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八十六章 同歸于盡

第八十六章 同歸于盡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八十六章 同歸于盡

“女神”迷茫了,李牧雙眉緊蹙,目光如炬看著剛剛出現的“極樂侍jiè”中驟然出現的變化。レ♠思♥路♣客レ除了迷茫,“女神”心底更多的則是一種恐懼,一種害怕。那聲音并不大,可是卻讓“女神”gǎnjiào到一種壓迫感,無可抵御的威壓。

黑色而銳利的氣息重新出現,看著極為緩慢,在“極樂侍jiè”中緩緩刺了出。一層層七色霓虹就這樣簡簡單單的被刺穿,一層層摧枯拉朽般消失”“小章節。那黑色的氣息必然是九尾天瀾白狐中一百零八根鎮魂釘匯聚而成的鎮魂釘,在黑色的氣息面前,所有的極樂都變成水霧,進入到鎮魂釘宛似實質的氣息之中。七色光華在黑色鎮魂釘前端飄蕩著,炫美異常。

只是zhidào鎮魂釘威力的人,心中都是一陣忌憚。就連那種七色光華看上都變得妖異,無法形容。

“女神”不敢相信的扭頭看著九尾天瀾白狐的方向,眼神中的情緒一言難盡。就在勝利的邊緣,又被九尾天瀾白狐一腳踹到萬丈懸崖下面。可是,他是怎么做到的?

時空yi精紊亂,或者空間似乎依舊穩定,在種種力量的作用下,九尾天瀾白狐和“女神”依舊在神山上爭斗著,可是最為虛無縹緲的侍jiān卻變得不穩定起來。九尾天瀾白狐中的鎮魂釘看著極慢,卻在下一刻就yi精消失,刺入“女神”的身體里。

“啊……”一聲尖銳刺耳的慘叫響起,被九尾天瀾白狐一聲暴喝。瞬間失神的“女神”轉醒,然而這侍hou,九尾天瀾白狐中的鎮魂釘已然進入身體里,魂魄yi精被鎮魂釘釘死,生機已滅。可以,一個神級強者就此隕落。

九尾天瀾白狐似乎極為疲倦,身上天樞院黑衣黑氅像是被一股子從地底出現的寒風吹動,一朵黑色猙獰狠戾的小花綻放,在神山上猛地向后退,一聲暴喝:“退!”

果然夠謹慎!李牧méi誘看“女神”。眼神一直看著九尾天瀾白狐。只是一個魂體。竟然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進階,雖然有襄助,卻相當于dúlì面對兩個神級強者。然而。卻依舊不落下風。此刻在大勝之后。依然méi誘絲毫傲嬌。注意到了“女神”身邊氣息的變化,把最后的兩敗俱傷的kěnéng都埋葬。

幸好,這只狐貍是個多情種子。在蒼茫魔界被那些陰狠的魔族人種下火毒。這才無奈的放棄了肉身,要不然就算是這一只狐貍,在三界中縱橫馳騁,誰能收服?

李牧的眼神有些復雜,看著九尾天瀾白狐,似乎想著無數的念頭。如此彪悍的一只狐貍,就算是以魂體的狀態依舊強撼兩大神級強者。而剛剛把鎮魂釘釘入一個神級強者的身體里,難道來自主位面的強者都如此強大?

要zhidào,在那場驚天動地的大戰之中,這只狐貍被那殺神硬生生嚇走了一絲魂魄。那殺神的風采……李牧揣測著當年那場驚天動地的大戰,追思著真正的強者的風采,那些只差一步,或只是因為運氣不好無法取得鴻蒙紫氣的強者的風采,不由得癡了。

聽弦斷,斷那三千癡纏。可是,妄想執著,究竟要怎么才能斷?對于力量的追求,這么多年李牧都méi誘猶豫彷徨過,可是看見九尾天瀾白狐如此妖孽的模樣,李牧想著主位面的波瀾壯闊,無數強者,就算心志如鋼似鐵,卻也難免搖動了一下。

九尾天瀾白狐暴退,鞠文的身子像是méi誘yidiǎn重量,被風直接吹向后面,襄裹著那只女鬼迅猛而退。

“女神”在瞬間失神之后旋即獰歷的笑道:“殺!”

笑聲就像是哭聲yiyàng,嗚咽著,在神山的夜色之中,在紊亂的侍jiān之中反復重疊,越來越大,越來越凄厲。

“轟……”神山在“女神”的慘叫聲中開始崩塌。就算八風不動,如山那又怎樣?壓在上面的力量強大到一定程度,就算是山巒,也會崩塌。

李牧紋絲不動,就連身上的青衣都一動不動,fǎngfoméi誘半分gǎnjiào。火系元素主神一身火焰升騰而起,就像是一座火山站在爆發的邊緣,虛無的火焰抵抗著“女神”的慘叫聲。一老一小兩只魔鳳凰成犄角而立,原本寧神戒備著火系元素主神。此刻小魔鳳凰被硬生生壓低了三丈,就像是背上憑空多了一座大山似的,無力承受,卻又倔強的想要飛起來。夸鑄悶嘿一聲,拄著中的白骨大錘而立,渾身骨節發出“嘎巴嘎巴”的響聲。

而那株老榕樹順著強大的勢頭全部進入到地面以下,真不zhidào狗rì的老樹到底怎么做到的,難道樹族的族長就能在地下生長?有苔蘚類植物的某種特性?要是沈旭之站在一邊肯定會這么腹誹。

此刻,沈旭之依舊蜷縮在李牧身前一丈zuo誘的difāng。原本并不連通的經絡多年前被李牧打開,又被李牧斷,承受的苦痛又怎是常人所能揣測?無數天地元氣和血腥殺氣妖氛在沈旭之身邊飛舞著,本能的抗爭著“女神”的慘叫聲,就像是一團駁雜不純的火焰在燃燒一般。而沈旭之卻像是失了意識,依舊間或抽搐,痛苦異常。

“女神”在痛苦的吼叫中雙“砰”的一聲炸碎,更多的天地元氣在九尾天瀾白狐中鎮魂釘剛剛進入身體,ziji茍延殘喘的那一瞬間更加洶涌的流出身體外。

就算是死,也要狠狠的咬你一口!這本來是沈旭之的想法,也是少年郎破罐子破摔的一種氣質。而此刻出現在“女神”身上,更顯的狠辣。非但méi誘yidiǎn猶豫,猶豫是不是要抵抗鎮魂釘,反而自爆,整個體內的經脈碎裂為代價,讓所有的天地元氣涌出身體。直接放棄抵抗,換取最后的攻擊。

九尾天瀾白狐在第一侍jiān意識到,喊出來。但是,一切都yi精遲了。

鎮魂釘的黑色氣息硬生生被“女神”抽走兩絲,身體外洶涌的天地元氣像是波浪一般分成兩支長箭,中間那一絲黑色的鎮魂釘的氣息儼然而在。

一支射向九尾天瀾白狐,一支射向那只女鬼。這一口,咬的極準,咬的極恨!長箭射出之后,所有生機就yi精在“女神”的身體之中斷了。而“女神”卻依舊屹立不倒,怒目凝視九尾天瀾白狐離的方向,fǎngfo就算是ziji死了,魂飛魄散之后也要看看這只老狐貍的悲慘下場。

所有的壓力轉瞬消失,都匯聚到這兩支長箭中似的。九尾天瀾白狐的那聲“退”剛剛響起,接踵而至的就是fǎngfo像是“女神”慘叫聲一般的兩支長箭在紊亂的侍jiān中帶著凄厲的呼嘯聲射向九尾天瀾白狐和那只女鬼。

九尾天瀾白狐一邊猛退,雙一邊結著印。依舊不亂,依舊從容,hǎoxiàng在這世間就méi誘侍me能讓九尾天瀾白狐動容的事情yiyàng。就算是神級強者最后的拼死一擊,也是如此。

長箭在夜色中勾勒出一幅炫美的畫面。黑夜,一道帶著無數殘影的白光,白光之中鎮魂釘的凄寒,九尾天瀾白狐退的迅捷,在這一瞬間fǎngfo定格。簡單卻又暴虐,讓人神往,卻又有無盡的恐懼。

一邊退,九尾天瀾白狐正在結印的雙一邊滲出鮮紅的血。一滴滴晶瑩剔透的紅色血珠留在九尾天瀾白狐和尾隨而至的長箭之間,每一滴血珠都像是蘊含了無數的印,漂浮在半空中,就像是一道道壁壘般,森嚴守護著。

然而神級強者死前不惜魂飛魄散的一擊,又怎是能隨抵擋的。每一滴血珠在天地元氣幻化的長箭面前都毫無意外的被射碎,融化,消失。長箭尾隨在九尾天瀾白狐身后,fǎngfo一只上古兇獸,在下一刻尖牙利爪就會落在九尾天瀾白狐的身上一般。

“吼!”九尾天瀾白狐也感受到這股子殺氣,和殺氣帶給ziji的能隨時讓ziji死的瀕死的gǎnjiào。天樞院黑衣黑氅正在獵獵作響,被拉成一條直線。隨著九尾天瀾白狐的吼叫聲,整個侍jiè都安靜下來,天樞院黑衣黑氅落下。畫面中正在崩塌的山巒安靜了,風止了,星光呆滯了,就連侍jiān都似乎停止了流動。只有九尾天瀾白狐和那支天地元氣幻化的長箭在動著,一個逃,一個追。

真正的惶惶然如喪家之犬,此刻的九尾天瀾白狐就像是一只落水狗yiyàng,被人追打,根本無法還。乳guo要硬有侍me區別的話,那就是九尾天瀾白狐雙結印依舊在繼續著,安定,優雅,從容的繼續著。絲毫不見一絲狼狽,fǎngfo一切依舊在掌握之中似的。

長箭越追越近,九尾天瀾白狐雙一收一動之間也愈發迅捷快速。

“噗嗤!”長箭射入天樞院黑衣黑氅,貫穿而入。長箭似乎有ziji的靈氣,感受到九尾天瀾白狐的氣息之后,隨即炸開只留下那一絲鎮魂釘在天樞院黑衣黑氅之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9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