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八十四章 外表憨厚,內心……

第八十四章 外表憨厚,內心……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八十四章 外表憨厚,內心……

第一卷少年行第八十四章外表憨厚,內心……

記住哦!

“能。(下.載,樓ww.XaZAilOU.Cm)././”得到九尾天瀾白狐肯定的答復,沈旭之一顆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窮奇很強,真擔心上官不能把窮奇召喚出來,要是那樣,還不如把窮奇殺了燉肉出。不過要是這樣似乎也不錯,羊皮袍子對窮奇似乎更感興趣。

“不過以上官的修為,召喚出來的窮奇也不會像今天這么厲害。一部分能力會被封印,這是天道,你沒辦法的。”九尾天瀾白狐見沈旭之開心,又是一盆涼水當頭潑下。

“行啊。”沈旭之卻不在意,大不了催上官升級破境唄,又不想在幻境里面破境,有昊叔在,只要有草藥有,什么丹藥煉不出來?比其他的修士,有一個神級的丹士在身后支持,上官律這種召喚師已經占了無數的便宜了,還能祈求什么。

九尾天瀾白狐見少年郎說的坦然順暢,有些奇怪的看了看沈旭之,右手掐住長尾的尾尖,掃了掃自己左手手心,道:“陣法你有時間還得鉆研一下。今天見那株老榕樹出手,這些樹人似乎也有點說法,回去你看著這老榕樹化生族人,要是順利的話,你問他要幾個冷杉、榕樹樹人。”

“要那玩意干啥?”沈旭之不理解。從小,少年郎一個人輕手利腳,帶著羊皮袍子,一人一狐吃飽全家不餓。現在帶著四五個人,就覺得有些束手束腳。

九尾天瀾白狐嘴角帶著一絲看不清,說不明的笑意,笑罵道:“狗日的小子,你一身是鐵,能捻幾根釘子?那個六階魔修你又不是沒看見過,還不是生生讓大數是不惑境的修士給堆死了?有朝一日你要是讓人堆死,九泉之下,我都沒臉見人。再說這些樹人可以變成樹木形態。簡單的很,放在納戒里面就是了。李牧這孩子沒給你什么好東西,但這納戒的確是不錯。”

“那好吧。”能放在納戒里面,平常不礙事,這就得了。打架的時候還能真靠這些慢的要命的樹人?那才是扯淡。

昊叔在鼎鼎里面撣了撣煙灰,笑道:“要是那老樹敢不給你,老子把他老窩都燒了!”

“別扯淡。我出去了。一會看看老榕樹取回種子。萬一我看的眼紅,就殺人滅口。還能等你燒他老家?”沈旭之一邊說,一邊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九尾天瀾白狐揚了揚手中的白尾,算是和沈旭之告別。少年郎出去,昊叔臉色變得鄭重,隱隱帶著一點興奮的問道:“以后真的會有那么多事兒?”

九尾天瀾白狐瞥了昊叔一眼,淡淡的說:“扯那些干什么。都跟你說了,我以前也就是心血來潮才卜算一卦。卜卦那玩意你又不是沒見過,真正的卜卦哪個不是元氣大傷。天道無常,真正要是看得一清二楚,命運就會為此而改變,想達到那種天道中的微妙平衡,難啊……你看我現在這摸樣,像是還能卜卦嗎?”

昊叔看著身邊不遠處那白衣秀士,心中嘆了口氣。當年能和自己的主神打到兩敗俱傷的老狐貍沒有了,有的只是跟一只小魔鳳凰拼到兩敗俱傷還敗掉的殘魂。時光啊,當真是一把殺豬的刀!就算是九尾天瀾白狐如此妖孽。也扛不住那種摧殘。

昊叔正在黯然感傷,忽然想起一事,這九尾天瀾白狐什么時候肯對人坦言心事?這狗日的就是幕后那只黑到不能再黑的手,讓他說句真話,比登天還難。

對著九尾天瀾白狐吹了一個煙圈,昊叔又愣愣的看著面前識海池塘里面的漣漪,少年郎拔腳就走,蕩起層層漣漪還沒消卻。被火山中隱隱的火光耀出層層火紅的金鱗。

沈旭之回神,也沒什么事兒。那陣勢禁制,九尾天瀾白狐說不讓自己現在去弄。那就不弄好了,沒什么大不了的。羊皮袍子在懷里酣睡。按照九尾天瀾白狐的說法,這應該是進階的表現。上一次,皇城前,九尾天瀾白狐的幻象吃掉六階魔修的雷電,最后生生斬斷一絲,送給羊皮袍子,那時候小白狐貍也是熏熏欲醉。

不過那時候似乎雷電的威能不足,九尾天瀾白狐都拿去對付六階魔修了,剩下的一絲給了羊皮袍子。怕是再多羊皮袍子也承受不起,再好的東西也得有個度。

正在琢磨著,少年郎的眼神飄在窮奇身上,眼神里空洞而帶著血腥氣味,讓窮奇后面長尾又夾在兩腿中間,不知道這位小爺又要干什么。

窮奇是個好東西啊……沈旭之**舔嘴唇,像是羊皮袍子在**自己嘴角那一絲窮奇的血液一般。

過了一個時辰,上官已經沉沉睡去,不再渾身抽搐,谷路行也還在睡著,看這樣子,方才竭盡全力的施法,的確對小谷造成的損傷挺大。

老榕樹倒是恢復的挺快,其實老榕樹也沒干什么,就是在最開始站在前面讓窮奇打了兩下,后來損失的都是身上纏繞的樹藤,也不知道這樹藤能不能變成人形。沈旭之對老榕樹興趣不大,但是對那些樹藤還是很感興趣。這是好東西啊!

沈旭之見老榕樹樹根從地面中**來,變成人形,想上去說話。剛要動又止住自己的動作,蘭明珠還靠在自己肩膀上睡覺,少年郎不忍心也不愿意打擾蘭明珠的清夢,沖著老榕樹擺了擺手。

老榕樹見給自己治療的姑娘靠在少年郎肩頭正在睡覺,躡手躡腳的走了過來,不仔細看還以為是一個小偷。

“你準備怎么取種子?”沈旭之小聲的問。

老榕樹剛想說話,看了一眼蘭明珠揮了揮身上的樹藤,向沈旭之示意。這老榕樹看上去五大三粗,倒挺細心的。

沈旭之揮了揮手,左手摟在蘭明珠腰間,右手放在懷里,輕輕的**著羊皮袍子。這也算是一種走擁右抱吧,少年郎心想。

老榕樹又躡手躡腳走到泥沼邊上,身子重新變回老樹的模樣,身上的樹藤像是活轉過來一般,在老榕樹身上嘶嘶的叫著。上百條蛇一般纏繞在老榕樹的身上,有些不安分,不安穩,等待著召喚。

老榕樹身前氤氳而起一層煙霧,沈旭之一直安靜的看著。少年郎心里也好奇,想要看看老榕樹到底要弄出什么幺蛾子。

氤氳而起的淡淡綠氣很快就在老榕樹身前變成一座祭壇,祭壇上空空如也,沒擺上牛羊三牲做祭祀。準備完畢,老榕樹粗壯的樹干微微彎曲,像是在向蒼天,向祖先禱告。

老榕樹禱告完,身上上百條樹藤開始窸窸窣窣的融合,像是一條毒蛇,吞噬掉其他蛇,自己本身不斷的在壯大。

這是什么鬼玩意?養蠱呢?外貌果然不能認定一個人的品性,這老樹看上去憨厚到無以倫比,沒想到法術居然會如此詭異。

樹藤融合的很迅速,沒有滯礙。一條像是壯漢手臂粗細的樹藤纏繞在老榕樹身上,掛在最前方的枝頭,尖端來回**,仿佛在尋找方向。

稍傾,樹藤便真如蛇信一般射出,深深的鉆入到泥沼里面。看的少年郎眼睛有點花。老榕樹身上纏繞的樹藤迅速進入泥沼,留在老榕樹身上的也不斷變少直到最后,老榕樹用最前面的一根枝椏握住樹藤的根部,看這樣子似乎是到頭了。

但還是沒有反應。

老榕樹身邊驟然出現三面淡綠色的小盾,上面畫著奇奇怪怪的符文。這盾似乎不是防御用的盾,而是一種特殊的召喚法陣。

“嘿!”老榕樹沉聲悶喝,三面小盾一起炸開,三縷青煙鉆進樹藤里面,樹藤在老榕樹手中的根莖竟然忽然變細,從成年壯漢手臂粗細到兒臂粗,再到一根筷子粗細。再到毛線粗,直到最后,變成絲線,變成連沈旭之都看不太清楚的游絲。緊緊繃在老榕樹最前方的枝椏上,繃得如此之緊,連老榕樹**的樹干都被微微拉的有些彎曲。

到了最關鍵的時候,老榕樹看不清表情,但沈旭之都緊張萬分。恨不得上去幫幫手。

樹藤化作的絲線緊繃著,啪的一聲輕響,老榕樹最前面的枝椏竟然被拉斷!樹藤絲線飛一般的帶著半截樹杈鉆入泥沼中,眼看便要再難取回。

老榕樹一聲悲吼,主干向前猛地伸出去,差一絲便能抓住那樹杈,卻失之毫厘。正在樹杈要沒入泥沼的瞬間,窮奇不知從何處出現,手指捻著肉眼幾不可見的細絲,回手抓住老榕樹的樹杈。

咦?老榕樹失手,這就很奇怪了。在沈旭之看來,老榕樹做這些事兒簡直手拿把掐一般穩當。但更讓沈旭之奇怪的是那只剛剛收服的窮奇居然會出手相幫,難道沒有召喚師的命令,窮奇也能自主去做?

這事情得仔細想想,沈旭之不是召喚師,便暗自記下,等上官醒了,詳細問一問上官。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129