隕落,和“女神”一樣,魂飛魄散。

另外一只天地元氣化作的長箭直奔那只女鬼。“女神”看的極準,那只女鬼和鞠文的關系昭然若揭,殺一個,留一個,生不如死。九尾天瀾白狐躲避不開,那只女鬼又如何能逃走。

鞠文身子像是一粒塵埃般快速向后退去,因為帶著那只女鬼,身影稍慢,眼看就躲不過這一擊。就在此刻,一個湛青色的身影出現在鞠文和那支長箭之間。

就是一個影子,出現。隨即毀滅。長箭上蘊含的力量輕而易舉的撕碎湛青色的影子,繼續奔著鞠文而去。

不知何時,不知道在紊亂的時空中經歷了什么,長箭周身散發著濃郁的白煙,好像是一塊赤紅的烙鐵沾上了水,嘶嘶嘶的聲音雖然還沒有傳到耳中,光是看一看,就能想象到刺耳的蒸汽的聲音在耳邊回繞。

鞠文目眥盡裂,相柳一心護主,在最為危機的時候。自己跳了出來。擋在鞠文身前。不管行不行,只要可以為鞠文爭取到一線生機,相柳單純而又卑微的目的就已經達到了。

身屬水性,一身劇毒。所有的毒涎全部落在長箭上。而天地元氣幻化的長箭宛如實質。絲毫不退讓。硬生生的把所有劇毒煉化。

相柳用生命延緩了一瞬間,或許一眨眼就過去的時間,或許念頭一轉的時間。而這短短的一瞬在時空亂流之中更是微不足道。

可是。那又如何?

鞠文眼角裂開一條口子,鮮血流下,混在一身血污的鞠文的臉上,旋即不見。這一瞬間,鞠文的確有了幾樣選擇。這是相柳為鞠文爭取的時間,可是鞠文真的能躲避嗎?那支長箭本來就是射向女鬼的,鞠文護著女鬼,就像是多年前在精靈族森林里,面對潮水一樣的獸人,死戰不退的時候一樣。

雖然歲月在鞠文的臉上留下痕跡,讓那個豐神俊朗的少年郎變成垂垂老矣的老者,讓那張充滿了希望和奮斗的臉上留下無數溝壑一般的皺紋。可是,那顆心依舊沒有改變,依舊是那般火熱。

就算是死,也要護住自己的戀人。這個念頭,這么多年來就沒有變過,不管是歲月變遷還是每天吵吵鬧鬧,亦或是生死離別,這種信念就像是那么多年前的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一樣,貓在叫,狗在跳,她在樹下微笑。從此以后,生命中多了一個自己要去守護的人。

為了這個人,鞠文放棄了少主的身份。為了這個人,鞠文頂著獸人如同潮水一樣的攻擊,身受重傷,死戰不退。為了這個人,苦守大雪山千載,終日看著皚皚白雪,任由自己在寂寞的歲月之中老去。

終于要到終點了嗎?鞠文看著“女神”最后反噬的一擊,恍惚的想到。

鞠文沒有動,知道被自己護住的女鬼躲不過去。這樣的一箭,連九尾天瀾白狐都沒有避開,更不要說自己那個已經死去幾百年,整個狀態都不在巔峰時候的婆娘了。整枝長箭被“女神”反射回來,包裹著濃郁到滴水的天地元氣,中間還有一絲攝人心魂的黑色鎮魂釘的顏色。

鎮魂釘!

別人不知道鎮魂釘的強大,鞠文不可能不知道。魂術大師,在看見九尾天瀾白狐第一次說到鎮魂釘的時候,鞠文就知道鎮魂釘的來龍去脈。對亡魂有強大的震攝作用,甚至對活人也一般無二。只要是魂魄,有魂魄的生物,被鎮魂釘接觸,隨即就會被釘死在那里。

“女神”法術強悍也由此可見一斑,就算是九尾天瀾白狐破開“極樂世界”,手持一百零八根鎮魂釘合而為一的神器直接命中“女神”,那女人依舊有能力在鎮魂釘上剝離出一絲黑色氣息進行反擊。

不能躲,無法躲。自己背后就是當年那個如花美眷,就是當年和自己一同流落各個位面的伴侶,就是那個在深淵魂界大雪山上被自己親手殺死的那個婆娘!

躲開,借著小青護主心切的拼死一攔,就算只有白駒過隙的一瞬間,可自己卻有了充足的時間閃避開。但是躲開長箭的這個念頭在鞠文腦海里甚至沒有出現過,要死就一起死,就算是躲不開,大不了被鎮魂釘永世釘死魂魄,那又如何?

鞠文一身早已經血肉模糊,背退而去,像是一個漏水的黑色皮囊。就在這時候,猛然覺得身子一滯,背后命門處一支長箭戳了進去。全身魂力就像是一池子水似的,找到了一個泄洪口,汩汩而出。

心中一涼,心念電閃,最開始出現的念頭是“女神”以通天徹地的大能不知不覺的攻擊到自己背后命門。然而念頭剛剛出現,身子僵直,被橫橫的摔倒了一邊。這時候鞠文才知道這一擊是自己背后的那個狗日的婆娘干的!自己的命門,可以說是渾身上下唯一的破綻。只要命門不被擊中,自己就是不死之身。這一點,無論是沈旭之還是九尾天瀾白狐都不知道。

這是一個秘密,知道這個秘密的,只有那婆娘!

心念電閃,鞠文暴怒。怒氣沖天中,雙眼變得模糊不清,浸滿淚水。

那狗日的婆娘,知道自己的意思!

這么多年,枯坐大雪山,兩人忍受著平時難以想象的孤寂。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讓兩人之間的心意相通,比尋常戀人更qīngchu對方想要做什么。就算是人鬼殊途,依舊如此,依舊如斯!

時空亂流之中,鞠文的身子勉強用小青爭取來的那一瞬間微微一側。力量本來就不是精靈族擅長的,更何況那只女鬼只是魂魄。能把鞠文勉強移動一下,在彈指之間避開長箭,那只女鬼已經竭盡所能。

外面是乳白色的天地元氣,內核是黑色的長箭在鞠文腰間飛過,鞠文甚至能感受到長箭之中鎮魂釘鬼魅的氣息。原本蘊藏在長箭里的神級強者的魂魄早已經被這一縷鎮魂釘的氣息壓制,壓制的十分徹底,悄無聲息,就像是根本不存在一般。

全身寒毛盡豎,感應到鎮魂釘的兇狠霸氣,鞠文隨即如墜冰窖。一顆心被凍結,隨即裂成無數碎片。

就算是知道鎮魂釘的強大,可感受過之后,一切的僥幸都被拋到了九霄云外。那狗日的婆娘被鎮魂釘鎮壓,已經無法更改!鞠文無聲的強扭過頭,想要隨著鎮魂釘的去勢再看一眼那狗日的婆娘,哪怕就是最后一眼,也是好的。

在青春年少的時候,那時候自己還是自在如風的少年,天賦異稟,曾經猖狂的幻想著自己這一世的故事,該是多么的囂張跋扈,該是多么的異彩紛呈。然而,這一世,鞠文自從遇到這個婆娘后,便心甘情愿的隱姓埋名,心甘情愿的陪著她浪跡天涯,心甘情愿的把自己大好光陰都花到了閨房描眉之樂中。

可是,經歷了大雪山幾近千年的寂寞煎熬之后,原本以為守得云開見月明。卻萬萬沒有想到,故事的結局居然是這樣的。

故事的結局居然是這樣!這狗日的一輩子!

鞠文身上的天樞院黑衣黑氅早已經被自己的鮮血打濕,打透。硬硬的落在地上,濺起幾滴血花,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音后,便像是死去了一般。

一場大戰,結束了一半。“女神”身死,最后困獸猶斗,九尾天瀾白狐生死不知,鞠文被破開命門,魂力大喪,那只女鬼被鎮魂釘釘住,身陷萬劫不復之境。

整個神山上一片靜寂,似乎連月光落在神山上都會發出細微的沙沙聲。聲音落在心里,讓人分外難受。

沒有人說話,不管是李牧,火系元素主神,還是一老一小兩只魔鳳凰都在這一刻沉默無語。這一戰的慘烈已經超出所有人的想象,最后兩敗俱傷,沒有勝者。不,應該說,出了李牧之外,沒有勝者!

九尾天瀾白狐妙算無方,可是此刻看來,卻是李牧大獲全勝。

李牧靜悄悄的站在那里,眼睛看著空蕩蕩的神山,緩緩說道:“這種情況你依舊能活下來,看這樣子,我的謹慎是對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