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八十五章 朝令夕改、背水一戰

第八十五章 朝令夕改、背水一戰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八十五章 朝令夕改、背水一戰

第一卷少年行第八十五章朝令夕改、背水一戰

濃密的樹林一望無際,黝黑的群山遼闊無邊。葉子悠悠深林和群山都止步于一片茵茵綠色的草原,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星星點點的白色小花點綴在上面,陣陣花香草香撲鼻。雖然已經到了秋季,陣陣秋風把綠草變黃,留下枯根等待來年春天的時候重新歸來的春風,再綻放出生命的綠色。

夕陽西下,一隊隊騎著裟隸獸的騎兵回營,夕陽溫溫的紅色映襯在成隊裟隸獸的身上,像是染了血一般,更顯鐵血森嚴。

夜晚來臨。黃綠相間的大草原上燃起堆堆篝火,星羅棋布在一個范圍內,兵士們嘻嘻哈哈喧鬧的聲音遠遠傳了出去,止于陰沉的夜色里面。夜色像是一只碩大無比的荒獸,吞噬掉光芒,也吞噬了熱情。

陣陣肉香,這支軍隊像是蝗蟲一般,把所經之處所有的低階荒獸與大草原里的野獸獵殺干凈,變成篝火上滴著油滴的烤肉。

營寨四周,用原木壘砌的營寨規范而標準,即便是用最挑剔的眼光審視,也找不出來多少毛病。營寨外面的拒馬有些少,畢竟,這里是大平原,樹木稀少的可憐。

外周普通軍士的吵噪喧囂,宣泄著一天殺伐帶給心中沉甸甸的殺意。營官也不禁止,要是沒什么宣泄,天長日久,必然會有炸營。那時候比鏖戰一場受到的損失都要大,適當的放松,是一種不成文的規矩。

但喧囂的兵士都被隔在營地外周,越到營寨中心聲音便越小,至營寨最中心那頂銀色的帳篷外,一片靜寂,就連遠處隱隱傳來的喧囂似乎也畏懼這里面的人,紛紛繞路而行。不敢打擾這里的清寂。

大帳中,裟隸獸的油脂浸滿油燈,燈芯上火光明亮。十六盞油燈照亮每一處角落。[看小說就到葉子悠悠]帳里,一個美艷少婦慵懶的靠在荒獸皮上,雖然眼角的已經被歲月洗禮出細小的皺紋,卻風韻猶存,身姿妙曼,讓人看見心動不已。

美艷婦人身上穿的綢布,亮閃閃的耀人眼。部落窮苦。普通人只能穿粗布衣服,奴隸們只有獸皮和樹葉可以遮體。光是這一身綢布的衣裳。就不知要耗費多少晶幣。

帳門口,三名身著輕甲的武士跪在地上,雙手伏地,頭深深的埋著,看都不敢看那美少婦一眼。

“這次出來,是你們的撒使在大祭司面前拍著胸脯下的保證。原本大祭司是不信的,就算是我。沒不信。但存著這么一絲念想,就跟來看看。你們平日里大碗喝酒,喝多了總是說什么天下強軍,戰無不勝。為部落征東討西,滅了多少族,就算是南國的精銳騎兵對面沖鋒,也毫不落下風。

這種笑話以后別說出去丟人了,幾百個樹人都盤弄不下來,唉”最后那一聲唉,一口氣嘆的宛轉悠揚。讓人心中憑空生出無數說不盡的悲酸曲折,生出無數對世事無常的感慨與無奈。

“大人……”領頭的將領拜伏在地,艱難的咽下滿嘴的苦澀。樹人一族,優勢明顯,缺點更是明顯。本來應對自如,按照戰術安排,在今日已經就已經把所有樹人屠戮殆盡了。可那憑空出現的人,斬殺一組斥候毫不費力。那人之后隱藏著什么?這將領是惜兵之人,已經大占上風,自然不愿冒險。晚上多派斥候探明情況。再做決定也不遲。

但誰成想回歸本寨后,大祭司手下兩名女官之一便到了。用兵于外。偏偏不放心,朝令夕改,還真是讓人無語。要是早知道這樣,就算是今天把自己填進去,也得跟那些樹人分出勝負。[看小說就到葉子悠悠]

“我可不是什么大人,不是你們酋長、統領、撒使。只不過是大祭司駕前一個女官而已,什么都不會,能把大祭司伺候好了,我也就足了。”美艷少婦從面前矮幾的托盤里拿起一枚水果,看上去像是葡萄大小,青紫色。皓腕如玉,在油燈下發出溫潤的光芒。“我就是來看看,真要是不行,我回去也好給大祭司回個信兒。這祭司大雪山朝圣的日子越來越近了,傳說中……”

說到這里,美艷少婦微微一頓,展顏笑道:“你說說我,跟你們這些莽撞漢子說這些有的沒得干什么。那物件是大祭司急用的,這次給你們帶來一只狼人,五只人狼。要是再拿不到,你們也就不用回去了。”

領頭的將領心中一驚!從帶兵出來,就沒想到這件事情居然會是如此重要的事兒。早知如此,就算是被大將軍打幾十軍棍也不會前來。想起部落里面那神秘的大祭司,那能生生拔取人靈魂,化人為狼的狠戾手段,這將領不寒而栗。

橫下一條心,老子明天一早跟這幫大樹死磕了!了不起戰死在這里,也比變成人狼,混混僵僵活著好。

“請大人放心,明日定然一鼓而克。”領頭的將領說的深沉,狠戾。心想,就算明天不能一鼓而克,自己也定然戰死沙場。萬一能活著回來,定然會被大祭司變身人狼……想到這,領頭的將領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戰。

“沒什么放心不放心的。趕緊辦,成不成的大祭司說了,也就是要個信兒。本來大祭司也沒指望著你們這些人能把這事兒辦成。你們下去吧,該怎么辦就怎么辦,我也就是沒事兒閑來逛一逛。”美艷少婦像是對面前跪著的人熟視無睹一般,自顧自的吃著東西,悠閑自在的像是在和閨蜜閑聊。

“對了,狼人和人狼都在外面,小心伺候著。人狼還好說,那狼人的脾氣可真不怎么好。”美艷少婦最后還是給了領頭將領一個忠告,雖然聽起來還是那么無所謂。

領頭將領身子伏在地上,磕了三個頭,轉身出了帳門。深秋的晚風涼颼颼的,吹到心里,把一顆心凍成冰。

“把所有小旗以上的人都他媽的給我叫過來!”領軍將領滿腹怒火,又怕驚到帳內的女官,快步走著,壓低聲音罵道。聲音宛若刀劍互撞,金鐵交鳴。

“是!”身后兩人凜遵。這次的事情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是誰都想不到的。看這樣子,平時仁厚的旗本大人也準備拼死一戰了。

不多時,五十個隊長,五個小旗聚集在旗本臨時的帳篷里面。一堆篝火熊熊燃燒,一壇壇烈酒已經被拍開壇口。本來軍營中不許飲酒,這些酒帶著是為了獲勝之后暢飲的。如今抱了出來,旗本大人的意思也就很明顯了。

隊長和小旗在來的路上或多或少都知道發生了什么。加上狼人和人狼斷斷續續的吼叫聲,讓人毛骨悚然,更說明了形勢的緊迫。狼人這種生物,小旗以下的低級軍官也只是聽說過,卻根本沒見過,據說只有在國戰的時候才會出現。沒想到這次居然會有狼人助戰!為什么?難道是那些不堪一擊的樹人?

眾人都面帶陰云的獨自揣測。在旗本的帳篷里面,不同外面,大家都默不作聲,端端正正的按照編制席地而坐。

何宇旗本緊繃著臉,大馬金刀的坐在矮幾前,也不說話,只是大口大口的喝著酒。見旗本面色不善,也沒人敢說話,帳篷里面只有篝火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炸出許多火星。

人到齊,兩名親兵上前一一倒滿一大海碗烈酒。酒香凜冽,一把把小刀子刮在心頭,憑空生氣一股子豪邁。

見眾人紛紛點頭,何宇旗本一腳踢開面前的矮幾,半壇子烈酒澆到篝火上,明暗不定的火光一剎那大亮,火苗子往上直竄,眼看著就要燎到帳篷頂。

“這些年,你們在我麾下,為部落東征西討。不說立功無數,也是頗有戰績。但此刻不同往時,這次是大祭司要的東西,祭司大試迫在眉睫,催得緊。明天是最后一戰,要么,拿到大祭司要的東西,要么,你我都戰死吧。”說到這里,何宇旗本目光像是一把利刃,掃過面前各層將官,冷冷的說道:“要是明天有誰后退一步,不尊將令,休要怪我不顧這么多年的兄弟情義!”

說完,在地上拾起一壇子酒,手抓著壇子口,里面烈酒有些冷,侵的手指有些麻。何宇旗本冷笑道:“不就是一幫子樹人嗎?這么多年看在他們沒什么害處,就留下來了。明天,騎著你們的裟隸獸,把那些樹人都他媽的給我剁成柴火!”

說完,單臂抓著滿滿一壇子烈酒,平舉在身前,“明日,成了,這就是提前的慶功酒!要是不成,你們都死了,我也一定不會茍且偷生,這就是我們的送行酒!若違此誓,定變人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